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精细,而且还将七道人灵地气相通起来。

  莫不是那宇文炽的修为当真通天彻底,已经足以撼动空间世界的本源?还是另有高人?如若有的话臧天突然想到了妙善。

  妈的!该不会妙善这无良的脿子早在千年之前就开始盯上这个世界了吧?

  再联想到这个空间世界已经脱离了无尽世界的主轴轨道,能让个空间世界脱离无尽世界的主轴轨道,恐怕也只有妙善这个脿子才有本事办到。

  猛然,臧天的脑海中忽然想起结拜大哥虚无曾经这样评价过妙善,他说,妙善喜欢下棋,以前不知道,现在臧天倒是有些明白了。

  如若真是这样,妙善那个脿子可是下了好大盘棋啊!

  显然,自己可能也在这盘棋局当中。

  摇摇头,臧天没有继续想下去,因为他发现越是深想,这事儿越是复杂,越想,就越容易陷入其中,旦陷入其中,就容易瞻前顾后,畏首畏尾,更何况这盘棋局还是妙善下的,妙善是谁,那可是命运的化身,她掌控着每个人的命运,这棋盘中的每颗棋子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如此之下,臧天能做的就是让自己的命运轨迹继续偏离,也只有如此,或许才可以彻底跳出妙善下的这盘棋局。

  许久,臧天将静静漂浮在半空的滴血『液』握在掌心,眯眼望着遥远的天际,身躯已经开始渐渐模糊,直至化作道流光彻底消失。

  次日,联邦最高统治机构九天阁,世界级秩序机构圣堂以及世界最大的自由组织侠义盟同时宣布了则震惊整个联邦的新闻,千年守护,人皇后裔,于天意日降临在联邦首都的圣耀广场,届时,人皇后裔将会开启圣耀之门,恭迎圣耀之塔,圣光普照,妖魔避让,庇佑联邦。

  这新闻就如同导火线样点燃了联邦大地,举国上下皆是无比震惊,人皇之名宇文炽,当今谁人不知,既被称为人皇,可想宇文炽之名在众人心中的地位是多么崇高,而千年过去,宇文炽竟然真的还有后裔存在于世,之前虽然直都有传言,但大家都是半信半疑,而这次九天阁圣堂侠义盟三方同时宣布,其真实度自然不用怀疑。

  天意日,千年守护,人皇后裔的天人们将会降临,而且更让人震惊的是人皇后裔将会开启圣耀之门,恭迎圣耀之塔。

  圣耀之塔这四个字是个传说,个真实的传说。

  据说,千年之前,人皇宇文炽建造了神奇的圣耀之塔,站在圣耀之塔,可呼风唤雨,可吞日遮月,可纵横天地,当年人皇宇文炽站在圣耀之塔,借助此塔,召唤圣耀之光,普照大地,庇佑联邦大地,将诸多外星侵略者驱除消失。

  只是随着宇文炽的消失,圣耀之塔也凭空消失。

  后世尊称宇文炽为人皇,而视圣耀之塔为联邦圣物。

  联邦圣物,圣耀之塔时隔千年再次出现。

  这不得不让人为之震惊,这不得不让人为之,甚至有人已经等不及前往首都聚集在圣耀广场的周边,等待着天意日的到来,等待着人皇后裔尊贵天人们的降临,等待着联邦圣物,圣耀之塔的出现。

  这天地中有着数不尽的空间,无尽世界是个空间集合,又称中央空间,几乎所有空间都位于无尽世界的主轴轨道上,也就是说,在无尽世界只要你有能力可以进入任何个神秘的空间世界。

  对于空间世界的存在,无尽世界那些前辈高手们直都在探索着,数万年来那些前辈高手们也曾开创出很多与空间相关的存在,其中人们最为熟知的便是领域空间。

  领域空间并不是真正的空间世界,因为它不具备成为世界的各种要素,不过,同时它又的确是种空间,属于又被称为第五空间。在无尽世界,领域空间是种非常玄妙的存在,并不是人人都能拥有,因为开辟属于自己的领域空间需要的条件非常苛刻,单是种源晶就让诸多人望而却步,不仅如此,就算开辟出领域空间也需要懂得如果培养才行。

  是的!领域空间是需要培养的,刚刚开辟出的领域空间内参杂着诸多数不尽的各种不良元素,你需要慢慢将其消散,这只是刚开始,就算你将自己的领域空间清理完毕,也只是个什么也没有的领域空间而已。

  懂得培养领域空间的高手会根据自己的需要,培养自己的领域空间,如若需要孕育晶石,就必须按照特定的条件去培养领域空间,如若需要修炼以及领悟,根据自己的需要从而培养自己的领域空间。

  比如当时霸王楚家的威罗之墓,威罗大帝就是将自己的水晶棺隐藏在个领域空间内,而且还在领域空间内设置了诸多陷阱,普通人别说进不去,就算进去恐怕也是必死无疑。

  此时此刻。

  这似若个领域空间,七彩之光宛如九天之上的银河般缓缓流淌着,空间之内仙雾缭绕,恰是人间仙境。

  位中年男子端坐在石椅上,男子面容白皙,神『色』沉着而又肃然,他身着白『色』华贵长袍,长袍之上星辰点缀,自然流『露』着种儒雅之气,他那双深邃仿若可透视万物的眼睛望着身前青石台上的符文棋盘,许久,都不曾动弹,犹如雕像样,连眼睛都不眨下。

  联邦大地,仁者战神,宗师之名,聂青云。

  “聂兄弟,这么多年来你可让我阵好找啊!尽管我知晓你从未离开过联邦,却不曾想到你会待在这么神奇的地方,而且待就是几十年,从未离开,如若不是这次我登门拜访,恐怕你我二人之间还无缘见面。”

  在聂青云的对面同是还坐着位中年,这中年体型瘦长,穿着干净整洁的黑『色』西服,面『色』稍显苍白,肤『色』亦是样,双眼不经意见流『露』着诡异的绿光,他那西服上面虽然不是聂青云那般星辰点缀,却也有印着神圣光华的各种符文,他坐在那里犹如披着层神圣的微光,但透过神圣却是流『露』着有些阴森嗜血的气息。

  “尼古拉斯,你找我有何事。”

  尼古拉斯,九天阁阁主,亦是当今联邦最高统治者。

  聂青云似乎不想与他多谈,直接开门见山。

  “哦?聂兄弟,你我二人之间虽然不是朋友,却也不是拔刀相见的敌人,这么多年过去,你我之间就算有恩怨,也只是九天阁秩序与荣耀秩序的争执,现如今,这切都已经不再重要,因为这个世界的格局已经开始在变化,你说呢。”

  聂青云不理,继续盯着青石台上的棋局。

  尼古拉斯站起身,环视着这神奇的领域空间,他神『色』虽是淡然,但双眼中依旧禁不住流『露』出内心深处的羡慕,许久,他又说道,“说实话,我直无法明白你究竟想要什么,想要做什么,以前是,现在也是,以前你直在经营着荣耀秩序,很多人认为你试图利用荣耀秩序取代九天阁以及圣堂,但在我来,这并不是你真正的目的。”

  第四百十六章聂青云的勾当

  第四百十六章聂青云的勾当

  “直以来,神圣议会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主宰,而我九天阁以及圣堂都只是听命于神圣议会而已,天意日,神圣议会的人皇后裔将会降临,届时开启圣耀之门,恭迎圣耀之塔,圣光降临,这个世界将会迎来个新时代,这是大势,也是命势,而你却直不为所动。”

  尼古拉斯遥望着领域空间九天之上犹如银河般缓缓流淌的光华,继续说着,“当大家都知道荣耀秩序将会并列于九天阁秩序以及圣堂的秩序时,你却选择了放弃,甚至不惜亲手毁灭覆盖联邦的荣耀秩序,从刚开始联邦大地,俱乐部遍地开花,到现在,俱乐部已是所剩无几,短短个月之间,你的势力在联邦大地全部消失,这切似乎都是你故意而为。”

  “我虽然不知道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但我却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你在努力被人们遗忘,被这个世界遗忘,你想悄然无息的消失”

  说着,尼古拉斯转过身,凝视着聂青云,道,“你在躲避,如今这个世界格局已定,你却在要努力逃出格局,你究竟躲的是什么!”

  聂青云不为所动,就仿佛没有听见样,脸上自始自终都没有任何表情波动,双眼仍然古井不波的望着青石台上玄妙无比由符文构成的棋局。

  “这个世界命势所趋,格局已定,神圣议会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因为神圣议会有宇文家族的天人,还有卓雅帝国皇室的诸多半精灵,而你应该知道这只是表面,真正的主宰是高贵的精灵阿佛罗大人与千年之前的人皇宇文炽大人,甚至还有神样的存在,妙善上师。”

  尼古拉斯缓缓坐下,望着青石台上的棋局,又道,“如今能与神圣议会抗衡的唯有武道盟和第二家族以及不问世事的星空领域。”

  “第二家族很强大,强大到甚至可以与宇文家族抗衡,可现如今,据我所知,面对命势,第二家族已经开始内讧,因为他们知道人皇宇文炽在不久的将来将会苏醒。”

  “唯能和神圣议会抗衡的或许只有星空领域了,只是,星空领域不问世事,或许,他们识时务,不想也不敢『插』手。”

  “我不得不承认,你的几位师兄弟领导的武道盟很强,薛东卫狗道人『毛』山岳各个修为高深,可又能怎样?如今第二家族内讧,星空领域不问世事,他们武道盟势单力薄,面对神圣议会犹如鸡蛋碰石头。”

  “这个世界命势所趋,格局已定,聂兄弟,何不加入我们,大家同共谋大业。”

  “呵呵”直端坐儒雅的聂青云突然微笑,轻声说道,“你归属神圣议会,又得阿佛罗的厚爱,褪去了肉身皮囊,既然这个世界的命势所趋,格局已定,你大可谋你的大业,何必又拉上我这个不相干的外人。”

  “你究竟在躲什么!”

  “究竟是什么人,让你甘愿放弃切,甚至不惜让这个世界遗忘掉。”

  聂青云不语。

  “是不是那臧天?”

  尼古拉斯身体前倾,凝视着聂青云,试图从他脸上看出些端倪,试图透过聂青云的双眼去窥探他的内心世界,可让他失望的是,聂青云依旧是聂青云,从那双古井不波的双眼中,尼古拉斯渗透其内,却陷入其中。

  “你在躲那臧天。”

  聂青云仍然不语,尼古拉斯继续询问。

  “他是不是那个人,他究竟是不是你们的师傅?”

  这或许才是尼古拉斯来此的真正目的,他西服上的神圣符文虽然可以掩盖住自身邪恶的蒙比特血脉,却掩饰不住内心深处那抹不安。

  的确,尼古拉斯最近段时间,直都是心绪不宁,他明明知道这个世界已经命势所趋,格局已定,可内心仍然极为不安,原因是那臧天的存在。

  他不知道臧天到底是何身份,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来历,让他不安的并非臧天这个人的存在,而是和臧天有关的龙威,因为那虚无的龙威总能让他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个人,个让他恐惧的人。

  他无法确定臧天的龙威是不是当年那个人的龙威,因为祭出龙威在他看来并不困难,但凡高手皆能将自己的能量幻化出龙形,如若赋予气势,完全可以施展出龙威,在联邦亦有不少这方面的高手,其中的佼佼者当属黑龙镇的黑龙王以及第二家族的也可以祭出星龙之威。

  只是,他真的无法确定臧天的龙威是不是当年那个人的龙威,所以,他来了,来找聂青云,因为他清楚那个人是聂青云薛东卫等人师傅。

  以前,他畏惧那个人的存在,但是现在,有神圣议会做后盾,有高贵的精灵阿佛罗大人有人皇宇文炽,就算臧天真的是当年那个人,他也不惧。

  但他仍然感到不安,这切都源于聂青云的行为。

  直以来他都看不透聂青云,以前是,现在也是,尽管他不想,但不得不承认,聂青云无论在智谋还是远见上都比他高的多,他很清楚自己知道的,聂青云肯定也知道,而自己不知道,聂青云或许也知道。

  如今,这个世界命势所趋,格局已定,人皇宇文炽即将苏醒,妙善即将降临,这切,尼古拉斯肯定聂青云定知道,但他仍然选择了躲避,这才是让尼古拉斯最为不安的地方。

  他知道当年那个人很可怕,但究竟有多么可怕,他没有具体的概念。

  如今这个局势,聂青云仍然在躲,难道他认为臧天的存在真的那么恐怖?恐怖到可以毁灭神圣议会?毁灭阿佛罗大人?毁灭人皇宇文炽?还是毁灭妙善上师?

  尼古拉斯不相信,但聂青云的躲避,又让他非常不安。

  无论尼古拉斯怎样询问,聂青云再也没有多说句话,对此,他内心极其愤怒,恨不得将聂青云当场击杀,可是他不能,或许应该说他没有自信能够战的过聂青云。

  许久,尼古拉斯终于离开了。

  紧接着犹如仙境般的空间领域内就传来道诡异而又尖细的声音。

  “呜哈哈!我原以为这尼古拉斯是头蠢猪,头无脑的蠢猪,头只知向精灵摇尾巴的蠢猪,头连神圣进化链都不知的蠢猪,呜哈哈!他自认为得到精灵的初拥进化成蒙比特就比天人高贵等,呜哈哈!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蒙比特甚至根本不在神圣进化链的上面,呜哈哈!”

  “不过,今日看来他还是有几分脑子,呜哈哈,他还能感到不安,说明他还没有完全沉沦在绝对的自信中,还没有完全沉沦在阿佛罗宇文炽的绝对强大,以及妙善上师绝对的命运当中,只不过呜哈哈!高贵的精灵阿佛罗或许很可怕,人皇宇文炽或许更可怕,妙善上师绝对可怕,只是他却不知,这天地间只有未知才是最可怕的!”

  “而那个人的存在就是绝对的未知,呜哈哈!这个世界命势所趋,大局或许已定,只是在那个未知面前,唔哈哈哈!就连命运的化身妙善上师恐怕也不敢绝对保证。”

  “聂青云!哦不!我应该喊你主人,是你把我创造了出来,呜哈哈!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的睿智,在你得到高贵的红衣大人相助,褪掉天人的皮囊时,你竟然利用天人的皮囊把内心的欲望同褪掉,更是用此将我创造出来,呜哈哈!”

  “我是你的欲望,我可以尽情的发挥你的欲望,而你却可以彻底看清自己的欲望,不被欲望蒙蔽,你可以更冷静更清晰的来了解这个世界的局势,以便可以更加安全的执行自己的计划,厉害呐!我的主人,赞美你,赞美红衣大人!呜哈哈!”

  聂青云微微站起身时,那诡异尖细的声音戛然而止,他遥望着领域空间上方宛如银河般缓缓流淌的微光,呢喃道,“师傅,徒儿不知是何原因让您老人家不惜和命运作对,您甚至成功渡过了次命运审判,师傅啊!您老人家究竟在做什么,究竟想做什么,徒儿真的很想知道!”

  “神圣议会的阿佛罗,即将苏醒的人皇宇文炽,以及即将降临的妙善上师,呵呵,您的敌人各个都是大神通之人,徒儿真的很为你担心呐!嗯?我亲爱的师傅,或许您还不知道在这个世界还隐藏着位对您了如指掌,虎视眈眈的红衣大人!”

  “亲爱的师傅,您定要小心才是,徒儿可直都想与您老人家见上面,叙叙旧呢!”

  突地。

  聂青云眉头微蹙,神『色』未变,却是说道,“廖生,事情办的如何。”

  突兀出现的道灰暗的虚影模糊而又飘渺,回应道,“主人,如你所料,叶明轩体内的神圣气息最近几日愈发强烈,而且开始在体内凝聚。”

  “哦?”

  闻言,聂青云那双古井不波的双眼竟然浮现出抹惊喜,旋即又道,“安德鲁呢?”

  “圣堂大皇子安德鲁虽然没有叶明轩的强烈,但他体内的神圣气息已经开始掩盖不住,而他自己并不知晓发生了什么,主人,我们要不要将安德鲁擒来,如若再不出手,恐怕在天意日时,他的神圣气息可能会被宇文家族的人发现。”

  “不必。”聂青云摇摇头,“恐怕安德鲁早已被神圣议会盯上,我们如若出手,恐怕会适得其反。”

  聂青云沉『吟』片刻,又道,“红衣说过,这个世界的本源已被分为七,真命或许亦会改变,现如今,叶明轩,安德鲁,亚瑟,还应有四人,无论如何也要查到他们是谁!”

  第四百十七章狗道人

  第四百十七章狗道人

  距离天意日的时间越来越近,联邦之内几乎所有公民都在议论着天意日当天,人皇后裔的诸多天人降临在圣耀广场,开启圣耀之门,恭迎圣耀之塔,无论是人皇后裔的天人还是圣耀之塔这对于联邦所有人来说都是件可以撼动联邦历史的大事件,如此,来自联邦各地的人们为了睹人皇后裔的风采以及传说中联邦圣物圣耀之塔的辉煌,他们已经开始动身,纷纷涌入联邦首都。

  距离天意日还有短短两天的时间,联邦首都差不多已经被大量公民挤爆,首都所有可住宿的场所几乎全部爆满,首都中心的圣耀广场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