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至于其他人,他丝毫不放在眼里,更别说个女人,还有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望着对面的臧天,泰勒贾斯丁笑道,“臧先生小小年纪,威名已是人人皆知,斩七曜,屠赤炎,想来,臧先生定拥有与三星荣耀皆匹配的赌注,我说的对么?臧先生?”

  经过泰勒贾斯丁的提醒,众人纷纷看向对面仰躺在椅子上那黑衣长衫的青年,现如今,个恶人哈的价值已经不足以与三星荣耀戒对赌,大家都很好奇,这神秘青年到底有没有让人惊讶的赌注?

  臧天依靠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嘴角叼着支没有过滤嘴的黑『色』香烟,左手放在桌子上,无名指上戴着枚黑『色』看起来有些破旧的扳指,扳指虽然有些破旧,不过仍然能隐约看出表面的暗金光泽。

  臧天不是没有货,而是货太多了,此刻他正在寻找呢,由于时间太过久远,这枚扳指也很长时间没有使用过,里面到底放了多少东西,他自己也说不清。

  泰勒贾斯丁有意要羞辱下对面这不知天高地厚的青年,言语之间语双关,“我也只是玩玩而已,如若臧先生实在没有与三星荣耀戒相匹配的赌注的话,不妨就算了,我和菲林长老绝对不会介意。”

  “三星荣耀戒而已,泰勒先生未免有些太过言重,这天下能与三星荣耀戒相匹配的赌注实在太多。”

  声音幽幽传来,是道女人的声音,而且似乎还是从外面传来。

  众人皱眉,纷纷张望,紧接着,门口就涌进来堆人,随后,门口出现两位女子和位穿着有些朴质长袍的洪涛。

  看到两位女子的出现,众人脸上的表情各异,有惊艳,有疑『惑』。

  索伦也早已进来,附耳将刚才发生的事情简单的告诉了泰勒贾斯丁,泰勒贾斯丁脸『色』当即沉,原本疑『惑』的目光顿时变得森然起来,“蓝小姐,薛小姐,不动金刚洪涛,三位可真是贵宾啊!”

  菲林依旧静静坐着,没有看,之前与她起前来的三位女子同是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她,菲林那张艳韵的脸上也只是眉头微微皱,随即便释然。

  同是穿着深颜『色』的晚装礼服的蓝公主,薛千叶缓步走来,典雅的气质犹如两位来自天际的女神,两女的娇脸上虽然没有任何表情,那双眸却同时盯着对面那位仰躺在椅子上的黑衣青年,蓝公主那双湛蓝『色』的眸子之中流『露』着疑『惑』思念,更多的却是惊喜,而薛千叶的凤眸中则是抹幽怨。

  他怎么会来这里?

  这是两女此时心中的疑『惑』,直以来,蓝公主都不曾忘记那个叫臧天的家伙,每天只要空闲下来,她都会查看收集而来和臧天有关的切信息,原本以为能够满足心中那份思念,却不曾想越看越那抹思念就越重,恨不得放弃切,天天盯着那个家伙看。

  与蓝公主不同,薛千叶早已经把臧天当作自己人生之中唯的男人,虽然有个荒诞的开始,但薛千叶直都希望有个美满的结局,她曾经努力过,可惜的是,这个家伙总的神神秘秘,让人琢磨不透,更的若隐若离,别说这个家伙的心,就连他的人,薛千叶有时候都『摸』不到,再次见到臧天,薛千叶心中的幽怨要比惊喜多的多,恨不得现在冲上去,咬住这个家伙的耳朵,『逼』问这个家伙最近都在做什么。

  蓝公主薛千叶,洪涛三人站在臧天身旁,蓝公主走向前,伸手间枚戒指出现在指间,戒指通体金黄,鎏金溢彩,上面赫然写着荣耀二字,戒指表面同是镶嵌着三颗星星,几乎与泰勒贾斯丁与菲林长老手中的三星荣耀戒模样。

  不会吧?

  竟然又是枚三星荣耀戒?

  此时此刻,众人简直都懵了,望着蓝公主泰勒贾斯丁菲林长老手中的这三颗三星荣耀戒,大家你看我看你,彼此的眼中皆是震惊。

  三星荣耀戒就这么不值钱么?

  怎么今天下子就见到三枚?

  泰勒贾斯丁有枚,不难理解,菲林长老有枚也不难理解,毕竟是神秘妖月俱乐部的长老,可这蓝公主怎么手中也有枚。

  众人不仅抓狂,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如何获得荣耀戒指,哪怕星的都不知道。

  当蓝公主掏出三星荣耀戒时,泰勒贾斯丁菲林内心也是惊,两人表情各异,都像似在沉思着什么。

  “这枚三星荣耀戒留在我手上点用处也没有,不如就当做赌注吧,我想臧先生定可以帮我赢得其他两枚三星荣耀戒,是么?”

  说罢,蓝公主双湛蓝『色』的眸子饶有深意的望着臧天。

  臧天同是与蓝公主对视着,点头微笑,两人的这举动,惹的不少人疑『惑』,纷纷惊疑这两人的关系,这蓝公主和臧天认识么?就这么相信他?就在大家疑『惑』时,臧天的声音传来,“回去请你吃饭。”

  此话出,众人就更加纳闷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是多么亲密的朋友呢,不过显然让众人感兴趣不是两人的关系,而是现在的赌局。

  泰勒贾斯丁笑道,“蓝小姐果然不愧是公主之名,在下佩服!佩服!”不等蓝公主回应,泰勒贾斯丁望着臧天又道,“臧先生真是好本事,竟然能获得蓝小姐的青睐,真是让人羡慕啊,嗯?哈哈!”

  泰勒贾斯丁这番话的言下之意,大家也都能听懂,无非是鄙视臧天自己没货,还得靠女人。

  笑声落下,泰勒贾斯丁掌心又出现个奇怪的东西,这东西像似枚勋章,呈金『色』,上面赫然镶着两个字:武勋。

  “这是武勋之章,我再押上。”

  望着那金灿灿的勋章,众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可是武勋之章!整个联邦之内只有十枚,分别掌握在联邦十大武勋家族手中,那还是几百年前,联邦历史上第也是唯位帝王所赐予十位元帅的开国武勋之章。

  那个时期虽然只持续了短短百多年,但那十枚武勋之章的特权却是非常大,最后随着那位疯狂帝王的陨落,联邦之内发生暴『乱』,最后走向共和制,当今联邦『政府』不断的想尽切办法削弱武勋之章的特权,不过百年前,十大武勋家族其中六家夜之间神秘灭亡,而那六枚武勋之章也随之消失。

  年前,武勋龙家被神秘六部之盯上,与蓝血有染,武勋龙家灭亡。

  几个月前,赤炎俱乐部灭亡,武勋法里德家家主德里克拉斯被臧天击毙,从此武勋法里德家走到尽头,至于那枚武勋之章到底还在不在法里德家中,无人得知。

  如今联邦之内的武勋家族只剩下霸王楚家与泰勒家。

  这武勋之章的特权虽然已经被削弱,但关于武勋之章的传闻却直都在,据说那十枚武勋之章是几百年前联邦历史那位实力通天的盖世帝王利用种奇特的物质制作而成,里面不仅隐藏着种神奇的能量,甚至还有传说十枚武勋之章中分别记载那位盖世帝王通天彻底的神功秘技。

  如若可以凑齐十枚勋章,将会获得那位疯狂帝王修炼的神功秘技。

  但凡熟悉那段历史的几乎都知道那位疯狂帝王拥有怎样恐怖的实力,甚至直到现在,那位帝王所达到的境界都无人能够突破,在联邦千余年的历史中,强者辈出,但那位疯狂帝王的战斗力依旧被排在首位。

  当看到泰勒贾斯丁掏出枚武勋之章后,大家甚至怀疑他是不是疯了,身后的索伦也是瞪着眼睛不敢相信,虽然惊骇,但他清楚父亲绝对不是冲动的人,他这样做绝对另有目的。

  “怎样?臧先生?”

  泰勒贾斯丁将三星荣耀戒和武勋之章分别推至桌子中央,盯着臧天,笑道,“不知臧先生还敢不敢赌?还有没有资本来赌?”

  听到泰勒贾斯丁这句话,旁边的菲林似乎有些明白他的用意,她几乎敢肯定,泰勒贾斯丁从开始就不想赌,只是想利用这个赌局来羞辱臧天而已。

  “武勋之章,呵呵,你不说我倒是忘记了。”

  没有人知道臧天说这句话的意思,然而,当臧天挥手间,桌子上哗啦啦的出现六枚金灿灿的东西时,在场众人惊呆了,噌噌,泰勒贾斯丁菲林更是不可置信的站起身。

  第二百零四章梭哈

  第二百零四章梭哈

  当圆形桌子上极其突兀出现的六枚金灿灿的武勋之章时,在场所有人脸『色』均是大变,心头狂跳,绕是以泰勒贾斯丁菲林长老两人的定力也在此时不自然的站起身,心中的震惊溢于言表,神『色』之间尽是不可思议,几乎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锁定圆桌上那六枚武勋之章,就连呼吸甚至都已停止,目光之中充斥着骇然以及无法掩饰的贪婪。

  尽管当今联邦已经将武勋之章的特权差不多全部取消,但它如今的价值并不是特权,而是武勋之章中隐藏的神秘能量,据说这神秘能量还是那位疯狂的帝王利用自身强大的精神力封印其中,更关键是武勋之章中加载着那位疯狂帝王无可匹敌的强大秘技啊!

  当年武勋六家夜之间全部灭亡,六枚武勋之章也随之消失,事隔百多年,可怎么会出现在这神秘青年手中?没有人清楚怎么回事。

  “你你怎么会拥有六枚武勋之章,你”

  泰勒贾斯丁双眼噙着凌厉的目光盯着臧天,他似乎非常激动,就连声线都有些颤抖。

  泰勒贾斯丁的话将众人的从震惊中拉回现实,大家纷纷望着场内那位依旧仰躺在椅子上的青年。

  “你没必要知道这些。”臧天的身子微微靠前,双手放在圆桌上,凝着眉头那双狭长的丹凤眼眯缝成条缝,略微温和的目光在众人的脸上掠过,将桌子上六枚武勋之章摆放整齐,道,“六枚武勋之章全部押上。”

  六枚啊!

  众人禁不住倒抽口冷气,如若这次赢了的话,就可以获得六枚武勋之章哦不!七枚,还有泰勒贾斯丁的枚,众人内心深处那抹贪欲开始蠢蠢欲动。

  泰勒贾斯丁心中极为疑『惑』臧天怎么会拥有六枚武勋之章,但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六枚武勋之章,正如菲林长老猜测的那样,他原本只是想借助这个赌局来羞辱臧天,可这次面对那六枚武勋之章,他几乎瞬间改变了主意,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将这六枚武勋之章弄到手!必须弄到,其他人不清楚,但作为武勋泰勒家的继承人,泰勒贾斯丁深知武勋之章中的秘密是何等强大,神秘的能量,那位疯狂帝王的强大秘技,这只是秘密的其中之,更大的秘密则是

  想到父亲临终前交代自己的遗言,泰勒贾斯丁恨不得现在就将六枚武勋之章抢过来,多少年来,他直在默默收集着其他武勋之章,可这么多年过去,其他几枚武勋之章根本没有任何消息,原以为自己永生之年可能都无法收集到十枚武勋之章破解其中的秘密,可这次他终于有了个机会!

  “臧天,我问你,你这赌注可当真?”

  泰勒贾斯丁缓缓坐下来,双眼凝视着臧天那双平静的眸子。

  “当然。”

  “很好。”泰勒贾斯丁的脸『色』微微变,闭上眼睛,暗吸口气,这才颗狂跳的内心渐渐压制,道,“容我想想。”

  “想什么,要赌就快,不赌滚蛋。”

  “你!”

  啪的声,刚刚坐下的泰勒贾斯丁勃然大怒,当即拍案站起身,怒斥道,“小小年纪目无尊长,口出狂言,肆无忌惮,你莫不是以为我泰勒贾斯丁不敢杀你不成。”

  与此同时,厅室内泰勒家的子弟以及猛兽俱乐部的长老几乎全部向前步,怒视着臧天,只要泰勒贾斯丁大手挥,他们立即就会冲向前将那臧天击杀。

  臧天看也不看他,把玩着六枚勋章之章,声音淡淡传来,“哪有那么多废话,我借给你三个胆子,你敢动手么?”话落,臧天抬起头,依旧是那双深邃的眸子,只是这刻,这双平静再也不平静而是泛着抹诡异的乌光。

  什么叫肆无忌惮,什么是绝对嚣张,这便是了。

  没有人知道臧天到底凭借的什么竟敢与泰勒贾斯丁这般面对面的叫板,众观整个联邦,敢如此对泰勒贾斯丁的人绝对是寥寥无几,以前从来没有,这臧天绝对是第个。

  “你!找!死!”

  泰勒贾斯丁心中的怒火已然彻底焚烧起来,他静静站着,字顿说出三个字后,整个厅室都变得压抑至极,实力弱小的甚至都被这股强大的气势压的喘不过气来。

  泰勒贾斯丁已经无法克制心中的怒火,可旋即想,如若现在动手,即便杀了这臧天,先不说后果怎样,很可能也会落个杀人越货的罪名,为了那六枚武勋之章,泰勒贾斯丁终究没有动手。

  臧天望着他,淡然的声音再次说道,“不敢动手就老老实实的坐下赌博,别没事儿找事儿。”这已经不是肆无忌惮,而是彻头彻尾的嚣张,嚣张的简直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旁边,薛千叶蓝公主两人心中思绪万千,此时的她们心中都有着同样的感觉,那就是每次和臧天呆在起,好像从来都无法跟上他的思维,这个家伙简直就是喜怒无常,不管对方是谁,如若惹他不高兴,任何人都不行。

  身后恶人哈嘴角都在不自然的抽搐着,体内血『液』更是不已,心中激动万分,横行联邦数十载,他不是没有嚣张过,不是没有骂过联邦十大俱乐部,不是没有诅咒过神秘六部和圣堂,可从来没有这般淡定的坐在这里,指着别人的鼻子骂啊!

  恶人哈浑然忘记了自己刚才还被人当作赌注,此刻他腰板挺直,脸傲然的望着众人,那得意狂傲的表情就像似在说:小样,平时个个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今天怎么了?继续得瑟啊!

  “很好,了不起!”

  泰勒贾斯丁深深呼吸口气,再次坐下,“这是我泰勒家的兽王秘技,已被鉴定过属级,我押上。”

  武勋泰勒家的兽王秘技在联邦之内赫赫有名,据说这种秘技修炼之后力量凶猛,犹如猛兽,更似兽中之王,在联邦中,这兽王秘技也是为数不多的级秘技之,可想价值该有多高。

  “这是我泰勒家八处庄园的拥有权,我押上!”

  看到泰勒贾斯丁将家族房产都押上,索伦不仅大急,“父亲!”

  泰勒贾斯丁摇摇头,伸手示意他不要多话,双眼继续盯着臧天,又道,“怎样?够了么?”

  “不够。”臧天摇摇头。

  “好!”泰勒贾斯丁狰狞大笑,喝道,“我猛兽俱乐部旗下四家二线俱乐部的管理权押上!够不够!”

  “不够!”

  “再加上三家已经获得双向荣耀的线俱乐部,够不够!”

  泰勒贾斯丁的声音非常大,震的厅室嗡嗡作响,看着泰勒贾斯丁不停将家产往上押,众人只感头皮发麻,三家线俱乐部,四家二线俱乐部的管理权,这是个什么概念啊?二线俱乐部基本上已经获得基本荣耀,可以培养自己的荣耀骑士,线俱乐部更是获得两个以上的荣耀,这简直就是笔强大的资产啊!

  泰勒贾斯丁似乎已经赌上了全部家产,怒气冲冲的盯着臧天,啪的声,单手放在桌子上,手中出现颗晶石,“这是高品质四彩晶石!”

  啪!又是声,“这是归落之精,整个联邦只有四颗!”

  泰勒贾斯丁不停甩着件件珍品,不会儿桌子前就摆放了七八件,着实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些足有匹配你的六枚武勋之章了吧!”

  泰勒贾斯丁坐在椅子上,缓缓闭上眼,像似在压制着什么,又像似在发泄着什么。

  臧天没有说话,而这时却有人从人群中站出来,是位青年,青年相貌堂堂,英俊潇洒,剑眉星目,浑身都透『露』着种飘逸的气质,正是楚飞。

  楚飞挥手间手中出现两件金灿灿的东西,众人定睛看,这不是两枚武勋之章么?

  武勋霸王楚家,这楚飞是楚家的公子,手中有枚武勋之章并不意外,可怎么会有两枚?没有人清楚,然而楚飞的下举动,却让在场众人震惊不已。

  “臧兄,这两枚武勋之章你拿着,输了算我的,赢了还给我。”

  说罢,楚飞挥手间,那两枚武勋之章出现在臧天的身前。

  望着臧天身前八枚金灿灿的武勋之章以及泰勒贾斯丁身前的枚,这张赌桌上总共有九枚,如若再凑齐枚,就可以打开传说中的秘密了啊!

  臧天瞄了眼楚飞,旋即,微笑,道,“好兄弟!”

  这个世界能让臧天亲口说出这三个字的绝对不多。

  疯了!都疯了!

  泰勒贾斯丁双目瞪圆,就连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

  旁边,直默默不语的菲林长老这个时候玉手伸开,掌心朝上,抹微光闪现,掌心之中出现枚戒指,这枚戒指虽然不如三星荣耀戒那般耀眼,但绝对不是普通货『色』,当众人看到上面镶着的几个字体时,差点没直接晕倒过去。

  “这是天帝俱乐部的王座戒指,我将天帝俱乐部的管理权押上,赌你手中八枚武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