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为爱而疯(大结局)(1/2)

加入书签

  三年后,顾博彦站在a市的土地上,目光透着清冷。

  这个城市充满太多伤心的记忆。如果不是爸生病,他绝不会踏上这里的土地。

  “老大,这里!”贾清风用力扬着手,似乎唯恐顾博彦看不到自己。

  顾博彦看到人群中那几个熟悉的脸庞时,眼里多了些暖意。他走过去,一个个挨个儿抱过来。

  “老大,这次回来是不是就不走了?”高砾激动地问道。

  “我习惯了纽约,暂时没打算回国发展。”

  “老大,你抛下公司跑国外去,我为你做牛做马三年,我强烈要求休年假!”江霁年声音沙哑地说道。

  “驳回!”顾博彦冷酷地回道。

  庄博没说什么动感情的话,只是给了顾博彦一拳:“总算肯回来了!”

  顾博彦的精眸里有点淡淡的忧伤:“这个城市没有想留要下我的人。”

  几个男人同时沉默。

  ……

  沈峭拿着车钥匙,与林沫并肩走出公司:“一起去幼儿园接两个宝贝?”

  “好。”林沫点点头。“两个小家伙说想你了。”

  “好久没见到泽泽跟浩浩,我也很想他们。”沈峭笑着说道。“林沫,你什么时候才肯把我这个干爹扶正?”

  当年,为了让顾博彦信服,林沫搬到他的公寓,他们同进同出,甚至还举行了一个小型的订婚仪式。可是直到泽泽跟浩浩两周岁,也没再有下文。林沫在顾博彦远走美国后便搬出他的公寓,独自抚养两个孩子。只是她搬出去的事从来没跟好友辛雅说过,外人以为他们仍然同居。他常常陪她客串恩爱夫妻。

  “想嫁你的人早就已经排到五棵松了吧?我就不掺和了。”林沫俏皮地回道。她知道沈峭的心思,越是知道越不能答应他。感情的事,如果没有互动便只是互相伤害。

  “我可以等。”沈峭说完,便打开车门。

  林沫坐进副驾驶座后,沈峭便绕过去,坐进驾驶座。

  “学长,你……别等了!”林沫思考了一会儿后,认真地看着浓峭。

  “你别让我连干爹的权利都收回去。我不提这个话题,ok?”沈峭赶紧投降。他不敢逼她太紧,怕她连照顾宝宝们的权利都一并收回。

  他要的可不是逼她逃离。

  ……

  宁琤推着购物车一边走一边问身边的儿子:“强强,要不要买个萝卜?家里有羊肉,可以做个羊肉丸子汤。”

  “老头子不喜欢吃萝卜,冬瓜吧。”宁强傲骄地说道。

  “他是你爸。”宁琤哭笑不得地说道。

  她跟庄博结婚两年,宁强也不肯喊庄博一声爸爸。

  “我才不承认!他的身份就只是你丈夫!”宁强把冬瓜丢进车筐,昂着下巴说道。

  宁琤无奈地摇摇头。是她打小灌输给他庄博是个负心汉的观念太强了吗?宁强竟然始终不肯接受庄博。

  其实当年的事他们都有错。

  就在她想继续开导宁强时,她的视线中走来一个熟悉的女人。她惊讶地看着充满成熟风韵的林沫,她手上牵着的两个孩子是她的?两个男孩清瘦俊朗,跟林沫不太像。应该是长得像他们的爸爸吧?是叫沈峭吧?

  “老妈,我要吃瑶柱烧卖、三文鱼寿司、原只鲍鱼鸡粒酥。”一个男孩扒着冰柜,一边指着里面的食材一边说道。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另一个男孩不屑地教训起对方。

  “小文说我太瘦,抱不动她。我要吃成大胖子!”第一个男孩傲骄地回答。

  “你吃成大胖子,小文就不要你了!太丑!”

  第一个男孩一听,立刻伤心地撇撇小嘴哭起来:“我不要变丑!”

  沈峭赶紧蹲到小男孩面前,将他抱到怀里耐心地安慰:“泽泽不哭。泽泽不会变丑,会变成保护小文的大英雄。”

  “是大帅哥!”泽泽眼泪都没擦干,便开口说道。

  “好!是大帅哥!”沈峭差点失笑。

  “干爹,你别总宠着他。再这么宠他,他会变得跟这个笨女人一样傻!”浩浩一脸傲娇地说道。

  林沫插起腰,愤怒地瞪向浩浩:“林浩浩,你说谁是笨女人?”

  “我叫林浩,不叫林浩浩!笨女人!”浩浩不满地撇了撇小嘴。

  “我要打死你这个臭小子!”林沫扬起手作势要打人。浩浩见状立刻跑到沈峭身后:“干爹救我!”

  四个人笑闹做一团,根本没有发现宁琤脸上诧异的表情。

  那两个孩子叫沈峭干爹。

  是她以为的那样吗?

  她立刻把购物车转了个方向,拉着儿子朝反方向走去。

  “妈,你干嘛?我要买的汽车你还没买。”宁强看到是去结账的方向,立刻抗议。

  “下次给你买。妈发现个秘密。”宁琤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一个能轰动武林的大秘密!”

  ……

  顾博彦一直在喝闷酒,让辛雅不禁担忧。她撞了撞高砾:“他还没忘了林沫?”

  高砾用力捶了一下辛雅的脑门:“笨!”

  “谁笨了?我只是觉得林沫跟沈峭那么幸福,顾博彦早该死心了。难道他还想第三者插足不成?”辛雅瞪了高砾一眼。

  顾博彦听到辛雅的话,表情有些冷硬。

  他已经可怜地只能做小三了吗?

  他端起酒杯,一仰头,便把一杯红酒全都吞进去。

  “老大,别喝了!”庄博实在看不下去,立刻按住顾博彦继续倒酒的手。“咱们墨珍藏多年的顶级拉斐可不是这么让你糟蹋的。”

  “她现在过得很幸福吗?”顾博彦声音沙哑地问道。

  “一家四口,很开心。”辛雅担忧地看了一眼顾博彦。

  “那就好。”顾博彦声音里透着深深的失落。

  ……

  庄博回到家,微熏地解着领带:“老婆,我要洗澡!”

  “自己放洗澡水!”宁琤冷冷地回道。

  “一点儿都不懂温柔。”庄博抿了抿薄唇。

  “不满意可退货。”宁琤一边按着电视遥控,一边骄傲地说道。

  庄博一听退货两字,酒立刻醒了三分。他坐到宁琤身边,心肝宝贝地叫着,哄着。宁琤终于被他哄乐。

  庄博把她压在沙发上,便掀起她的裙摆,热情地吻住她的唇……

  “不要!我有话要跟你说!”宁琤娇喘着阻止庄博的手。

  “什么事?”庄博败性地坐起来。

  “你们见过林沫的孩子吗?”

  “辛雅见过,说是两个小帅哥。”庄博很惊讶,他还以为宁琤要跟他谈医院的小护士热烈追求他的事。“怎么了?”

  “你知不知道那两个小家伙跟沈峭喊干爹?”

  “干爹?”宁琤的话一出,庄博的酒立刻全醒了。“你确定是干爹,而不是爸爸?”

  “我听得清清楚楚。”宁琤点点头。

  “那孩子有可能是……”庄博不确定地看着宁琤。

  “顾博彦的!”宁琤肯定地回答。

  “这可是个大秘密!该死的贾清风!他一定早就知道什么,却不肯说。”庄博想起跟林沫接触最多的贾清风,立刻恼火地大吼。

  “那可不一定。连辛雅都没看出破绽,她跟沈峭不可能让贾清风看出破绽。”宁琤认真地分析道。

  “我得打电话!我手机呢?”庄博激动地失去冷静,四处找着手机。

  宁琤拽住他,从他裤口袋里掏出手机,塞到他手里:“又不是你的,你那么激动干什么?”

  “要是我的,那就不是激动,而是惊悚。我要敢有私生子,你不得把我阉了?”庄博夸张地抹了把额头。

  宁琤满意地笑了。

  庄博走到阳台,去打电话。

  ……

  顾博彦挂断电话,像入定了一样,半天没动弹,仿佛还没从刚才那让人震惊的消息中回过神来。

  “该死的水沫儿!我非要扒了你的皮不可!”顾博彦愤怒地大吼。她竟然敢带着他的宝贝嫁给沈峭!

  他跳下床,拿着手机拨通高砾的号码。

  “老大,人家正在哄宝贝闺女睡觉,你能不能别半夜扰民?”高砾不满地抗议。

  “给我调查林沫跟沈峭的婚姻状况!还有,把林沫的住址给我查出来!”顾博彦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他当年被嫉妒跟恨迷惑了双眼,竟然会相信林沫那一套出轨的说辞,被情所伤远走美国。

  “老大,你真要第三者插足?”高砾一下子醒了。

  “什么第三者插足?林沫的儿子是我的!”顾博彦虽然没看到两个孩子,却已经非常肯定那对双胞胎是自己的宝贝。哪有儿子管爸爸喊干爹的?

  “这是谁编的剧本?大反转啊!”高砾夸张地大叫。

  “我让查的赶紧给我查清楚!他们没有结婚最好!结了婚我也会逼她离!”顾博彦霸道地说道。

  ……

  “老大,你坐下来冷静一下。我们约的作者快来了,她的作品在阅雄踞订阅榜榜首一年多,如果拍成电视剧,收视率肯定有保证。”江霁年认真地看着顾博彦。

  “我现在哪里冷静得下来?林沫竟然敢带着我的儿子跑去跟沈峭同居!”顾博彦想起来就有气。

  “这里面肯定有原因。老大,你让高砾查查不就清楚了?”江霁年冷静地说道。

  “嗯。”顾博彦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不是这么没有理智的人,可是在知道肖染给自己生下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后,便再也不能冷静。“那个作品你看了没有?作者笔名是什么?”

  “作品我还没看。是清风推荐的一批网文里最火的。作者笔名叫浅水。”

  “你不会连梗概都没看过吧?”顾博彦不敢相信地看着江霁年。他这个兄弟可是一向以冷静睿智著称。

  “你让我一大男人看?你觉得我能看得下去?我只要了解它的点击率、销量、热评度就够了!只要女性观众喜欢看,我能赚到钱,我管它男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