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爸爸···”

  床榻的女子终于突然开口,破碎的话语从她苍白发青的唇瓣溢出,脆弱的像是美丽的瓷娃娃,让人不由自主的引发心底的怜悯之心。

  “妈妈···妈妈···你c你在哪儿呢?”

  爸爸?妈妈?什么东西?

  “爸爸,我不想当兵了,我想回家,回家陪妈妈”,苍白的女子无意识的喃喃道,手指同时无意识的收紧,眉宇间出现痛苦的神色。

  不想当兵?逸箫不解,难道玉林真的是士兵?

  可是,有男人在,哪里有让女人上战场的道理?

  逸箫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她了。难道她的单纯稚气和自己的温和儒雅yi样只是伪装?

  他越发的好奇玉林到底是什么人了,因为直觉告诉自己,玉林肯定不是玉族人这么简单。

  半个时辰之后,名飞带着熬好的汤药出现在房间,逸箫不禁责问,“怎么这么慢?”他难道不知道玉林在痛吗?

  名飞苦笑,“大夫开的大都是很稀有的药,龚谢跑了很多跑了很多地方才把药材买齐”,在药方上,名飞甚至看了冰蚕雪魄这样的药材,要知道这可是帝都皇族都不容易搞到的,还好灵岩城是个繁荣昌盛的城池,出高价就能买到这种稀有药材。

  逸箫端过药碗,示意名飞退下,名飞yi愣,终于还是恭敬的退出房门,主子竟然亲自给玉林喂药!这可算是个新鲜事儿了。

  熟悉逸箫的名飞知道,主子看似温和儒雅,其实是个极度冷漠之人,甚至可以说的上是铁石心肠,不然,也不会在争权夺势明争暗斗的朝堂之上保持yi方势力。

  可是,主子对玉林小姐是真的动心了!

  希望玉林小姐能明白主子的yi片心意吧,名飞暗想,把托盘递给yi个侍卫,去处理他们在灵岩城最后的事情。

  亥时yi刻左右,吃了药的玉林幽幽转醒,入目的,是昏黄烛光下逸箫略显疲惫的俊脸,他yi直这么守着自己吗?看时间,差不多已经过去四个小时了,龙逸箫,这个南夏国的九王爷,就yi直守在自己身边?这么说,她在昏睡中听到的那些温柔的话语也是他对自己说的?

  昏昏沉沉中,剧烈的痛苦夹杂着复杂的情绪在脑子里爆发,她仿佛看到爸爸妈妈,哥哥,还有特种部队的那些战友,她拼死训练出来的队员···yi张张鲜活的面孔,让她yi度以为自己已经回到现代,睁开眼睛才发现,原来只是自己的幻想。

  “你醒了?怎么样还疼吗?”

  温润的声音宛如醇厚的美酒,正想给自己倒杯茶的时候发现玉林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她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额头不在渗出冷汗,看来药发挥作用了。

  玉林摇摇头,还是直直望着不远处小桌前地男子。

  他英俊,温和,睿智不凡,几乎是所有女子心目中最理想的丈夫,再加上他尊贵的身份,定然有无数女子趋之若鹜。

  这样的男人,真的适合自己吗?

  “饿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她还是摇头不语,平静的黑眸在瞬间闪过无数情绪。

  龙逸箫,不要对我这么好,因为我注定不会成为你众多女人中的yi个,让我和其他女人分享yi个优秀的你,我做不到。爱上我,最终受伤的,yi定是你。

  “既然不想吃东西,那就喝杯热茶吧”,逸箫自顾自的拿起yi个新的瓷杯,倒上茶杯端到玉林面前,这是侍卫刚刚送过来不久的开水和茶,不是很烫,也不会太冷。

  见玉林并没有动作,逸箫抬起她的小脑袋,yi只手把瓷杯凑到她的嘴角,温和的说道:“喝点水”。

  娇小苍白的女子没说什么,小口小口啜饮着茶水,喝完水,她躺在那里,任由逸箫帮她塞好被角。

  “好好休息,侍卫就在门口守着,有什么事儿的话就叫他们,我也会去休息了,乖”,他俯身,在她光洁的额头流下yi枚轻如羽毛的吻。

  他本来是想留下的,但是玉林的沉默让他不敢“轻举妄动”,所以他只能和她暂时维持这种暧昧不明的关系,而且,他还有重要的事情处理。

  帝都来的那封密信,关系着他今后在朝中的地位,也关系着他是否能够坐上那把象征着权势地位的龙椅。

  第二天yi大早玉林就早早醒来,难得没有窝在被子里睡懒觉,格斗军刀和掌心雷都在,她心安了不少,在枕边,还有条漂亮的血钻项链,不是她送给司静飞的那条,这条比那条还要漂亮。

  红的耀眼的血钻镶嵌在翠绿的玉石精雕细刻而成的花托中,形成了yi朵美丽的花朵,这是玉林见到的最美的钻石。

  不过,这是谁拿来的?

  据她所知,血钻在逸箫这个年代是绝对稀罕的玩意儿,就算是皇权贵族都只闻其名而不见其真面目,而且,这枚血钻也不是她送给逸箫那串手链中血钻的任何yi颗。

  活见鬼了,因为在她完全没感觉到有人接近她,要知道,无意识训练让她能够在沉睡中把yi只毒蛇丢到yi边,除非,除非来到她身边的人对她没有威胁。

  那么,是谁呢?

  在客栈窝了yi天的玉林实在闲不住了,第三天玉林不顾逸箫的反对去了她在灵岩城外新买的宅子。

  “玉府”,两个苍劲有力的溜进大字刻在楠木匾额上,yi百米外都能看得见,透过打开的宅门,可以看到有人在打扫院子。

  “什么人?”刚走进宅门就有青衣汉子上前询问,他们得到的命令是,任何陌生人不得入内。

  “你们是刘四请来的人?”玉林疑惑的问道,毕竟匾额上挂的可是她的大姓。

  “我们是刘管家的买来的,请问您是?”其中yi人yi听玉林提到刘四,立刻明白她是“熟人”,据刘管家讲,这个宅子也刚被新主子买下不过三天,知道的人肯定都是熟人,

  “刘四在吗?”

  “刘管家在给yi群买来的丫头乞丐安排房间”,虽然不知道刘四为什么买来这些落魄的人儿,作为仆人他们还知道自己的本分,不去问,也不敢问。

  “我叫玉林,是这里的主人,带我过去见他”,玉林直接报上名字,她对刘四的办事效率很满意,没想到三天之内他竟然真把yi切准备妥当。

  “啊?”两名青衣仆人yi愣,他们不可置信的对视yi眼,没想到玉府的主子竟然是个女人!而且还是如此漂亮的yi个女人!

  “主子,您请”,激灵yi点的仆人终于回过神来,把玉林和小刀迎了进去。

  c第二十yi章 拜怪老头为师

  宽敞的庭院深深,干枯的落叶c凌乱的石块什么的都被清理干净,刘四指挥着几个年轻人把yi棵棵小树苗移过来,细细矮矮的yi排,翠绿色的小叶子在风中微微颤抖。

  “玉小姐您来了”,刘四看到她,赶紧着过来打招呼,他指着忙忙碌碌的年轻人问道,“小姐还满意吗?”

  “不错,确实不错”,玉林抚掌轻笑,刘四的办事水平比她想象中的还要高,“我进,你们继续!”

  淡淡yi句,就奠定了她玉府主人的身份。

  玉府,将会是yi个全新的开始。

  在门口就能闻到淡淡的酒香,推门而入,果然是yi坛坛的酒水,酒坛被红泥封口,整齐的摆放在靠墙的位置,粗略估计,至少有两百坛。根据气味,玉林知道这些酒至少有十几个品种。

  她还记得玄冥子当时说过的话,三天,今天就是第三天了吧!

  玉林有yi种预感,玄冥子yi定会来找她,即使她没有告诉他自己的住址,这是yi种强盛的第六感。

  “乖徒儿,师傅过来找你了”,在玉林想的入神的时候,窗户被打开,yi个白色的身影飘了进来。

  白衣白胡子白头发白眉毛,有点像百无常。

  “啊?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玉林下了yi跳,袖中的手下意识的握紧了格斗军刀。

  “这里怎么了?这世上就没有我到不了的地方”,玄冥子胡子yi吹,不满的说道,除了玄机子的酒窖,他哪里没去过?帝都皇宫c格国密谷c深海之渊c武林盟主的刀剑阁,他哪里不是如履平地。

  真是个怪老头儿!

  深吸yi口气,玉林指着成排的酒坛子开口道,“玄机子我找不到,这些酒是给你的。”其实她根本就没去找玄机子,就算找也不知道去哪儿找呀,她在灵岩城人生地不熟的,再加上她这两天腹痛的厉害,yi直在客栈呆着。

  “嗯,不错不错”,老头儿看着那些酒水的目光亮的惊人,“乖徒儿真不错,还知道给师傅准备这么多好东西”,看他那样子,就差没对着酒坛子扑上去了。

  “乖徒弟?”他不会真要认自己当徒弟吧。

  “是呀,你没找到玄机子,按照我三天前说的,你就是我的乖徒弟,快点叫师傅!”

  玄冥子轻轻yi捋苍白的胡须,煞有架势儿地坐在yi边的檀木雕花圈椅上。

  “不是,我···”玉林想要解释,可是解释什么,这事儿好像也解释不清楚,三天前是这么说的没错,可是,“可是我当时没答应呀!”

  “你没答应没关系,老头子我答应了就行了,快点,拜师叫师傅吧”,只见玄冥子yi甩胡须,急急催促。等了将近六十年才等来这么yi个好苗子,他当然心急了。

  那天见面时他就感觉自己和这个小女娃有缘,他特地动用了玉族至宝天机镜来查看玉林的前世今生,yi查不要紧,这yi查吓了yi跳,原来,这个小女娃竟然不是当世人!

  她是从异世来的,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她拿烈酒直接就往自己伤口上浇的那种气魄,像极了他年轻的时候,所以,这个徒弟他玄冥子收定了。

  “当你徒弟有什么好处”,清澈的眼眸里闪烁着yi种叫做算计的东西,如果当他徒弟福利还不错的话,她不介意给自己找个师傅,如果还能从玄冥子这里学点轻功呀什么的就更好了。

  她的这点小算盘没逃过玄冥子那双虽然平静却如鹰隼般锐利的眸子,活了快yi百年,看破尘世的玄冥子什么没过去,不过,他还是打算吊yi下玉林的胃口。

  “好处当然有了,而且还很多,为师yi定会把你教成南夏国第yi高手,比你的那什么逸箫都厉害”,小样,还治不了你了。

  要知道,玉族中多少大好青年排队想要当他徒弟呢。

  比逸箫还厉害,小脑袋儿瓜yi转,玉林愣住,“你是说逸箫会武功?”相处了这么久她怎么不知道?

  “当然,那小子是南夏国第yi高手,只不过他练得功夫比较特殊,不会有明显的真气,yi般人看不出来罢了”,话说龙逸箫那小子也是个武学奇才,顶着九王爷的身份,还有那张妖孽般的俊脸,很多人都忽略了这yi点,“怎么样,要不要当我的乖徒弟?”

  “要,当然要!”

  从这个重磅炸弹中回过神来,玉林啪的yi声跪在玄冥子面前,俯身磕头,朗声道:“乖徒儿玉林拜见师傅!”

  那些古装电视剧里好像都是这么拜师的吧,第yi次任人当师傅,不但没有感觉不舒服,反而心底涌起yi股莫名的感觉--爽!

  龙逸箫,等姑奶奶学成比你还厉害的武功,看我不整死你!竟然想让姑奶奶当你的小妾!

  去死吧!

  “好,好,好,乖徒儿快起来吧”,玄冥子把绝美的女子搀起来,他本来以为还要多费些口舌的,没想到玉林这么快就同意了,这是太好了!

  玄机子,等我把徒弟调教好,yi定让她和你的徒弟小木子yi较高下,看你到时候还得意不!

  “师傅,那你现在就开始教我好不好?”

  凝脂般的小脸儿笑成yi朵灿烂的花,玉林已经迫不及待了,她yi定要尽快超过逸箫那头大色狼!

  “现在?不行不行”,玄冥子连连摇头,yi看玉林那快要哭小脸儿又连连解释道,“乖徒儿呀,不是师傅我现在不想教你,而是你现在身体不怎么好,虽然佩戴着我送的血狱圣石,还是需要yi段时间才能恢复的,等你身体好了,为师yi定把毕生绝学都交给你!”

  唉,这个徒弟天赋虽好,却是个爱哭的小丫头,看来以后有的受了,不过,为了玄机子那些美酒,他忍了!

  “哦,原来这块东西是你送的呀”,扯出脖子里的宝石,玉林恍然大悟道,“连我住在哪儿你都知道,师傅你太厉害了!”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被玉林马屁这么yi拍,玄机子笑的眼睛都眯成yi条线了,活了将近百岁,有这么yi个好看的乖徒弟还真是不错。

  只不过,到底这个徒弟乖不乖还需深究了。

  “师傅,那我还需要多久才能学武功?”这才是玉林最关心的问题。

  “yi个月吧!”

  “yi个月?这么久?逸箫马上就要离开灵岩城了,他肯定会让我跟他yi块走的,到时候怎么和师傅学功夫呀?”说道这里,光彩照人的小脸儿顿时蔫了,像是霜打的茄子。

  “呵呵,小林子,你放不下的还有你刚买的这个宅子吧”,玄冥子yi眼就看穿了玉林的心思,“放心吧,宅子我会让你帮你打理,至于教你武功,我每个月会去逸王府教你的。”何况,这宅子里还有这么多美酒等着他老人家呢。

  “可是,可是我······”

  “可是你不想跟逸箫回去是吧,听师傅的,你yi定要跟他回去”,不羁的语气严肃起来,玄冥子看着左右为难的小丫头,有些不忍。

  不过,成大事者必须要经历yi些磨难,玉林刚来这个世界不久,她需要经历更多的事情来磨练自己,认识这个世界。逸箫是南夏国最出色的王爷,跟着他,定能经历yi些惊心动魄让人终生难忘的东西。

  “为什么呀?”玉林不解,腆着小脸儿望着师傅,希望玄冥子能够给她yi个明确的答案。

  “以后你就知道了”,苍老的手掌抚了抚她有些凌乱的头发,叹了口气,“记住,为师叫玄冥子,不要对任何人说起我,你若有事,为师yi定会去找你!”

  “这个拿着”,玄冥子把yi个小瓷瓶儿塞进玉林手里,“关键时刻,这药也许对你有用!时候不早了,为师该走了!”

  在玉林诧异的目光中,已是白发老者的玄冥子从窗口消失不见,顺带着,还搬了yi坛子酒。

  “呵呵,这是个怪老头!”

  无缘无故认了个师傅,丢给自己yi瓶东西也不说是什么,还说什么关键时刻也许有用,真不知道这个老头儿是疯子还是智者。

  脑子里是师傅玄冥子那些让她糊里糊涂的话,玉林就这么晕晕乎乎地踱步客栈。

  刚刚走上楼梯,就听到yi声怒吼,随即,浓重的血腥味从逸箫房间传了出来。

  “到底怎么了”握紧格斗军刀,玉林yi个箭步来到风门前,yi脚踹开房门,灵活的翻滚着小身子滚了进去。

  “谁!”

  等来人伸展开身子站起来,房间里的人yi愣,全都不安的望着她绝美的小脸,和她手上闪着寒光的格斗军刀。

  逸箫冷冷的望着玉林,红润的薄唇吐出同样冰冷的话:“你跑哪儿去了,你知不知道大家都在找你!”他死死攥住微微颤抖的拳头,就在她破门而入的yi瞬间,他几乎忍不住yi掌劈了她。

  如今正是多事之秋,帝都传来的消息对他极为不利,刺客成批成批的往灵岩城靠拢,她竟然还敢到处乱跑。

  万yi被四皇子的人抓去怎么办?

  万yi被误伤了怎么办?

  种种糟糕的想法让他几乎发疯,他才忍不住出手伤了忠心耿耿却没尽职把玉林看好的小刀。

  ------题外话------

  这是今天的二更,补周三的缺哦,小凡求收藏哦,喜欢的亲们,就顶yi下吧!

  c第二十二章 刺杀

  房间本来就不大,站了这么多人,再加上淡淡的血腥味和男人阴鸷冰冷的目光,玉林感觉头皮发麻,yi股子阴风在脖子后面飕飕的吹着,这个难受呀!

  “我···我···我就是出去溜达yi圈”,逸箫杀人般的眼睛让她心底yi颤,不就是出去yi下下嘛,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吗?

  “溜达yi圈?溜达yi圈就把小刀甩了?嗯?”

  当小刀惊慌失措的跑回来说她不见了的时候,他心底猛然yi颤,当时他的第yi反应就是--玉林跑了!玉林曾经说过自己要离开,彼此之间不再见面,于是,他排除所有侍卫去找,就连暗卫也都派了出去,找了小半天没找着,就在他快要发疯的时候,她竟然又自己回来了!

  所以,他有必要好好教训yi下这个不知好歹的小丫头。

  “没···没有”,弱弱的yi句,蚊子哼哼yi般,还是被他听到。

  “没有?你还敢说没有!”yi听这话逸箫就火了,做错事情竟然死不认错,自己yi片好心全被糟蹋了!

  修长有力的手指捏住她小巧可人的下巴,手指用力,她竟然垂下眼睛不看他。

  “看着我!”

  呼吸就在彼此的鼻息间,她能闻到他身上好闻的草木清香,如此愤怒的逸箫宛如yi头暴怒的猎豹,想要撕碎猎物,而猎物,就是她。鼓起用力抬眸看他,在他鹰隼般锐利的目光下她又赶紧低下头。

  乖乖,太可怕了!

  原来,这个男人隐藏的这么深,下次谁敢说他是温文尔雅天使yi般的人物玉林就想活劈了他,这哪是天使,活脱脱yi阎王嘛!

  “看着我!”

  冰冷的声音蒙上yi层更加凛冽的寒意,玉林感觉自己身体的每yi根汗毛都竖起来了,危险!危险!危险!它们在紧张的宣告。

  危险!确实危险!

  跪在地上的小刀强忍不住,又吐出yi口血,主子这yi掌可够狠的,即便没有要了他的命,痊愈也需要至少yi个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