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荒芜,却是五行衍化。

  “日月同出?”

  燕刀乃是邪魔之流,经常游走在黑暗的边缘,杀人越货只是他的兼职,而他经常和些同行前往其他地方秘密寻宝,对些天地秘闻知晓的不少,看见天空上的轮明月和太阳,立即就想到了日月同出,同时也想到了两个字,“上古?这是上古?”

  比之燕刀,罗龙和周元等人还算镇定,因为他们已经不知来了多少次,周元还没开口,罗龙抢先步,说道,“燕小哥儿,好眼力,眼就能看出这是上古遗迹,俺刚来的时候看见日月同出还以为乾坤颠倒了呢,你比俺强多了。”

  燕刀的确猜出了上古,却没有猜出上古遗迹,而他也非常清楚,上古遗迹可比上古二字沉重的多的多。他的修为停留在天将之位已有数百年之久,只差件上古之物就能踏入天君,可惜这么多年直没有弄到手,不过对于上古时代,他虽然没有领悟过,却听人说过,知道上古时代是虚无飘渺的,『摸』不见够不着,而上古遗迹则是的的确确能够看见『摸』得着。

  “都盘腿坐下吧。”

  听闻臧天这样,四人虽然不知道要做什么,但还是老老实实的盘腿坐下。

  臧天手掌翻,掌心出现四抹彩『色』的微光,这微光琉璃似水,晶莹剔透,七彩斑斓,甚是好看,“人抹,捧在手心,尽量保持放松,封闭七窍,固守心灵,进入无为空灵的状态,用心去融合。”

  四人接过抹彩『色』的微光,周元燕刀罗龙等人都是脸的疑『惑』,而马浮屠像似异常激动,伸出舌头『舔』着嘴巴。

  周元询问,“门主,这是”

  罗龙像似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应,“俺好像见过,这东西应该是涅槃之光吧?是了,应该是,俺在玄天宗的时候亲眼见过天哥成就七彩传说,身上就是这种涅槃之光。”

  罗龙的话音落下,周元和燕刀二人只感天旋地转,灵海心灵,内心乃至整个人彻底崩塌了。

  涅槃之光,七彩传说?

  他们还清楚的记得好像是几年前,天玑大世界突然出现道直冲天际的七彩之光,据说有人成就了七彩传说,而至于是谁,却是无人知晓,直到此刻,周元和燕刀才意识到,原来成就七彩传说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门主,臧天!

  这

  传说七彩传说,涅槃之光有着神奇的生命力,可以起死回生,重塑肉身与灵魂,可以让肉身和灵魂涅槃,将肉身之内的切杂质尽数驱除。

  “门门主!这太贵重了,我我周元承受不起!”

  燕刀也随之站起来,他与臧天只有面之缘,现在不仅带着他来到上古遗迹,更甚至又给予涅槃之光这等天地之宝,这种强烈的被信任的感觉,燕刀也如周元那样,承受不起,他不善言辞,只是说道,“我,不能收!”

  “没有什么承受不起,我说你能,你就能!”臧天根本不容周元反对,直接掌拍下,强行帮他吸收。

  “我给的东西,你不收也得收”他看向燕刀,也是如此,直接掌拍下!

  第676章再遇长若!

  第676章再遇长若!

  “老朽不得不说,门主实乃天地间最为洒脱之人。”

  苍云子的灵魂漂浮在虚空,笑『吟』『吟』的望着正在吸收涅槃之光的马浮屠四人。

  “洒脱么?”臧天耸耸肩,也是笑道,“我只是信自己,也信他们,仅此而已。”

  “门主心境通玄,已是真我,踏入真我,便是释放心中之魔,如此,门主还信自己吗?”

  “人生在世,应当活个自在,活个逍遥,活个洒脱。”

  “不懂,真的不懂!”苍云子经过臧天点化,已经进入真我,可是进入真我之后,他发现相信自己几乎等于自掘坟墓,因为自己之中还隐藏着个比自己更了解自己的心中之魔。

  “老先生莫要多想,我的情况比较特殊,所以才如此。”

  “如何特殊?”

  “因为我的心中还隐藏着两个比心魔更可怕的家伙。”臧天仰望虚空之上的日月同出,呢喃说道,“魔要杀我,神要控我,佛要度我,我只能我求我心,求个自在。”

  “神魔佛?这下,老朽更加不懂了”

  臧天摇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再说下去,怕是苍云子非要入魔不可。

  “我需要离去几日,老先生可否帮我照看下?”

  “我已加入龙门,即是龙门弟子,你是门主,有事吩咐便是,何来帮忙说。”

  “呵呵!倒是咱见外了啊!”臧天笑道,“门派需要个守护阵法,我出去弄点资源也好布阵,对了,你说的那个都天浩『荡』阵都需要什么资源来着?”

  “需要归藏晶,先天吉树,三宝材,地心晶,玄阴之灵”苍云子口气说了数十种资源,臧天听的阵头大,这些资源别说见过,连听都没听过,好在他拥有座上古遗迹,也就等于拥有数不尽的财富,这里有各种资源,臧天每样都收集些,也好出去倒卖。

  准备好切后,他对门派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祭出自己的两道七彩影子隐藏在龙门,如若有什么状况发生,他会第时间知道。

  再次来到中泰域易城,这里似乎有些苍凉,易城大门也没有人看守,正欲进城,他忽然怔住,因为对面正走来个熟悉的身影,这女子袭素雅的白衣,温婉的容颜看起来尤为恬静,容颜虽是普通,却给人种十分舒适的感觉,就像邻家女孩儿样,让人感到亲切,此女,正是长若,而她看见臧天时,却是非常平静,阵微风吹来,席卷着落叶,长若的衣袂微微摇摆,三千黑『色』发丝轻舞飘扬,『荡』至嘴角,她粉『色』嘴唇竟是微微轻笑,“这么巧?”

  声音也如她的容颜那般平静,不似空灵,却像种魔力般安抚心灵。

  臧天亦是挑着眉头,凝望着此间的长若,说实话,他看不透这个女人,从第次见面就看不透,心境通玄,进入真我之后,已经如此,总感觉这个女人虚虚无无飘飘渺渺,是虚是实让人分辨不清。

  “巧吧。”

  臧天来回张望,赫然发现易城的街道上竟然空无人,如同秋风落叶,荒凉至极。

  “你来交易灵宝吗?恐怕得去其他易城了。”

  “这里发生了什么?”

  “这座易城效益不好,天易联盟决定不再中泰域设立易城。”长若幽幽说着,手腕翻,片落叶被她捏在指间,见她微微弹,落叶升空,竟如符文般牢牢的印在虚空,圈光晕蔓延开来,易城之内的大风顿时消失。

  噌噌噌!

  远处出现道虹芒,划过虚空,落在臧天面前,虹芒消失,个胖子出现,和马浮屠有些相像,不是马浮生又是谁!

  “哟!臧兄!哦不!臧门主!真是稀客啊!你来怎么也不提前打声招呼,我也好准备准备!来来来!里边请,长若妹子,你有事儿先走吧,我和臧兄要喝几杯。”

  “不邀请我吗?”

  “嗯?我刚才为了邀请你说了将近半个时辰,也没见你答应!”

  “现在我又想了。”

  “哦,这样啊!”马浮生望了眼长若,又看了看臧天,表示理解。

  跟随马浮生来到城主庄园,里面也是空『荡』『荡』的,没有个人。马浮生刚坐下,反手间掏出三个白玉瓶,再挥手,各种珍品的果子出现在桌子上。

  长若望着桌子上其中三颗晶莹剔透泛着流光溢彩的果子,神『色』微微有些不悦,“水龙果!邀请我的时候为什么没有?”

  “这个”马浮生干咳声,“刚才不是忘了嘛!”马浮生拿起个水龙过递过去,“长若妹子不要见外,来来!吃颗!”

  “听说这里要拆了?怎么回事?”臧天对这个还是比较好奇的。

  “的确如此!”

  “是不是遇上了什么麻烦?”

  “麻烦倒是没有。”马浮生啃着水龙果,道,“不知道你听浮屠说了没有,这不是要举行二十四封天盛会了嘛!我们家族也想参合脚,我家老爹的意思是不想参加,可是你也知道,我们家族有点『乱』,也不是我老爹个人说了算,所以嘛!老爹就招我回去,多个人,多把手吗!我这回,就不可能担任城主了,况且这座易城效益也不好,所以,天易联盟决定要拆除。”

  “是这样啊!”

  既然是家里的事儿,臧天也不好『插』手,所以也就没说什么。

  “怎么?臧兄这次来是不是有事儿?我现在虽然不是城主了,但有些事儿还是能够做主的。”

  “也没什么大事,我需要点资源,所以来这里看看。”

  “都是什么资源,我看看。”

  臧天将布置都天浩『荡』阵的资源说了出来,听的马浮生也是阵头大,站起身,来回搓手,“这个我这里虽然有点存货,但你要的这些资源都是上古珍品,我这里件也没有,这样吧,臧兄,若是你现在不急的话,我跑趟主城,看看那里有没有。”

  “不用!你忙吧,我自己过去就行。”臧天琢磨了会儿,道,“天易主城有没有卖修炼逆天罡轮的功法?”

  “具体要什么功法?”马浮生有些疑『惑』。

  “大罗,镇魔,诛邪,混元,伏虎,天凤,金刚,七星,大致就这些吧。”

  当臧天说完,不止马浮生的脸绿了,就连长若的脸『色』都有些不自然。

  “你你说的这些可都是上古十大威能!谁的脑袋秀逗了去卖这些?况且能够书写十大威能的,只有天王级的大能,天王啊!这些大能很少出世的。”

  臧天这个人很懒,能买自然买,没有卖的只好退而求其次。

  “普通点的呢?”

  “这个可能有吧,不过应该也不多。”

  “谢了。”臧天点点头,道了声谢。

  马浮生笑道,“你看看,臧兄见外了不是,咱们好歹也认识场,况且我兄弟又在龙门,咱们都是自家人,说谢就没意思了。”

  “呵!”

  与马浮生聊了片刻后,就准备要走,临走时,说道,“家里如果需要帮忙的话,说声。”

  马浮生愣,似乎没想到臧天会说这些。

  第677章天易大主城!

  第677章天易大主城!

  要说天玑大世界哪个区域最繁荣,不是玄天宗独自霸占的中州域,也不是星宗霸占的东林域,而是中央区域。界中天,天易大主城,天命大主殿,精灵协会,这些无尽世界真正的大巨头都位于此地。

  除此之外,玄天宗的八将阁,星宗的十二星座,以及德洛贝尔大公会,天玑大世界不少中坚巨头也都雄霸在这里,毫不夸张的说,中央区域绝对是寸土寸金,像玉石门这等传承千年的小门派或许可以在中泰域雄霸,但在这里根本不够看,莫说玉石门,传承没有三千年的门派,在这里驻扎的资格都没有,单是每个月缴纳的神圣税就不是些小门派能够承受的。

  不过在臧天眼里中央区域除了修行之人多点,灵气充盈点,环境相对来说好点,除了这些似乎和中泰域没有多大的区别,要说区别,也不是没有,座座山峰并非竖立在大地上,而是悬浮在虚空中,这些悬浮的山峰还不少,有百余座之多,看着让人眼晕。

  臧天枕着只仙鹤的颈部仰躺着,脑袋随意耷拉着,有眼没眼的望着对面的长若。长若说她也要到中央区域,不如结伴而行,臧天没有回应,至少,没有拒绝,所以,长若就跟着来了。

  袭素雅白衣的长若乘在仙鹤之上看起来就如同九天玄女,她挽了挽被风吹至脸庞上的抹长发,微微仰着头,望着虚空,轻轻闭上眸子,嘴角是笑非笑,轻声说道,“知道吗?如若可以的话,真想辈子就这样自由自在的在天空翱翔,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就这样直飞啊飞,飞到山穷水尽,飞到天荒地老”

  望着这幕,臧天心灵深处忽然阵悸动,莫名其妙的,感觉在什么地方听过这句话。

  “看着我干嘛?”长若忽然转过身,笑『吟』『吟』的望着臧天,“我,美吗?呵呵呵”

  她的笑声如同优美的旋律样,让臧天的内心竟然阵『荡』漾,摇摇头,不再去看。

  “呵呵怎么?怕喜欢上我吗?”长若眉开眼笑,像极了个纯真的女孩儿,只是那双灵动的眸子中却是闪烁着异常的神采。

  臧天深深望着,透过她的双眸,却仿佛进入浩瀚的星空般无边无际,他立即收回,不再试探,却是耸耸肩,亦是是笑非笑的回应,“是啊!我还真怕喜欢上你。”

  “那就试着喜欢我吧,可以吗?”长若曲腿微坐,双眸之中更加深邃。

  臧天沉默不语,他看不透长若,直都是,更不知她究竟想做什么。

  “天易大主城已经到了,我们下去吧?”长若也没有继续调戏,就仿佛刚才的切完全没有发生样。

  不知怎的,臧天却是突然叹息声,也不知在叹息什么,放眼张望过去,天易大主城还真对得起个大字,整座城泛着琉璃光彩,这光彩却似波涛汹涌,又似万马奔腾,这应该是个守护阵法,座百米之高的石碑竖立在大门左侧,石碑上雕刻着两个金『色』大字,正是天易,如此二字,看似普通,却蕴含着万般奥妙,气息磅礴,沉侵其中,如同坠入万丈深渊。

  “好家伙!”

  臧天对勾画天易二字的家伙甚是佩服,因为这两个字堪称完美,不知蕴含了多少奥妙,而且他利用灵识窥探之时,就像在与个高手打斗样,不!这两个字的存在已经不是单纯的符字,他们就像拥有独立的意识般。

  突然,股磅礴的波动从石碑上蔓延开来,随之石碑光芒闪烁疯狂聚集,竟然形成个十多米高的巨人,这巨人手持双斧,似若开天辟地之威,在天易大主城进进出出的修行之人吓了跳,看见如此幕,纷纷后退,四处张望。

  “这是这难道是天易大主城的镇守石灵?”

  “谁这么大胆子激怒了镇守石灵?”

  镇守石灵双怒目暴睁,八方巡视,似乎没有找到目标,而后又回到了石碑之中。

  “这是什么玩意儿?”臧天还真没想到自己只是探查翻,竟然从石碑中窜出这么个大怪物。

  长若望着石碑,又看向臧天,解释道,“在无尽世界,但凡存在的势力都拥有镇守石碑和守护阵法,像天易大主城这块镇守石碑上的天易二字,隐藏无数奥妙,这奥妙不知运转了多少年,如今已经衍生出了种灵的存在,即是镇守石灵,若有人对天易大主城有什么不轨,镇守石灵会第时间发现,且显出灵身将其斩杀!”

  长若解释的很详细,就好像她知道臧天对这些并不了解样。

  事实也的确如此,臧天很懒也很忙,除非是他感兴趣的事情,不然他很少会去主动研究,即便那些存在很强大,对于他来说,也只是碰见了再说而已。

  “不错!回去也给龙门弄块。”

  “这需要花费很长很长的时间去培养,如若我没记错的话,天易大主城这块镇守石灵用了万年之久才衍生出石灵。”

  “万年?”

  臧天顿觉郁闷,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潜意识里还把自己当做普通人,反正现在只要听见那些动不动就是千年万年的东西他就觉得头疼。

  “有没有速成的办法?”

  “有。”长若沉『吟』了片刻,道,“抓头灵,直接封印进去,比如元素之灵,上古之灵,不过这些灵的存在都极其飘渺,很难遇见,即便遇见,纵然将其封印其中,也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去驯化,通常很少有人这么做,因为灵的自尊很强大,很难驯服。”

  “你知道的不少啊!”臧天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了句,直接跃过城门,走了进去。

  长若微微有些错愕,望着臧天的背影,幽幽说道,“并非我知道的太多,只是你选择了不想让自己知道的太多而已。”

  天易大主城的街道中人来人往,好不热闹,集美貌与智慧于身的精灵们穿着圣洁的长袍游走在街道上,彰显着他们的高贵与傲慢,魔鬼们同样是穿着长袍,却是戴着连衣帽,双幽深的眸子毫无掩饰的释放着心中的卑鄙『滛』『荡』阴险邪恶,比起他们,修行之人就有各种各样,或傲慢,或谨慎,或谦卑,或高贵,无所不有。

  “我这里有些朋友,你要不要我帮忙”

  长若的声音传来,臧天还没有回应,不远处就突然就人喊长若的名字。

  “长若姐姐。”

  随声而来的是位表面看起来像似妙龄的女孩儿,这女孩儿穿着紫衣罗裙,不知什么地方挂的铃铛,走起来路叮叮当当的。

  “咦!小铃铛,你怎么在这里?”长若柳眉微展,像似有些意外的惊喜。

  被称为小铃铛的妙龄女孩见到长若后非常激动,握着长若的手呵呵的笑个不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