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错么?怎么现在好像又不认识样,“海伦,你不认识他?”

  “他?翎翎,他是谁?我应该认识他么?”海伦脸茫然。

  第二翎心中怔,不明所以,小嘴微微张合,却也没有出声,看到臧天走来,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并不是害怕,只是之前曾经在臧天身边待过段时间,而且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她既想见到臧天,心里却又不知该如何解释。

  “怎么?要打架的话,我奉陪到底。”美丽妖不明来人身份,而旁边的林欣说道,“妖哥哥,他不是暗影的,他之前还替我打开手铐了呢。”

  “我和他们不是伙的。”臧天点头附和,走过去,询问,“兄弟,能说说你是哪的么?”

  “呜呜呵呵美丽妖来自堕天使俱乐部,不是说过了么,小兄弟何必又多此问。”

  “我是说老家。”

  “老家?”美丽妖实在搞不懂眼前这个人畜无害的家伙到底想做什么,摇摇头,“我没有老家,不过”说着,美丽妖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臧天,表情有些疑『惑』也有些惊奇。

  “不过什么?”

  “不过你和我们王座长的还挺像,嗯刚开始看不觉得什么,可越看你们俩越像。”

  旁边的海伦公主这时也走过来,重重点头,“我刚才就是想说这个,猛看还不觉得什么,仔细看,他和臧天长的还真挺像。”

  “你是说他和我长的挺像?”臧天原本以为这个世界那么多人重名重姓的人多了去了,可现在听来好像不是回事儿啊!怎么会长的也挺像?

  “不怎么确定,我还没有亲眼见过王座大人的容貌。”

  “你没见过,那你怎么说他和我长的挺像?”臧天并不是个好奇的人,实则是这件事儿有点太诡异。

  “呜呜呵呵”美丽妖阵得意的笑,“我们王座大人日理万机,他老人家经常带着面纱,我们也只是透过面纱模糊的可以看见王座大人的面容而已。”

  “呵呵”海伦笑了笑,“的确,臧天那个怪人自从几年前我认识的他的时候他就直带着面纱,他自称自己太英俊了,担心被美女们围攻。”

  “”臧天阵无语,“还带着面纱?他有这种嗜好?个大男人戴什么面纱?”

  “呜呜呵呵男人?我什么时候说我们王座大人是男人?”美丽妖甩了个白眼。

  “”

  臧天再次无语,“你是说你们的王座是女人?”

  “女人?不啊!”美丽妖摇摇头。

  臧天已经彻底无语了,挑着眉头询问,“不会和你样吧?”

  “呜呜呵呵”美丽妖怪笑,“我们王座大人才不是人妖咧!”

  “那他到底是什么品种?”

  “还是我来说吧。”海伦掩嘴轻笑,“臧天这个家伙经常戴着面纱,而且穿着很中『性』,你说他是男人吧,她的声音却很悦耳,非常动听,连我都很羡慕呢,你说她是女人吧,他可是有很多女朋友哦,而且十分懂得讨女人欢心,还调戏过我两次呢,所以,她的『性』别和她的容颜样直都是个『迷』,而且她本身实力又很高强,谁也奈何不了她,所以至今都没有人能解开这个『迷』。”

  臧天听的直扣额头,太复杂了,如若不是现在差不多已经快到布拉格,他还真想去会会那个和自己名字样的家伙。

  “很好,走吧,给你们的王座带个话,改天我去找她老人家喝茶。”

  “呜呜呵呵王座大人非常喜欢结交天下能人,还未请教尊名。”

  臧天认真的说,“哥有个名字,也叫臧天。”

  臧天?

  此言出,美丽妖等人愣,海伦的娇脸上也洋溢出惊讶的神『色』,赤玉齐听见臧天这个名字内心微微震的同时也是充满万分疑『惑』,如若这个是臧天?那怎么和堕天使俱乐部的人不认识?而他旁边的灰长老听见臧天这个名字脸『色』却有些难看,因为在几天前小道消息称六部基地被人干掉了,佘天傲圣堂三皇子还有暗影的獠鬼双煞都在那里被干掉了,而凶手只有人,个人年轻人,就是臧天。

  这个小道消息几天前在道上疯狂传开,而且已经有人证实六部基地佘天傲天麝上师三皇子被灭的消息准确无误,只是到底是不是臧天做的却没有人知道,大家都在猜测着。

  灰长老也曾向暗影的四大终极杀手之飞鬼打探过,奈何飞鬼却闭口不提。

  据说那臧天长相普通,平时袭黑衣,在看看眼前这年轻人倒是和传说中的样,可是堕天使俱乐部又是怎么回事?而海伦公主刚才说还见过臧天,可他却不认识眼前这个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糊涂,灰长老根本想不明白。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你怎么能和我们王座的名字样呢。”

  臧天笑了笑,不语。

  美丽妖以为对方在开玩笑,也没有多问,向两位公主告辞后正欲带着小林欣等人离开时,道喝声传来。

  “慢着。”

  喝声传来,却是那赤玉齐。

  赤玉齐现在非常不爽,心情极度糟糕,自己看中的小妞就这样放弃实在不甘心,不过能遇见海伦公主和第二翎公主,这倒也还算安慰,可现在这算怎么回事?这个家伙冒出来就好像当自己不存在样和大家交谈着,这可是本少爷的飞碟,本少爷才是主人!

  “诸位当我赤玉齐是什么人,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么?”赤玉齐走向前,负手而站,傲视凝望着众人,“鄙人只是答应海伦公主饶你们『性』命,可没答应让你们离开。”

  正在盯着臧天,陷入沉思中的海伦听到赤玉齐的声音,她转过身,凝眉询问,“赤玉齐,你好歹也是堂堂暗影二少爷,说出的话还不如个屁好听。”

  “呵呵海伦公主,如若今天让他们就这么离开,以后我赤玉齐还怎么立足?嗯?”

  赤玉齐单手打了个响指,嗖嗖嗖!也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窜出六道模糊的血『色』人影,血『色』影子有些模糊,也有些扭曲像似团血雾样飘忽不定。

  “走吧,记住告诉你们王座改日找他喝茶。”

  臧天挥挥手,那副人畜无害的微笑让原本紧张的美丽妖顿时轻松起来,点点头,带着小林欣飞速离开。

  “给我拿下!”

  没有动静,那几道血雾般的模糊影子刚才还在飘忽不定,而此刻却像完全静止样。

  “给我拿下他们!”赤玉齐又是厉声大喝,可奈何美丽妖等人潜隐消失后,那几道血雾影子依旧静止不同。

  霎时,道凄厉的惨叫声从走廊的另端传来,臧天暗骂声,知道肯定是洛夫那里出了问题,当即不再迟疑,抬脚迅速离开走廊,走进型门。

  赤玉齐脸上尽是愤怒,不知道自己培养的血影出了什么问题,正要上前查看,原本静止在半空的六道血『色』影子顿时恢复原形,六个人犹如雕像样站在那里,啪啪啪!逐个摔落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

  怎么回事!

  不止赤玉齐惊骇不定,海伦公主探查几人的状况,五人非常虚弱,完全昏死过去,这是怎么回事?谁动的手?什么时候动的?不知道!

  难道是刚才那个家伙?

  可他什么动的手?

  海伦万分惊疑,相比之下,旁边的第二翎相对来说非常平静,因为她很清楚臧天这个人有多恐怖!

  “难道是他!!”赤玉齐怒气腾腾,双眼瞪着型门,扬手勾画符文,准备召集自己的八百血影,而这时,灰长老却走过去将他拦住,“少爷,万万不可!”

  “灰长老,你要找死么!”赤玉齐充耳不闻,继续勾画着符文。

  “少爷,您刚刚出关有所不知,几日前那臧天人灭了联邦的六部基地。”

  “什么!”赤玉齐大惊,就连手指也禁不住的颤抖下。

  “九天阁议员佘天傲罗克查尔也死在那里。”

  灰长老继续说道,“我们暗影的獠鬼双煞也死在那里。”

  灰长老每念出个名字,赤玉齐的脸『色』就苍白几分,他虽然直都在外地闭关,可这些名字却如雷贯耳。

  “圣堂的三皇子,八角高塔的天麝上师都死在那里!”

  赤玉齐已是嘴角都在不自然的抽搐,像似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第三百十六章太子之巅

  第三百十六章太子之巅

  原以为臧天这个名字后面只是斩七曜,屠赤炎,无视圣堂,现在听到灰长老念出个又个的名字,赤玉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些名字各个都是战神啊!而且身份个比个高,竟然都被那个臧天杀死了?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大胆子。

  海伦公主从南海来的路上也都偶尔听到臧天好像做了什么大事,但具体是什么,她却不知,现在听灰长老这般说,内心同样是惊讶连连,“臧天那个家伙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你说的哪个臧天?”第二翎询问。

  “堕天使俱乐部的王座啊!”海伦公主心中惊讶不解,指着走廊那边的型门,道,“翎翎,你该不会相信他真的叫臧天吧?他虽然和臧天长的差不多,不过和臧天比差远了,远远没有臧天『逼』人的锐气。”

  『逼』人的锐气?第二翎摇头苦笑,张张嘴,却也没有回应。

  那个臧天有多厉害,第二翎不知道,也不认识,但这个臧天的恐怖她可是清楚的,那可是连九天阁的雷云风暴都奈何不了的家伙啊!

  “啊!对了,臧天真的杀了你三皇子琅琊?”海伦似乎这才反应过来。

  第二翎如实的点点头。

  “那那你现在恨死臧天了吧?”

  恨么?第二翎在心里问自己,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自己和那几位皇子的真正关系。

  骤然间。

  “什么!”赤玉齐大叫声,“你说那臧天能抵挡九天阁的雷云风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臧天凭借人击杀诸多战神,这已然让赤玉齐无法接受,现在听灰长老说竟然可以抵挡雷云风暴?开什么玩笑!

  “小道消息毕竟是小道消息!当不得真!恐怕是有心人故意制造罢了!”赤玉齐望向第二翎和海伦公主,道,“先不论这消息是否准确,恐怕这个臧天也不定是真的。”

  对此,灰长老也『摸』不准,刚才看到海伦公主以及美丽妖等人的反应,他们似乎并不认识这个臧天啊?猛然看到赤玉齐又开始勾画符文,灰长老吓了跳,道,“少爷,你要做什么!”

  “哼!他不是自称是臧天么?我们试试便知。”

  “不可啊!少爷!”灰长老解释道,“我们暗影直都在对臧天的存在进行着即时分析,他的存在不止是个未知数,而且还是个深不可测的漩涡,没有人知道这个漩涡有多深,我们做过统计,这个人心狠手辣,不出手则以,出手必有人死,而且三年来,但凡和他交过手的人没有个能活下来。”

  赤玉齐作为暗影的二少爷,自然清楚暗影会对联邦些未知数进行统计,可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现在那个家伙突然闯进这里不说,而且还完全无视本少爷的存在,这让赤玉齐极为不爽,如若不是臧天先是轻松打开黑玄手铐,让他有所顾忌,他早想出手试探。

  “我们还是尽快达到布拉格与少主回合才是,只要到了布拉格,有少主和布拉格之主等人在,少爷想怎么试就怎么试。”

  赤玉齐不傻,觉得灰长老说的有道理,点点头,然而这时,他手腕上的通讯器响起,

  “喂?马少,我给你的留言,你已经看到了吧。”

  通讯中传来哈哈大笑声,“我说二少爷,你这闭关闭的时间可真长啊!现在我怀疑如若不是妖月俱乐部的妖月星辰图出现恐怕你小子还不会出关吧?嗯?哈哈哈!”

  “我家老爷子有事儿外出,我才有机会出来。”赤玉齐笑道,“你呢,现在在哪?”

  “哈哈!你知道我和谁在起么?”

  “和谁?”

  “哈哈!风雷,提亚落斯,梅汉东,董奎”通讯器中那人口气说出二十多个名字,这些名字赤玉齐都非常熟悉,他们要么是联邦九天阁议员的公子,要么是圣堂公爵的公子,要么是某个大财团,大势力的公子。

  “哈哈!我的赤二少爷,是不是很兴奋,是不是很茫然啊!”

  听到这些名字,赤玉齐浑身的血『液』都在,“怎么回事?快给我说说,你们怎么都出来了?”

  “你是怎么出来的我们就是怎么出来的呗,大家都样咯!哈哈哈!三年期限过咯,老爷子自然得放我们出关才是,哈哈哈!赤二少,你兴奋么!”

  “马少!你说呢,我可是非常兴奋呐!你的意思,我们太子之巅的所有人都出来了么?”

  “太子之巅!哈哈!好怀念呐!没错,我们太子之巅的所有人几乎全部出关!”

  赤玉齐越听越是兴奋,身躯在颤抖,血『液』在颤抖,就连声音都在颤抖着,“你们现在在哪里?”

  通讯器中马少回应,“你在哪里我们就在哪里咯。”

  “你的意思是”赤玉齐怔,而后放声大笑,“你们也正在路上?去布拉格的路上?”

  “哈哈哈!宾果,我们刚动身,赤二少,记得在布拉格广场迎接我们太子之巅吧,记住!天上最耀眼最疯狂的飞碟集群就是我们太子之巅,哈哈哈!就让我们的疯狂来告诉全世界,三年前的太子之巅已经回来了啊!欢呼吧!尽情的欢呼吧!”

  “好!好!好!好!”

  赤玉齐连吼出四个好,他实在太兴奋太激动了,伸出舌头『舔』着嘴唇。

  “赤二少,先这样吧,记住!在布拉格广场接待我们!”

  “放心吧!我定给你安排好!”赤玉齐实在是忍不住了,仰天长啸,而后突然怔,道,“等等!马少!”

  “哦?还有什么事儿么?”

  “本少可是被人家欺负了呐!你们可得为本少出头才是!”赤玉齐又是脸狰狞。

  “哦?你是暗影的二少爷,这天下谁敢欺负你,赤二少,三年不见,你什么时候学会开玩笑了!”

  “没有!我是认真的,他叫臧天,你听过么?”

  “臧天?好像听过吧!哦想起来了,刚才董奎跟我提到过,对!就是臧天,说是最近都是关于臧天的小道消息,嗯!据说此人十分嚣张呐!实力也还不错!嗯三年前我们太子之巅没有对手,三年后的今天出现个对手也是不错哈,只是不知道他没有资格做我们的对手呢。”

  “对了,你没问问老爷子关于六部基地的事情么,马老是国务总理,他应该清楚吧。”

  “我家老爷子最近都不在,况且,我躲他还来不及呢,怎会去自找麻烦,关于那臧天是不是真如传言中那般嚣张,我们到布拉格试试不就知道?难道赤二少对我们没有信心么?还是对我们的秘密武器没有信心?”

  想起秘密武器,赤玉齐猛吸口气,“我怎么把它给忘了!哈哈哈!好!我等着你们!”

  “等着就对了,既然那个叫臧天现在这般威名,那我们就用他的血来祭我们太子之巅的出世!”

  “对!用他的血来祭我们太子之巅的出世!哈哈!好!”赤玉齐身躯震,傲气四『射』,道,“马少,再告诉你个好消息!你当年追求的海伦公主可是在我的飞碟上呐!”

  “哦?此话当真?”

  “而且还有翎公主也在!哈哈!”

  “好!好!好!等着我们,我们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马少又道,“我实在太兴奋了,赤二少,我也告诉你个好消息,我们刚才见到蓝公主和薛千叶咯!三年不见,她们可是越来越有味道咯。”

  “好!快来吧。”

  终于,挂断通讯,赤玉齐闭上眼,深深的呼吸口气,许久,才睁开眼,双眼中的兴奋这才缓缓消散,旋即,又是仰天长啸,而后,狰狞笑道,“爽!爽!真是太爽了!没有比这个消息更让本少爷疯狂了!哈哈!”

  “神经病。”听到赤玉齐的长啸,海伦公主甩了个白眼,望着眼前这扇禁闭的型门,她想进去和刚才那个自称是臧天的家伙聊聊,没有其他,只是单纯的有些好奇而已,可让她没想到是,无论怎么敲门,里面都没有反应。

  第二翎想见臧天,因为她有些私人事情想和他谈谈,但又有些担心,自己曾经隐瞒身份在他身边,不知道他不由想起六部基地的事情,第二翎又有些害怕。

  正如灰长老刚才说的那般,臧天的存在就是个未知的漩涡,个谁也不知深浅,个甚至可能吞天裂地的恐怖漩涡,三年来,不少人都试图去触及这道漩涡,可没有个能活着出来。

  赤玉齐迈着潇洒的步伐走过去,嘴角扯着笑,道,“两位公主,你们可知道我刚才与谁通话?”

  没有人回应他,尽管第二翎开口了,却是对海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