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几天被媒体炒的很厉害的新教练么?那段时间我虽然不在联邦,却也知道二,据说那位新教练来自禁锢之地?呵呵,我亲爱的苏函可真是会开玩笑。”

  顿了顿,又道,“这段时间我很忙,等我办完生日舞会,我绝对会去见见那位来自禁锢之地的新教练!哈哈。”

  半个小时后,龙耀走进苏函的办公室,他面带微笑望着对面正在审阅文件的苏函,不语,仿佛在欣赏心目中的女神。

  “龙耀同学,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就麻烦你先离开,我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忙。”

  苏函端坐在椅子上,高挺的鼻梁上架着副蓝『色』眼镜,微微侧着头,正在认真审阅着文件。

  “我只是想静静的看着你。”龙耀的声音和他那双眸子样充满磁『性』,顿了顿,又道,“我离开的这段时间有没有想我,嗯?”

  “龙耀同学,请注意你的言辞。”苏函依旧在审阅着文件,淡淡的说道,“如果没有什么事,请你出去。”

  龙耀仿若没有听见样,站起身,深深望着她,道,“我最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滚。”苏函黛眉皱,轻声吐出个滚字。

  声音传入龙耀耳中,他同样皱了皱眉头,只是嘴角的笑意更加浓厚起来,“我的生日舞会,你会去,是么?”

  “会去。”

  “呵呵,我早就知道你会答应。”龙耀走在书架上随意翻阅着上面的书籍,继续说道,“看到你每天为东方学院这所破学院『操』劳,我真的为你感到惋惜,不过你放心,等我办完生日舞会,我会解散龙游社,同时宣布加入天骄梦之队,怎样?开心么?”

  “呵!”苏函嗤笑声,却也是摇头不语。

  “你不相信么?”

  苏函摇摇头,淡淡的说,“我当然相信,不过,你以为天骄梦之队是谁想进就能进的么,或者说你凭什么。”

  “呵呵,就凭我是龙耀,够么?”龙耀说着将手中的书籍合上,走过去,道,“不久之后我们东方的天骄梦之队就要到圣罗兰进行交流,我知道,你直在等我加入,也只有我龙耀才可以代表东方军事学院,不是么?”

  看到苏函不语,龙耀继续说道,“听说天骄梦之队又来了位新教练是么?而且还是来自禁锢之地?”

  “是又怎样?”

  “哈哈!没什么,我前段时间并不在联邦,不过我想说的是,禁锢之地每二十年都会出现位年轻高手,这次那个人已经出现了,不过,他不姓臧,而是姓沧,相信那位姓沧的女子很快就会得到消息有人冒充禁锢之地。”

  嗯?难道禁锢之地每二十年出现的高手竟然已经来到了联邦?苏函虽然惊讶却也没有多问。

  “不要假装镇定,亲爱的苏函,我虽然与那位沧小姐素未谋面,不过,我有信心让她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从来没有来过样,只要你愿意的话,我可以为你办到。”

  “当然,如果你想知道更多,我会在生日舞会那天都告诉你,只要你愿意。”

  龙耀转身离开,走到门口时,他笑道,“哦,麻烦你帮我转告下那位姓臧的新教练,就说我龙耀等忙完这几天,定会亲自会会他。”

  “龙耀。”刚踏出门口,听到苏函喊自己的名字,龙耀止步,转身,英俊的脸上嘴角依旧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我喜欢你喊我的名字。”

  苏函站起身,望着他,“你的生日是要办舞会是么?”

  “当然,所以我很期待那天你将成为舞会最美丽的公主。”

  “我可以带舞伴去么?”

  “嗯?”龙耀那双勾魂夺魄的眸子中当即闪过丝阴霾,只是转瞬间又飞快消失,嘴角的笑意又相信勾勒出来,凝视着苏函,许久,才说道,“当然,只要你愿意的话。”

  舞阳市,最美味的小吃作坊今天非常热闹,因为老板举行了个活动,如果谁能口气吃完五碗金角丸子的话,为期周可以免费在这里享用任何小吃。

  挑战者败下阵来,刚刚个胖子连续吃了四碗,最后实在吃不下去了,被人拖了回去,小吃作坊围满了人,他们都在不可思议的望着正在挑战的个年轻人。

  高高瘦瘦的身形,平淡无奇的外表,这家伙这么瘦弱怎么可能口气吃掉四碗?而且还是副很饿的样子,正在疯狂干掉第五碗。

  最终,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臧天干掉了第五碗,老板结结巴巴的说道,“小伙子,真是厉害啊!身板不壮,胃口可真大啊,喏!这是免费享用劵,为期周,你可以免费来我这里享用各种小吃。”

  “金角丸子很好吃,以后我会每天都来捧场的。”臧天『揉』了『揉』肚子,点燃支香烟,缓缓抽上口,这才感叹道,“好久没有吃的这么舒服了,真爽。”

  这时,手腕上的光脑通讯响起。

  “臧天,你在哪里?我有要紧事找你。”

  “在外面呢。”

  “具体在哪?”

  “很有名气的家小吃作坊,你来吧,我请你吃金角丸子,味道很不错。”

  闻言,对面的老板冷汗直流,道,“小伙子,要注意身体啊!吃的太多,容易伤胃。”

  第五十四章蓝血人

  第五十四章蓝血人

  “起去吃晚饭吧?你想吃什么,我请客。”

  傍晚,舞阳市的低空悬浮道上辆辆悬浮车飞速行驶,苏函驾驶着自己的甲壳虫,将发夹摘下来,失去束缚的黑『色』发丝遭遇微风的席卷开始肆意飞扬起来,她伸手将缕漂在脸颊上的发丝挽在耳后,望了臧天眼,精致的娇脸挂着微微复杂的神『色』。

  “真想不到你竟然能口气吃掉五碗金角丸子,我现在有点怀疑你到底是不是正常人。”

  “好不容易遇到开胃的小吃,被说吃五碗,就是干掉十碗,咱连眼睛都不带眨下。”

  臧天活的太久了,不说吃遍天下山珍海味却也相差无几,肚子里的胃早已经麻木了,今天好不容易有点动静,如果不是有人在场,他还真想连吃他十碗。

  “既然你已经吃过了,我带你喝咖啡吧。”

  摩罗岛咖啡屋在舞阳市算是高档的休闲场所之,苏函早已经脱掉那身职业套装,此时她袭休闲打扮,高挑的身材,曼妙的身姿,精致的脸蛋,穿着身颇具『潮』流的时尚女装,浑身散发着种靓丽『逼』人的气息,当她走进咖啡屋时,着实吸引了不少男『性』的目光。

  只不过当男同胞们正在欣赏这位知『性』美女时,却极其碍眼的出现了位大煞风景的家伙,这个家伙不仅长得普普通通,穿着打扮也有点古板,甚至老土,与那位知『性』美女比起来,简直简直没有可比『性』。

  当众人看到这位知『性』美女和那个长得非常路人的家伙走进包厢时,所有人心头都禁不住的冒出句感叹:这年头好白菜都让路人甲给拱了。在看看对面自己的女优,男同胞们只能暗叹声,不是个档次啊!

  两人坐在包厢,只点了两杯咖啡,苏函直奔主题。

  “能帮我个忙么?”苏函端着咖啡放在嘴边,望着对面坐着的臧天,这不是她第次仔细打量这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家伙,可每次给她的感觉都不同,就仿若平静没有丝波澜的大海样,无法触及到海底深处,特别是那双平静而又深邃的眸子,仿若每次相视都会不由自主的陷入其中。

  就在这时,包厢走进来位服务生。

  “小姐,不好意思,打搅你下,这是十三号桌的客人送给您的。”

  服务生将份不知名的果盘端上来,果盘上还放着张卡片。

  “谢谢,不需要。”苏函似乎对这种事情见惯了,伸手将果盘烂回去,“请不要在打搅我。”

  服务生只好有些为难的退回去。

  臧天叹口气,社会都发展到这个份上了,怎么咖啡屋还有这种烂掉牙的情调,摇摇头,尝了口咖啡,询问,“帮忙,帮什么忙?”望着灰褐『色』的咖啡,说实话他对这玩意儿直提不起兴趣。

  苏函虽然不是扭捏的『性』格,但她绝对是第次开口请个男人帮忙,抿了抿薄薄的嘴唇,思量了少许片刻,才说道,“我不得不去参加个生日舞会,对方的母亲有意想将我和他儿子撮合在起,所以想请你”

  “你不会是想让我假冒你的男朋友吧?”臧天眉头大皱。

  “你怎么知道?”

  “偶像剧中这样的狗血剧情还少么?”

  苏函万万没想到他会这么说,顿时觉得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低俗,亦有些少许尴尬。

  “这可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活啊!”臧天似乎有些犹豫。

  “如果你答应帮忙的话,我会欠你个人情。”说实话,这次让臧天假冒男友,其是为了做给龙家看,其二,她是想趁机多了解下眼前这个让她直以来都非常好奇的男人,连二姐都查不到的人,而且大姐也肯定他绝对不简单,这实在让苏函对他的身份好奇不已。

  就在这时,又有位服务生敲门走了进来。

  “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再来打搅我么?”

  “小姐,您误会了。”由于刚才苏函拒绝,这让服务生连小费都没有拿到,哼!长的漂亮就了不起啊!

  “误会?什么意思?”苏函望去,这次服务生端的盘子上面同样放着张卡片,而且还有支鲜红的玫瑰。

  “这是位客人送给这位先生的。”

  “嗯?”

  个字却是两人同时疑『惑』,苏函有些吃惊,就连臧天也着似乎感到很意外。

  “哦,谢谢。”臧天挥挥手,示意服务生离开,接过盘子,开玩笑说道,“咱活了这么久,进咖啡屋还是第次享受这种待遇啊!看来这年头还是有识货的啊!”

  “臭美。”苏函有些好笑,也有些好奇,偷眼瞄去,不过,从她这个角度实在看不到卡片上面到底写的什么。

  卡片上只有寥寥几个字,却是让臧天挑起眉头,摇头笑了笑。

  “上面写了什么?让你笑的这么开心?我倒想知道谁这么有眼光啊?”苏函忍不住取笑他下。

  “有个小妹妹非要和我约会,这可真是的。”臧天将卡片塞进兜里,口气将咖啡喝完,说,“生日舞会是什么时候?”

  “明天晚上。”

  “哦,那明天你联系我就行了,怎么说你也是我的上司,这点小忙还是要帮的,我还有事,明天见。”说罢,也不等苏函回应,直接闪人。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

  无视,赤『裸』『裸』的无视,苏函什么时候被人这么甩下过?着实把她气的不轻,放着个这么大的美女不管不问,连招呼都没打,就急着去见其他女人?这个家伙的眼睛不会有『毛』病吧?

  不过当苏函追出去的时候,灯火辉煌的都市夜景,哪里还有臧天的身影。

  夜间,星光璀璨,月『色』皎洁。

  舞阳市第六区属于人口稀少的机械工业区,平常这里多是机器人进行管理运作,很少能见到活人。

  黑夜之中,三道黑影飞快闪动,

  透过月『色』的微光可以模糊看到跑到最前面的那到身影,高高瘦瘦的身影,平淡无奇的脸颊,只是那双平静而没有丝波动的眸子此时却闪烁着异样的精芒,正是从咖啡屋离开不久的臧天,后面两人是谁,他不清楚,因为这两人自离开咖啡屋就直在跟着他。

  突然!

  身后传来两声惨叫,紧跟在臧天身后的那两人顷刻间倒在地上。

  人死了,臧天却没有出手。

  他止步,走回去,发现这两人脖子上都有道细长的伤口,当看到伤口中溢出蓝『色』的『液』体时,臧天那双眼睛微微眯缝起来。

  “蓝血人?这可真不是个好消息,难道百年过去,那个组织还在?”

  臧天在脑海中搜索着百年之前的记忆,片刻后,他停止搜索,眯眼微笑望着对面突然出现的个人。

  这人身夜行衣,从表面根本什么也看不出来。

  “想不到你还有这么强大的敌人,竟然被蓝血人跟踪,我帮你除掉他们,你不应该感谢我么?”

  “哦,那谢谢了。”臧天笑了笑,眯眼锁定对面的黑衣人,道笑,“好好个女人,何必装男人的声音。”

  “嗯?”黑衣人的声音转瞬间又变回了女人的声音,仿若空灵般在黑夜中天籁响起,“很好,你不仅比我想象中要年轻的多,连实力都让我感到惊讶,竟然能识破我的音域,了不起,不愧是慕远山特邀的教练。”

  “你约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谈这些?有话就直接说吧,我很忙。”对于这种装深沉玩神秘的人,臧天见的实在太多了。

  “你可真不像个年轻人。”黑衣人说着,身影闪动,瞬间在原地消失。

  “你猜你的容颜定比你的声音要老的多。”臧天冷笑声,左踏步,扬手猛然在虚空抓,当即,黑衣人的身影凭空出现,她似乎惊讶不小,“好敏锐的直觉,我敢肯定,当今联邦,年轻代高手中你绝对是块奇葩。”

  “你这种小儿科的虚影闪连五岁小孩儿都能看穿,装神秘也要『露』出点真本事才行。”

  啪啪!

  两人转身之间交手数十招,战斗开始,黑衣人的身影如鬼魅般时而消失时而出现,而臧天却是如耸立在夜空的石碑般纹丝不动,黑衣人身影如鬼魅,出手如闪电,却是始终都无法接近臧天。

  “禁锢之地这次来的高手是位女子,你到底是谁。”

  黑衣人声厉喝,身影鬼魅般在臧天身前出现,白皙的玉手化作凌厉的手刀,直劈臧天的眉心。

  就在这只手刀就要劈在臧天的眉心时,啪的声,突然间,臧天扬起右手,两根手指准确无误的夹住黑衣人的手刀,“保养的还不错。”说话间,记弹腿顷刻间甩出,直至黑衣人的下档。

  “下流!”黑衣人大惊,却也是来不及闪躲,感觉到肚脐之下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她后退不止。

  “呵呵呵呵我会再来找你的。”黑衣人的声音传来,身影已是凭空消失,“臧教练,请记住我送给你的红玫瑰。”

  臧天没有继续追赶,而是走到地上那两具尸体旁边,蹲下身子,伸手沾了少许蓝『色』血『液』,对其吹了口气,蓝『色』血『液』立即化作粒蓝『色』晶石,收起来后,他望着繁星夜空,脑海中的记忆飞快流传,百年之前的段记忆如电影片段样播放出来。

  “你若敢离我而去,我定让整个联邦所有人都变成蓝血人,我定会让你后悔!”

  第五十五章丢份

  第五十五章丢份

  这个世界有太多神秘的存在,就连臧天活了千余年也不敢夸口知晓切,这个世界也有许多强大的存在,同样,强大的就连臧天都无法触及其边缘,活的越久,知道的越多,正因为知道的太多的神秘太多的强大,所以,有很多东西都无法放开手脚去做。

  蓝血人的出现让臧天想到个百年之前自己的位老朋友,这份记忆他直都将其隐藏在脑海最深处,如果可以的话,臧天永远都不想打开这份记忆,可终究还是出现了。

  “如若你敢离我而去,我定会让整个联邦所有人都变成蓝血。”

  该死!

  这句话犹如魔音样开始在臧天的脑海中响起。

  如果说臧天活了千余年最深的感触是什么,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说,女人。

  女人绝对是星海所有生命种族中最恐怖的存在,绝对是!在臧天想来,人类联邦如果想干掉非常牛『逼』的卓雅人唯的办法就是人类联邦立即由女王执政,然后让女王疯狂的爱上卓雅帝国的帝王,然后帝王再背叛她,不出三十年,臧天几乎敢肯定,人类联邦的军队定会在女王愤怒的火焰中血染卓雅帝国。

  次日,依旧是傍晚之时。

  在同学们的片惊呼声中,那位天骄梦之队的新教练臧天坐上了美女校长的甲壳虫。

  “幻觉!定是幻觉!”

  “『』情!他们定有『』情!”

  “苏校长,我亲爱的女神,您非要这么刺激我么?”

  “女神,您这是为哪般啊!”

  “我们这就直接杀过去?”臧天点燃香烟,缓抽口,他没有烟瘾,纯粹是种上千年养成的习惯而已,不知道是不是活的越久,就越是怀旧,尽管知道这是个坏习惯,但臧天从未想过要改掉。

  “你没有参加过舞会么?不换衣服怎么能去。”苏函望着他,询问,“你的衣服呢?”

  “我又不是职业参加舞会的,怎么会有那种衣服。”

  “现在去买。”

  除了自己的父亲,这是苏函第次给个男人买衣服,作为女人,她在购物时亦有女人最普遍的『毛』病,挑!即便已经相中件衣服,也要再看看其他进行比较比较。

  “我只是假冒你的男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