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为我们中泰域易城刚刚开放不过百年,若不是城主大人破旧立新,恐怕我们中泰域易城早已被上头除名,至于我们易城的那十二位易卿,虽然身份都很显赫,掌控着大资源,但试问,这么多年来,他们对我们易城有什么贡献?除了享受着易卿待遇,甚至连件拿得出的手的灵宝都未曾让我们拍卖。”

  “他们十二人掌控着我们中泰域的资源,你认为他们没有灵宝吗?”

  “有灵宝是回事儿,会不会拿来拍卖是回事儿,有灵宝又怎样,是他们自己的,和我们易城没有半『毛』的关系,有和卖是两回事儿,你有,并不代表你敢买卖,只有在我们易城买卖,我们易城才可获利。”周元上前步,说道,“城主大人,有此三颗上古之晶,我有信心将此次的拍卖会举办的更加盛大,届时,我们易城将会迎来最少持续三个月的繁荣,如此贡献,还望您给予臧天易卿之名。”

  “嗯”

  直沉默不语的易城城主马浮生终于开口说话,他点点头,道,“三颗上古之晶,个月拍卖颗的话,的确可以为我们易城带来三个月的繁荣,到时候本城主去开会的时候,也有些面子啊!”

  “不可!万万不可!”魏平也上前步,道,“城主大人,请您三思啊!我还是那句话,担任易卿,必须有大身份,大背景,大资源,此三个条件,缺不可,这臧天无背景,二无身份,三无资源,三颗上古之晶的确很珍贵,但如若拍卖完了怎么办?况且”

  魏平正说着,这个时候道略微低沉有些懒散的声音传来。

  “行了!你也不用罗嗦了。”

  嗯?

  众人望去,却发现声音的源头来自那个黑衣青年,他依旧是随意坐着,单手支撑着脑袋,闭着眼,微微凝皱着眉头,右手不停敲打着额头。

  “放肆!”魏平当即喝,怒斥道,“你是什么身份,这里有你说话的资格吗?”

  臧天嗤笑声,依旧是没有睁开眼,懒散的说道,“你也歇会儿吧,罗里吧嗦,唧唧歪歪你不嫌累的慌啊!”

  “岂有此理!你敢和我这么说话!”魏平大怒,“你个小小的玄天宗外门弟子,即便拥有三颗上古之晶,充其量也只是暴发户而已!没有大身份,没有大背景,没有大资源,你”

  正说着,颗石头从臧天手中掉落下来。

  这颗石头如同拳头那般大,晶莹剔透却泛着碧绿之光,其内更是如同颗小鱼儿样在游动着。

  望着这颗石头,众人大骇,竟然又是颗上古之晶,碧眼婀娜之晶。

  “颗你嫌少,三颗你说不够,那么四颗石头呢,够不够?”臧天随意坐在椅子上,不停敲打着额头,声音慢吞吞,懒洋洋的传来,

  “你”

  魏平脸『色』阴晴不定,时语塞,他万万没想到这个人竟然会随手扔下来颗上古之晶,不止是他,在场所有人都没想到,纵然是看似岿然的易城城主马浮生亦样。

  “不够么?那么五颗呢?”

  臧天看也不看,随后又是颗石头从他手中抛了下来,掉落在地上,这是颗赤红的晶石,周元眼光毒辣,脱口喊道,“红纱万壳之晶啊!”

  话音刚落,臧天懒洋洋的声音再次传来。

  “五颗不够,六颗呢?”

  哗啦!

  又颗石头从他手中滚落下来,滚落至魏平的脚下,他不自然的后退两步。

  “六颗不够,七颗呢!”

  又颗石头滚落下来,依旧滚落在魏平的脚下,他再次后退,场内所有人屏住呼吸,瞪着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仿若见到鬼神般骇然,纵然是马浮生也坐不住了,噌的下站起身,嘴唇抽搐,双目放光。

  “八颗够不够!”

  哗啦!又是颗石头滚落地上!再次滚落在魏平的脚下,他不得不后退!

  “九颗够不够!”

  又颗石头,将魏平『逼』退三米!

  “十颗够不够!”

  第十颗石头滚到地上,落至魏平的脚下,至此,他的脚下足足有七颗泛着各种『色』彩的晶石。

  臧天『揉』着额头,闭着的双眼睁开条缝,慢悠悠的说道,“大爷没有什么大身份,也没有什么大背景,更没有什么大资源,大爷什么都没有,不过这些石头,你要多少,大爷有多少!”

  “你,要不要?”臧天抬眼望去,扫视着早已浑然失措的魏平,道,“要的话,大爷再送给你十颗。”扬手间,哗啦啦!十颗石头砸在魏平的身上。

  第五百八十章八面玲珑的城主马浮生!

  第五百八十章八面玲珑的城主马浮生!

  望着厅室内洒落的十七颗泛着各种『色』彩的晶石,场内众人个个惊魂失『色』,瞠目结舌,似如雕像,动不动,呼吸停止,瞳孔骤缩,他们都乃是易城的管事,可谓是见过诸多灵宝,但他们却未曾遇见过个人把十七颗上古之晶如仍垃圾石头样仍出来。

  没有人会这样做!以前没有!以后也绝对没有!无尽世界,纵然是再富有的资源大亨,也不敢这样做。

  上古之晶啊!这些可都是炼制上古之兵的珍宝啊!

  毫不夸张的说,其颗的价值,可以让个人两三百年之内过的风生水起,可这个人随手之间仍出来十七颗,加上周元手中的三颗,足足有二十颗啊!

  颗天衍婆娑之晶,四颗碧眼婀娜之晶,三颗红纱万壳之晶,五颗土帅赤黄之晶,四颗蔚水蕴蓝之晶。

  这

  所有人都彻底愣住了,沉侵在此间深深的震撼当中,被诸多上古之晶闪瞎了眼睛,闪断了思维。

  那黑衣青年臧天站起身,如同喝醉酒样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句话也没有说,甚至连看也没有看,就这样走了。

  坐在高台上的马浮生油光满面的脸上涨的通红,连续做了十多个深呼吸,这才勉强将颗扑通扑通疯狂跳动的小心肝渐渐压住,他禁不住的咽了口唾『液』,『揉』了『揉』由于呆滞导致有些抽搐的嘴巴,颤声说道,“老老周啊!赶紧的,赶紧办理易卿,刻也不能耽误。”

  “还有魏平!你小子给本城主听清楚了,最好期待人家没有生气,如若不然本城主非要活剥了你不成!哼!”

  马浮生又是个深呼吸,双脚瞪,屁股抬,肥胖的身躯拔地而起,瞬间窜到厅外。

  “爷!臧爷!臧大爷!请您留步啊!”

  罗龙背着臧天刚刚离开厅室,还未走出这座庄园,马浮生这个胖子就追了过来。

  “臧兄弟啊!您这么急着走,是为哪般啊?”此刻的马浮生就像完全变了个人似的,刚才在厅室还城主的派头十足,泰山崩于前亦不变『色』,但此刻却彻头彻尾俨然成了个油嘴滑舌的胖子,“您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能动火气啊!那个劳什子魏平神马的,大哥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您千万不要动怒才是。”

  不得不承认,这胖子的口才,那叫个滔滔不绝啊,言语之间已经和臧天称兄道弟。

  “那劳什子魏平有眼不识泰山,可大哥我不样啊!自从臧兄弟进来之后,大哥眼便看出臧兄弟是乃不出世的高人啊!”

  “臧兄弟看似平淡无奇,不似俊逸脱尘,亦没有气势凌人,看起来虚弱不堪,却是淡然自若,自顾自饮,旁若无人,无半分威严,无半分张狂,无半分凌人,其他人看出不出来,但兄弟我却是知道,大哥讲究个静字,此静乃静寂,静寂二字,胜得切张狂,切凌人,切威严,臧兄弟乃当世高人也。”

  “兄弟,您是不知道啊!大哥老马我这些年过的日子那叫个苦啊!看起来是易城之主,威风凛凛,可又谁知道咱背后的心酸呐!大哥我坐上这个位置不容易啊!您是不知道肩上的担子有多重啊!虽说这些年找了不少易卿,可他『奶』『奶』,那帮货『色』个个都不给力啊!只知道享受着易卿的待遇,却是『毛』不拔”

  马浮生唧唧歪歪说了大堆,简直就是口若悬河,言语之间,十万八千个马屁拍的那叫个不着痕迹,而后又将自己的苦楚说的那叫个凄惨啊!当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啊!

  罗龙从来没见过这么个能说的人,听的他愣愣的,咧着嘴,似乎完全沉侵在马浮生的故事当中。

  臧天活了千余年,识人方面也有套,这马浮生在他看来点也不简单,绝对是个八面玲珑的家伙,这等人,发威动怒时绝不含糊,遭遇困境时也可以苟且偷生,遇人说人话,遇鬼谈鬼话。

  不过他不得不承认,这厮真能说,说着故事,带着表情,夹杂着情绪,不过臧天实在听不下去了,摇摇头,“如若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

  马浮生愣,赶紧说道,“兄弟!别介啊!如若你就这么走了,那大哥老马我以后还怎么做人?人生求知己多难啊!你我二人相见甚欢,实乃知己也,走,今儿老马做东,请兄弟喝两杯。”

  “我还有事儿,先走。”

  “兄弟啊!您还是在生气啊!这样吧,大哥现在就去把魏平那厮给你抓来,你尽管打,什么时候火气消了,什么时候算。”

  “打人就算了,我也懒得打,这样吧,我现在需要各种光轮的笔记,你看能不能开个收购会”

  “各种光轮笔记?”马浮生想不通这位大爷要这么多光轮笔记做什么,不过,他也没有多想,当即开口,道,“没问题,大哥现在就去给你办!走,先到咱府上喝两杯。”

  “改天吧,我现在有点急事需要办,改天定喝。”

  “好!兄弟看就是『性』情中人,那大哥也就不再挽留,改日,大哥定准备好上等的佳酿,让美女作陪,咱们兄弟二人到时候痛痛快快的喝上几杯。”

  “俺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次见到这么能说的人,城主大人可真能侃啊!”罗龙撇撇嘴,像似回忆着刚才马浮生的话,道,”小哥儿,你说城主大人说那些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他个易城城主如果真那么苦的话,那俺们这些平头修士还怎么活啊?”

  “有真有假吧,天易联盟的水很深,陷进去不定就是福。”

  “俺之前可是听过中泰域马城主的大名儿,也是个很有本事的主儿,以前中泰域的易城来来回回见不到几个人,自从他担任城主以后,不是开赌坊,就是开窑子,鬼点子多是很,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中泰域的易城才有今天这般繁盛。”

  臧天懒散的回应,“能坐上易城之主这个位置,这足以说明他这个人的能耐,天地之间,任何人的浮华都不是凭空得来的,浮华背后都有段不为人知的血泪。”

  两人刚刚踏进古兰别苑,迎面走来三四个女子,为首的正是长若,她似乎没想到会突然遇见,不由微微愣。

  “长若师姐。”由于长若经常讲道,所以罗龙对她非常尊敬。

  长若点点头,望了眼罗龙后背那个埋着头的黑衣青年,看他闭着眼,似若在熟睡,小嘴微微张合,终究没有开口,望着罗龙背着臧天走进间静室,她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又是他?他们竟然住在古兰别苑。”

  长若身后的几位女子还记得之前把赤阁江东石打昏厥的就是那个黑衣青年。

  “他们是不是发了什么财,这古兰庄园的静室可是天要千颗灵石呢。”

  “或许吧,不过他们也该倒霉了,听说赤阁的副阁主孟飞扬也来到了易城,刚才赤阁的几位师兄带着江东石已经前去回合。”

  “赤阁的副阁主,孟飞扬?他可是个狠角『色』啊!赤阁能够在中泰域立足,听说半的功劳都是孟飞扬的,传闻他在中泰域斩杀了数千之人,极其恐怖,若是让他知道有人打了江东石,恐怕天呐!我真无法想像孟师兄会怎么教训那个家伙。”

  “师妹,你们且先去逛逛吧,我还有些事。”

  长若又返回古兰庄园,顺着小径来到间静室的门前,徘徊了很长时间,却也没有敲门。

  突然,里面传来罗龙的声音。

  “小哥儿,俺到外面撸撸这杆枪,磨合磨合,争取做到人枪合。”

  咯吱,静室的门打开,罗龙提着杆长枪走了出来,把长枪望地上立,周身能量祭出,长枪顿时雷电交加,如同雷龙般,正欲挥舞两下,忽然愣住,“长若师姐?你怎么在这里?”

  “哦!”长若应了声,走了过来,“我也住在这座别苑。”

  “呵呵呵!我刚才看见那几位师姐好像也是蕴蓝阁的吧。”

  “嗯,我们蕴蓝阁的师姐妹听说易城要举行拍卖会,所以也来凑个热闹。”长若婉约恬静,声音悦耳,道,“你们呢?怎么会来到易城?”

  “臧小哥儿说来逛逛,我也跟着来了。”

  “我刚才看臧天的脸『色』好像不太对劲,他是不是受伤了?”长若直到现在还记得臧天那张苍白至吓人的脸『色』。

  “多谢师姐担忧,小哥儿无碍的,只是修炼出了岔子。”

  “出了岔子?出了什么岔子?”

  “哦,没什么,些小『毛』病。”

  罗龙心『性』耿直,但他不傻,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

  “我还是吧?看看能不能帮得上什么忙。”长若说着就要抬脚走去,罗龙心下惊,知晓臧天正在修炼,不能让人打搅,立即说道,“师姐,您放心,小哥儿已经找到解决的办法了。”

  “哦”

  长若淡淡应了声,他冰雪聪明,怎能看不出罗龙是有意将她拦下,想了想,她又道,“我能不能和他谈谈?”

  “这个”

  罗龙有些迟疑,他知道,臧天修炼的时候最厌恶的就是被打搅,而且跟着臧天这么些日子,他也多多少少了解到臧天的脾气,若是在修炼,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他也不会搭理。

  像似看出罗龙的为难,长若又说道,“我只是和他谈谈就走,不会耽误太久。”

  “这个长若师姐,实在对不起,小哥儿正在修炼,不如等他修炼完后再说吧,好么?”

  “好好吧。”

  长若神『色』稍有些异样,微微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可谈,我只是想告诉他,赤阁的副阁主孟飞扬也已来到易城。”

  第五百八十章横行之静寂的杀戮!

  第五百八十章横行之静寂的杀戮!

  长若刚转身,正欲离开,忽然见到群二十余位精灵气势汹汹的冲进古兰庄园,为首的位精灵身着青『色』战袍,面貌英俊,双目凌厉,他开口询问,“你调查清楚了吗?那个天人真的住在古兰庄园?”

  “是!小人已经调查清楚,他就住在那间静室。”位圣天人指过来。

  由于长若所在的蕴蓝阁也活跃在中泰域,所以她认识这些精灵,正是来自中泰域赫赫有名的精灵世家,艾玛家族,而且为首的那位青年精灵不是别人,乃是艾玛家族的少主,安格斯布尔。

  长若不由内心惊疑,艾玛家族的少主怎么会突然想起这几天在易城听到的传闻,好像不久前有位天人在赌坊把艾玛家族的四位精灵给杀了,难道是臧天?

  “住在古兰庄园的天人都给我滚出来!”

  艾玛家族的少主,安格斯布尔直接御风至上空,俯视着整座古兰庄园,威猛大喝。

  果然!长若知晓这古兰庄园有自己蕴蓝阁的师妹,其他的都是赤阁的师兄,而天人就只有臧天和罗龙!

  果然如此!

  长若阵窒息,这臧天究竟是什么人,胆子简直大的出奇,在苍云峰打了苍云主峰阁,在易城又打赤阁的江东石,现在又杀了艾玛家族的精灵,这真是

  罗龙脸『色』深沉,手持长枪,却也无惧。

  庄园外面不少人纷纷挤进来,他们都听说了几日前的传闻,看见艾玛家族的少主在此出现,难道艾玛家族找了几天终于找到了那个天人?众人也都是喜好凑个热闹,挤进来自觉的躲在旁都想看看那个传说中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天人究竟有何本事。

  “滚开!”

  声凛冽的喝声传来,聚集在庄园门口的诸多人纷纷躲避,行二三十人皆是身着鳞甲战袍,背挂飞剑,威风凛凛,杀气盎然,为首的是个看似三十多岁的男子,面『色』阴沉,目『露』寒光。

  周围的众人都是经常在中泰域混迹的修士,眼便认出了这些人的身份。

  他们乃是玄天宗赤阁的修士。

  但凡混迹在中泰域的修士几乎都知道,中泰域之内,座两阁,四族八门,此句话是指中泰域十五个最大的势力,中泰域的资源基本都被他们瓜分占据着,其中两阁分别是指玄天宗的赤阁与蕴蓝阁,而艾玛家族亦是四族之。

  为首的那个男子,不是别人,乃是在中泰域威名赫赫的‘铁面杀将’,赤阁副阁主孟飞扬,此人脾气暴躁,曾经亲手灭掉了中泰域个门派,死在他手中的修士不计其数。

  没有人敢惹这么个杀将,众人纷纷后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