第一三八章:不可貌相(1/2)

加入书签

  方子配忐忑不安的一颗心在听到黎落的决定后,像落在了软糯的棉花上,安宁而舒缓。网朝黎落身后的清风勾起唇角后,方子配满面春风的对黎落点头。

  清风神色无奈的向方子配暗暗竖起大拇指,眼底亦是欣慰之色

  ——辽城驿馆日兆

  仲夏夜色醉人,漆黑的天穹里布满了点点生辉的星星,显得格外耀眼。明月高悬,淡淡的光像轻薄的纱,飘飘洒洒的映在河面上,像匀匀撒开的一层层碎银,晶晶闪闪。

  一阵晚风徐徐吹来,不冷不热,令人感到浑身清爽。昭王一行人赶了一个白昼的路,晚间则宿在了途中的驿站内。

  昭王站在驿馆院落里的池塘前,凝着池塘里的波光粼粼,恍惚中看到了黎落的面庞,那般清婉绝艳,那般明丽动人,虚虚实实的一颦一笑,都如梦似幻,娇俏不可方物。

  盯看的久了,昭王有些不分不清眼前景象是真是假,便信手摘下一片柳叶,拈着叶身朝塘面射去,那原本轻缓浮动的水面顿时水光四溅,幻影也原型毕露,除了一片黝黑的柳树倒影,池中便再无昭王朝思暮念的笑靥。

  昭王温润的眸子渐渐散出寒光,他瞥了眼自己的手掌,面色微愠——似在怨怪自己不该去追究方才的景象是否真实,反倒弄巧成拙的将一切化作泡影。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昭王慢慢恢复了先前不悲不喜的面色,自嘲般牵起了嘴角,暗自在心底问:我是于何时变得像那些痴男怨女一般不理智的?自阿黎走后麽

  来人!

  昭王一声号令,院子里的各个角落瞬间窜出了几名侍卫。

  带头的那名侍卫蹙着眉头走近昭王,颇有些畏惧的样子:

  殿下有何吩咐?

  昭王收回了凝视池塘的目光,转身睨着躬身在地的侍卫冷冷话:

  传齐参将来见本王。

  是!

  得令后,那侍卫带着其他弟兄忙不迭奔出了庭院,似乎多停留一时一刻便是一种煎熬——

  当昭王接到收兵退回都城的命令后,已经连续几日没有给过下属好脸色,同往素那个温文尔雅的昭王全然不一样,昭王的性情大变,喜怒无常,让这些侍卫摸不清头脑,办事更不敢有半刻拖沓。

  不多时,脸色也不甚好看的齐胜来到了昭王身边。

  殿下找我何事?

  昭王闻言收回遥望月色的目光,眼神平和的回视齐胜:

  明日午时,我军方可到达日兆都城,父王定会于宫中摆酒设宴,犒赏骁勇军。你虽不曾参加战役,但实属一名不可多得的人才,晚宴时可愿随本王赴席?本王将你引荐给父王。

  齐胜闻言,面上并无多大兴致,眸子里除却微薄的感激,便只余苍凉。

  多谢王爷抬爱,阿煜还没有下落,卑职不大有心情饮酒作乐。

  齐胜此言没有埋怨昭王将黎落忘却之意,仅仅是实话实说,昭王也无那般敏感,认为对方在指责他。不得不说——自黎落不再出现在两人之间,昭王跟齐胜反倒相处的日渐和谐:他们互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