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 41(1/2)

加入书签

  看到女儿大肚的模样,黎妈妈是喜不自胜的。

  想想,要做姥姥了吖!还会想,会不会长得像笑笑小时候呢?早就知道是双胞胎了,没来得及飞回去女儿就飞来了。

  黎妈妈是打算常住加拿大了,就像小米说的,忠孝仁义不能两全,年少时伤了爸妈的心,临老了,想认认真真做一回孝女,一直侍奉两老。

  只能叹息着告诉现任丈夫:老陈,谢谢你这么体谅我,如果哪天你不想再等了,你告诉我就好。

  你身体不太好,也需要人照顾。

  就这么走了,走前自然是万般不舍的,老陈照顾了她十多年,人是有感情的动物,对他既感激又抱歉。

  到了加拿大,见到了爸妈,之前的种种情绪立刻被冲淡。

  愧疚啊,跪在爸妈面前哭得差些厥过去。

  迟了三十年的一家团聚。

  你瞧瞧现在这一家子,三代同堂,还有即将迎来的第四代。

  梁老太太念旧,在国外呆越久就越怀念祖国的一切。

  她出生在老北平,出国后越是想,少女时的无忧和典雅奢华。

  梁家在加拿大的房子是照搬梁老太太的娘家的房子造的,层层的四合院儿,分明就是一大宅门。

  可在地广人稀的加拿大,又没了北平胡同连着胡同九曲回肠的那种韵味,太大了,没了老北平那种幽远神秘的情思。

  男人们坐在书房里品茶,方晏儒带来的茶叶让梁老啧啧称奇,直呼好茶。

  男人间的话题很多,无论你是什么年岁,什么都可以聊。

  可这会儿,老中青三代,男人,外头树荫地下,三个女人——男人们的话题自然是那三个女人。

  感恩啊,这样的场景。

  方晏儒感动得想放声大吼一常你看看那小女人,抓着副钢针缠着姥姥和妈妈学打毛衣。

  小小的衣裤鞋帽,姥姥和妈妈打得似模似样,漂亮得不像话,那小女人老是掉针,却不厌其烦,从踌躇满志想要织一件毛衣到现在织围巾,这样的演变让人哑然失笑,可却愣是觉得,真可爱啊!

  方先生心疼老婆伤眼神,可她却不听劝。

  可方先生为啥没坚决反对?你以为织给一蛋二蛋哪?原本是准备给一蛋二蛋织毛衣的,后来降级为围巾,准妈妈就思量着,先给准虫虫爸爸织一条吧。

  准虫虫爸爸其人,是个好老公,可将来不见得是多好的爸爸。

  肯定是爱孩子的,可也爱跟孩子吃醋,如果肚子里是女儿就算了,儿子,咳,这醋还是得吃!谁让你来跟老子争老婆来着!

  “舅舅,您也得加油了1方晏儒笑着鼻子,转身去给姥爷斟茶。

  “嗯。”梁子正双手袋,站在窗前,轻轻点了点头。

  这头,女人们坐在老藤椅上,手里打着毛线,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

  梁老太太特别喜欢打毛衣,各种花样都会编——梁老太太小时会常坐在自个儿身边,可以一个下午盯着她打毛衣,那是一位大清格格,却下嫁商贾之家,娴静大气。

  “孩子名字起好了吗?”老太太突然问。

  “没呢,就起了小名儿。

  他们爸爸说老大叫一蛋,小点的叫二蛋。”黎笑紧紧盯着手里的针,深怕一个闪神又掉针了。

  “这名儿好,够响亮啊,好生养。”老太太乐了。

  好生养?黎笑停下动作,头一歪,深思了会儿。

  “好生养,不是应该叫狗剩儿之类的嘛?”

  把黎妈妈给逗乐了。

  “傻闺女,你乐意你的娃叫狗剩儿?”

  “他们爸爸肯定不乐意。”

  “笑笑啊,这娃生下来,小的姓梁成吗?”梁老太太突然问。

  没为梁家留下男丁是老太太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您别怪她重男轻女,老时代的人,就那想法,你没生儿子,将来没有娃姓你家的姓,这是很现实的问题。

  好在现在年轻人思想都开明,不就是一个姓嘛,搁古代那是和继承权挂钩的,搁现代,豪门还是有些个关系,不过名字更多的已经只是一个代码了。

  “成啊,怎么不成。”黎笑应得痛快。

  “哟,别那么爽快。

  你还是先跟晏儒商量商量,指不定他不乐意呢。”

  “他敢1小母老虎的模样,可娇憨得不得了,直直的甜蜜。

  见姥姥一副慎重的模样,黎笑赶忙安抚。

  “他就是一假洋鬼子,中国人的礼数他全不懂,这些事儿他巴不得我来管。

  再说了,一蛋二蛋,怎么着我都能分到一个吧。”

  “这话不是这么说,万一他爷爷不喜欢呢。

  若那两老不乐意,那就别提了,伤和气。

  怎么着都是我的宝贝曾外孙。

  呵呵……”老太太倒是挺能自我安慰,说着说着自个儿已经乐开了。

  这事儿黎笑是搁在心头了。

  在加拿大呆了两个来月,等黎笑终于憋好了一条围巾,方氏小两口终于动身去美帝国了。

  离开时黎笑倒也没依依不舍,反正等她生的时候他们全要赶回去的。

  方先生决定了,还是得回中国生。

  他这辈子最纠结的事儿就是后来姥爷把他转成了美国户籍,虽然有了双重国籍,可中国国籍这事儿上总是名不正言不顺的感觉。

  和黎笑领了证后他偷偷去迁了户口,这会儿他们家的户主是黎笑呢,他啊,现在是黎笑家的人,那中国人的身份是名正言顺了吧?

  反正他是不想将来自己孩子也有和他一样的烦恼。

  所以黎笑得在中国生,户口就在中国落,名正言顺的中国人,还得土生土长!

  飞机在肯尼迪机场降落,随后他们上了直升机,直接飞往曼哈顿uppereastside,方晏儒姥爷的家族产业就在曼哈顿,就近原则也住在了这里。

  飞机上无聊,黎笑又睡不着时,方先生就给黎笑将姥爷老家的事儿,他想念西雅图,那是一个无与伦比的城市,承载着他的童年时代和少年时代。

  那里到处都是树,幽静的港湾、河流、绿树、五彩斑斓的街道。

  整个城市都是绿色的,树木葱郁、草地青葱,甚至飘来飘去的雨、轻轻掠过的风,都带着青绿的颜色。

  偶尔,很偶尔,在爷爷都有空的时候,确定是安全的时候,他们会带他去郊外踏青,祖孙三人。

  西雅图周围的青山之中,有许多许多的湖泊,那样的景致很美很美,他说一定要带她他的童年。

  黎笑听地入神呢,不知不觉就到了目的地。

  直升机在中央公园降落,铮黑的防弹汽车已经早已等在那里了。

  世界上最寸土寸金的地方,两老和方晏儒不一样,他们不习惯住饭店顶楼,他们觉得再忙也要有个家,实实在在的家。

  他们的家隔壁就是教堂,很有格调的建筑,彰显的是低调的华丽。

  屋内装潢也并不是黎笑想象的那种奢华,反而处处温馨。

  “想什么呢1方晏儒好笑地揉揉黎笑的头顶。

  这妖,一进门就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越是朴素她越惊讶。

  “不然改明儿我让外公把这儿弄成黄金屋得了,好符合你的想象。”

  “说什么呢1娇娇地回了一句。

  外婆迎了出来,看到黎笑以及她的大肚眼镜瞬间一亮。

  “哦!笑笑,你终于到了。”大肚子横在中间,可外婆照样给了黎笑一个大大的拥抱。

  “外婆。”黎笑甜甜地唤了一声,立刻换来外婆大大的笑容。

  “咳,大美人,你似乎把我给忘了哦1方晏儒小声抗议。

  自从黎笑怀孕以后,在中国的家里他是受尽冷落,没想到到了美国的家,还是一样的情况。

  一个个老家伙,只看到现在电脑里的好东西,完全忘了他这个卡人的功劳!

  外婆笑得温情,她向两人张开双臂。

  “欢迎回家,我的孩子们。”

  那一刻,黎笑热泪盈眶。

  三个月后,黎笑在北京军总剖腹产下一对双胞胎,老大3400克,老二3200克,母子平安。

  半年后,两人在北京、西雅图举行了两场婚礼,方晏儒正是宣告世界,自己终于落户中国。

  作者有话要说:我就给这么了解了,大伙儿有意见不?

  幸福生活,咱们番外慢慢补。

  你们得留言,这章得留,下章也得留。

  要是本少爷发现两章留言悬殊,哼,本少爷就不更了!呸!也得有人收你威胁!

  555555555------

  蛋蛋们_成长的烦恼

  童子尿 一蛋叫方瑾涵,二蛋叫梁瑾哲。

  一蛋二蛋从小就不是好伺候的主儿,新手爸爸妈妈心疼孩子,想自己带着,白天有保姆,宝贝蛋们的太也时常过来凑个热闹,可到了晚上,就只能爸爸妈妈们自己奋斗了。

  婴儿嘛,大都睡到半夜起来哭一哭闹一闹,喝个撒泡尿再睡,如此反复折腾几回。

  这不,半夜两点,准点,一蛋二蛋开始闹腾了。

  宝宝妈赶紧起来了,宝宝爸也跟着慢腾腾的起来。

  不是心疼宝宝们,再心疼这么个折腾法也烦了,他那是心疼自己老婆,所以再重视睡眠也扑腾着起来给老婆打个下手。

  这头黎笑给一蛋喂,那头方晏儒给二蛋换尿布。

  这方晏儒想想,长此以往下去不是办法啊,将来还得生呢,要每个都这么折腾,得多少年跟他们耗啊!他还想趁着年轻和老婆多浪漫几年呢。

  尿不湿一扔,一把抱住老婆。

  “我说笑笑,咱们再生个女儿吧1“怎么了?一蛋少爷和二蛋少爷没折腾够你?”黎笑失笑。

  俩娃娃才六个月大呢,这厢刚升级为新手爸爸又想再报产了?

  方晏儒的手不老实了。

  黎笑已经停止喂母了,因为照顾孩子,黎笑产后没有刻意减肥,身形就自己消瘦下来了,唯独这部,果然再次发育了,虽然还是没有很大,但是比起以前……

  “我是想,孩子这么会吵,趁着现在一蛋二蛋还小,要吵就吵一块儿了,咱们把该生的都生一生,以后清静。”

  黎笑囧了。

  方晏儒还想接着不老实呢,可一蛋二蛋现在已经学会“保护”妈妈了。

  方晏儒只觉背后一阵温热,自个儿裸着的上身成了靶子,二蛋少爷翘着致的小,正对着爸爸的背猛烈击呢。

  狠狠盯着咧着铮亮牙大笑的二蛋少爷,方晏儒震惊、愤怒、压抑、无力,直至晕厥。

  报产记 方晏儒是言出必行心动不如行动的主儿,这不,一蛋二蛋还没满周岁,黎笑又怀孕啦。

  好友们笑呢,说这两夫妻也不知道消停,还生得没完了。

  方晏儒嗤之以鼻。

  呸!那是你们不懂!小爷那是为了长远打算了。

  黎笑又怀孕了,又怀了双胞胎。

  这回轮到方晏儒害怕了,你说家里已经有两个带把的了,再来两个,那不得要了他的命啊!可黎笑坚决不要事先知道宝宝的别,于是,这苦命爸爸得担惊受怕的最后一刻。

  一蛋二蛋一岁半,要上早教班了。

  关启勋高价聘请的教育专家,方晏儒思量着,虽然小爷的种已经赢在起跑点了,但他不介意让自己的娃扩大优势。

  一蛋二蛋上学啦!一大早,妈妈遵循着小羽哥哥的时尚品位把他们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由爸爸载着前往关爸爸的学校。

  瞧瞧,多懂事早熟的娃啊,一看到大型玩具,一蛋二蛋飞扑了去,和周遭哭声震天响的其他娃娃们那是有天壤之别,其他爸爸妈妈羡慕死了,方先生骄傲啊,尾巴翘到天上去了。

  可,还是娃娃埃方先生呆了半个来小时,满意地准备走呢。

  这一蛋二蛋,华丽地哭啦,哭得比任何娃娃都响,哭得比任何娃娃都惨。

  “爸爸,爸爸……”

  “爸爸,一蛋要爸爸,爸爸别走……”

  听听!声音洪亮,咬字清晰。

  声气的撒娇,方先生的心都要被哭碎啦!争宠是一回事儿,互相算计是一回事儿,出了家门,他们就是全世界最亲密最相爱的父子啊!

  方先生抱着俩宝贝蛋,眼睛都红了。

  “哟,这唱的是那一出啊?”关启勋甩着车钥匙过来,右手还抱着他家关子瞳。

  瞧瞧这芭比娃娃一样的小公主,那可是关家两父子的心头啊0虫子,你可以再丢脸一点。”

  “呸!我就不信你家小羽和子瞳入学大哭的时候你不心痛。”

  关启勋鼻子,没搭话。

  是心疼呢,丢脸程度也不下于关先生。

  可这……一蛋一见着关子瞳,立刻忘了要哭的事情,哽咽着问。

  “爸爸,瞳瞳也读书吗?”

  “啊,瞳瞳也读书呢,瞳瞳都小班啦,瞧瞳瞳多勇敢,没有哭哟。”一旁的老师顺势说。

  “那一蛋也要读书。”说着立刻放开自家老爸,缠关子瞳去了。

  一见一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