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你装什么糊涂,本宫再问你,本宫身体上的凤凰种子究竟是什么。”

  身体?凤凰种子?

  臧天听的有些糊涂也有些懵,『操』控着自己的意识体不由向前移动。

  “站住!”传来蓝『色』女王的厉喝。

  臧天无奈的回应,“我没有恶意,你能不能说清楚些?”

  “你有没有恶意,本宫知晓的清二楚,你夺去了本宫身子的贞『操』,本宫身子上却出现个凤凰种子。”

  听到这里,臧天差不多有些了解,但仔细想又更加糊涂了,“你是说蓝情?等等你是蓝情?不!蓝情是你?你和蓝情是什么关系?”

  “她是本宫,本宫就是她。”

  这句话听起来很简单,但臧天却是无法理解,什么叫她就是本宫?本宫就是她,是个人?可也不对啊,蓝情只是蓝情,就算是蓝『色』女王的传承,她自己好像也不知道吧?这时,那蓝『色』女王又开口说道,“你与本宫在次学院峰会上相识,你亲吻了本宫,第二次你陪本宫去交易,本宫喜欢你,试图利用秘法将你的心锁在本宫身上,却被你识破,第三次”

  臧天听的目瞪口呆,蓝『色』女王说的话,正是他与蓝情相识的详细过程,蓝情和他做的每件事,这蓝『色』女王都知道的清二楚,臧天内心更加惊讶,更加糊涂蓝情和蓝『色』女王之间到底是种怎样的关系。

  “她是本宫,只是还未完全觉醒。”

  臧天沉『吟』片刻,询问,“旦觉醒,蓝情会消失,你会出现?”

  “呵呵呵”诡异的是蓝『色』女王竟然发声大笑,笑的极其轻狂,而后望着臧天,怪异的说道,“你是在担心本宫消失么?”

  “我只是担心蓝情消失。”

  “呵呵呵呵”蓝『色』女王似乎有些高兴,娇脸上的冰霜全然消失,“她是本宫,本宫就是她,你不像看来那么淡漠无情,竟然也会担心人,也不像看起来那么聪明,竟然如此无知。”

  臧天真的有点懵,确切的说和这蓝『色』女王交流起来有些代沟,不由的盯着蓝『色』女王深看起来。

  “你也无需这般看着本宫。”蓝『色』女王与其对视着,笑道,“她对你的感觉,就是本宫对你的感觉,所以,本宫知晓你没有恶意,她喜欢你,也意味着本宫喜欢你。”

  “”臧天从未像今天这般糊涂过,有点抓狂,“蓝情是蓝情,你是你,你们两个根本就是完全不同的存在吧?”让臧天疑『惑』不解的是,他完全看不懂此时此刻眼前这个蓝『色』女王究竟是种怎样的存在,灵魂?不是,精神?不是,那还能是什么?

  “我?呵呵呵本宫就是她,她就是本宫,有何难理解,你怎么这么笨!你现在与本宫交流,是因为这是本宫的传承,确切的说,你正在和本宫的传承在交流,传承没有『性』格,所以你也无需多想,如若你无法理解传承的含义,就当作是段记忆吧,当本宫完全觉醒后,这份记忆也只是回归本体而已。”

  “你究竟传承的什么?”

  “传承?呵呵呵”蓝『色』女王轻狂笑,像似在回忆着什么,喃喃说道,“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记忆,我之所以选择传承,只是为了孕育出个图腾。”

  “图腾也可以孕育出来?”

  这种蹊跷的事儿臧天还是第次听说。

  “图腾的神秘极其浩渺,我也只是偶然知道图腾可以孕育。”

  “孽图腾又是怎么回事?”臧天着急询问。

  “我还想问你,你的孽图腾是怎么回事?为何会在本宫的身子上留下个凤凰种子?”

  “我虽然拥有那玩意儿,但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孽图腾到底是种什么样的存在?”

  “那你是如何获得孽图腾的?”

  “稀里糊涂,莫名其妙。”

  蓝『色』女王哑然,正如她之前所说,蓝情对臧天的感觉,就是她对臧天的感觉,此刻的她只是种传承,种特殊的‘记忆’,她喃喃说道,“图腾的神秘极其浩渺,至于孽图腾,我也只是知晓,那是图腾中的至尊,种极其特殊的王者图腾,那是可以撼动天地撼动宇宙的图腾。”

  “那孽图腾到底是种怎样的存在?”

  听到臧天急切的询问,蓝『色』女王却也不着急,她想了片刻,才说道,“我且问你,这天地宇宙间,众灵所能触及到最强的存在有哪些?”

  “天地法则和宇宙之力。”臧天活了千余年也不是白活的,自然知晓这些。

  “天地宇宙间有着太多太多我们无法触及的存在,而天地法则和宇宙之力是我们生灵所能触及到最强的存在,但这些存在经历千年万年亿年甚至更长很久,有些存在会渐渐生出灵智,会变成完全独立的存在。”

  顿了顿,蓝『色』女王又道,“天地有万般法则,有些法则历经千秋万载,生出灵智,化为天地之书,同样,宇宙有万般神秘莫测的能量,有些能量历经千秋万载,生出灵智,化作图腾。”

  听到此,臧天说道,“你的意思是,天地之书乃是某些法则而化,而图腾乃是宇宙某些能量而化?”

  “正是如此,如若你能掌控且征服本天地之书,便能掌控天地间种法则,如若你能掌控征服副图腾,便能掌控宇宙间种能量。”

  “那孽图腾呢。”

  “宇宙有万般能量,而有些能量是宇宙之内所无法容忍的存在,这些能量极其邪恶且又强大,邪恶到威胁宇宙,强大到跳出天地法则,它们不再宇宙之内,脱离任何天地法则,它们疯狂成长着,试图取代宇宙”

  臧天听的心惊肉跳,不敢相信的询问,“你是说,孽图腾是这些变态的能量所化?”

  “正是。”

  闻言,臧天的意识体都禁不住的连续颤抖个不止,他知道自己身上这副凤纹孽图是种强大的存在,种特殊的存在,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竟然如此强大,如此变态,骂了隔壁的,强大到可以威胁宇宙?变态到跳出天地法则?还试图取代宇宙?

  这是种怎样的存在啊!

  臧天还曾幻想过自己有那么天把凤纹孽图征服炼化,现在想来,征服?人家连宇宙都敢威胁,自己个小小的生灵,拿什么征服?

  许久,臧天才从骇然中反应过来,“这玩意儿,有办法和它交流么?”

  “不知”

  看臧天不语,蓝『色』女王说道,“看你对自己的孽图腾无所知,想来你也不知我身上的那凤凰种子是怎么回事?”蓝『色』女王语气也有些失落,更多的却是无奈,这叫什么事儿,自己还没有完全觉醒,却被种下了个凤凰种子,而且现在看来,这凤凰种子还可能和孽图腾有关。

  天!那可是孽图腾。

  蓝『色』女王虽然向往图腾的能量,但是孽图腾她是万万不敢碰的,此刻她对臧天可谓是爱恨交加,爱是蓝情对臧天那种简简单单的爱恋,恨的则是被种下个来自孽图腾的凤凰种子。

  “你也无需太过担心,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哈!”臧天大笑,“说起来也的确是这么回事儿。”

  臧天是个很随意的人,管他什么孽图腾不孽图腾,先凑活活着吧,他也不着急,这东西急也也急不来,自己和孽图腾根本就不是个档次的存在,既然如此,那就只有怎么高兴怎么活,管他什么山崩还是地裂,什么天地宇宙都是浮云,只有安逸的活着,这才是根本啊。

  “你出去以后帮我个忙吧。”

  “什么忙?”原以为蓝『色』女王会是那种孤傲杀戮封喉的强悍女人,聊到现在,臧天倒是越觉得她越来越像蓝情了。

  “我本来还需要些时间才会觉醒,不过我的身子自从和你发生关系后,觉醒已经开始,这应该是你身上那副孽图腾的缘故,你的孽图腾我不知,但你种在我身上那凤凰种子目前我还未察觉到危险的气息,反之,它的存在甚至可以帮我净化肉体,不!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出来,那已经不能称之为净化,而是比净化更高的存在,称之为重生也不为过。”

  “难以想象,如若有这凤凰种子,用不了多久,身体就会达至先天,修行起来简直日千里,凤凰种子已是如此,你拥有那孽图腾,怎么到现在还没有进化成丨人类?虽然我看不透你。”

  臧天苦笑了笑,没有解释,道,“你说让我帮你,怎么帮?”

  “这蓝『色』城堡有我的蓝相,我告诉你方法,你去将其摧毁,摧毁之时,让我与之融合。”

  “你是说蓝情是吧?”

  蓝『色』女王点点头,又道,“我已经开始觉醒,蓝『色』城堡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如若可以的话,让蓝『色』城堡的子民都散了吧,在我蓝相的下面有我留给他们的东西,这些事情本来是我觉醒之后会自己做,而你却提前使我觉醒,只有麻烦你了。”

  第三百八十七章逼婚

  第三百八十七章『逼』婚

  蓝『色』城堡,宫殿之内,欢歌载舞,众人举杯饮酒交谈甚欢,薛千叶几女也乐在其中,蓝情坐在旁边,神『色』黯然,当海伦等人询问时,她也会偶尔解释两句,但更多时候她却是独自坐在那里,失神发呆。

  “情儿,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是颜妃的声音,蓝情神『色』怔,微微摇头,转而颜笑回应,“心事?没有,我只是有些累,你呢,大姐,我还想问你呢,好像自从来到蓝『色』城堡,你的心情直不佳。”

  “我?”颜妃淡然微笑,“我只是在想件事。”

  “什么事?”

  “件让我彷徨茫然的事情,件我不知该不该去追寻的事情”颜妃柳眉轻轻挑,幽幽双眸却似更加『迷』离起来,许久之后,才是摇头微笑,“不说这些,谈谈他吧,你知道他在干嘛?”

  “他?”蓝情顺势望去,不远处的那个家伙坐在软玉长椅上,翘着二郎腿,只手放在桌子上,支撑着脑袋,低着头。

  “他在做什么?”

  “他在出窍,意识游离。”

  “啊!”蓝情倒是惊讶不小,没想到臧天竟然会祭出意识游离在外,“他的意识在什么地方?”

  “喏。”颜妃指着宫殿天花板正中央的颗水晶,蓝情望去,只见原本应该蔚蓝『色』的水晶此时变得乌黑凝重,看起来犹如黑水晶样,惊的蓝情小嘴微微张合。

  “如若我没记错的话,那颗水晶应该和你们城堡的蓝相相连吧?”颜妃和蓝情亲如姐妹,她也不止次来过蓝『色』城堡,关于城堡的些事迹,她也知晓些。

  “那可是我们蓝『色』城堡用来维护蓝相的子母水晶啊!他的意识怎么会”

  颜妃亦是无奈的笑道,“我也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在干嘛,这个家伙有时候真的让人很抓狂”刚才颜妃祭出自己的灵魂试着感应天花板上那颗水晶,结果还未触及到水晶,她的灵魂就感觉到股庞大且又恐怖的能量波动,颜妃当即收回自己的灵魂,无法想象,臧天这个家伙是如何凭借意识体侵入进去的。

  而蓝情望着天花板上那乌黑的水晶,却是沉侵在思索中,就在刚才她清晰的感觉到脑海阵轰鸣,那种感觉就仿若有什么东西突然闯进样,而且更加古怪的是她感觉自己在和什么人在交流,和谁在交流,交流的什么,她却非常模糊,点印象也没有,但这种感觉却是如此清晰,犹如身临其境样。

  此刻看到乌黑的水晶,她好像意识到什么,却又不敢肯定。

  “呵呵宝贝们看的高兴么?我们蓝『色』城堡的歌舞如何?”

  蓝新月摇曳着丰满的身姿走过来,“呵呵,情儿,下面可是无风给你的惊喜哦。”

  蓝新月的话音刚落,宫殿之内的夜明珠骤然失去光明,黑暗片,静寂无声,突然间,哗的瞬间,黑暗之中出现朵漂亮至极的蓝『色』花朵,花朵艳丽而又高贵,出现之际,着实惹得不少人惊呼,蓝『色』花朵缓缓绽放,啵的声脆响,绽放至最后又突然爆炸开来,无数蓝『色』花瓣纷纷洒落,洒落之时又幻化成朵朵蓝『色』之花含苞绽放,整个宫殿显得尤为浪漫。

  前来参加宴会的不少女孩子无不惊叫连连,女孩子天生对美与浪漫无比向往。

  漫天蓝『色』花瓣缓缓坠落,黑暗之中出现个男子,男子穿着整齐笔直的燕尾服,英俊的脸庞挂着自信的微笑,缓步走来,犹如传说中的王子般,正是蓝无风。

  “殿下,你知道么?无风对你”

  寂静的宫殿之内唯有蓝无风的声音响起,他说着内心的独白,感人而又浪漫,他喜欢用这种方式来宣告自己对殿下的情感,他要向所有人宣告自己对殿下的爱,他要向所有人证明自己的情感。

  蓝无风缓步走来,只见他每走步,身体里就会分出道幻影,那幻影和他样,英俊潇洒,短短数步,场内已有数十道幻影,这些幻影与蓝无风做着同样的动作,说着同样的话。

  只见蓝无风走至蓝情对面,单膝跪地。

  “殿下,请嫁给我吧,让我,蓝无风做你的守护神”

  场内,蓝无风的幻影说着同样的话,同是单膝跪地与蓝无风重叠在起,道道幻影走来,道道重叠,蓝无风的声音犹如回音样持续响起。

  顿时,场内片喧哗,众人似乎没想到蓝无风会突然向公主殿下求婚,啪啪啪!随之,宫殿的灯光也相继亮起。

  与此同时,薛千叶海伦第二翎也同是站起身,脸的骇然,互相对视眼,都是十分惊骇,纵然是淡美从容的颜妃也禁不住挑起眉头,她那双幽幽的眸子迅速在场内众人的脸上划过,看见蓝新月欣喜的笑意,看见蓝无风自信的微笑,看见大长老高傲的笑意,骤然,颜妃幽幽双眸之中已是寒冰涌动。

  然而,今夜端庄高贵的蓝公主此时此刻更是惊讶的站起身,脸『色』煞白,容颜之上满是不可置信,直到此刻,她也终于明白为何下午时,姨母直坚持让自己佩戴蓝『色』水晶戒。

  站在旁的蓝新月满脸开怀的微笑,她拍拍手,待宫殿之内的喧哗停止后,她笑道,“各位,想必这幕是大家直都非常期待看到的,无风对殿下的情谊,想来也不用我多说了吧,整个蓝『色』城堡没有谁不知道无风对殿下的情谊。”

  “殿下”

  蓝新月喊着蓝情,奈何蓝情怔怔的站在那里,犹如雕像,看见蓝情煞白的脸『色』,蓝新月便没有继续叫下去,而的转向众人,继续说道,“想来大家也都知晓,我们蓝『色』城堡的蓝相已经破裂,而维护蓝相的唯方法,便是殿下以血脉孕育,唯此,我蓝『色』城堡的传承方可完美无误的持续传承下去。”

  “情儿作为我们蓝『色』城堡的公主殿下,自传承以来,殿下勤劳待民,无私奉献,如今蓝相破裂,为了避免传承中断,殿下已经决定尽快以血脉孕育来维护蓝相”

  蓝新月朗声说着,口个蓝相破裂,口个血脉传承,她称赞着蓝情的伟大,蓝情的无私,称赞着蓝无风对殿下的情感,原本似乎听起来并不相连的两件事,却被她说成紧密相连,仿佛蓝情如若不接受蓝无风的求婚,那她将是冷血无情的女人,她将是自私的小人,她将是城堡的罪人。

  她这番话像似向在场的众人说的,却更像是对蓝情说。

  “姨母。”蓝情神『色』黯然,内心难受之极,望着自己的姨母,“你怎么可以”

  “情儿,快答应无风啊,大家都看着呢。”蓝新月却是满脸微笑,似乎根本没有看见此刻蓝情那痛楚的眼神。

  薛千叶第二翎海伦三女都是冰雪聪明,见识非凡,她们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看到此,怎能不明白,这哪里是求婚,这分明就是在『逼』婚啊!那个姨母将这场婚事与蓝『色』城堡的安危联在起,不答应的话,那将是

  这个世界怎么可以有这样阴险的姨母!

  几女之前对蓝新月的感觉还不错,只是此刻看蓝新月脸上的微笑,越看越是恶心!

  如何回应?

  蓝情不知道,她是真的不知道,只觉得内心深处难受之极,不是情势所『逼』,只是她无法接受姨母的这番举动。

  “蓝姨母。”薛千叶『性』格轻狂,看到好姐妹蓝情那副伤心欲绝的神情,她虽然不知道蓝情的内心到底有多么糟糕,但她完全可以想象出来,“姨母,蓝情有些累了,我们还是让她多休息休息再说吧。”

  “小姑娘,你只是客人。”蓝新月的脸上依旧挂着热情的微笑,只是声音却变得冷淡许多。

  “蓝新月。”这时,道清冷的声音传来,直呼蓝新月的名字,是颜妃。

  此刻的颜妃袭白衣,倾斜着身子依偎在软玉长椅上,她手肘放在扶手上,食指和拇指支撑着脸颊,淡美的容颜上神『色』淡漠,她静静坐在那里,尤为淡雅,甚为安静,静的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