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令人不敢相信的是,阴冷男子手中的飞剑竟然断了,被罗龙拳轰断的。

  这

  罗龙愈战愈勇,拳打断对方的飞剑后,他信心大增,只感浑身舒畅,忍不住吼叫声,正欲反攻过去,道淡淡的声音传来,“行了,以后有的是机会让你练,先回去再说。”

  只巨大的雄鹰从天际落下来,背上站着个黑衣青年。

  臧天开口,罗龙自然不会反对,挠挠头,嘿嘿尴尬的笑了两声,跳上雄鹰。

  “哼!想走!给我拦住他!”

  阴冷男子大怒,暴喝声,窜至上空,与此同时,白云主峰阁的四十余修士也都纷纷骑着灵兽将雄鹰包围。

  “给我下来!”

  阴冷男子探出手臂,如同暴『射』出去的箭矢般冲过去。

  臧天看也不看,扬起手,吸拽,阴冷男子的脖子当即就被他掐住。

  “你敢!”

  四十余圣天人修士纷纷暴出能量。

  这天地间就没有臧天不敢做的事,咔嚓声,猛然捏,阴冷男子的颈骨尽数断裂,随手仍,坠落下去。

  看到此,四十余白云主峰阁的修士纷纷祭出袭击过去,而后,奇士主峰阁,千松主峰阁,百华主峰阁也都冲了过来,如此,四大主峰阁的修士足足二百余人将臧天包围。

  臧天虚空游走,步拳,拳人。

  嘭嘭嘭!

  众人还不知怎的回事,就有三十余人口吐鲜血,从上空坠落下来。

  剩余的百多个天人震惊不已。

  臧天继续前走,有人袭来,他出拳,砰!那人吐血坠落。

  再走,有人刚开口,他出拳,砰!那人瞬间坠落。

  如此,臧天踏出三步,场内再也无人敢出手,敢开口。

  臧天前行步,四大主峰阁的修士后退步,纷纷退让,无人敢挡,直至臧天驾驭雄鹰离去。

  哒哒哒!

  虚空之中再次传来阵奔腾之声,众人望去,百多位身着鳞甲的修士驾驭着灵兽飞奔而来,为首的二人个英俊不凡,个盛气凌人,看到他们,下方的圣天人阵欢呼。

  “他们是赤阁的师兄!”

  “那是赤阁阁主牧钟,副阁主孟飞扬!”

  玄天宗内门有诸多战天阁,阁内高手如云,实力雄厚,多是在某个域占据资源称王称霸,看见赤阁的师兄,而且还是两位阁主,圣天人就像见到救星样立即说明情况。

  “哦?又是天人!”

  牧钟并不是个冲动之人,但不知怎的,现在听见天人二字他的怒火就是阵横生,话也不多说,带领着百多位天人冲了过去。

  “赤阁在此,哪个天人胆敢放肆!”

  孟飞扬更是从灵兽上跳起来,祭出能量就要袭过去,然而,当他看清那个黑衣青年时,如同见到鬼样,惊喊道,“是你!”与此同时,牧钟也是脸『色』大变,当即静止在虚空。

  没有人知道怎么回事,所有人都在惊讶为什么堂堂内门战天阁之的赤阁会突然停止,而且副惊恐的表情?

  牧钟孟飞扬以及百余赤阁修士的脸『色』个个难看到了极点,他们是真的恐惧,事情已经过去几个月,但他们仍然无法忘记在易城之外发生的那幕,这个天人招灭掉了足足千多位精灵和千多位圣天人,连艾玛家族的精灵法师在他面前最后都七窍溢血而亡,更让他们无法忘记的是,他那血腥的气息,当时场内数千人没有个人能够站起来。

  “滚开。”

  臧天瞟了他们眼,淡淡说出两个字。

  牧钟孟飞扬等人低着头,不敢反驳,连话也不敢多说,纷纷退让。

  看到这幕,众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可能

  这个天人到底是谁,赤阁的牧钟阁主怎么在他面前连抬头的胆量都没有!下方的圣天人多是外门的弟子,他们梦想着有朝日进入内门,而后加入战天阁,可是不曾想到堂堂赤阁的阁主在他面前如此恐惧。

  第六百零九章故人相见

  第六百零九章故人相见

  场内的圣天人个个大眼瞪着小眼,无法相信在中泰域是为方巨头的赤阁就这样在那个天人面前散开了,任何人都能看出牧钟脸『色』等人惊恐的表情,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

  天人们也同样不敢相信,但更多的他们此刻内心是兴奋的,血『液』是的,长久都被圣天人压得抬不起头,而现在,他们终于狠狠出了口恶气,特别是看见赤阁的修士连大气都不敢喘,他们内心简直对那个黑衣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看看吧!

  我们天人是有尊严的。

  我们天人也是有强者的!

  主峰阁又如何?被他拳个,打的吐血坠落,战天阁又如何?在他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两个字,滚开,牧钟连头都不敢抬,立即退让。

  下方外门议事殿的三位管事孙敬李承清习天禀也是张望着,孙敬李承清二人都乃圣天人,修为更是天将,但此刻也禁不住倒吸口气,就在刚才他们看见臧天拳个时,孙敬二人就感到这个天人不简单,此时看见牧钟如此惊恐,他们更加确信内心的猜测。

  孙敬二人没有直接拦截,而是唤出张灵符,手指捏爆时,灵符燃烧,天际间出现个金黄『色』的符文,看见这符文,习天禀神『色』怔,他知道这是召兵符,此符出,玄天宗的玄兵卫将会速速赶来。

  但凡混迹天玑大世界的修士几乎都知晓,玄天宗内有战天阁,外有玄兵卫,星宗是如此,内心战星座,外有黑星虎卫。

  不管是玄天宗的玄兵卫还是星宗的黑星虎卫都有个共同点,他们是支强悍的军队,他们有钢铁的意识,凶悍的肉身,残暴的灵魂,他们如同尸士,不知疼痛,不畏生死,只知杀敌。

  “孙敬!这只是普通的矛盾,你怎能动用招兵符!”习天禀怒道。

  “哼!小事?此人简直就是目无律法!”孙敬冷哼声,“我倒要看看他有何本事。”

  果然,不会儿天际间传来奔腾之声,行五十位身着鳞甲的玄兵卫驾驭着青『色』的巨狼飞奔而来。

  “玄兵卫!”

  在场的众人都认了这五十人的身份,不禁骇然。

  哒哒哒!——

  很快,五十位玄兵卫抵达这里,为首的是位长的凶神恶煞的男子,他骑在青『色』巨狼的背上,前倾着身子,单手扶着腰间的兵器,双冷冽充斥冰霜的眸子横扫过去,喝道,“我乃东罗营卫长尺豪,是谁祭出的招兵符!上前回话!”

  孙敬立即跃至上空,回应,“原来是尺卫长,久仰大名,我是外门议事殿管事孙敬,是我祭出的招兵符。”

  “何事?”

  孙敬正欲回话,而这时,天际间响起道凛冽的暴喝声,“发生了什么事!是谁祭出的招兵符!”天空中十多道虹芒向这边飞来,落下之后是十多位修士,众人看竟然都是外门议事殿的管事,为首的是个胖子,这胖子副没睡醒的样子,浑浑噩噩的走了过来。

  “见过马总管!”

  胖子正是外门议事殿的管事,马浮屠,个行事作风都极其另类的家伙。

  “是你祭出的招兵符?”马浮屠缓缓走过来,耷拉着眼皮,双手揣着袖口里,语气也是缓慢怪腔,“发生了什么事情?”

  孙敬连忙将这里发生的事添油加醋的说了遍。

  马浮屠点点头,撇着嘴,鼻翼两侧的法令纹尤为明显,道,“个天人打伤了七位圣天人,引起圣天人和天人发生争执混战,而后四大主峰阁都前来参战,结果被另外个天人拳个打的吐血,随后赤阁的弟子也来了,不过没有阻止那个天人是吧?”

  “正是!”

  “为了这点破事儿你就劳烦玄兵卫,你可真给本总管长脸啊!”马浮屠怪异说着。

  “总管大人那天人着实无法无天,目无我宗的律法啊!”

  马浮屠哧哧笑了两声,转过身望向不远处那个站在雄鹰上的黑衣青年,如此望,原本耷拉的眼皮骤然睁开,刚才他还副没睡醒的样子,而现在则像打了鸡血样。

  这个人难道不由的他脑海中尘封两百多年的记忆疯狂涌现出来。

  习天禀走过来,他知晓马浮屠行事怪异,虽是圣天人却很照顾天人,心中担忧这件事闹的太大,小声提醒道,“总管大人,他就是臧天。”

  “什么!”

  马浮屠猛的打了个激灵,浑身颤抖,飞奔而去。

  臧天之所以没走,是因为突如其来的玄兵卫,如今他已求得真我,天地之间任何切,洞悉表面,望其本质,观其真,眼扫过,他发现这些玄兵卫虽然还是血肉之躯,但体内被种下了怪异的‘灵胎’,正欲研究着灵胎,忽然看见这个胖子,让他惊讶不小。

  这个胖子看着很眼熟啊!

  让他突然想到了易城之主,马浮生!

  可是这种熟悉,绝对不是来自马浮生,而是

  “天哥!是你?”

  马浮屠激动的跑到臧天面前,激动的如同见到崇拜已久的偶像样。

  没有人知道这位马总管要做什么,当听见这位马总管竟然对着那个天人喊天哥时,众人更是『迷』茫不解!

  “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臧天盯着这个胖子越看越熟悉。

  “是小弟啊!我啊!”马浮屠咧着嘴,瞪着双眼,“我啊!我是朱游烈!天哥!你不记得我了?”

  “朱游烈?”臧天心惊不已,他还依稀记得在小世界时好像见到过个光头胖子就叫朱游烈,“原来是你!你什么时候飞升的?”臧天可是清楚,自己那个小世界早已脱离了无尽世界的主轴轨迹,人类即便成就天人飞升到无尽世界的几率也是十分渺茫。

  “哈哈哈!天哥!你记得我啊!”马浮屠兴奋极了,手舞足蹈。

  “不对!你现在是圣天人!嗯?怎么回事?”臧天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个胖子是圣天人,朱游烈如若飞升的话,根本不可能成为圣天人。

  “哈哈哈哈!”马浮屠疯狂大笑着,而后竟然搂着臧天痛哭了起来,“天哥啊!真的是你啊!呜呜呜呜呜!!!”

  看到这幕的人们都懵了,外门议事殿的大总管竟然对这个天人尊敬有加,口个天哥?怎么回事?他们是什么关系?

  在众人的印象中,这位马总管向来古里古怪的,阴阴阳阳,脾气也怪的很,没有人会想到他会激动的失声痛哭起来,哭的那叫个撕心裂肺,就像见到久违的亲人样。

  臧天也有些懵,不过更多是高兴,毕竟见到个曾经小世界的朋友,内心是十分温暖的,不过,也扛不住这胖子搂着自己哭啊!

  “个大老爷们儿,你哭个什么劲儿,意思意思就行了,回去再说。”

  在臧天的印象中,也只是和朱游烈有过几面之缘,就算是朋友,这家伙的表现也太强烈了吧。所谓流水无情落花有意,或许对臧天来说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曾经做过什么事情,但对于马浮屠或许是朱游烈来说,臧天是他的救命恩人,在他最不如意的时候,是臧天的存在给予了他生存下去的信心,他在小世界的时候没有个朋友,只有臧天当他是朋友。

  “对!咱回去再慢慢唠!”马浮屠这才松开臧天,抹了把泪,“天哥,你等等我!”

  说罢,马浮屠转过身,直奔着孙敬就冲了过去。

  看见马浮屠满脸沉怒,孙敬似乎感觉到什么,吓的连连后退,“总总管大人,你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马浮屠走过来,阴沉着脸,“今天我马浮屠要让你明白件事!”

  “什什么事!”

  “臧天是我大哥!仅此!”

  话音落下,马浮屠忽然窜到孙敬的身旁,扬起手掌,手掌燃烧着熊熊火焰,掌拍在孙敬的头顶。

  哇!孙敬当即口吐鲜血。

  “别说我大哥打了几个圣天人,今天就是杀了你们所有圣天人,杀了也就杀了!”

  砰!砰!砰!砰!

  几掌拍过去,孙敬已是半死不活的坠落到地上。

  事情发生的实在太突然,突然的让人根本反应不过来,没有人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那个黑衣天人怎会是堂堂外门议事殿马总管的大哥?个只是普通的外门天人弟子,而另个则是手握实权的圣天人总管,大哥?小弟?这根本无法让人联系到起。

  “天哥,你是什么时候来到无尽世界的?”

  坐在雄鹰上,马浮生口气问了很多问题。

  “有年了吧。”臧天实在无法理解眼前这个胖子是怎么回事儿,“你怎么成了圣天人?难道是传说中的灵魂转世?”

  “这个天哥!你知道?”马浮屠大惊!

  “真是这样?”

  “是也不是,天哥还记得在我们那个世界的竞技塔吗?当日我被北连骆打了个半死,只剩下口气,我也以为自己就这样死了,不过后来出现个神秘的女人,她先杀了我,而后又救了我!”

  第六百十章神秘女人

  第六百十章神秘女人

  “那个神秘女人真的好恐怖好厉害,我甚至不知道她究竟是种怎样的存在,我眼睁睁的看着她把我杀死,那种感觉非常古怪,我死了,而且还能亲眼看见,后来她竟然令我在无尽世界重生了”

  “怎么重生的?”

  马浮屠撇撇嘴,道,“以前我也不知道,不过这些年我直都在查找典籍,渐渐才明白,那个神秘女人的恐怖手段,她把我的意识塞进了个圣天人女子的卵巢里,我的意识得到卵巢的孕育,最终形成灵魂,出生后也变成了圣天人。”

  臧天听的直皱眉头,无法想像这天地间还有人懂得这等手段?这也太另类了吧?

  “那个神秘女人,你知道她的身份吗?”

  “天哥,我正想问你呢。”

  “问我?我怎么知道。”

  “那个神秘女人说她认识你啊!”

  “认识我?”臧天着实吃惊了把,“她叫什么名字?”

  “她没说,我也不知道!”

  “那她长什么样子?”

  马浮屠摇晃着脑袋,“我忘了。”

  “什么叫忘了?”

  马浮屠苦笑,“天哥!那个神秘女人极有可能对我动了什么手脚,关于她的记忆全部都很模糊,不过有件事却记得非常清楚,她让我交给你件东西!”说着,马浮屠小心翼翼的从脖子上摘下个吊坠,打开吊坠里面是块泛着流光溢彩的紫『色』水晶。

  臧天接过水晶后,水晶顿时『液』化,与此同时,他的脑海中响起个女人的声音。

  “我们终于见面了。”

  声音很轻柔,很飘渺,如同春风微微吹样。

  “你是谁!”

  臧天看不见对方,但能感觉到这是对方留下的抹留残识。

  那声音根本不理他,说道,“再次看到你真好!”

  “我们认识?”

  “我们曾经在你的世界见过面,或许你已经忘了至少在你的记忆里没有我,呵呵”

  “我们见过?你究竟是谁,在什么地方见过?”臧天立即回忆着与自己见过的每个女人。

  “既然你不曾记得我,何必又要问我是谁”

  臧天没有再说话。

  那个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你成就天人以后也还是这样,不过好像变了点点我还是喜欢以前的你,个活着只为等死的你,现在的你更有魅力,但我不希望你有魅力,也不希望你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真的不希望”

  “以前,你的希望自由自在的活着,每天睡觉睡到自然醒,闲暇时候散散步,聊聊天。”

  “现在,你希望去改变这个不公平的时代,你为天人而活,你为天人而奋斗,你为天人不顾起”

  “我喜欢自己的男人这般疯狂,真的,我很喜欢,但我不希望你这样做这样对你不公平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还是未来”

  “能不能告诉我,你是谁!”臧天直都在探查着这抹残识,没有任何结果,这抹残识极其空灵,探入其中,根本什么也察觉不到。

  “在你的世界,你遇见的女人,她们也和我样”

  “不要相信任何个女人的话,永远也不要相信”

  “不管那个女人是谁,不要相信她们”

  “不要去追寻你对她们的疑『惑』,不要永远也不要,我不希望你陷入其中”

  “她们是过去,是现在,是未来不要陷入不要”

  “不要对任何个女人产生感情”

  “她们的存在,是真的,也是假的,她们自己也不清楚,不要相信她们,不要相信自己的过去,不要相信自己的未来,什么也不相信,你就是你,你没有过去,没有未来,你只有你自己!”

  “记住!千万不要相信她们”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