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七章:烫手山芋(1/2)

加入书签

  清玄等人心满意足的回到了座位,方能使得内室里有片刻安宁,静下心来,白衣男子蓦然蹙眉,现自己遗漏了一点:

  莫逆道人,我还想麻烦你一件事。

  莫逆闻言连忙起身,一脸的殷勤,惹得清玄他们纷纷朝他白了一眼,且目露鄙夷,确实——这莫逆好歹是无龄道派的尊贵长老,却在面对白衣男子时不曾保留一丁点的矜持。

  上神言重了,用麻烦一词岂不显得你我生分,不论何事,上神言语一声就好,贫道自当为您办得妥妥当当!

  莫逆竭尽全力套近乎的行为使得他又平白遭了一顿鄙视,但他毫不在乎,笑呵呵的回视清玄他们,面上略显得意。

  既如此,我便直言不讳了——前往无龄山时,我大致看了看登山路径,山路上尽是悬崖峭壁,我那挚友乃肉骨凡胎,对她而言怕是有些不好攀援。

  白衣男子给出了暗示,并未明显的说出恳请莫逆如何帮衬,一切全看莫逆对他怀揣了多少敬谢。

  谁料,不止莫逆,清玄等人也不约而同的站起来表示此事不劳白衣男子费心,他们会亲自下山迎接,定将黎落安然无恙的带回无龄观。

  白衣男子用了挚友一词来形容他与黎落的关系,让清玄等人岂敢轻视,可让他们感到奇怪的是:白衣男子至少有五百年的仙龄,怎会同一凡人结为良友。

  还属莫逆不拿自己当外人,将五大长老共同的疑问提了出来:

  原谅贫道多嘴问一句:上神如何会同凡夫俗子关系匪浅?

  白衣男子睨了莫逆一眼,眸色顷刻间变得清冷,继而淡淡敷衍道:

  有时,好奇并非好事。

  白衣男子的语气中既没有威胁,也没有恐吓,只是面上不比之前温和了,但莫逆却在瞟见了白衣男子冷冽的眼神后,感到莫名的恐惧和说不出的压抑,他吞了吞口水,声音有些音哑和颤抖的向白衣男子表达歉疚:

  是贫道唐突了!上神莫要见怪!

  莫逆吃了闭门羹,让之前眼红他的清玄等人不禁窃喜,一个两个都故意忽视他,径自询问起白衣男子还有没有别的事要交待。

  白衣男子思忖了一会儿,才道:

  除却下山为她引路,务必要说服她留在山上——将她纳为徒儿,好生待她。便只剩一条:莫要将我来过无龄的消息透露给她。

  白衣男子话音刚落,那清玄就一脸苦恼,欲言又止的拌拌嘴,白衣男子瞥了他一眼,轻声问道:

  清玄道人,是有何为难处吗?

  清玄闻言犹豫了半晌,终究害怕搞砸了此事,便先把顾虑说了出来:

  上神,听你之意——那位姑娘不是自己要来无龄修道,其他所有事宜我等皆能安排周到,只是若那姑娘不想留在无龄,这可如何是好?

  听了清玄的问,莫逆等人才知这看似简单的条件实则一点也不好办——

  黎落是白衣男子的挚友,当然得厚待,可黎落明显是被白衣男子施法引来此处的,并非是黎落自己愿意断绝前尘,皈依道门。万一哪日黎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