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他的身躯当即扭曲。

  “为什么?命运向来都是无情的!你!不知道么?”

  “上师,您您要做什么。”

  “此时此刻此间,我讨厌命运!这个理由够不够!”

  妙善的话音落下,砰的声,那位手持卷轴的巨人也顷刻间被她抹杀。

  第525章妙善臧天

  第525章妙善臧天

  “选择!为什么不选择!不选择,她得死,死!死!死!”

  妙善手臂横向倾斜向上,食指金光闪烁,每指,笼罩妖月的金光就更加强盛,妖月嘶声痛喊,已然化作团微光的她开始透明。

  “妖月!”

  臧天的血『色』身影出现在妖月身旁,只是刚刚触及那金『色』光芒,砰的声,当即就被震的横飞出去。

  “这是神圣,问鼎天地之最的神圣!你如何触及!如何拯救妖月!没有!没有任何办法!必须做出选择,选择这个世界还是妖月,回答我!”

  “妙善!”

  臧天整张脸都变得极端狰狞,怒吼着,“老子把命给你!放开她,放开这个世界!”

  “你的命,我不要!”此间的妙善再也不是妙善,而是位凌驾切之上的女皇。

  “那你究竟要什么!告诉我!老子统统给你!”

  臧天嘶声怒吼!

  妙善上前步,那双眸子时而清澈纯净时而浑浊,冷声喝道,“我只要个答案,你选择这个世界还是妖月?回答我!我只要这个答案。”

  “答案?选择?你让我怎么选?妖月是我生中最愧疚的女人,这个世界是我生中最宝贵的家!你让我怎么选!如何选!你告诉老子!”

  “愧疚?”

  听闻二字,妙善娇躯猛烈颤抖,容颜在瞬间变得如修罗般冰冷,双眸之中的清澈纯净彻底消失,换之而来的是绝对的浑浊,她狠狠咬着嘴唇,双浑浊静止的眸子死死盯着臧天,来自九幽深处冰冷极致的传来。

  “愧疚?你对她只有愧疚?愧疚,原来都是愧疚原来只有愧疚原来切都是愧疚”

  妙善突然仰起头,望着苍穹九天之上,发出鬼魅的笑声!

  “呵呵呵呵愧疚!你听到了么?愧疚!他说只有愧疚呵呵呵呵呵”

  漫天的金光,漫天的神圣忽然变异,霎时,狂风四起,苍穹九天之上忽然迸『射』出无数道闪电!大地九幽之下雷音滚滚!

  轰隆隆——咔嚓!

  笑声戛然而止,妙善死死盯着臧天,字顿的喝道,“既然你对她只有愧疚,那么!你就永远愧疚下去吧!永远!我要你永远永远愧疚下去!”

  砰!

  金光消失,妖月破碎!

  “妖月——”

  臧天发出歇斯底里的呐喊,望着妖月消失,他周身的血雾骤然间消失,袭黑衣,冷峻的脸庞,幽暗的双眸,瞬间恢复如初,不同的是,此间的他绝对静止,呼吸停止,血『液』停止,就连气息也都停止,切的切都绝对静止。

  双幽暗的眸子盯着妙善,死死盯着,丝波动都没有。

  咔嚓!

  华中雄的脖子被他生生捏断,双手扣着华中雄的头颅。

  “命运!”

  沙哑到极致的声音吐出,哗!臧天静止的眸子骤然浮现出两颗血『色』头颅的幻象。

  “从今日起!”

  起字落,咔嚓!华中雄的头颅瞬间被他捏成拳头大小,与此同时!他的黑发竟然诡异的变成白发。

  “我活着只有个目的。”

  咔嚓!

  华中雄的头颅被他捏成只有核桃大小。

  与此同时,臧天周身所有『毛』孔打开,这次喷现的不是血雾,而是血『液』!是的!鲜红『色』的血『液』直接所有『毛』孔溢出,臧天浑身上下每寸肌肤都在流淌着血『液』。

  “让你消失,彻底消失!”

  咔嚓!砰!

  华中雄的头颅彻底破碎。

  瞬间,周边空间内所有元素皆被染成血『色』,滚滚,波涛汹涌。

  血海,无形,无边的血海。

  扬起手臂,食指鲜血流淌,在虚空勾画着妖月的图像。

  “不死不休不死不休不死不休”

  个血『色』妖月出现在虚空,栩栩如生,犹如真的妖月样,只是被臧天手指轻轻碰,妖月的图像如水中花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嗖!

  臧天突然跃至上空,仰天怒喝,“命运!从即日起,我臧天和你不死不休!不死不休!不死不休!不死不休!——

  哗!血海翻腾,突然暴涨!

  千米,万米,十万米,百万米!每句不死不休喊出,血海便会暴涨!

  轰隆隆——咔嚓!

  苍穹九天之上的闪电突然变异,大地九幽之下的雷鸣更加疯狂。

  血海,无尽的血海,整个世界都被血海淹没。

  嗡——嗡——

  九天之上在神鸣,九幽之下魔嚎!

  “九天诸神!九幽万魔!你们是在警告我么?你们也要杀我吗?来吧!尽管来吧!如若你们杀不死我,终有天,我会撕开九天壁垒,弑尽九天诸神,摧毁九幽深渊,屠遍九幽万魔!”

  轰隆隆——咔嚓!

  “这不是威胁,这是老子的誓言!”

  此间的臧天,傲视天地,咆哮怒喝,“我以心血为媒,祭以誓言,都给老子等着!”

  话落,他扬起双臂,双手掌心朝上,双腿叉开,身躯震。

  轰!无尽血海将天地淹没,将那九天之上的闪电淹没,将那来自九幽之下的雷鸣淹没。

  “妙善!”

  臧天转身,低头怒视,咆哮喝道,“拿命来!”

  妙善下方无形的血海呼啸翻腾,砰!道血柱喷出,瞬间将八角长轿淹没,将两位手持长枪的巨人撕裂,将九条黄金圣龙吞噬。

  妙善站在血柱上,周身金光绽放,神圣蔓延,她凝视着臧天,呢喃着,“愧疚竟然只有愧疚!原来切都是愧疚我好心痛,我好恨!好恨好恨你!我既然得到的只有愧疚,那么,谁也别想得到他,”

  “死!今日不是他死,便是我亡!”

  哗——

  金光笼罩,神圣蔓延!

  这个世界,漫天尽是金光,漫天尽是神圣。

  这个世界,充斥着无边的血海,天地被血海吞噬!

  似漫天神圣还是无尽血海?已然分不清楚,已然神圣和血海完全混『乱』了。

  变异的臧天,白发肆意飘扬,黑衣已变血衣劈啪作响,纵身跃起之时,侧身,扬起手臂,横向拳,血海咆哮,如洪水猛兽!

  妙善双手连连掐动,指尖金光似水,滴滴。

  轰——

  臧天两人触及之时,发出轰然大的声响!

  由万般元素化作的血海砰砰砰作响,喷出道道血柱,神圣金光崎岖狰狞,肆意闪烁!

  血海中,金光中。

  臧天和妙善激战在起,两人的速度快到了极致,忽上忽下,妙善掐动着法诀无比玄妙,再加上她的神圣已然问鼎天地之最,极其了得,而臧天没有施展任何法诀,有的只是拳头,无尽的拳头,绝对的力道!

  “未知!这就是未知么?如若只是这样!那你就去死吧!”

  妙善手臂挥舞,似若在演绎着场华丽的舞姿,突然,从她周身幻化出两外个妙善,接着两个,三个!嗡嗡嗡嗡,短短个呼吸,漫天都是妙善的身影。

  “大慈悲心是,无为心是,无染心是,无杂心是,无见心是万般心,当知如是等心,心即是我,我心既我是”

  九天神鸣,般若经文。

  “无量心,无量身,无量劫!”

  漫天妙善,同时间双臂伸展,同时间,双手合十,无尽的手臂,无尽的残影

  砰!

  臧天身躯震,砰!砰!砰!砰!口吐鲜血不止,肉身噼啪颤动!

  啊——

  臧天嘶声呐喊,跃至上空,扬起双臂,变幻莫测,如揽雀尾,如擒虎式,摇身晃,双肩抖动。

  “血魇!”

  漫天血海疯狂聚集,瞬间形成颗头颅,那头颅咧嘴张,嗷!口将漫天妙善吞了个干干净净!

  “吞天噬地!给我爆!”

  砰!头颅瞬间爆破,妙善的真身横向倒飞,脸『色』亦苍白不堪,嘴角淌着金『色』『液』体。

  臧天大踏步,挥舞双拳,砰!砰!砰!砰!个呼吸的功夫,疯狂祭出七十万拳。

  漫天血『色』拳影!

  噼里啪啦!

  妙善娇躯连连颤抖,她伸出食指,将双眼覆盖,而后移动,哗!双眸之中暴『射』出无边的神圣,漫天的拳影,瞬间溃散。

  “我的本尊之体,身长八亿六千丈,滴眼泪可淹没个世界,睁开眼,可令三千世界瞬间溃散,你连我这具分身都奈何不了,你如何杀得了我!”

  “你虽是未知,你虽是天煞,但却都未觉醒,仅凭天煞之血,你远远不是我的对手!”

  “既然你如此薄情寡义,既然你对我只有愧疚,既然我得到的都是愧疚,那么,天地之间,谁也别想得到你,死!死!死!你只有死!我让你死无再生,我让你死无尽头,我让你死无轮回!我要让你彻底消失!”

  “吾观众生,万般欲望,令世界本源受污,吾生大悲心,欲断众生万般欲望,如是天,如是命,天命至上,施以净世之名”

  嗖!嗖!嗖!嗖!嗖!

  九天梵音响起,世界七道人灵地气各冲出道蔚蓝光柱!

  就在此时,道狮吼之鸣响起,“天命净世咒!妙善!你好大的胆子!天地有法则,空间有秩序,空间之内皆秩序,没有我玄武的允许,谁给你的胆子来净世!”

  “诸天祭狱!”

  个披头散发的男子忽然出现,出现之时,空间在凝聚。

  第五百二十六章妙善才是最大的命罪之徒!

  第五百二十六章妙善才是最大的命罪之徒!

  天地有法则,空间有秩序。

  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四位守护者镇守天地四方无尽空间,四位守护者,每位都是大威能者,每个空间都有他们的化身。

  玄武突然出现,身穿件破旧的袍子,敞着胸膛,披头散发看不清面容,他祭出诸天祭狱后,重重空间交错出现,方空间方天地,极速凝聚,疯狂压缩。

  妙善原本欲要祭出天命净世咒将这个世界与臧天彻底抹杀,但玄武的诸天祭狱出,方空间便是方天地,纵然他施展天命净世咒也只是净化的方虚幻空间而已。

  当即!妙善娇声怒斥,“玄武!这个世界的空间秩序早已混『乱』,你这诸天祭狱的威能发挥不出十分之,又能奈我何!”说罢,她小嘴微微张合,从腰间抽出黄『色』丝带,双手掐动之时,黄『色』丝带在她周身飘来『荡』去,袭来的多重空间当即扭曲变换,转而溃散,化作点点星光彻底消失。

  突然间。

  天际间又突兀出现个人,这或许是个人吧?因为他浑身都被层层白布包裹着,似若木乃伊般,只『露』出双深邃犹如深渊的眸子,这木乃伊出现,双脚站在重重空间之上。

  原本被妙善扭曲的万般多重空间骤然实质化,瞬间凝聚重叠归。

  砰——

  妙善的身躯横向倒飞出去,黄衣凌『乱』,发丝飞扬,浑浊的眸子似若雷电交加,她缓缓抬起右臂,食指『摸』了『摸』嘴角的金『色』血『液』,望了眼玄武,而后又看向突兀出现的木乃伊。

  然而,远处望着这幕的达佛湿突然惊叫起来,“是你是你将我囚禁了两百年!是你就是你!”

  他的话还未说完,木乃伊双眼望去,眸中寒光闪,达佛湿的肉身当即爆炸!

  妙善凌厉的目光扫视过去,凝声询问,“你是谁!”

  “故人。”

  木乃伊的声音幽森静寂,听不出是男是女,异常诡异。

  “我妙善只有仇人,没有故人!”

  木乃伊望着她,微微摇头,淡淡说道,“妙善,很久很久以前,你是神,造化万灵,功德千万,如今,你依旧是神却又是魔,你已经无法掌控命运,它的强大,它的野心,它的欲望它的切都在急速膨胀着,膨胀的已经开始将你同化”

  “你倒是知道的不少!报上你的名来!”

  木乃伊摇摇头,没有理会,继续说道,“命运天书即将重组完成,个旷古绝今的时代将要到来,在命运天书重组完成之际,你如此放纵自我,只是不知,你究竟是想融合命运,还是想摆脱!”

  “呵!我道是谁,原来是你!”妙善突然莫名奇妙的呵呵笑了起来,望着对面不远处的臧天,笑意更加浓厚了,“我们可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此间的臧天意识早已经模糊,心田心灵灵海皆被愤怒充斥着,他直利用自身的血『液』在刺激着自己的肉身,如今血『液』已是所剩无多,意识模糊的他,完全凭借股信念支撑着,那就是杀!杀!杀!杀掉妙善!

  “他就在那里,我要杀他,你要阻止我么?”

  “他”木乃伊那双深邃幽深的眸子望向臧天,原本淡然的语气也忽然变得无奈起来,“他是未知,未知触不得,触便会永生永世陷入其中,他是天煞,动不得,动天煞闪,天煞之怒,毁天灭地,毁无尽宇宙,毁无尽苍生他就是你我注定的男人吗?前生的注定,今生的幽怨,来生的宿命,无尽的轮回,千重情劫,百世怨侣”

  顿了顿,木乃伊又道,“重组之后的命运天书,亦还是这句话么?”

  “不然,你以为我为何要杀掉他。”妙善深深呼吸口气,胸中的怒火不减反增,“太古的时候我满怀憧憬,远古的时候,我默默等待,上古的时候,我幻想着美好,如今,等到的男人竟然是个未知,而且还是个天煞!”

  “是啊”木乃伊也叹息声,“未知代表着无穷的神秘,天煞代表着绝对的霸道。”

  “如若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他这人大喜大悲,大情大『性』,喜时,天下喜,悲时天下悲”

  妙善正说着,木乃伊突然打断,道,“大喜大悲,大情大『性』,未知,天煞这样的男人我也不敢要。”

  “既然不敢要,你要不要起来?”

  木乃伊没有回应。

  妙善蹙起眉头,质问,“怎么?难道你想和他经历千重情劫,和他做百世怨侣,沉入无尽轮回么?”

  木乃伊微微摇头,竟是出声笑。

  “你笑什么!”

  “你不觉得很讽刺么?”木乃伊淡淡说道,“天地之间,谁人不知妙善是命运的化身,而如今,你却要逆天改命,天地间有诸多命罪之徒,我看你才是天地之间最大的命罪之徒。”

  “废话少说!你是杀他还是杀我!”

  “不知道。”木乃伊回答的很干脆,“命运天书即将重组,如若我猜测不错的话,他便是天书重组的最后个关键。”话落,木乃伊的声音变得冰冷肃然起来,盯着妙善,道,“妙善,告诉我!你究竟想要做什么,你在重组之后的命运天书中到底看到了什么,命运虽然直都在膨胀,但还远远无法影响到你的本『性』,现在的你,绝对不是真实的你,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不远处,披头散发的玄武直都在听着两人的讲话内容,只可惜,他的这具分身意识早已模糊,记忆残缺,两人的对话,让他觉得有点熟悉,但始终也想不起来是什么。

  未知?天煞?命运天书

  好熟悉啊!可究竟是什么呢,我怎么点也想不起来!

  尽管想不起来,但有点可以肯定,这两个人似乎在商量着如何杀掉臧天,想着,玄武移过来,低沉道,“小子!你和妙善是什么关系?她为什么要杀你?”

  血『色』衣袍噼啪作响,白发肆意飘扬,意识模糊的臧天如今只有股信念支撑着,看也没看玄武,直凝视着妙善。

  “小子!你的血怎么”

  玄武大惊,尽管现在的玄武有些残废,但还是可以看出此刻的臧天失血过多,意识已经模糊,能站着,已是令人不敢相信。

  对面。

  木乃伊冷冷盯着,道,“妙善,你究竟在命运天书中看见了什么,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妙善做事,还要向你交代吗!”妙善浑浊的双目流『露』出寒光,向上指,娇喝道,“这么多年未见,让我看看你的修为倒退了多少!”

  “告诉我!不然我震伤你的本尊之体。”木乃伊伸手间,轻抚虚空,幽幽黑光如水晕样『荡』起波又波。

  轰!

  当妙善的指光触及到木乃伊的水晕时发出阵阵撕裂的声响,战斗触即发,两人瞬间交战在起,惊天动地。

  “她们打起来了,我的符印呢,快交给我!我要将她镇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