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什么!”

  宇文炽顿时震惊失『色』,让他震惊的并非黑『色』符文,而是隐藏在黑『色』符文中的那个印记!

  那是个令牌印记!

  个让宇文炽绝对忌惮的令牌印记!

  第四百八十五章死灭寂之龙的不甘!

  第四百八十五章死灭寂之龙的不甘!

  “这印记竟然是空间守护者的令牌印记!”

  看见人灵中枢表面中央那片龟蛇缠绕的图案时,宇文炽当真惊的魂飞魄散,怎么可能妙善上师不是说这个世界的空间守护者已经消失了么,他的令牌印记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知!

  空间守护者的令牌印记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该如何进入人灵中枢,其实,当他苏醒过来时,对外面发生的事情清二楚,他之所以没有出来,并非他不想,而是不能出来,因为还没有到时候,他的人灵之躯还没有彻底形成,真命之灵也差最后个步骤。

  说实话,他根本不把那臧天放在眼里,只是现在的这具身躯实在不适合去打斗,如若稍有差池,那千年蛰伏便会毁于旦,况且他现在并不想直接面对臧天,因为的目的并非只是想杀了臧天。

  不到时候!切的切都还不到时候!

  可现在人灵中枢竟然被空间守护者的令牌印记给封印了。

  这该如何是好!

  宇文炽现在恨不得将之前那些九龙谏使狠狠捏碎,如若不是看见妙善上师的圣谕卷轴他也不会冒然出来,当下,他也不再迟疑,开始勾画符文看看能不能撼动这印记。

  苍穹九天之上霹雳电闪,大地九幽之下滚滚雷鸣,异兆依旧在持续发生着,而此时此刻,死灭寂之龙庞大的身躯依旧在上空扭曲着咆哮着!

  咔嚓!

  轰隆隆!

  嗷!——

  死灭寂之龙发出极其刺耳的龙啸,周身的龙鳞片片皆起,哗!能量『液』体再次溢出,而这次溢出的能量『液』体不是黑『色』,也非黑褐『色』,而是种黑暗与血『色』混合后的暗红!

  嗷!

  死灭寂之龙的龙『吟』听起来撕心裂肺,它的身躯扭曲变形,大量暗红『色』能量『液』体疯狂涌出,双血红『色』的眼睛出现蛛纹缝隙,看起来像似忍受着撕裂的痛苦样。

  此时此刻,虚空之上,臧天静而站,无声无息亦无情,双眸子死死盯着对面早已不成模样的审判之龙。

  来自灵海,来自心灵的那股嗜血的凶残的欲望依旧在持续膨胀着,嗜血的凶残充斥着内心,越来越重,就仿佛要撑爆心脏样。

  哒哒!

  臧天虚空踏步,正欲将审判之龙彻底杀死,只是刚迈出两步,便突然停止,身躯也禁不住开始颤抖起来,这刻,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跳动着,心脏之内蕴含的嗜血与凶残也越来越疯狂!

  砰砰!

  砰砰砰!

  心脏已经跳动到极致,轰!

  臧天禁不住仰天长啸,这瞬间他就感觉自己的心脏就像彻底爆炸了样,那股嗜血的凶残瞬间与血『液』与骨髓与血肉与脑域融合在起。

  啊——

  臧天长啸,哗!周身骤然间浮现出能量『液』体,与死灭寂之龙样,竟然是黑『色』与血『色』的混合,是种呈暗红『色』的能量『液』体。

  这暗红『色』的能量涌出,时间天地之间的异兆更加疯狂,咔嚓咔嚓!霹雳电闪,滚滚雷鸣!

  除此之外,甚至还有股更加诡异的嚎叫声从地底传来,就像鬼哭样,嗡的瞬,苍茫大地侵染着层血光,如同血海样,滚滚翻腾。

  下方,无幽女王瞪着眼睛,咧着嘴,望着脚下突兀出现似若血海般血『色』,怔怔呢喃着,“血光,血光之灾,这是来自九幽血海的血光啊!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血光之灾!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引起九幽血海。”

  无幽女王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但她却隐隐记得典籍中关于血光之灾的记载,据说当大地侵染血『色』,意味着有魔兵即将出世,而且还是极其嗜血极其残暴的魔兵,届时,大地之上将会出现血光之灾。

  魔兵!

  为什么会是魔兵!魔兵怎么会出世?

  不知道!

  无幽女王只能仰着头张望着。

  虚空之上,臧天长啸不止,这啸声夹杂着嗜血夹杂着凶残,如此音域,击的苍穹声声气浪爆炸的个不停。

  杀!杀!杀!

  这股嗜血的凶残实在太过猛烈,猛烈的让臧天根本无法反抗,他觉得自己正在和什么东西正在融合着,这种感觉像极了当年他与孽之图腾融合,可是又有不同!

  他长啸,将内心的嗜血与凶残叫喊出来,但内心深处的嗜血与凶残好像源源不断。

  霎时!

  他突然感应到死灭寂之龙的意识,死灭寂之龙好像在痛苦着在愤怒着在绝望着发出阵阵不甘的嘶吼!

  它在痛苦什么,在绝望什么,在愤怒什么!在不甘什么!

  “救我!!快救我——”

  长啸中的臧天感应到来自灵海的呐喊,那是死灭寂之龙的声音,只是此刻的臧天完全被嗜血和凶残占据着,就连意识也都被嗜血的凶残侵袭疯狂蹂躏着。

  “不!”

  来自灵海,死灭寂之龙嘶吼着。

  “为什么阻挡我进化!为什么!我要进化!我要以嗜血以凶残问鼎天地之最,我要那嗜血惊动九天,我要那凶残震慑九幽,当我的嗜血当我的凶残问鼎天地之最,我魔龙之祖便有资格进化孽之图腾!我也要进化成孽之图腾!为什么!为什么要阻挡我!为什么!”

  “不能!你不能阻挡我!不能啊!啊——”

  “嗜血!凶残!我要问鼎!我要问鼎天地之最!九天之上的异兆已经降临!来的更疯狂些吧!来吧!异兆!我要异兆!啊————不能!你不能!”

  “你对我做了什么!啊——我好痛苦啊!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啊!!!这是什么!魔兵!你把我化作魔兵,封印其内!啊!!!!不能!你不能这样做!”

  “啊——我要问鼎天地之最,我也要进化孽之图腾啊!”

  “你这个疯子!你不能啊——我乃魔龙之祖,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能啊——”

  “啊——老祖和你拼了!”

  虚空之上,死灭寂之龙庞大的身躯扭曲的已经完全看不见,只能模糊的看到道暗红『色』的光芒在扭曲在咆哮着,忽然间,苍穹九天之上的霹雳电闪停止,大地九幽之下的滚滚雷鸣也渐渐消散。

  死灭寂之龙的龙啸依旧在咆哮,大地之上的血『色』微光却越来越浓,真的就仿佛苍茫血海样疯狂翻腾,哗!

  瞬间,这血海翻滚暴涨起来,窜几千米,再窜数万米,将虚空侵染,眨眼间,天地之间尽是滚滚翻腾的血海!

  当死灭寂之龙的龙啸停止时,将天地吞噬的血海也渐渐消散,苍天恢复明朗,大地开始复苏,天地之间切的切也都完全恢复。

  虚空之中,死灭寂之龙已经彻底消失,换之而来的是炳怪异的兵器。

  这兵器长约四米,通体泛着暗红『色』,似刀无锋,刀身宽约半米,刀身上清晰可见片片龙鳞,整体看上去很像条小号死灭寂之龙在虚空咆哮,龙尾化作刀尖,龙脊化作刀锋,龙头化作刀柄,龙爪缠绕在刀身。

  此间的臧天,袭黑衣静静的站在虚空,周身暗红『色』的能量早已消失,双眸更是疑『惑』的望着这柄龙刀。

  发生了什么!臧天不知道,但刚才来自灵海死灭寂之龙的呐喊,他却听的清清楚楚。

  进入灵海,无边无际的黑暗,无尽的静寂,那只妖凤仍然泛着殷红『色』静静的浮在那里,黑暗禁典打开,停止到第七页,上方的真命之灵依旧团『|乳|』白『色』的微光,像似在孕育着什么。

  而死灭寂之龙也依然漂浮在灵海,似乎切的切都与之前没有任何变化。

  臧天望向那只妖凤,妖凤的双殷红『色』眸子似乎也在盯着他,那是双极其无辜的眼睛,至少,当臧天触及到妖凤时,感应到的只有无辜。

  死灭寂之龙的本源依然还在灵海之内,不过,臧天已经无法感应到它的本体。

  之前死灭寂之龙的本体隐藏在哪里,臧天不知道,但他可以感应到它的本体,只要呼唤,死灭寂之龙的本体定然会从那个神秘地方冲出来,但现在,臧天完全感应不到死灭寂之龙的本体,只能感应到不远处的那柄龙刀。

  嗷呜!

  对面,不成模样丑陋至极的审判之龙嗷呜叫了声,因为它发现命罪之徒体内让它忌惮的凶残能量已经彻底消失,只剩下四五级的普通能量,对此,审判之龙没有丝毫犹豫,再次裂开歪斜的大嘴,摇晃着虚长而又光滑的身躯冲了过去。

  正在向龙刀缓缓走去的臧天骤然止步,横眉怒,双眼之间暗红『色』寒光横扫八方,扬手抓,四米多长的龙刀便被他握在手中。

  嗷!

  似神鸣,似魔嚎!

  股磅礴似若吞噬天地的凶残瞬间爆发,这嗜血的凶残惊天地泣鬼神,哗!龙刀的刀身顿时泛起滚滚暗红『色』『液』体,那股嗜血的凶残在这刻完全占据着臧天的心灵灵海内心甚至浑身的每寸肌肤,幽暗的双眸瞬间变成了暗红『色』,冷峻的脸庞在这刻也变得嗜血凶残起来!

  这嗜血,惊动天地!

  这凶残,震慑九幽。

  此间手握龙刀的臧天再也不是臧天,而是嗜血与凶残的化身。

  第四百八十六章有人趁火打击!

  第四百八十六章有人趁火打击!

  臧天单手握刀,横在右侧,四米多长的龙刀流淌着滚滚的暗红『色』的能量『液』体!哗!瞬间,暗红『色』能量蔓延至臧天的身躯将他覆盖,只能隐隐看见双暗红『色』的眸子。

  手握龙刀!

  原本平静的臧天突然变得疯狂起来,暗红『色』能量在,臧天的血『液』也在着,嗜血在,凶残在,臧天整个人彻底暴走起来,嗖的声,跃至上空,双手举起龙刀,刀尖直至苍穹!

  嗷!

  道撕裂的龙啸之声响起,这次没有神鸣,只有魔嚎,是那嗜血而又凶残的魔嚎。

  哗!

  龙刀绽放万丈暗红『色』的光芒,时间苍穹之下,大地之上,天地之间尽是暗红!

  漫天的暗红,漫天的嗜血,漫天的凶残!

  啊!——

  臧天双手握刀,刀由上而下,径直划下!

  嗷!

  道撕裂的龙『吟』咆哮而出,如此刀,无影,无光,无芒,但又像漫天都是刀影,漫天都是刀光,漫天都是刀芒!因为这刀,天地间的暗红都像似被搅动了样!

  嗡!

  道横粗的暗红『色』的刀芒从龙刀的刀身迸『射』出来,这刀芒似光似影,迸『射』出时四米之高,似月牙,瞬间而过,却有万丈之长。

  这暗红『色』的刀芒径直划在审判之龙的额头!

  袭来的审判之龙当即静止!转而!嗤啦声,数百米长的审判之龙连哼都没哼声,身躯直接被分为二,体内的神圣犹如决堤的洪水般倾巢而出,但瞬间尽数被龙刀吸了干干净净!

  刀之威,审判之龙的神圣被吸干,虚化之躯彻底溃散消失!

  没有完!

  那道暗红『色』的刀芒越来越长,直袭东侧的天空,漫天的暗红发出魔嚎之威!

  当那道暗红『色』半弯的刀芒消失在天际时,轰隆隆!天空上顿时电闪雷鸣!

  咔嚓!

  昏暗的天空竟然出现道裂缝,是的!那是条不知有多长的裂缝,裂缝呈月牙形通体暗红,裂缝的周边崎岖狰狞!

  天裂了?

  苍穹破了?

  下方,无幽女王那张妩媚的脸庞此刻都扭曲了,双紫『色』的眸子瞪到有史以来最大,原本樱桃小口也张到极限!她可以接受臧天那神秘无边无际的黑暗,可以接受臧天那恐怖的道衍,甚至可以接受臧天那凶残的能量,但是!她不可以接受如此刀,把天都给斩裂了!

  天裂了!

  那是的的确确玩完完全全的天裂了!苍穹彻头彻尾的破了,破开道裂缝!

  是的!是天裂了!因为这个世界这个空间裂开了道口子,让周边的空间扭曲不算什么,将周边的空间破碎,也不算什么,但是,要让这个世界整个空间扭曲这绝非常人能够做到的!

  至少,无幽女王以天君的修为,加上妖颜的威能,也只能让周边数千米的空间扭曲变化而已。

  但这臧天凭借那嗜血的凶残就将整个世界整个空间都震慑的扭曲起来,是的!是震慑,并非是庞大的能量,而是能量之中蕴含的嗜血的凶残!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但现在她亲眼看见臧天如此刀不止让整个空间扭曲,甚至将空间划开了道口子!而且还是道无法愈合的口子!

  空间是最为神奇的存在,它很脆弱,脆弱到普通人修至八级就可以将周边的空间扭曲,天人也可以令周边的空间破碎,空间很脆弱却也很坚韧,即便破碎之后,空间也会重新衍生,破碎的空间也会在瞬间愈合,不管你的能量有多么强大,不管你将空间扭曲的变成什么样,还是将空间彻底破碎,空间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愈合!

  但是!此时此刻,无幽女王看到的却是天际上的空间在疯狂衍生着,但无论怎样衍生,都无法令那道狭长的暗红『色』裂缝愈合!

  究竟是怎样的能量怎样的凶残才能让空间无法愈合啊!!

  东方的天际上,那道暗红『色』的裂缝就像恶魔眯缝的样静止在虚空,动不动!

  无幽女王蹲坐在地上,仰着头,望着天际虚空上那道暗红『色』裂缝,她彻底傻了,崩溃到已经完全麻木了!

  刀是凶刀,凶残到令臧天无法控制,令他浑身血『液』,在虚空彻底暴走,令他成为嗜血与凶残的化身。

  虚空之上,臧天长啸不止,他双臂伸展,双腿叉开,仰天嘶吼,周身暗红『色』能量滚滚,双暗红『色』眸子死死盯着苍穹,那柄四米多长的龙刀竖在他的胸前,微微颤抖着,刀身亦是流淌着滚滚暗红『色』能量,亦发出撕裂的龙啸。

  臧天的嘶吼,龙刀的龙啸,齐声咆哮,撞击在起。

  刀是龙刀,人是臧天。

  不知是刀想驭人,还是人想驭刀。

  突然间,漫天的暗红『色』消失,换之而来的是无边无际的黑暗无尽的静寂!

  而臧天那双暗红『色』的双眸也仿佛蒙上了层诡异的魔煞。

  片刻而后,臧天的嘶吼与龙刀的龙啸似若已经混合在起,刀还是龙刀,人还是臧天,但是,看起来刀又似人,人又似刀,他们皆凶残,皆嗜血!

  刀不想驭人,人更不想御刀。

  但无论是人还是刀似乎都被股神秘的魔煞推动着,『逼』迫着此间的人驾驭此间的刀。

  无边无际的黑暗越来越凝重,苍穹又开始下坠,大地又开始变成深渊,无尽的静寂袭来,所有人都被无边无际的黑暗笼罩着,所有人都仿佛坠入深渊,没有人敢动,就仿佛动动便会触犯到无尽的静寂,会被那黑暗吞噬掉!

  对!就是这种感觉!

  无幽女王就那样蹲坐在地上,仰望着天空,如雕像般动不动,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眨下,不是她不想,而是不敢!面对无边无际的黑暗无尽的静寂,来自内心来自心灵来自灵海的恐惧就仿佛与生俱来样!

  不止无幽女王这般,哪怕就连宇文炽也是静静的站在人灵中枢旁,手臂伸在半空,手指泛着微微银白『色』微光,道符文勾画了半静止在虚空。

  这黑暗,这静寂!这是什么!为什么被这般黑暗笼罩我连动的念头都不敢衍生?

  为什么!

  这究竟是什么!

  是道衍?种黑暗道衍?规则是静寂?

  不!不可能!即便高级道衍!甚至是通天大道衍也不会让自己连动的念头都不敢衍生!究竟是什么!怎会这般恐惧?可如若不是道衍,怎会拥有静寂的规则。

  究竟是什么!

  宇文炽修行将近万年,修为高深,更是早已领悟道之境,但现在这无边无际的黑暗却让他感到种深深的恐惧。

  难道这是法之境?

  不知!宇文炽虽然早已领悟道之境,但对于法之境却是知晓的甚少,万年来他也只是在无尽虚空遇见过位法之境的高手,而且他也见过法之境前辈出手,虽是厉害,但也绝对不至于这般他恐惧成这样!

  是什么!

  这无边无际的黑暗有规则,而那小子也不可能领悟出法之境!

  难道

  难道他还拥有禁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