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孩子”

  光幕上的那对夫『妇』正是苏函的父母,看到此,苏函娇脸片骇然,怎么可能,她清楚的记得,父母也同样知道这件事,而且父亲还曾经对她说过,不要顾及家里,你的婚姻我们绝对不会干涉,可可父母怎么会

  此时此刻,洛美的眼睛忽然如漩涡样缓缓旋转起来,她凝视着苏函,询问,“函函,告诉美姨,你也喜欢龙耀对么?”

  苏函抬起头,刚感觉到洛美的眼睛有古怪,紧接着就觉得脑海中突然爆破开来,片空白,与此同时,在场的众人仿佛陷入片很空灵的世界,不知所以。

  “我”苏函的表情有些呆滞,她刚说完个字,就在这时,在寂静的大厅内突然响起道异常突兀的声音。

  “她不喜欢。”

  声音雷鸣,震的众人耳朵嗡嗡作响,也将他们从虚幻的空灵世界拉回现实,众人只感觉思维有点混『乱』,脑袋隐隐作痛,耳朵嗡嗡作响,不明所以。

  “你是谁!”

  感觉到自己的精神秘术被人破掉,洛美大惊失『色』,寻声望去,发现不远处站着个青年,青年高高瘦瘦,平淡无奇的外表,这人她记得,正是随苏函同过来的,只是让洛美大惊的是,她难以相信自己的精神秘术是被眼前这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破掉的。

  “我就是苏函的未婚夫。”

  臧天站起来,走过去,把抱住摇摇欲坠的苏函,苏函先是遭到洛美的精神秘术,而后又被臧天强行破开,此时头疼欲裂,不过她的意识却是非常清楚,知道刚才自己在情绪失控的状态下中了种古怪精神秘术。

  “我的头好痛。”苏函软在臧天怀里,有气无力的说着。

  “休息片刻就好。”臧天笑了笑,拍着她的肩膀,既然答应苏函过来帮忙,臧天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这个时候,在场的众人意识也开始渐渐清晰起来,听到这人是苏函的未婚夫时感到非常不可思议,东方军事学院的貌美年轻的副校长怎么会有这么个很路人,很大众的未婚夫?

  能让美女副校长看上的人,或许不简单,可这个年轻人会是谁呢?

  大家感觉到大厅内的气氛有些压抑,甚至充斥着火『药』味。

  “你是谁?”

  当着这么多人在场,龙家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撇过这件事,洛美向来最注重面子,如果这件事就这么传出去,那龙家以后也不用再混了,询问之时,洛美释放自身的精神力全数袭去,无影无形却堪比刀剑还要凌厉万分的精神力如千万条细丝般袭过去。

  “臧天!”

  臧天抱着苏函,面带微笑凝视着洛美,洛美的精神攻击袭来却好像袭在汪洋的海域中般顷刻间被吞噬的无影无踪,洛美大惊,睁着眼睛不敢相信刚才的切,就在这时,那些消失的精神力却又突然出现,而且向反方向朝洛美袭去。

  啵!

  声闷哼,洛美脸『色』瞬间苍白,哒哒哒哒后退不止。

  在场的众人虽然都是社会名流,却不知道场内到底发生了什么,而这时,此次生日舞会的主角,龙耀站起身,指着臧天,厉声喝道,“你又是什么东西!凭你怎能配的上她。”

  “垃圾样的小丑!给我放下她。”

  龙耀之怒如苍天咆哮,此时此景,龙耀脑子里只有个念头,那就是除掉眼前这个人,除掉!只有除掉他。

  龙耀全然处于暴怒状态,自身战斗力全然发挥出来,杀意凛冽,砰砰砰!连续三招皆为杀招,却也是全部被臧天只手防住,龙耀暴喝声,他的身体完全横在半空,如长龙样,双手十根手指对齐猛然砍向下方臧天的双眼。

  龙耀速度极快,力量极大,臧天亦没有时间闪躲,只能伸出右臂横在上方,全力抗住龙耀这招极为爆破的攻击。

  砰的声响。

  当龙耀的双手单刀砍在臧天的手臂时,龙耀的周身瞬间闪烁起阵蓝『色』光芒,蓝光转瞬消失,而臧天那双平静而又深邃的眸子中闪起抹肃然的杀意。

  “滚!”

  只是暴喝声,震的上空龙耀全身禁不住的颤,在场的众人更是被臧天这声喝震的耳朵嗡鸣不已。

  残影闪过,噼里啪啦脆响声响起如将空间都要扭曲的变形,龙耀还不知怎的回事,只感觉腹部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当他反应过来时,已是被踹到五米开外,重重的摔在地上。

  看到龙家公子龙耀狠狠的摔在地上,反应过来的客人们纷纷后退。

  臧天蓦然环视周,搀扶着苏函转身离去,而这时,闻讯赶来的龙家老管家带着十几个个保镖前来围住大厅门口。

  “敢来龙家闹事,今日你得死!”老管家声大喝,十多个保镖顷刻间拥而上。

  老管家深知少爷龙耀的战斗力,看到少爷龙耀似乎不是这个年轻人的对手,他立即躲到边通讯龙家的‘护卫队’,转身之时,却是惊愕的发现,十来个身手不错的保镖竟然竟然只剩下三个。

  “滚!”

  臧天看到蓝血人内心深处压抑已久的杀意就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尽管他在全力压制着这种冲天的杀意,可出招依旧带有极为强烈的杀气,招之下,位保镖当即被踢的口吐鲜血。

  分钟不到,十多位保镖只剩下两位还安稳的站着,却也是浑身瑟瑟发抖,剩余的保镖全部躺在地上唉声嚎叫。

  在场的无不是倒抽口冷气。

  而这时,声厉喝袭来。

  “敢在我龙家闹事,我看你是活够了。”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不远处个中年气势汹汹的向这边走来,正是龙图光。

  龙图光哒哒哒快步奔跑,距离臧天还有十米远的时候身体瞬间拔地而起,身体在上空倾斜,侧身扬起右拳直轰下方的臧天,拳势威猛,凌厉之极,呼啸风声呼呼作响,龙图光周身蓝光猛然闪动,转瞬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滚!”

  又是蓝光,又个蓝血人,而臧天内心深处被压制的杀意时间起来。

  轰!

  声彻响,臧天单手托住龙图光气势汹汹的拳,周边地上的灰尘如遭受到强大的波动样呈圆形震开。

  “蓝血之威,也不过如此!”

  臧天身子微微侧,残影闪动,莫名奇妙的噼啪声响起,龙图光只感眼前晃,紧接着脖子紧,凭借丰富的战斗经验,龙图光立即用手护住自己的喉结,而此时臧天的脚尖已然极速袭来。

  砰!

  尽管用手护住了喉咙,可龙图光依旧还是结结实实的挨了脚,哒哒哒落地之时,他满脸通红,额头青筋根根暴起,想说话,却根本开不了口。

  场内寂静片,甚至能听见喘息声。

  臧天凌厉的目光扫『射』众人,却是无人敢站出来。

  搀扶着苏函,臧天踏出大厅。

  第五十八章以东方游龙之名,吹响集结号

  第五十八章以东方游龙之名,吹响集结号

  如此个平淡无奇的青年,如此个未婚夫,如此个战斗力强悍的家伙,着实让龙家上上下下感到不可思议,厉声直破洛美的精神秘术,弹腿直踹龙耀强力爆发的招双手单刀,更是单手撑托龙图光的横空侧拳,脚尖直挑龙图光的喉结,十多位保镖不到分钟全数倒地嚎叫。

  如此个青年,他到底是谁。

  此次虽说是龙家公子龙耀的生日晚宴,真正的龙家人却没有几个,龙家子弟明天才会为龙耀庆祝,在场的也都是些社会名流,虽说有意要巴结龙家,可亲眼看到那青年如此骇人的实力,纵然他们有心却也没有胆,只能躲在旁默默看着。

  龙家公子龙耀生日晚宴,求婚不仅遭到拒绝,而且还被个青年大闹场。

  如此之事,龙家的面子算是丢了五分五,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青年搀扶着苏函步步离开,没有人敢去阻拦,无论是洛美还是龙图光只能双目喷火的目视着那青年离去。

  龙家出了这么档子事,在继续待下去的话,肯定会触了眉头,宾客们都是此中的老油条,向龙图光夫『妇』打过招呼后快速离去,有的甚至没有打招呼溜烟离开。

  直到所有人宾客离开后,龙图光才哇的声,口吐口鲜血,而当他的右手从喉结收回时,旁边的老管家简直惊呆了,只见龙图光喉结处已是恐怖的臃肿起来,如拳头大的肿瘤。

  而洛美也是捂着脑袋摇摇晃晃的走到椅子旁坐下。

  “查!给我查!我定要把那小子碎尸万段!定!”龙图光强忍着喉咙的疼痛,嘶声厉喝,“给我通知老二老三以及龙家所有子弟,我要那小子不得好死!”

  “是是是!”老管家知道此事关系龙家的面子,当下也不敢怠慢立即联系龙家子弟。

  洛美摇摇头,脸『色』苍白的说道,“管家,快去拦住那些宾客,千万不能让此事传出去,无论如何也要封住他们的口。”

  “夫人,我马上去办。”

  “图光,那人那青年是谁?啊!你的脖子怎么”

  洛美和龙图光对视眼彼此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惊骇,洛美似乎发现了什么,大惊喊道,“耀儿呢?”

  龙图光环视周,却没有发现龙耀的身影,说,“耀儿可能无法忍受今天这等屈辱,难道他去找那姓臧的青年报仇?”

  “以耀儿的战斗力根本不是那人的对手,耀儿怎么会这么冲动!难道他准备动用蓝血的力量?肯定是这样!以耀儿的『性』格绝对无法忍受这种屈辱,他绝对会动用蓝血的力量,图光!快!快联系耀儿,让他千万不要冲动。”

  舞阳市,低空悬浮大道上,辆甲壳虫悬浮车飞快行驶。

  臧天驾驶着悬浮车,而旁边苏函侧身依靠着他的肩膀,不是那耀眼的暗夜女神却如那遭受惊吓的公主,苏函微微闭着眸子,娇脸有些神『色』无比复杂,似彷徨,似担忧,似好奇,似甜蜜

  苏函的意识直都很清楚,只不过脑域先后遭到洛美和臧天的两次冲击,导致神经有些衰弱,脑袋有些隐隐作痛,而,臧天在星海之湾大厅里做的切她都默默看在眼里,心神莫名其妙的陷入其中,陷入那刻

  “苏小姐,头还痛么?不痛的话就起来吧,你这么躺着有点假戏真做的嫌疑啊!”

  此时的臧天又恢复如初,那张平淡无奇的脸上挂着很是人畜无害的表情,与在星海之湾的那个无比凶狠凌厉若狂的他判若两人。

  苏函眉头动了动,那双眸子依旧没有睁开,只是原本有些泛白的娇脸瞬间变得羞红起来。

  悬浮车停在苏函的住处。

  臧天喊了两声,苏函闭着眼像似没有听见,又像似睡着了,看样子更像昏『迷』过去?

  摇摇头,臧天抱着‘昏『迷』’过去苏函走了进去,走进卧室,将苏函放在床上。

  许久,闭着眼的苏函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怎么没有动静了?难道他想着,苏函的娇脸像似涂了胭脂样红润起来,就连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心跳频率陡然加快,香唇更是不自然的抿了抿。

  分钟,没有动静。

  两分钟,依旧没有动静。

  苏函终于安奈不住,睁开那双眸子,却是发现卧室空无人。

  “他怎么能就这样走了呢”

  “该死!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怎么会往那个地方想!该死!该死!真是该死!”

  臧天离开了,因为他接了夜月的紧急通讯。

  傍晚八点十分,东方军事学院,赫赫有名的龙游社吹响紧急集合号,正在休息正在逛街,正在虚拟空间训练的龙游社成员接到消息后陆续返回学院,短短十几分钟,东方军事学院『操』场之上聚集了足有三万多学子。

  以东方游龙之名,龙游社所有成员立即归来。

  以龙耀之名,耀武扬威。

  龙耀是谁?东方军事学院神样的存在。

  此时此刻,『操』场之上浩浩『荡』『荡』足有四万之多学子,其中亦有些不明所以看热闹的学员。

  “嘿!发生了什么?”

  “我也不清楚,刚接到信息我就来了,好家伙,听说此次我们龙游社双子天王,贵族八少全部到齐好像有什么重要事情发生。”

  “很可能啊!刚才我听老二说,在学校门口见到龙耀了,龙耀穿着白『色』礼服副杀气腾腾的样子,我还是第次听说龙老大生气。”

  偌大的『操』场之上聚满了东方军事学院的学子。

  正中。

  袭白『色』礼服的龙耀,头发有些蓬『乱』,英俊的脸庞充斥着愤怒,嘴角噙着魔鬼样的微笑,双眸中喷啸着仿若要燃烧切的愤怒之火。

  “臧天在哪里!”

  声长啸,龙耀砰的声,腿将趴在地上的莫言踢到四五米开外,哇的声,莫言口吐鲜血,忍受着浑身火辣辣的疼痛,他抬起头,冰冷的容颜同样充斥着无边的愤怒,咬牙切齿字顿的说。

  “你今天打不死我,我莫言定会取你头颅!”

  “废物!你凭什么!”

  龙耀暴喝声又是脚踹在莫言的脖子上,与莫言同样趴在地上的还有易风王铁两人,他们虽然接受了臧天的疯狂训练,实力暴涨,却比起龙耀还有段距离,更何况龙耀身边还站着龙游社的双子天王和贵族八少等人。

  易风被双子天王蹂躏的早已不成模样,嘴里不停谩骂着,“龙耀!我草你全家!你给老子等着,今天你最好打死小爷,不然小爷定会杀你户口本!”

  “天骄梦之队!”龙耀声冷笑,脚踹在王铁身上,王铁受力撞在易风身上,而后又撞在莫言身上。

  “群废物!你们的教练臧天不是很厉害么!他在哪里?怎么像狗样窝了起来?嗯?不敢出来么?”

  龙耀英俊的脸颊开始狰狞起来,就连双眸都闪烁着若隐若现的蓝『色』微光,早在星海之湾时,他就已愤怒的失去理智,龙耀之名绝对不可玷污,他誓言要将臧天亲手撕碎!

  “你们的教练臧天不是很厉害么!怎么不出来救你们这帮废物?嗯?怎么不出来?”

  “我龙耀之名岂容你们这些废物小丑玷污。”

  龙耀不停用最凌厉最凶狠的招式殴打易风王铁莫言三人,三人早已是口吐鲜血,脑袋昏沉,嘴里却依旧喊着对龙耀最恶毒的诅咒。

  傲然而站,如那星空之下傲视切的游龙。

  龙耀仰望星空,厉声大喝,“臧天,你这个小丑!给我出来!出来!——!”

  第五十九章直接轰杀

  第五十九章直接轰杀

  “龙耀!你这个王八蛋!还不快给老子住手!”

  天骄梦之队五位成员,平时相互拌嘴,可到关键时刻绝对会齐心协力,看着易风王铁莫言三人被龙耀如此蹂躏,顾菲愤怒娇喝着,却也是被龙游社的双子天王紧紧围住根本冲不进去。

  龙耀不停踢踹着易风三人,仰天长吼,“臧天!你这个小丑!给我出来!出来——”

  喝声之后,龙耀声冷笑,眼神如利剑样刺向顾菲,喝道,“顾菲,这里没你什么事,马上给我滚!在我龙耀眼里,你同样也是废物小丑个,滚!”

  “气死我了!龙耀你这个王八蛋!”

  顾菲全然没有女孩子的矜持,愤怒的厉声娇喝。

  此时此刻,东方军事学院聚集着三四万学子,有的根本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依旧在侃侃而谈,而在校门口,袭紫『色』叠浪长裙装扮,紫『色』秀发,恬静之美,正是夜月,她着急的在校门口来回走动,望着校门口西侧,嘴里呢喃着,“小鱼去联系她的爷爷,不知道联系上了没有,臧教练怎么还没有到。”

  话音刚落,辆甲壳虫悬浮车飞快驶来在校门口陡然停止。

  “夜月,发生了什么事情?”

  “教练,你快吧,龙耀和他的龙游社成员都在都在欺负易风莫言王铁三人呢。”

  “嗯?”

  闻言,臧天驾驶着悬浮车驶进校园。

  嘀!——

  长促的鸣笛声响起,悬浮车的夜视长灯同样开启,聚集在『操』场之上的同学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听到鸣笛声后纷纷让路,这辆甲壳虫如飞奔在战场之上的战马声横冲直闯。

  吱!

  声极速刹车,冲进『操』场正中央,当悬浮车上的夜视长灯关掉后,围在里边的同学们才看到驾驶车的主人,高瘦的身形,平淡无奇的外表,不是臧天又是谁。

  臧天走下车,望着地上浑身是血早已不成模样的王铁易风莫言三人,他那张平淡无奇的脸上人畜无害的表情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换之而来的是片肃然之『色』,双眼渐渐眯缝起来,双漆黑的眸子闪烁着不可察觉的乌光。

  “小丑!你终于来了是么!”

  此时此刻的龙耀俊逸的脸颊狰狞的如魔鬼,嘴角噙着阴狠的冷笑,双眸之中愤怒之火熊熊燃烧,“我还以为你会像狗样躲起来呢。”

  臧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