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于意识到个可怕的事实,这人这臧天只手间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

  “谁还来救他!”

  臧天冷眼扫,对面第二世家的三十余位天人各个脸『色』惨白,为首的第二罗玄更是心『乱』如麻,他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深深呼吸口气,咬牙切齿道,“阁下修为诡异至强!令人敬佩,你今日杀我第二世家的人,我们星空断然不会忘记!今日之仇,我们”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臧天的暴喝声生生给镇压住。

  “老子念你是星空的人,所以没有杀你!带着你的人,马上给老子滚蛋,回去告诉叶南,尊广,北炎三个孽障!让他们提着脑袋来见老子!”

  叶南,尊广,北炎!

  熟悉世界历史的都听过这三个名字,乃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星空三老,在几百年前曾建立星空,铲除无幽魔女,拯救联邦千万人类。

  “你!你”

  臧天这般大的口气在在场所有人都为之震撼,没有人敢直呼星空三老的名讳,没有人敢这般对星空三老不惊,没有人

  第二罗玄整张脸都绿了,身体都在瑟瑟发抖,他本想说句震场面的话,但他望着臧天那双幽暗冰冷的眸子,甚至连开口的胆量都不敢提起。

  “滚!再不滚!老子连你们星空块收拾!”

  臧天声暴喝,周边空间瞬间融化,竟发出雷动之鸣,第二罗玄再也不敢停留,带着星空的人迅速撤离,消失之际,第二罗玄的声音也传来。

  “臧天!你等着,这个仇!我们星空第二世家不会忘记,待人灵中枢打开之时,便是你葬身之际。”

  跑了!星空第二世家四十余位天人就这样跑了,是被这臧天生生吓跑了,

  他们可是天人啊!他们可是四十多位无所不能的天人啊!怎么可以这样逃跑?在场的所有人彻底都蒙了,完全不知所措,曾几何时,天人在他们心中是无所不能的,而今日的这幕,彻底颠覆了他们之前所认知的东西。

  没有人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亦没有人会想到这魔鬼臧天的修为这般强悍,强悍的就连传说中无所不能的天人对于他来说,也不过是弹指间的功夫。

  他还是他,依旧是袭黑衣,似如孤影般傲立在沉寂之中,就好像他刚出现时样,唯不同的是,只不过周围多了几具肉体墓碑而已。

  淡淡的声音缓缓传来,“先离开这里。”

  狗道人薛东卫等人不敢忤逆师尊的命令,应声后,搀扶着薛东卫离开这里。

  动了,臧天抬脚前移,方向正是圣耀广场。

  第四百五十六章谁!还想走。

  第四百五十六章谁!还想走。

  联邦首都,寂静无声,数不尽的目光全部都注视着场中央那位黑衣男子,他们甚至屏住呼吸,不敢喘气,唯恐打破此间死般的沉寂,不是他们不想,是不敢,因为刚才发生的幕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连无所不能的天人都逃不过这黑衣男子只手间诡异至强的能量。

  沉寂之中唯有那黑衣男子缓缓的脚步声响起,就像夏夜的微风吹过树叶的声音样轻微。

  “臧天!我宇文世家与你素无瓜葛,你此次出现,意欲何为。”

  望着臧天缓步走来,站在圣耀广场的天人们内心有些慌『乱』,刚才臧天雷霆般的手段让他们震惊忌惮,为首的宇文博的脸『色』也是极其不自然,发现臧天没有回应,他又说道,“你可知我家先祖人皇宇文炽大人在此沉睡,敢在此这般肆意妄为,如若打搅到我家先祖清修,恐怕阁下担待不起。”

  “如若阁下执意如此,我家先祖人皇必定不会宽恕于你!”

  看见对面那臧天仿若没有听见样继续走来,宇文博嘴角禁不住抽搐了两下,臧天的修为诡异至强,让他颇为忌惮,所以他抬出先祖宇文炽,没想到臧天根本无动于衷,如此之下,他冷哼声,大步踏前,凝声喝道,“既然你执意找死,那就怨不得我等出手无情!”

  话落,宇文博单手掐动法诀,虚空指,嗡的声鸣响,圣耀广场猛然出现道偌大的银白『色』光柱,如条圣洁的白龙。

  这银白『色』光柱究竟是什么,没有人清楚,众人只知无畏战神薛东卫以及狗道人等高手都是被这光柱所伤。

  银白『色』光柱直冲天际,转而折『射』下来。

  臧天止步,仰头凝视着,眼看银白『色』光柱就要袭来,他却不躲不闪。

  轰——

  当银白『色』光柱触及到臧天时,发出轰然大的闷声响,银白『色』光芒顺着臧天的头部开始蔓延下来。

  “原来你也不过如此!”

  看见臧天完全被银白『色』光柱笼罩,宇文博大为兴奋,内心的担忧扫而光,禁不住仰头开怀大笑起来,猛然,阵噼里啪啦的声响传来,宇文博的笑声戛然而止。

  只见场内,臧天的周身如鞭炮样砰砰砰爆炸开来,爆炸蔓延,几乎在眨眼间银白『色』光柱就消失的干干净净,而那臧天依旧站在那里,袭黑衣,动也不动。

  死了么?

  魔鬼臧天死了?

  这是此刻所有人内心的疑『惑』,只是没有人敢前去试探,哪怕宇文世家的天人也不敢,宇文博犹豫了片刻,冷笑道,“就算死了,我也让你死的干干净净!”说着,他再次掐动法诀,又道银白『色』光柱冲天而起,迅速折『射』下来。

  银白『色』光柱距离臧天越来越近,而就在这时,似如雕像的臧天忽然睁开双眼,眼中泛着灰白『色』诡异的精光,却见他扬起右臂,五指撑开,只手遮天!

  当银白『色』光柱触及到臧天的手臂时,并没有像刚才样发出轰然的声响,甚至连抹波澜都没有『荡』起,那银白『色』光柱就在臧天的掌心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你!你——你怎么可能!”

  宇文博神『色』惊恐,内心的震撼犹如海啸,他没想到臧天不但没有死,而且还挡住了以人灵为基的灵力!这灵力的威力如何,他再也清楚不过,那银白『色』光芒可是他从人灵地气中牵引出来的灵气啊!血肉之躯根本无法抵挡,即便他的修为高达大天士,如若被这灵气击中,也会落下个半死不活。

  而这臧天怎么可能

  宇文博怎么也想不到灵气怎么可能在臧天的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想不通,也想不明白,而他也没有时间去想,因为臧天已然『逼』近。

  霎时!嗡的声响,道光柱再次出现,与之前不同,这次的光柱呈『|乳|』白『色』,也没有直冲天际,而是呈半圆形将圣耀广场完全笼罩在内。

  臧天凌空跳起,跃至上空,而后骤然降下,双脚踩在『|乳|』白『色』的光罩上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乳|』白『色』光罩微微颤动,却依旧完好无损。

  宇文博仰头望着臧天,喝道,“这圣耀曲天阵乃是当年我家先祖人皇宇文炽所布!岂是你这般卑微的蝼蚁所能撼动!哼!不知天高地厚,待我打开最后道人灵地气,老祖便会苏醒,届时它老人家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师叔”

  轰隆隆!圣耀曲天阵阵剧烈的摇晃,吓的宇文世家的天人各个如坐针毡,宇文黄炫担忧的喊了声师叔,刚开口却被宇文博狠狠怒瞪了眼,望着他们个个惊恐的模样,宇文博愤怒的喝道,“有先祖布置的阵法保护,你们这些畜生害怕什么!现在耽误之际,务必打开最后道人灵地气,到时候我看这臧天还如何嚣张!所有人立即随我打开人灵气地!”

  轰——

  又声彻响,这次圣耀曲天阵晃动的更加厉害。

  轰轰轰——

  爆破声持续传来,圣耀曲天阵次比次晃动的厉害,甚至已经开始影响到阵内,宇文博强压着内心的惊骇紧急打开着最后道人灵地气,宇文黄炫也正在努力,但他内心的恐惧随着圣耀曲天阵晃动的愈发越厉害,也变得越来越恐惧,他再也忍受不住,仰头看去,当即吓的脸『色』惨白,尖声叫道,“师叔!不不好啦!他他”

  宇文黄炫这喊,其他宇文世家的天人立即望去,无不惊恐『色』变,就连宇文博也吓的瞳孔骤然凝缩。

  只见那臧天静静的站在虚空,仰着头,微微闭着眼,如今,他已经领悟道之境,但也是刚刚领悟,只能算入门,因为他还不懂的如何运用道之境,此刻他便在领悟。

  他的周身泛起灰白『色』雾气,雾气开始在他周身盘旋缭绕,很快将他彻底笼罩,犹如雾中人。

  骤然间,臧天睁开眼,幽暗的眸子瞬间变的灰白,咻的声,以雷霆之势,径直下落。

  轰——

  又声轰鸣,这次圣耀曲天阵并没有颤动,甚至没有出现任何异样。

  “哈哈哈哈!臧天!你修为诡异至强又如何,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这般蝼蚁也敢破我家先祖布置的阵法,真是痴心妄想!哈哈哈哈!”

  宇文博开怀大笑,这笑也将心中的惊恐扫而光,只是笑声持续到半,戛然而止。

  只见银白『色』光罩的正中央忽然出现个痕迹,就像似石头砸在玻璃上留下的痕迹样,随之,咔嚓声,圣耀曲天阵表面竟然出现四道裂缝,裂缝在蔓延

  “不!不!不!啊——”

  宇文博惊恐之余暴喝声,伸展双臂,仰头咆哮,“臧天!我让你不得好死!啊——”

  宇文博咆哮着,圣耀广场内的诸多符文开始疯狂闪烁,泛起白光迅速向宇文博聚集,嗡!个符文闪烁,而后暗淡消失,个接着个。

  “师叔把圣耀广场的所有灵气全部牵引了出来!我们我们怎么办?”

  宇文博的天人已是惊慌失措,如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哈哈哈哈哈哈!这是圣耀广场从人灵地气中吸收了千年的灵气,我看你如何抵挡!哈哈哈哈——”

  哗!

  道光柱冲天而起,这银白『色』光柱滚滚,就仿若即将要爆炸开来样。

  虚空之中,臧天神『色』孤冷,双目如磐石,他缓缓抬起右臂,五指撑开,掌心朝下,周身的灰白『色』雾气迅速向掌心凝聚,霎那间,白雾凝结成霜。

  臧天猛然拍,滚滚的银白『色』光柱骤然停止前进,强大的波动震天响,引天际雷鸣。

  这来自人灵地气的灵气或许很强,但臧天的极之道更强,因为在极之道的规则当中,它乃是万灵之极,众生之极,无尽之极,天地之极。

  臧天扬手再拍,银白『色』光柱骤然下降,咻的声,臧天跃至上空,身体疯狂旋转,双脚踩着银白『色』光柱,垂直向下。

  轰!

  臧天生生将这道滚滚的灵气给踩了下来,落在圣耀曲天阵上犹如莲花绽放样爆炸开来,圣耀曲天阵当即瓦解消失,宇文博大口喷出鲜血,摔在地上,宇文世家剩余的天人根本来不及闪躲,四位天人当场被强大的灵气波动撕的粉碎,其他等人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也受伤不轻。

  宇文世家的四十余天人颤颤巍巍的靠拢在起,恐惧的望着对面那黑衣男子,他们从未这般恐惧过,望着那黑衣男子幽暗的双眼就仿佛坠入无尽的深渊样让人感到压抑而窒息。

  咻!

  宇文黄炫再也无法忍受心中的恐惧,深呼口气,猛然窜至上空,只是刚跃起,他就感觉不对劲儿,低头看,不知何时,只手扣住了自己的脚腕,而那只手的主人正是臧天。

  宇文黄炫还不知怎的回事,身体忽然下坠,砰的声,咔嚓!咔嚓!咔嚓!坠落到地上,四肢被震断,横飞出去,身体如墓碑样竖立在地上,撕裂的疼痛令他惨叫着。

  “谁!还想走。”

  第四百五十七章彻底的生不如死

  第四百五十七章彻底的生不如死

  上空,太阳高照,烈日炎炎,今天绝对是个炎热的天气,但是对于聚集在联邦首都数不尽的人们来说,他们此时此刻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炎热,从内心深处到身体表面整个人仿佛都被层沉寂笼罩着,这孤冷的沉寂如恶魔之手样压迫着他们的内心。

  没有人敢动,甚至没有人敢呼吸,他们就这样如雕像样站在那里,惊恐骇然的望着场内那黑衣男子。

  “谁,还想走。”

  云淡风轻的句,没有任何感情『色』彩,传入宇文世家耳中,却让他们四十余天人从心灵感到恐惧。

  “谁,想死。”

  臧天冷峻的脸庞似冰若雕,幽暗的双眸平静的扫视着宇文世家的天人。

  没有人想死,即便天人也样。

  “不想死的话,字排开对着所有人跪下,他们给你磕了多少个头,个不少的还回来,还清后给老子滚蛋!”

  说罢,臧天扬手间掌心灰白『色』微光闪现,化作四五十道白雾,纷纷将宇文世家的四十余天人缠绕。

  人皇后裔,宇文世家,在普通人的眼里是多么崇高,多么神圣,谁人曾想到时至今日,堂堂宇文世家的天人在那黑衣男子面前连站起来连大口喘气的胆量都没有。

  所有人都怔怔的望着,浑然忘记了切,完全沉侵在肃然的沉寂中。

  “你你这魔鬼!你你究竟是什么人!这灰白『色』雾气竟然在吞噬我体内的天轮,你要废除我的修为!你”

  宇文博蓬头垢面极为狼狈的坐在地上,刚才被庞大的灵气反噬,让他受伤不轻,但当他发现这灰白『色』雾气竟然在吞噬自己体内的天轮时让他惊恐万分,抬起头,脸『色』青白变换,双眼之中有惊骇,有不甘,更多的是无限的愤怒

  “你敢这么对我们人皇后裔!我我家先祖定不会放放过你!”

  宇文博试图驱散将自己缠绕的灰白『色』雾气,可丝毫没有任何效果,噌的下站起来,咬牙切齿的怒视着臧天,“臧天!识相的马上住手,如若不然,我家先祖绝对不会放过你,你这种蝼蚁根本无法想象我家先祖的威能,!你在我家先祖面前根本什么也不是!到时候他老人家会让你生不如死!”

  看那臧天无动于衷,宇文博害怕极了,旋即他望向周边的众人,副视死如归的神情,仰头苍鸣,“我宇文博修炼数百年,修为已达大天士,今日如若不是这魔鬼臧天使用卑鄙手段将我暗算,我宇文博定会将你碎尸万段!现在竟然趁我重伤之时,要废除本大天士的修为,就凭这种卑鄙的手段也敢和我宇文世家斗!真是痴心妄想啊!”

  “哈哈哈!大天士!”臧天开怀大笑,旋即,脸『色』猛的变,“大天士是吧!老子今天就给你次机会!”

  抬手甩,宇文博身上的灰白『色』雾气消散。

  宇文博心头大喜,唯恐臧天反悔,在灰白『色』雾气消失之时,他的身体就窜到上空,『露』出狰狞的表情,疯狂摧动体内的天轮,能量肆意!

  “还有谁!”

  如若说刚才的臧天似如平静的大海,那么此刻的他便是忽然崩塌的冰川,眼扫过,喝道,“你!你!你!你!给老子滚出来!”扬手甩去,十余人身上的灰白『色』雾气消散,这些人几乎同时间摧动体内天轮,能量肆意,祭出各自的兵器,以宇文博为首,十三位天人飞在半空,气势汹汹,掐动着法诀,掌控着兵器。

  “老子正愁找不到借口杀你们这帮畜生”

  臧天双拳提,周边空间剧烈颤动,当即就有四位天人坠落下来,他大步踏,拳击去,咔嚓!位天人惨叫出声,四肢横飞。

  扬起脚,啪!人的头颅直接横飞,人被拦腰踢断,最后那人反应过来,祭出全身能量进行抵挡,只是刚触及臧天的脚腕,这天人甚至连哼都没哼声,身体瞬间爆裂。

  臧天身形实在太快了,快的让人根本无法反应,当这些天人试图捕捉他的气息时,似乎漫天到处都是,怎么打?怎么攻击?就好像臧天根本不曾存在,又好像这里到处都是臧天。

  怎么会这样!

  不知道,他们也想不通,而臧天也根本不会给他们时间去想。

  臧天想杀人,诸神都难挡。

  砰!砰!

  臧天双手分别扣住两人的头颅,用力拍,那两人的身体猛然下坠,摔在地上,咔嚓!双腿被震碎,咔嚓!身体被震碎,咔嚓!双臂被震碎,咔嚓!头颅也生生被震碎。

  “厉元曜世钟!”

  宇文博嘶声咆哮着,祭出自己的兵器,乃是口偌大的洪钟,这洪钟时而变大,时而缩小,疯狂旋转着,空间内无数青『色』颗粒疯狂向洪钟聚集,这些青『色』颗粒不知是什么元素,却如点点星耀样。

  这厉元曜世钟在臧天的头顶飞速旋转,宇文博的表情更加狰狞,双手飞速掐动法诀,暴喝道,“万伏耀!诛!”霎时,厉元曜世钟绽放出刺眼的青光,发出嗡嗡声响,无数道犹如刀锋般的青光袭向臧天,这青光甚为恐怖,『射』在地上,黄土地面顷刻间化作大漠,『射』在位天人身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