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行,但并不是唯,你拥有阴虚孽血用来修炼极阴的‘梦碎星术’再也合适不过。”

  “梦碎星术,这是什么?是体术么?”

  “不是体术,来,我教给你。”臧天将梦碎星术的修炼方法教导给夜月,说道,“以后没事儿的修炼就行,不要着急,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来问我。”

  夜月蹙着眉头,看到教练认真的样子,她心中暖,嬉笑着点点头。

  随后,臧天扬起手臂,伸出食指,食指泛着诡异的精光,在夜月的小手上勾画着什么。

  “这阴虚孽血也属于特殊的存在之,毒『性』非常强,切记不能让普通人饮你的血,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毒血,但对于些邪恶的孽障来说却是大补品,以后如果遇到什么怪蜀黍之类的只管掌拍出去。”

  夜月是懂非懂的点点头。

  突然,轰的声闷响声犹如天际雷动之声般传来,臧天眉头微微挑动,轻咦声,他能感觉到这声音是两种不同的力量触及之时所产生的惊雷声响,而且两种力量都非同小可,似乎就在天之蓝社区上空。

  紧接着就有道娇喝声传开。

  “救命哇!猛兽俱乐部两大长老联手欺负弱女子!大家快来看啊!”

  下午,烈日当空,天之蓝社区半空中。

  道『|乳|』白『色』人影以极其不可思议的速度闪烁着,闪烁的频率非常快,时隐时现,嗖嗖两声,两道人影瞬间出现在『|乳|』白『色』人影的周边,二话没说,锁定那『|乳|』白『色』人影纷纷出拳。

  轰!

  又是道闷响的雷鸣之声,半空之中的空气都顷刻间爆炸开来,力量波动更是层层犹如光晕般向四周蔓延开来,甚是骇人。

  嗖!

  那道『|乳|』白『色』人影诡异的出现在另侧,看到这幕,位于上空的两位西服中年脸『色』为之变,对视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骇然之『色』。

  “此女到底是谁,竟然能躲过我们二人的合击。”其中说话的这人正是不久前刚刚从老年俱乐部离开的索伦长老。

  “此女偷窥了我们地下的机密,不管她是谁,今日必须将她铲除。”

  这时,天之蓝社区将近五十家俱乐部的成员都听到了动静纷纷从俱乐部内出来仰头张望着。只见上空个穿着黑『色』长袍的女孩儿双手放在嘴边,大声叫喊着,“救命哇!猛兽俱乐部两位长老联手欺负弱女子,大家快来看哇!”

  众人仔细看去,那女孩儿的穿着打扮非常奇怪,身着黑袍而且还戴着连衣帽,整个人看起来神秘兮兮,当众人看到这女孩儿的面容时,不由的感到头皮发炸,满脸黑点斑纹,看起来犹如马蜂窝样,那岂是个丑陋能形容。

  黑袍女孩儿边闪烁着边呐喊着,猛地,看到个平淡无奇身着黑衣长衫的青年出现在老年俱乐部门口时,那双乌黑的眸子不由的『露』出抹狡黠,转瞬之间,她的身躯犹如蜻蜓般陡然向下,呼喊道,“哥哥救我呀——”

  嗖!

  黑袍女孩儿落地后立即藏在臧天的身后。

  紧接着臧天对面瞬间又出现另外两道人影,正是猛兽俱乐部的索伦与另外名长老。

  “救我!哥哥——”黑袍女孩儿躲在臧天身后,嘟着嘴楚楚可怜。

  臧天偏过头,伸手接过嘴角的香烟,缓缓吐出缕烟雾,眯眼仔细打量着黑袍女孩儿,那张黑点斑纹的脸甚至都看不到任何脸颊的棱角,袭黑袍连衣帽裹的严严实实让人无法分辨。

  看到这黑袍女孩儿藏在臧天身后时,不知怎的,索伦心生股不祥的征兆。

  这女孩儿偷窥了猛兽俱乐部的地下机密,绝对不能放她离去,而这臧天实在是个棘手的家伙,希望他不要『插』手这件事才好,否则,索伦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第百八十章那个眯眼微笑的恶魔

  第百八十章那个眯眼微笑的恶魔

  众人纷纷赶来,大家都十分好奇到底那位打扮诡异身着黑袍满脸黑点斑纹的女孩儿做了什么事情竟然惹的猛兽俱乐部两位长老联合动手,看到那位黑袍女孩儿躲在个青年的背后,众人的目光又打量起这位青年来。

  平淡无奇的外表,穿着普通的黑衣长衫,浑身上下也没有丝高手的气质,很普通很路人的个青年啊。

  索伦和猛兽俱乐部的另外名长老紧紧盯着臧天,心中暗暗思索着臧天会不会『插』手?或者现在出手将那女孩儿拿下?

  这时,臧天偏过头,说了声,“你们继续。”说罢,转身向老年俱乐部走去。

  看到臧天离去,索伦两人大喜,当下也没有迟疑,大踏步,扬起手臂,单手呈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手。

  嗡嗡两声,当索伦的手爪抓过去的时候,那黑袍女孩儿诡异的身影陡然消失,只在原地留下道残影,嗖的瞬间,黑袍女孩儿冲进老年俱乐部。

  爪抓空,索伦心惊不已,看到老伙计正要冲进老年俱乐部,他当即喝止。

  “封咏老弟且慢!”

  封咏只脚已经迈进老年俱乐部,听到索伦的声音,他不解的转过身,“那女孩儿进去了。”

  索伦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望着走廊上那位缓步前走的青年,索伦暗暗轻吸口气,“你卡上有多少钱?”刚才下子被臧天敲了四百万,金卡差不多已空,索伦还没来得及去充值呢。

  闻言,封咏愣,不明白索伦这话是什么意思,“还有三四百万吧,这个时候你问这个干什么?那女孩儿必须拿下,否则后患无穷!”

  索伦深吸口气,阴冷笑,“这家俱乐部有个奇怪的规矩,不请自来者,按照人头算,人百万,交钱才能走人,我刚才被他敲了整整四百万!”

  “什么!”封咏大惊,暗道怪不得刚才看见索伦脸『色』非常不好,竟然是因为这件事儿,作为猛兽俱乐部的长老,他自然也清楚臧天这个家伙的特殊身份,心下犹豫片刻,喝道,“先不管这些,必须拿下那女孩儿。”说罢,顾不得其他,立即冲进去。

  索伦转过身,望着猛兽俱乐部的其他成员,喝道,“猛兽俱乐部所有成员在此等候,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踏入老年俱乐部半步!”说罢,也快速冲进去。

  猛兽俱乐部的成员不知道长老为何下这道命令,追击那女孩儿,人多不好么?虽有疑『惑』,却也没有人敢询问,只能郁闷的呆在外面,而其他俱乐部的成员并不知情,琢磨着有好戏看纷纷冲了进去。

  断断续续不停其他俱乐部的成员赶过来纷纷冲进去,好在老年俱乐部的地方儿够大,不然还真装不下这么多人,偌大的厅室内聚集着密密麻麻足有好几百号人,当大家冲进来后看到地上的软着那么多人,大家不由的愣。

  嗯?这不是冲天俱乐部的长老么?他怎么了?怎么口吐鲜血?嗯?那不是冲天俱乐部的荣耀骑士菲利普么?好家伙这些人不都是冲天俱乐部的人么?他们怎么了?

  臧天倾斜着身子坐在椅子上,双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缝着,嘴角勾着挂着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单手摩擦着下巴,像似在数着什么。

  场内,索伦和封咏站在那里,眉头紧紧蹙着。

  因为当他们冲进来那刻突然感觉不到那个女孩儿的任何气息,就好像凭空消失了样,这让两人百思不得其解,两人都乃突破身体极限的高手,锁定某人的气息后,即便对方利用潜隐撤离,他们也能捕捉到,可现在竟然完全失去了那女孩儿的气息。

  这怎么可能?

  他们不知道那女孩儿到底是什么身份,但可以肯定那女孩儿的实力最少也是八级,她到底是什么?如若猛兽俱乐部地下的机密被泄『露』出去,那绝对是对猛兽俱乐部个强大的冲击。

  可现在那个女孩儿呢?到底去了哪里?

  索伦两人默默搜索着,心中惊骇着,他们非常清楚,除非对方是战神级别的高手或许可以逃离两人的捕捉,可战神级别那得战斗力达到十级啊!

  难道是臧天将她藏了起来?

  这更不可能啊!

  索伦并不认为这天底下有谁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当着两人的面将个人彻底隐藏起来,甚至连气息都捕捉不到。

  他们不知道臧天真正的实力,各方收集来的情报也只是知道臧天的战斗力最少是八级,而且在荣耀馆曾三招拳崩击杀八级高手德里克拉斯,更是施展暗杀伏击之道击毙八级高手林途光。

  “都坐吧,不要客气。”臧天眯眼微笑说着。

  大家纷纷落座,暗道这青年还算上道,嗯?这好像是刚刚入驻进来的老年俱乐部吧?这青年难道是老年俱乐部的成员?

  嘀嘀嘀!砰的声,厅室内的五道型门在这刻全部关闭,众人惊,紧接着他们便看到了无法理解的行字幕。

  “不请自来者,按照人头算,人百万,交钱走人。”

  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不请自来者?什么叫人百万?

  大家的思维有点凝固,时间无法反应过来,全部愣在那里。

  场内,索伦封咏紧紧盯着对面坐在椅子上的臧天,试图从这青年的脸上看出些什么,十秒二十秒三十秒,让他们失望的是,这个青年那张平淡无奇的脸上除了让人捉『摸』不透的微笑以外再无其他。

  “两位如若要找人的话,请自便。”

  索伦封咏对视眼,找人?连那黑袍女孩儿的气息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怎么找?他们不知道这件诡异的事情是不是和臧天有关,想询问,可又担心惹恼了对方,这可让索伦与封咏急的够呛,这臧天现在完全是个未知,没有人知道他来自哪里,没有人知道他要做什么,没有人知道他是敌是友,老爷子举办寿宴邀请他也是想拉近关系,如若惹恼了这个家伙,那

  可该死的那个黑袍女孩儿到底去了哪里!

  索伦几乎要暴走了,心中压抑的怒火噌噌往上冒着,对于臧天,他已经快要忍不住要动手,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索伦道,“阁下,打搅了,那黑袍女孩儿偷了我们猛兽俱乐部件贵重的东西,如若阁下见到她,还请阁下相告,我猛兽俱乐部定当重谢!”

  “没问题。”

  索伦平生第二次对个青年用这般敬语说话,每说个字,他都觉得自己战将之名被只大手蹂躏分,如果可以的话,他再也不想见到这个青年,不想!绝对不想。

  当下,索伦转过身与封咏转身离去。

  当大家还沉侵在那行无法理解的字幕时,看到猛兽俱乐部的长老荣耀战将索伦竟然对这青年这般客气,大家纷纷猜测着那青年的身份。

  嘀嘀嘀!

  当大家看到索伦长老掏出金卡『插』进『插』槽输入两百万后,大家愣住了,他们原以为那行字幕只是个玩笑,此时看到索伦长老的动作,怎么怎么难道那不是玩笑?是这家俱乐部的规矩?可即便是规矩,索伦长老也无需这般老实的给钱吧?这不是赤『裸』『裸』的敲诈么?索伦长老脑袋秀逗了么?

  砰!

  索伦封咏两人离去,型门再次关闭。

  这时,不知道谁喊了句,“我想起来了,我见过他,他是臧天!他是击杀昆保罗御叶天那个肆无忌惮的恶魔啊!”

  臧天?

  听到这个名字,众人只感阵眩晕,臧天之名,斩七曜,屠赤炎,肆无忌惮,横行无忌,联邦之内混迹于俱乐部没有谁不知道这个名字,直到现在他们终于明白为何连身具战将荣耀的索伦长老都得老老实实的刷卡,这这个家伙是臧天啊!

  臧天之名被传来传去,越传越夸张,传到那些线二线俱乐部的成员耳朵里,基本上臧天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更是死神的代名词。

  当大家反映过来后,窝蜂的纷纷涌现厅室内的五道型门,可无论他们怎么拍打,五道型门纹丝不动,『乱』了,懵了,害怕了,这就好比突然坠入深渊之中样,如若是这样还不至于他们惊慌失措,实则是深渊之中还居住着个杀人不眨眼,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啊!

  这时,道淡淡的声音传来止住了喧哗的厅室。

  “不请自来者,按照人头算,人百万,交钱走人,本俱乐部概不赊账,本俱乐部还未正式运营,没想到大家都这么热情,那就打个九五折吧!”

  所有人愣在那里,胆小的已经瘫痪在地上,怔怔的望着那位倾斜着身子坐在椅子上眯眼微笑的恶魔。

  几个懂得潜隐秘技的家伙开始施展潜隐秘技,身体快速消失。

  然而只是秒钟不到。

  寂静的厅室内连续响起砰砰砰砰的闷响声,凭空出现七八个人,这七八人出现后纷纷坠落在地上,几乎同时弓着身子口吐鲜血不止。

  众人望去,这不正是刚刚施展潜隐秘技的家伙么?怎么怎么全部回来了?难道连潜隐都逃不出去?大家暗吸口冷气,震撼不已。

  “阁下之名,联邦之内人人皆知,不过,此举未免有些欺人太甚!”

  第百八十二章今日不交钱,谁也别想走

  第百八十二章今日不交钱,谁也别想走

  说这话是位男子,男子看起来约莫五六十岁,却拥有头灰白长发,穿着打扮似乎也挺讲究,他从人群中走出来,面『色』平静,直视着对面的臧天。在场的众人几乎都是天之蓝社区三十余家俱乐部的成员,他们也都认识这男子,正是冲天俱乐部的负责人,贺石冲。

  “阁下斩七曜,屠赤炎,我等虽然没有七曜那般光辉的荣耀,亦不是赤炎俱乐部那般强势的联邦十大,阁下的实力或许很强,不过,我等也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今日,天之蓝社区将近三十余家俱乐部在此,我贺石冲就不信你当真无法无天,为所欲为。”

  臧天之名,贺石冲自然也听说过,深知这个青年能灭掉赤炎俱乐部身份绝对不简单,如若此时只有他冲天俱乐部家在此,给他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放肆,可如今天之蓝三十余家俱乐部全部在此,他还真不信这青年敢如此放肆,而且刚才他也暗自搜索了番,这家老年俱乐部似乎也只有这青年人。

  对面,臧天坐在椅子上,眯缝着眼睛饶有兴趣的望着他,笑道,“欺人太甚?我似乎并没有邀请各位来我俱乐部进行参观吧?”

  贺石冲冷哼声,道,“众观联邦千万家俱乐部也没有向你这般恶劣的规矩,别说你这家还没有获得任何荣耀的俱乐部,就是俱乐部之最王者俱乐部的总部我也进过几次,他们也不敢肆意向我收钱!”

  “其他俱乐部是怎样,我不管,我这家俱乐部是没有获得过任何荣耀,不过,我这家俱乐部就是这规矩。”臧天的声音平平淡淡就像似和朋友聊天样。

  “哼!规矩?自古以来俱乐部就没有这种恶劣的规矩,今日,我们天之蓝社区三十余家俱乐部全部在此,我问你,今日可否给我贺石冲个面子,此事就当撇过,如何?”

  “你有什么面子?”臧天呵呵微笑。

  “你!”贺石冲心生怒火,怒斥道,“你这是不把我们天之蓝三十余家俱乐部放在眼里!”

  “你们闯入我这俱乐部,我为什么要将你们放在眼里?”

  “你!”贺石冲脸『色』阴晴变换,喝道,“人百万,你这是明抢!”

  “对,我就是明抢!”

  贺石冲气的只想握拳直冲过去,将对面那小子狠狠教训翻,他虽然年前才刚刚突破身体极限进入八级,但也听说赤炎俱乐部的王座林途光同是八级高手都死在此人手中,贺石冲虽然气愤,但还算理智,转过身,对着众人抱拳,喝道,“诸位,我们虽然不是联邦十大,但我们也不能任人宰割,现如今,这青年根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我冲天俱乐部虽然比不上赤炎俱乐部,但我们天之蓝社区三十余家俱乐部如若今日被人宰割,那今后还怎么立足?这青年实力或许很强,但我们三十家俱乐部难道还怕他不成。”

  贺石冲番话说的慷慨激昂,喝道,“今日我贺石冲已经站出来,白兄,王兄,黄兄,李兄!你们都是俱乐部的负责人,还在犹豫什么。”

  能成为俱乐部的负责人个个都是人精,被贺石冲点了名的几人心中犹豫不定。大家都是天之蓝社区的俱乐部,对彼此都有些了解,深知这贺石冲也不是什么好鸟,属于典型无利不起早的家伙,天之蓝社区三年来倒闭数十家俱乐部几乎都被他陷害利用过。

  现在这厮又鼓捣大家与这神秘青年对着干,分明就是想造势,如若造势成功,功劳名誉什么的自然是他冲天俱乐部的,如若造势失败,怕自己等人会成了替死鬼,谁不知道你冲天俱乐部有猛兽俱乐部撑腰,出了事儿有猛兽撑着,我们呢?

  其中有两家俱乐部的负责人终于站了出来。

  贺石冲目光扫『射』着其他几位俱乐部的负责人,厉声大喝道,“李兄,黄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