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快的虚空弹奏,犹如恶魔之手般,指尖泛起抹抹纤细的光线。

  “诸般鬼手!——”

  虚空之中,极为尖锐的鬼哭声响起,周边更是出现无数只绿油油的手指,这些手指疯狂弹奏着,涌现着,越来越多,密密麻麻甚为诡异,更恐怖的是周围的空气仿若都要凝固,变得阴森昏暗起来。

  与此同时,又有道喝声传来。

  “虚!影!幻!化!”

  却见虚空之中另端,浑身是血的御叶天同是伸展双臂,周身『|乳|』白『色』冰芒疯狂扭曲,嗖!道虚影从他的身体中窜了出来,这次不是长枪骑士,也不是狰狞的恶魔,而是御叶天的自己的虚影,道虚影窜出,阳光普照之下,地面却是冷若冰霜,嗖!又是道虚影窜出,阳光再次普照,地面已经是凝霜成冰,每道虚影窜出,阳光普照进来,烘烤着地面,却又冰冷至极。

  第百六十二章七曜之暴毙而亡!

  第百六十二章七曜之暴毙而亡!

  东方军事学院『操』场之上。

  密密麻麻黑压压片数以万计的同学疯狂向后退着,他们阅历浅不知道也看不到场内的战况到底如何,只是『操』场上诡异的温度忽冷忽热让他们不得不后退,坚硬的磁欧理石混合地面这刻被烘干,而下刻却会被冰封,更诡异的是『操』场中央完全是昏暗片阴森恐怖,就好像和外面是两个世界般。

  凄厉的鬼哭声隐隐传来,让同学们禁不住的颤抖,场内中央昏暗之中不断的出现幽绿『色』的鬼手甚为恐怖狰狞。

  此时此刻依旧站在『操』场中央昏暗当中的人并没有多少,他们自身实力强悍,虽然御叶天昆保罗施展的强大秘技所释放的精神波动会造成影响,但也并无大碍。

  蓝魅伯爵行圣堂战士静静站在那里,皆是凝眉望着上空的御叶天和昆保罗,单是精神波动就有如此威力,可想旦攻击那该是多么强大,七曜不愧是七曜。

  在蓝魅伯爵的不远处还站着两拨人,那两拨人,其中为首的是位中年,中年紧紧盯着上空的御叶天,而另外位为首的是位老者,他盯着是昆保罗。

  坚硬的磁欧理石混合地面时而被烘干,时而被冰封,空气之中浮现着诸多鬼手。

  上空。

  昆保罗披肩长发肆意飞扬,满脸狰狞,仰天长啸声,周边突然出现密密麻麻的幽绿『色』鬼手,这些鬼手疯狂弹奏着,周边的空气都啵啵啵的蹦出火光发出声响,地面更是砰砰砰的连续爆破。

  与此同时,上空,浑身是血的御叶天化作道利剑由上而下袭向下面的臧天,周身五道虚影交错出现,嗖嗖嗖嗖!在这刻全部与御叶天重复在起,顿时,以他为中心,强大的精神波动肆意蔓延开来,地面被烘干裂出缝隙,随即就又被冰封。

  如此之下,七曜之中的御叶天昆保罗施展出自身最强大的秘技进攻臧天。

  那老者那中年,那蓝魅伯爵这刻全部盯着场内静静而站的青年。

  他微微抬头望着上空的御叶天和昆保罗,静静的站在那里,却给人种很飘渺的感觉,无论是诸多恐怖的鬼手,还是冰冷彻骨的阳光似乎都与他无关,他站在那里,却像根本不曾存在过。

  所有人都盯着。

  突然!

  “嗷!——”

  道仿若来自九幽深渊的吼叫声突然传来,似远古的魔音,似天际的苍鸣,似神灵的呼唤又似恶魔的悲嚎!

  站在不远处的蓝魅听到这声音,又看到臧天周身突然乌光闪现,诸多蛟龙般的乌光循环缠绕。暗道声不好,刚要开口,却只感体内血『液』阵,脑袋眩晕,哇的声,口吐鲜血,禁不住的连连后退,不止是她,那中年与那老者同是感到体内血『液』,口吐鲜血,连连后退。

  顿时,『操』场之上发出轰然的声响,声响连绵不断,砰砰砰的传来。

  外面观看的同学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因为『操』场中央完全是昏暗片,传来阵吼叫声,大家只感头晕目眩,地动山摇,身体摇摇欲坠,站都站不稳。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古怪恐怖的吼叫声停止后,『操』场之上的昏暗已经消失,当同学们再次望去时,却是完全呆愣在原地,『操』场中央完全变成了片废墟,就好像两国交战的战场样,到处都是大坑碎石。

  而废墟之中,站着个青年,青年黑衣长衫,静静的站在那里,就好像从未动过样。

  是他!

  是臧天。

  昆保罗和御叶天呢?

  他们呢?

  大家寻找着,终于在臧天的不远处看到了两个人,他们正是御叶天昆保罗,只是他们浑身是血的软在地上,满脸神『色』之中充斥着不可思议,瞳孔放大,仿若看见了极其恐怖的事情,软在那里,不知是死还是活。

  同学们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清楚御叶天昆保罗两位七曜联手对付臧教练,而且纷纷祭出强大的秘技。

  他们不知道臧教练的实力有多强,但此时看到这幕,看到御叶天昆保罗如死狗样软在那里,他们知道,臧教练胜了。

  天呐!

  联邦赫赫有名的七曜就这样败了?而且还是两人联手对付臧教练?

  无论是御叶天还是昆保罗两人的实力都是七级巅峰,而现在却败在臧教练手上,臧教练的实力该是怎样?难道难道他已经突破了身体的极限,战斗力高达八级?

  场内。

  突然间,臧天动了,双手挥,嗖嗖!软在地上的昆保罗御叶天立即被他吸了过来。

  双手分别掐住御叶天昆保罗的脖子。

  蓝魅伯爵与那中年以及那老者满脸惊慌,顾不得其他,立即冲过来。

  那中年大喝道,“我乃天帝俱乐部,武矛!住手!”

  老者纵身跃起,掌推出,直袭臧天,喝道,“武勋法里德家族,劳伦!快快住手!否则你得死!”

  两人都乃高手,眨眼间便袭了过来,武矛单手呈抓,狠狠扣住臧天的肩膀,而劳伦掌拍在臧天的后背。

  “再不住手!我会杀了你!”看到御叶天伤成这样,武矛已是勃然大怒,出手丝毫不留情面。

  “放开我家昆保罗公子!饶你不死!”作为武勋法里德家族的老管家,劳伦怎能看到昆保罗公子被人击杀。

  看到臧天无动于衷,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下,两人心中大骇,正欲再次发力,突然间,感到手掌阵发麻。

  “滚!”

  臧天冷声大喝,身体猛然震,砰!砰!武矛劳伦只感股极为强大的气息袭来,还不知怎的回事,喉咙甜,哇!两人口吐鲜血,身体直接被震飞在七八米开外。

  “臧天!不能杀!否则圣堂绝对不会放过你!!!!”

  蓝魅嘶声呐喊着,却依旧还是迟了。

  砰的声,昆保罗御叶天的身体顿时破碎,股血雾涌现,连渣都不剩。

  噗通声!蓝魅伯爵瘫痪在地上,脸『色』苍白无丝血『色』,神『色』惶恐,呢喃着,“完了。”

  同时间瘫痪在地上不止有蓝魅伯爵,还有苏函,当看到昆保罗御叶天消失的时候,苏函就已经吓傻了,她已经不敢也不知道该去如何去整理自己早已经混『乱』不堪的思维。

  偌大的『操』场,鸦雀无声,成千上万名学生全部犹如雕像般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联邦赫赫有名的七曜就这样死了?七曜不应该是联邦之内最强的年轻人么?

  而就是这么死了?

  真的死了?

  到底死了没有。

  同学们不知道,因为刚才切发生的太快了,啵的声,他们甚至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昆保罗御叶天就消失了。

  “你你你竟然杀了昆保罗公子!”劳伦捂着胸口,惊恐指着臧天,连声调都变了,“我们武勋法里德家族绝对会让你付出沉重的代价!”

  武矛依旧沉侵在御叶天的突然消失中,听到劳伦的大喝,他才惊醒过来,随即双目赤红,恶狠狠的喝道,“你将我们天帝俱乐部的敌人,敌人!!”

  臧天没有理会,继续离去,劳伦武矛两人暴喝声,刚想冲过去,股磅礴凶猛的气息顿时扑面而来,两人心中惊,哒哒哒哒后退不止。

  臧天止步,摇首扫了两人眼,冷然喝道,“人是我杀的,不管你是赤炎俱乐部,还是天帝俱乐部,有本事尽管来吧。”

  说罢,臧天的身影就在原地消失不见。

  这场战斗持续了短短十几分钟,随着臧天的离去而突兀结束,没有人知道原因。

  下午。

  关于御叶天昆保罗对战东方军事学院教练臧天的消息疯狂传播开来,联邦赫赫有名的七曜,昆保罗御叶天联手对战臧天,战斗持续十分钟,昆保罗御叶天当场暴毙。

  七曜代表着什么?那可是联邦之内实力最强悍的年轻人啊!

  几乎上人人都知道,御叶天的背后乃是联邦十大之的天帝俱乐部,而昆保罗则是武勋法里德家的公子,这位臧天要做什么?更让人不敢相信的是,臧天临走时,竟然直言挑衅赤炎俱乐部天帝俱乐部。

  他要做什么?他想挑战天帝俱乐部和赤炎俱乐部么?

  大家不知道。

  短短几个小时,臧天之名已是疯狂传播。

  这只是普通人的惊疑而已,同时间,联邦俱乐部这个圈子早已经炸开了锅,普通人不知道,但他们却清楚的很,七曜不止代表着联邦实力最强的年轻人,背后都有着诸多大势力,上牵着联邦『政府』,下勾着地下秩序,不止如此,七曜之名代表着贵族荣耀,而贵族荣耀更是荣耀之巅赐予的,荣耀之巅,那可是和圣堂样覆盖星海诸国特殊的存在啊!现如今,两位七曜当场暴毙,并且那人更是嚣张到直言剑指赤炎俱乐部天帝俱乐部。

  七曜下子死了两位。

  风暴!这绝对是场风暴,场史无前例的大风暴。

  第百六十三章俱乐部秩序

  第百六十三章俱乐部秩序

  属于俱乐部的秩序早在八十年前就已经开始混『乱』,五十年前的88事件只是个混『乱』的开端,也因为88事件让不少人看清楚俱乐部这趟浑水的深浅,这其中牵扯着代表着联邦『政府』的神秘六部,圣堂,地下秩序等等,正因为太过混『乱』,这几十年来俱乐部之间可谓是风起云涌,表面看似平静,暗地里却是惊涛骇浪,即便有人想动,也只是在暗地里活动而已,表面上没有人敢肆意造势。

  现在俱乐部秩序就犹如座宝山,经过几百年的发展,不少人挤破脑袋在这座宝山上扎根发芽壮大,如今这座宝山的承受力已经达到饱和了,而且还有些强大的家伙都在盯着这座宝山,他们有的想独吞这座宝山,有的想直接灭掉这座宝山,有的想直接收服了这座宝山以及宝山上的人,但是,没有人敢打第炮,都在等,谁也不敢轻易动手。

  联邦七曜就好比生长在宝山上的颗还算值钱的钻石小树,如今这颗还算值钱的小树被人突然拔掉了,而且还是不声不响,连根拔起的。

  这让扎根在宝山上的人怎能不惊。

  联邦七曜之御叶天昆保罗之死,就好比犹如颗炸弹样丢进看似平静中的大海中,将隐藏在深处的惊涛骇浪炸了出来。自从御叶天昆保罗暴毙这个消息传入俱乐部秩序后,几乎所有人都开始动手查探臧天的身份,他们或许可以清晰的调查到臧天这半年来的所有事迹,可半年前的切完全空白,就像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样,让人头疼不已。

  俱乐部秩序本就已经混『乱』,他们不在乎有人卷进来,但是!他们必须搞清楚这个人到底是谁!背后又有谁,这是必须搞清楚的,否则没有人会睡上个安稳觉,的确,俱乐部的形势已然如此复杂,敢『插』手进来,绝对不会是弱者。

  会是谁?

  是神秘六部的人?难道神秘六部为了收服俱乐部秩序,要准备对俱乐部下手了?

  还是圣堂的人?圣堂早就想将宝山直接干掉,而且连宝山上的人也起干掉,难道圣堂的人已经开始动手?

  如若不是神秘六部圣堂,会是谁?难道是其他势力也想瓜分宝山么?

  不知道,所有人都在疑『惑』着,也都在头疼着,因为他们发现,拔掉宝山上两颗钻石小树的家伙竟然和慕远山白宏林有关系,这两人可是与宝山没有任何关系,也似乎不属于任何势力,让大家头疼的不是这些,而他们调查出,那个家伙竟然还和天眼庄园有着模糊的关系。

  在联邦之内,任何人都知道天眼的强大,而且也都清楚,天眼早在很久之前就宣布绝对不会『插』手任何秩序,天眼只卖情报。

  妈的!难道天眼也准备在宝山上扎根么?

  大家都在猜测着,等待着,虽然那个家伙拔掉了宝山的两颗钻石小树,不过那两颗钻石小树原本就不属于他们的,拔掉也就拔掉了,关键是赤炎俱乐部和天帝俱乐部。大家现在只希望,赤炎俱乐部和天帝俱乐部马上发力,然后,大家就可以对那个家伙的身份进行更加清楚的了解,有对手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对手是谁。

  圣堂,未央分堂。

  蓝魅身着羽白『色』镶着殷红纹路的制服,踏着靴子,抱着双臂在厅室内来回踱步,黛眉紧紧凝在起,神『色』之间充斥着担忧,双眸之中有着无法掩饰的慌『乱』,让她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臧天这个疯子果然将御叶天和昆保罗当场轰杀了。

  现在!蓝魅再也不想去征服这个男子,点也不想,她现在只想远离那个疯子,与他断绝切关系,切!她现在很后悔和臧天接触,非常后悔,臧天的疯狂举动,直接也将她卷入了场即将到来而且不知道有多么恐怖的风暴当中。

  尽管很恐怖,终究是没有到来。

  现在有个非常急迫的问题等着他去解决。

  臧天当场轰杀御叶天昆保罗这已经构成特殊重大犯罪,这种犯罪案件第二安全部可『插』手管理,圣堂也有资格『插』手,同样,神秘六部如若有兴趣的话也会『插』手。

  作为未央分堂的最高执行者,掌管着未央市周边市区的邪恶事件,蓝魅必须将臧天缉拿归案,而且赤炎俱乐部天帝俱乐部同时施压,她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可她这箭,她不敢发,不是不愿意,而是不敢。

  她不知道如若自己带着圣堂的人去缉拿臧天,会不会还有命回来,她不知道,也不敢去尝试,臧天这个疯子连七曜都敢杀,鬼知道这个疯子会不会出手把未央分堂给灭了,如若是以前,蓝魅绝对不会相信有人敢这么做,但自从臧天出现后,她觉得天底下就没有这个疯子不敢做的事情。

  “赤炎俱乐部天帝俱乐部已经开始向圣堂施压,想来,如果我是他们,也肯定会立即通知神秘六部,只是不清楚神秘六部怎么处理这件事。”

  蓝魅摇摇头,让自己有些慌『乱』的内心渐渐平静下来,她现在在等,等个人的回信。

  现在她能做的也只有这样,因为以她的能力与身份已经不足以去处理这件事。

  嘀嘀嘀!

  光脑显示屏上发出提示音,蓝魅立即询问,“怎么样?殿下怎么说?”

  从光脑中响起个女人的声音,女人的声音很平淡却很动听,“殿下让你不用顾及赤炎俱乐部和天帝俱乐部,对于这件事,你只需保持沉默。”

  “什么意思?刚刚莱恩斯侯爵已经来电质问我想来应该是赤炎天帝俱乐部施的压。”

  “不用顾忌任何人,喏,这是殿下发给你的公文,你只需照做即可。”

  接受公文后,蓝魅立即打开,以最快的速度看完,她却惊呆了。

  “爵位任命公文臧天殿下怎么会”

  “照做即可。”

  下午,烈日骄阳。

  舞阳市,某宾馆天台之上,阳光蒸煮着,隐隐能看到空气之中的热气流。

  突然!

  天台上面的空气好像扭曲模糊起来样诡异的发出嗤嗤嗤声,嗖!道人影凭空出现,这人穿着打扮比较传统,灰白长发,赫然是位老者,老者的脸上似乎挂着抹着急又像似非常无奈。

  “我说薛丫头!你别总跟着我行么?”

  老者皱着眉头有些无奈的说着。

  嗡嗡嗡,天台上的空间再次扭曲,顷刻间周边的空气仿若被冰封样,紧接着,咔咔咔咔声响起,冰封的空气当即彻底破碎,道人影闪现同是凭空闪现出来。

  看到这幕,旁边的老者禁不住的点点头,“好个薛丫头,我现在总算知道三年前你爷爷把你送到哪里了,竟然是冰峰岛!怪不得你能利用潜隐直跟着我,原来如此!”

  对面那女子,娇艳的容颜,肆意的气质,穿着打扮颇为时尚,只是那张白皙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