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像众人眼中无比神秘的星耀广场在她眼中完全透明样没有任何秘密。

  如若有谁知晓这个世界千年来发生的切,那么传闻中的蓝『色』女王定是其中之,只不过蓝情究竟是不是蓝『色』女王,这个问题恐怕没有谁能够回答,即便是蓝情自己也不知。

  在蓝情的旁边站着刚刚苏醒不久的冉灵,她依旧是她,赤红『色』的发丝,冰雕的容颜,冷艳而又妖冶,她同是凝皱的眉头,只不过她的心思并不在星耀广场,自始自终她都从未看过问过关于星耀广场的任何事情,因为她的脑海早已被沉睡时发生的事情所占满了。

  如若说几女之中谁的表情最为怪异,那定然是有着异域风情的海伦,她望着外面正在嘶声呐喊的人们,脸上却挂着让人无法捉『摸』的笑意,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更没有人知道她的笑代表着什么。

  至少,在第二翎看来自从离开蓝『色』城堡后,海伦似乎就再也不是那个来自南海诸岛的海伦,海伦变了,但究竟和以前有什么不同,第二翎却说不出来,不止海伦,这次从蓝『色』城堡回来后,她感觉无论是颜妃还是蓝情似乎都和以前不同,有如此疑『惑』的不止她个,薛千叶同样也有这种感觉,只是此时此刻,她实在没有心思去关心这些,因为星耀广场正在发生的切都让她担忧不已,因为她清楚的知道她的爷爷薛东卫今天会出现。

  “尼古拉斯的声音并未使用任何音域攻击,他也没有八角高塔的神圣可以引导普通人的心灵,这些人怎么个个都像着了魔似的,他们的理智难道顷刻间就烟消云散了么?”

  望着聚集在联邦首都几乎所有人都在齐声呐喊,薛千叶内心无比担忧,她知道爷爷会来阻止星耀广场发生的切,可面对如此状况,爷爷该如何让众人相信尼古拉斯的阴谋呢。

  颜妃的声音传来,道,“如果你能让个人由内心深处感到恐惧,那么,你完全可以用语言来让他们做任何事情。”颜妃轻声呢喃着,“他们利用切手段来渲染臧渲染臧天是魔鬼的化身,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他的存在会导致这个世界的灭亡,这是煽动的言论,为了让强化这言论,九天阁圣堂召开国际会议,公开对外宣布臧天是魔鬼的化身,而后,在众人心中的神圣的八角高塔又敲响九次鸣钟,此举是对臧天魔鬼化身的再次强化。”

  “他们步步强化臧天是魔鬼的化身,次两次三次皆是开天辟地的大事件,又有五百年前无幽魔女的历史作为考证,即便臧天从未出现过,恐怕众人也会相信臧天这个名字是魔鬼的化身。”

  “当大家信以为真,开始惊慌,开始害怕的时候,他们再宣布人皇后裔的天人即将降临,对于他们来说,人皇后裔便是他们的依仗,便是他们的支柱,是他们的信仰。”

  经过颜妃这么说,薛千叶和第二翎似乎有些明白了,颜妃依旧透过落地窗淡淡的望着,道,“这是政治,也是宗教,无论是浩渺的无尽世界还是任何个空间,只要有生命存在,都无法摆脱这两种存在。”

  “他们把臧天渲染成魔鬼的化身让这个世界所有高手聚集在此,那他们的目的是什么?难道真想把这个世界的所有人变成蒙比特么?”第二翎着急询问。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

  薛千叶是个冰雪聪慧的女子,但面对如此情况,她早已无法冷静。

  “他们是想把这个世界的人类变成蒙比特,但这并不是他们的目的。”说话的并非颜妃,而蓝情,她站起来,缓缓走至颜妃身旁,轻声说道,“他们的目的是臧天,而这个空间的所有人则是他们用来威胁臧天的人质!”

  “什么!”薛千叶等人惊骇而又茫然。

  旁边,静静站着的颜妃,神『色』虽然依旧那般淡然,但脑海之中那份不属于她的记忆却如翻江倒海般颤动着,就仿若被囚困在大地深处的猛虎般蠢蠢欲动,颜妃饶有深意的望了眼蓝情,同是说道,“这是场阴谋,从开始就是,场命运主导,宇文炽执行的阴谋,场完全针对臧天的阴谋。”

  第四百四十二章悲鸣的体术之父

  第四百四十二章悲鸣的体术之父

  人皇后裔,宇文世家,千年守护,净化人间

  聚集在联邦首都数不尽的人们齐声挥手呐喊着,喊声足足持续了十多分钟后这才渐渐停止,站在星耀广场的尼古拉斯看向旁边的几人,安德鲁司徒奎赤衡三人互相对视眼而后点点头,接着四人同时站起身,面向大众,同声喝道,“现在就让我们点燃圣耀之火,起恭迎人皇后裔宇文世家天之大人们的降临吧!”

  尼古拉斯安德鲁司徒奎四人同动作,双手伸向半空,仰头望着星耀广场正中央人皇宇文炽的雕像,他们闭上眼,口中念念有词,随之,嗡的声鸣响,星耀广场周边突兀燃起『|乳|』白『色』的火焰。

  然而就在这时,道洪亮而又悲壮的苍笑之声突然响起。

  “哈哈哈哈哈!!!!”

  这笑声尤为沙哑,甚是悲鸣,仿若由远至近的蜂鸣之声般扑面而来,传入众人的耳中,让人听起来非常难受。

  是谁?

  众人疑『惑』声音的源头纷纷寻找,奈何聚集在这里的人实在太多,密密麻麻黑压压片根本无处可寻。

  “好个联邦最高统治者,好个圣堂大皇子,好个侠义盟,好个暗影之主!好!好!好!哈哈哈哈哈哈!!”

  声音再次传来,依旧是那般沙哑悲鸣,只是没有谁知道这声音的源头,更没有人知道这声音的含义是什么。

  “你们这些欺宗忘祖的畜生,为了隐瞒天意日的真相,不惜残忍杀害诸多英雄,你们真以为杀光了我们就可以瞒住所有人?就可以让你们的阴谋得逞?”

  什么天意日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大家都被这道声音弄的『迷』茫起来。

  “东华的万席正,蓝衫的张居士,龙湖梁化,北隐山的弘图玄,为民请命的铜州长”那声音口气说了二十余个名字,而这些名字对于在场的众人来说无不是如雷贯耳,毫不夸张的说,他们在当今联邦都是具有极大影响力的人物。

  在星耀广场的周边摆放着百个座位,不多不少,而有资格坐在这百个位置上的皆是当今联邦有着巨大影响力的人物,诸如九天阁的几位议员,圣堂的几位公爵,侠义盟的副盟主等等都坐在百个位置当中,只是大家仔细看来看去,却发现刚才那声音所提到的二十位大人物竟然个也没有出现。

  论身份,这二十个名字绝对资格坐在星耀广场周边的百个座位上,可怎么会个也没有?

  难道真如那声音所说,这些大人物都被都被杀了?

  霎时,那莫名的声音再次传来。

  “都死了!他们都死了!但天意日的真相并没有随着他们死亡了而消失!我今天定要拆穿你们的阴谋,让在场每个人都看清你们的真面目!你们这些畜生!”

  如若之前那声音宛如蜂鸣,那么这次的声音却如呼啸般威猛。

  大家震惊之余疯狂寻找着声音的源头,不知道是谁喊了句,“大家快看!”

  众人顺势看去,发现距离星耀广场的千米之外,那里的人群挤挤嚷嚷纷纷让开条小道,走在小道上的是位老者,位蓬头垢面,浑身是血,失去了条右臂的老者,老者似乎受了很重的伤,拄着根拐杖,低着头,缓步前走着。

  这人会是谁?

  哒哒哒!这老者骤然止步,原本灰白的头发早已被鲜血侵的蓬『乱』不堪,他突然抬起头,当大家看清老者的面容时几乎都呆住了,内心的震惊已是无法言语。

  他他竟然是钟老!

  钟老这个名字在联邦很普通,普通到并没有轰轰烈烈的传奇,亦没有多么荣耀的事迹,更没有多大的权势!但是,在联邦如若提到钟老这个名字,大家无不肃然起敬,尊称声老前辈,没有例外,无论是当今联邦最高统治者尼古拉斯,还是在座的三百位大人物乃至聚集在联邦首都来自世界各地的高手都得尊称声前辈,原因无他,因为钟老乃是当今联邦的体术之父。

  众所周知,关于修炼天人的概念是由千年之前人皇宇文炽提出公开的,但宇文炽只提出公开了修炼方法,关于如何运用却只字未提,当年很多人都呆在家里闷头修炼,心成为天人,什么也不管,以至于联邦的经济等进入危机,这种情况持续了几百年,随着联邦进入威罗时代,威罗大帝的出现,人们才知晓,原来修炼后还可以拥有毁天灭地的能量。

  只不过威罗大帝还未公开如何运用修炼而来的能量就已消失的无影无踪,这种情况又持续了段时间,直至个叫钟烈的人出现,这种情况才有所改观,钟烈钻研出种拳法,这种拳法可以良好的运用修炼而来的能量。

  而钟烈并未私藏,将方法公众于世,这便是后来但凡修炼之人必学的基本秘技。

  从此,钟烈打开了个新的时代,且首次提出了体术的概念,并且在他人生两百年的时光里前后总共创造出多达三十余种不同的秘技,其间钟老还创出影响后世的体术十八式和军体八式,体术十八式乃是当今联邦修炼之人必学的基本秘技,而军体八式则让联邦军队在战争中所向披靡,钟老把这生都贡献给了体术,他虽然没有直接为联邦带来荣誉,但他间接带来的荣誉是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

  这正是体术之父,钟烈。

  当大家认出钟老时,旁边的人立即上前搀扶,周围成千上万人度混『乱』起来。

  站在星耀广场,尼古拉斯脸『色』有些阴晴不定,道,“这个老匹夫竟然没有死!赤衡!你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呐!”

  赤衡犹如面瘫的脸稍微抽搐了下,冷哼道,“这老匹夫的修为虽然只有准天人,但他对秘技的运用早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我甚至不惜显出蒙比特真身追杀他几千里,最后还是被这老匹夫给跑了。”

  “原来赤衡暗主也有失手的时候!”头戴银冠的安德鲁傲然说道。

  “安德鲁,你也”

  尼古拉斯『插』话道,“别说了,正事要紧,如若耽误了计划,待宇文博大人降临后我们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

  众人上前搀扶钟老,奈何钟老摇首拒绝,继续抬脚前进,星耀广场外围是里三层外三层的由圣堂和侠义盟众多高手组成的卫队。

  “星耀广场是乃禁地,任何人不得入内,踏入者格杀勿论!”

  面对手持兵器的卫队,钟老仰头大笑,笑声之威,竟然震的卫队诸多成员站立不稳,四处摇晃,身体更是摇摇欲坠,不动声『色』的音域就有如此威力,可想有着体术之父钟老对秘技的运用该是多么了得。

  钟老没有继续前走,而是转过身,望着大众,大声喊道。

  “诸位,且听老夫言!这是场阴谋,大家千万不要上当,他们煽动魔鬼的言论,以此来制造恐慌,便于推动他们的阴谋,如果有任何异议,他们便会安上魔鬼同党之名对其进行绞死,他们在排除异己,他们在筹划着场阴谋,大家绝对不要相信他们!”

  “臧天究竟是不是魔鬼,我不知道,人皇后裔究竟会不会降临,我也不知,但老夫可以用『性』命担保,尼古拉斯他们正在危害我们联邦,危害我们人类!因为他们他们早已经变成了怪物!他们早就不是人类,他们已经变成嗜血的怪物啊!!!”

  钟老不知道天意日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但前些日子的经历让他敢肯定尼古拉斯等人定在筹划着什么阴谋,但究竟是什么阴谋,他无法得知,他唯能做的就是来到这里,将自己知道的告诉大家。

  钟老利用音域喊出的声音足以让聚集在联邦首都的任何个人都能听见,而他的声音也引起了轩然大波,大家低声议论着,感到无比茫然与疑『惑』。

  在星耀广场周边摆放着百个座位,不多不少,在座的都乃是当今联邦有着巨大影响力的人物,坐在第排第三个位置的是侠义盟的副盟主,他喝道,“钟老,我本人对你无比敬仰,只是没想到在这神圣的时刻会如此出言不逊,众所周知,魔鬼臧天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而我们已经无法阻止,现如今人皇后裔的大人们即将降临对付魔鬼臧天,你说出这般话意欲何为。”

  紧接着又有人站起来,“钟老,我还尊称您声尊老,人皇后裔的天人们马上就要降临,这对于我们联邦对于我们人类来说都是神圣的时刻,待人皇后裔降临后,打开圣耀之门,恭迎圣耀之塔,届时,神圣普照大地,我们联邦所有人类将会得到净化,从此飞冲天,修成天人指日可待。”

  恐怕此时此刻聚集在联邦首都的人们其内心深处多是为了传说中得到圣耀之塔的净化,百位大人物个接着个站出来指责钟老,加以怒斥,这些人都乃是众人熟悉的大人物,个个都在怒斥钟老,大家起先开始感觉到『迷』茫,但随着怒斥钟老的人越来越多,而且句句在理,大家也都开始愤怒了,疯狂之人甚至直呼钟老的名讳对其进行怒斥侮辱!

  人们疯狂了,不知是对魔鬼臧天的恐惧,还是对圣耀之塔的期待!

  第四百四十三章义薄云天之薛东卫

  第四百四十三章义薄云天之薛东卫

  联邦首都,到处都是愤怒声,吼叫声,他们用各种言语怒斥着钟老,浑然忘记了钟老为联邦为人类默默贡献了二百余年,他们此时此刻只知道件事,那就是钟老在阻止人皇后裔降临,而阻止人皇后裔,传说中可以净化人类的圣耀之塔就无法出现。

  “钟老!”

  这个时候,手持拂尘貌似仙风道骨的侠义盟盟主司徒奎安之若泰的说道,“钟老,你私自勾结魔鬼臧天,更是多次污蔑八角高塔以及人皇后裔,我念你这么多年为联邦做出不少贡献,所以饶你命,没想到你如此执『迷』不悟,冥顽不灵,竟敢公然出现阻碍人皇后裔的降临!”

  “如若耽误了人皇后裔天之大人的降临,无法铲除魔鬼臧天,届时,联邦将会进入末日,人类将会灭亡,这个责任你能承担的起吗?”

  “如若耽误了人皇后裔天之大人的降临,圣耀之塔无法恭迎,圣光无法普照大地,无法净化世人,这个责任,你又能承担的起吗?”

  “以前你勾结魔鬼臧天,是乃魔鬼的同党,而如今,你阻挡人皇后裔的降临,你是我们所有人类的罪人!!!”

  话落,貌似仙风道骨的司徒奎身形开始若隐若现,咻的声,离开圣耀广场,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通往圣耀广场的小径。

  “今日有我司徒奎在这里,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阻止人皇后裔。”

  紧接着,百位大人物起先站起身,喝道,“我们绝对不允许任何人阻止人皇后裔降临,诸位,钟烈已经是魔鬼的同党,更是我们人类的罪人,对于这样的人,我们应该杀了他!”

  “杀了他!”

  百位大人物开头齐声呐喊,声威震天,紧接着周边的众人也都开始呐喊起来,即便有人不愿意,此时也不敢开口。

  面对众人的怒斥,大家的羞辱,独自站在卫队外面的钟老身躯颤抖个不停,双浑浊的眼睛望着呐喊的人们变得尤为复杂,他手中的拐杖落在地上,举起仅剩的条手臂,仰着头,望着苍天,已是欲哭无泪,不禁嘶喊道,“糊涂啊!糊涂啊!”

  司徒奎骤然止步,厉喝道,“杀了他!”

  距离钟老不远的卫队成员手持武器,无情的向钟老刺去,而此时此刻的钟老如雕像般动不动,他闭上眼,再也不想看这个世界眼,然而,就在卫队成员的武器就要刺中钟老时,周边的空间骤然模糊起来,紧接着就开始颤抖,发出啵啵的声响。

  阵噼里啪啦的脆响声,十几个将钟老包围的卫队成员莫名其妙的被轰到了七八米开外,软在地上,动不动,已是暴毙。

  司徒奎发现异状,没有多想,身影瞬间消失,出现在钟老的身旁,手中的拂尘甩去却被股莫名的能量给弹了回来。

  “大胆!谁敢妨碍本大人!”

  司徒奎双眼紧盯着钟老周边已然模糊变形的空间。

  周围的众人也发现了异状,纷纷感到惊讶,难道有人阻止了司徒奎?修为高的人看出钟老身旁模糊变形的空间,他们知晓,有位高手隐藏在那里的空间内。

  究竟是谁?

  “是谁!给本大人出来!”

  喊声过后,司徒奎并未停留,手持拂尘,右手掐动法诀,再次袭向钟老。

  霎时!钟老周边的空间抖动的更加厉害,砰的声,钟老右侧米远位置的空间骤然爆开个窟窿,紧接着,道苍劲威猛的声音随之而来。

  “是我!”

  人未至,声先到,声落,从那空间窟窿中冲出个人来,这人身着袭青衣,长发不扎不束,相貌堂堂,剑眉如雕,双目凌厉,蕴『射』寒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