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招呼也没打就直接坐在沙发上,就好像在他自己家里样,苏函的柳眉皱的更深,不过她也没有计较太多,踏着足有七公分长的高跟鞋回到座位上,坐下,望着臧天,说道,“的确是明天才开始正式上班,不过,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几天前你似乎夸下海口七天之内可以将所有赛事的规定全部记下来,是这样么?”

  “哦,你不说我倒是忘了,那些资料我大致看了遍,还算可以。”

  什么叫还算可以?

  无论是苏函还是夜月都无法理解还算可以这四个字在这句话中的意思,莫名的,苏函那几乎让人窒息的容颜上竟然浮现出抹微笑,当真是笑倾城。

  “既然可以,那我现在就问你几个问题。”

  “随便。”

  该死的!苏函不由的暗骂声,他实在看不惯臧天这种太随意的态度,好像世间的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又好像对世间的切都漠不关心样,苏函讨厌自大的家伙,尽管臧天并不是自大,但对于苏函来说,她也无法接受臧天那种极端的随意。

  接下来,苏函口气提出了三个问题,三道问题,其中两道是关于联赛中种很偏门的规则,最后道更是夸张询问的是关于团队对战时的种陷阱式犯规条件。

  三道问题看似简单,夜月既然能做被苏函看上担任梦之队的助理,自然对这些比赛规则了如指掌,可当她听完苏函提问的这个问题时,她禁不住的皱起眉头,前两道问题还算正常,只要对赛事的规则完全了解,解答出来应该不难,可关键是最后到问题,团队战时种陷阱式犯规条件,这可是当代联赛大师十八漏洞谜锁中的道问题。

  十八漏洞谜锁是当代联赛大师留给众人个谜,联赛大师创建了联赛规则并且用了辈子对其进行完善,而这家伙死之后却留下本书,书里面有十八道问题,大意是说联赛规中共有十八处漏洞可以利用,出其不意的使用漏洞,甚至可以赢得比赛。

  十八处漏洞虽然早已经公开,可怎么用?却无人知道,团队赛中的陷阱式犯规条件就是十八个漏洞谜锁之。

  偷偷瞄了瞄苏校长,夜月又看向坐在沙发上独自沉『吟』的臧天,她嘴唇动了动,却也不敢说话,只是不清楚苏校长为什么会用这个没有答案的问题来考这位新教练,新教练好可怜。

  而苏函娇美的脸上那抹微笑越来越明显,她有意要灭灭臧天的威风,自然要来招狠的。

  臧天坐在沙发上沉『吟』片刻,随后解答了前两道问题。

  “非常不错。”臧天的回答,说实话,苏函还是有些惊讶,她没想到臧天这个家伙竟然能将前两道问题回答的这么透彻,顿了顿,笑道,“那第三道问题呢。”

  “至于第三道”说着,臧天忽然停止,陷入沉思。

  分钟,两分钟,三分钟过去,臧天依旧在沉思,看到臧天沉思的样子,苏函内心有些好笑,也有些小开心,她当然也没指望臧天能把第三道问题回答出来,出第三道题也只是想有意为难他下而已,现在目的达到了。

  “好吧!既然第三道问题你回答不上来,那么我”

  苏函微笑着站起身,正说着却被臧天打断。

  “团队赛中利用陷阱式犯规条件的是”

  臧天口气连续说了五六分钟,说实话这个问题还真差点把他难住,如若不是他拥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加上匪夷所思的千年人生经历,恐怕这次要丢次脸。

  “你”

  当臧天回答完后,苏函几乎呆住了,娇美的脸上副吃惊的表情,薄薄的粉『色』嘴唇微微张合,双美目中更是闪烁着惊骇,此时此刻,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难道十八漏洞谜锁中陷阱式犯规条件是这样的么?臧天的回答在她的耳中不断盘旋回响,无论从哪个角度分析,臧天的回答都没有丝错误。

  第二十六章监察队

  第二十六章监察队

  当离开副校长办公室后,夜月仍旧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让诸多人抓破脑门也无法解答的十八漏洞谜锁之陷阱式犯规条件就这样被那位新教练解答了?夜月无法想象,如果这个消息传出去会引起怎样的轰动,毕竟掌握了漏洞谜锁,在联赛中就意味着增加获胜的几率,要知道,漏洞谜锁可是种不算犯规的犯规,也就是说在联赛中,利用漏洞谜锁并不算触犯联赛规则。

  “夜月,这件事无论如何也不允许对其他人说,哪怕是你最亲近的父母也不行。”

  这是离开时,苏函再三嘱咐夜月的话。

  比之夜月更震惊的是苏函,此时此刻,她的内心既是惊又喜,惊的是臧天解答出十八漏洞谜锁中的陷阱式犯规条件,喜的是这样以来,天骄梦之队在下次联赛中获胜的几率将会大大提升。

  在9部队呆了三年后,这个世界上已经很少有什么事情能让苏函不由自主的流『露』出惊讶的神『色』,而自从遇见臧天后,她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次感到不可思议,第次是惊讶臧天将近完美的防御,第二次是惊讶臧天对元素战铠的深度了解,而这次,臧天却直接解答出十八漏洞谜锁之的陷阱式犯规条件。

  “咳咳!苏校长,尽管我对自己的形象还算满意,但也禁不住你这么赤『裸』『裸』的欣赏啊!”

  被位美女盯着,这种感觉自然是不错,可对于臧天来说实在享受不了苏函那种极具侵略『性』的眼神,那让他感觉自己像是个怪物,而臧天最最最厌恶的就是怪物这个词儿。

  “能告诉我,你是怎么解答陷阱式犯规条件?十八漏洞谜锁你还知道多少?”

  苏函不禁愣,没有少女般的羞涩,有的只是少许尴尬,不过也只是瞬间的事儿,尴尬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在9部队这支被称为死神之手的部队里整整待了三年,女人天生的羞涩早已『荡』然无存,而控制自己的情绪表情更是进入9部队的必要条件之。

  “什么漏洞谜锁?这是什么东西?”臧天还是第次听到这个词儿。

  “你不知道?”看到臧天惊讶的表情,苏函的美牟连连闪动,在臧天的脸上阵『乱』扫,像似想分析出什么似的,片刻后,她才收回目光,而臧天那张平淡无奇人畜无害的脸带上除了疑『惑』的表情再无其他,致使苏函根本无法辨认出臧天是在装傻还是真不知道。

  不知怎的,苏函现在有种冲动,非常想冲过去,将臧天的衣服扒光,然后拖到手术台,对其脑域进行全方位探测,她真的太想知道臧天这个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而且,这种望越来越强烈,强烈的让她已经等不及了。

  可惜,让朋友调查臧天的资料,几天过去至今还没有回信,她有点等不及了,决定自己先进行次探查。

  呼出口气,苏函柔声说道,“明天正式上班,你你有什么问题么?”

  “没有问题。”

  “那将你的住址写下来。”

  “干嘛?”

  “从明天开始你就要正式担任天骄梦之队的教练,这本身就是种学院的高端机密,同时,你担任梦之队教练职,很可能会遭到不少麻烦,我们学院也是为你的人身安全着想,你不必想太多。”

  “是么”

  臧天倒也没有说太多,写下自己的住址。

  “还有,明天将是你与天骄梦之队五位成员的第次见面,他们五人都是我亲手挑选出来的实力很强,潜力巨大的五位学员,年轻人免不了心高气傲,这是把利剑,明天,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当你出现时,他们绝对会质疑你是否有担任教练的能力,至于怎么质疑,我无法知道,我只是想提醒你,让你做好思想准备。”

  “哦,谢谢。”

  此时已是下午五点多,由于明天就要正式开课,学员们珍惜最后天的宝贵时间结伴外出,男同学自然是组队玩『滛』『荡』,女同学肯定是组团前去疯狂扫货,而这时准备外出的同学却发现学院内突然出现十多个挂着袖章的学长。

  学院监察队的家伙们?开什么玩笑?他们是不是闲的蛋疼,这个时候竟然在学院巡逻?

  监察队的卫道士们在学院的名声并不怎么好,欺软怕硬可以完美诠释监察队的现状,只会欺负没能耐没势力老实的学员,也没见他们去监察过学院的几位大佬,特别是监察队的队长雷德纳,见了龙耀比见到亲爹还亲,自从加入龙游社后,雷纳德更加嚣张起来,走起路来都是步三摇摆,来彰显自己的身份。

  此时此刻,b4宿舍楼内,某间宿舍内。

  “我说乔恩宫凡,你们放心吧,现在我的人已经在外面巡逻,只要见到那家伙的影子,立即将他逮起来。”

  雷德纳长的人高马大,皮肤黝黑,四肢粗壮,肌肉发达,他光着膀子,茂密的胸『毛』将他整个人衬托的无比彪悍,彪悍的犹如黑猩猩金刚。

  “那就拜托学长啦。”

  乔恩宫凡阵赔笑。

  “客气什么,大家都是龙游社的成员,那个混蛋叫什么来着,叫臧天是吧?你们都在他手中吃过亏,这个仇怎能不报,不然以后传出去,我们龙游社还怎么发展。”

  乔恩宫凡对视眼,却都是唏嘘不已。

  说实话,雷德纳以前并不是这个样子,以前的雷德纳为人刚正,脾气虽然有点火爆,但从不其他弱势学员,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的家境并不怎么样,甚至可以说很贫困,当初也因为能赚点生活费才加入监察队,凭借强悍的实力,刚正不阿的处事,年之后成为监察队的队长。

  在雷纳德领导的监察队时期,监察队给人的印象是严厉刚正,公正,特别是对待龙游社的成员,最为严厉,为此,监察队甚至还和龙游社的成员发生过几次冲突,只是这个时期并没有维持多久,大约半年后,让人意外的是雷纳德竟然加入龙游社,从此,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很多人无法理解,但乔恩宫凡却知道些内幕,雷纳德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只跟个人有关,那就是龙耀,他们清楚的记得,龙耀越雷纳德在宿舍内谈了约莫有个小时,出来后没几天,雷纳德就变了,至于他们之间谈了什么内容,乔恩宫凡并不知道。

  每次看到雷纳德,两人都对龙耀佩服的五体投地。

  “队长,发现目标。”

  啪啪啪!雷纳德宫凡乔恩三人同时站起来,雷纳德冲着通讯吼道,“马上给我抓起来。”

  从苏函的办公室出来,臧天点燃支香烟缓步走着,望着学院形形『色』『色』的小家伙们,莫名的股极其强烈的怀旧感袭上心头,摇摇头,感叹道,“年轻真好,无忧无虑,做着英雄梦,泡着青春小妹妹,唉!不像老子,无聊的蛋疼。”

  如果说无忧无虑怕是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谁能比得上臧天,可关键是当生活太过无忧无虑的时候就变得极度无聊,无所事事,闲的那叫个蛋疼。

  心态决定切,臧天多么希望自己拥有颗愤青的心态啊!

  这样或许活的才有滋有味。

  疯狂?臧天活了千余年,历经九次重生,不知道疯狂过多少次,连造反这种逆天的事情都干过,更别说其他,比白开水还要淡的生活,没有丝情,有时候臧天觉得自己活了这么久还没有疯掉,真是太了不起了,每每这个时候,股自豪感都会油然而生。

  “站住!”

  望着上空那轮火红的太阳,刚打了个哈欠就传来道厉喝声。

  臧天转过身,发现三个年龄约莫二十岁左右的家伙正向这边走来,而且三人的右臂上都戴着袖章,仔细看,上面赫然是监察两个字。

  “学员证拿出来。”为首的个家伙走向前,阴着脸,大声喝道,“没听见么?我让你把学员证拿出来。”

  “我不是学员,你们搞错了吧?”臧天虽然渴望情,虽然无聊的蛋疼,但绝对不喜欢生活中的些小麻烦,甚至有些厌恶。

  “不是我们学院的学员?那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来这里上班。”

  “上班?来我们东方军事学院上班?”为首的监察队员哈哈大笑,而后像审视罪犯样将臧天从上到下重新打量了遍,冷笑道,“就你?还要在我们东方军事学院上班?”

  另外个监察队员指着自己右臂上的袖章,喝道,“给我念遍,这上面的字!”

  臧天不由的暗骂,苏函也不说给老子发个教练证什么的,这时,从四面八方陆陆续续又跑过来七八个同是戴着袖章的家伙,将臧天包围起来。

  “老二,和他废话做什么!直接带走。”

  “带走!带走!待会哥几个还要出去潇洒呢。”

  明天就要正式开课了,监察队的卫道士们原本准备在今天好好潇洒次,可谁知队长在这个时候发下命令,要让在学院找人,多么宝贵的潇洒时间啊,卫道士们自然非常不爽,可也不能向队长发火,于是火气只能撒在这个倒霉的家伙身上。

  那叫老二的家伙伸手拽着臧天的肩膀,猛用力,却发现没有拖动。

  “呵!还碰的个硬的。”老二冷笑,直视着臧天,喝道,“识相的马上跟我们回去,不然有你好受。”

  “回去?去哪?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臧天感觉到事情似乎有点不对劲,自己虽然不是东方军事学院的学员,可也轮不到监察队的来管吧。

  “你是不是叫臧天?”

  嗯?

  臧天点点头。

  “那就错不了,走!”老二再次用力,五指狠狠抓着臧天的肩膀,这次依旧没有撼动臧天半分。

  “找死!”

  老二怒了,原本心情就不爽的他此刻更加愤怒,挥起拳头直袭臧天的脑门。

  啪的声!

  臧天伸手掐住他的手腕,轻声询问,“各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在这几位监察队员的态度来看似乎是有意要找自己的麻烦,可同时,臧天又很纳闷,自己什么时候惹上的这些人?

  “还敢还手,我看你真的找死!”

  老二试图将手抽回来,可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手腕传来酥麻的感觉让他愤怒无比,看向周围其他几位监察队员,监察队员们立即明白他的意思,当即,纷纷出手。

  这边动手,立即就引来其他学员的注意,正在校内游逛的学院们看到监察队的卫道士正在动手,却不知道是哪位同学倒霉惹了这帮欺软怕硬的混蛋。

  慕小鱼几乎找遍了整个学院也没有发现臧天的身影,正当她准备放弃的时候却发现『操』场那边聚集很多人,心下好奇,立即跑过去。

  是他!

  天呐!

  和监察队动手的不正是臧天么?慕小鱼大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下意识的大声喝止。

  “停!你们做什么!”

  慕小鱼在东方军事学院算是知名度较高的美女学员之,同学们看到她到来纷纷给她让道,而监察队的几人似乎没想到慕小鱼会来管这件事情,大家也都立即停手,美女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慕小鱼,这是我们监察队的事情,希望你不要过问。”

  “发生了什么事?”慕小鱼望了眼臧天,发现他身上并没有什么伤,这才呼出口气。

  “他并不是我们东方军事学院的学员,却出现在校内,我们监察队要求他回去做调查,他却反抗。”

  原来是因为这个,慕小鱼说道,“他是我朋友,我现在就带他出去。”

  “这个”监察队员们纷纷为难,美女的面子自然要给,如果换做平常,只要慕小鱼开口,他们绝对会离开,可那个叫臧天的家伙是队长特别交代的。

  “你没事吧?”慕小鱼走过去,询问。

  臧天摇摇头笑了笑。

  围观的同学们看到这幕纷纷猜测,那个家伙会是谁?怎么会和慕小鱼有关联?难道她们之间有什么『』情?不会吧?慕小鱼可我们东方学院的美女啊!怎么能被外边的人抢走。

  慕小鱼懒得理会这些检查队的卫道士,带着臧天就要离开,而这时,道喝声传来。

  “站住!”

  喝声之大,仿若雷鸣。

  众人寻声望去,却见西侧走来十数人,走在最前面那人身高足有两米五,肤『色』黝黑,强壮的身躯看起来极为彪悍,雷纳德,监察队队长,而在雷纳德旁边站着的还有两人,两人无论是外貌还是气质在东方军事学院都算上层,而且两人在学院亦是小有名气,正是龙游社的贵族八少中的其中两位,乔恩与宫凡。

  东方军事学院的占地面积非常大,不过传播消息的速度却是非常之快,有热闹谁不喜欢看,只是这么会儿功夫,这里就聚集了将近两百名同学,而且还有不少刚从外面归来的同学正向这边赶来。

  场内,臧天静静的站在那里,高高瘦瘦的身形看起来有些弱势,让人很怀疑如果雷纳德拳下去,这家伙会不会瘫倒在地上,臧天眯眼望着,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