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可以!短短的时间里,强烈的占有欲充斥着逸箫的心。

  他的心,乱了。

  “为什么?我就是想进去!你放开我!”

  不放是吧!哼,玉林低头咬住了他的手臂,使劲儿,再使劲儿,我就不信你不放开我!

  “你们走开!”逸箫没好气的扫了yi眼就要上来帮忙的侍卫,这个时候他们来凑什么热闹?手臂的疼痛不算什么,比这强百倍千倍的疼痛他也经历过。

  “乖,放开我!”人来人往的夜街上,堂堂九王爷就这么俯下身在女子耳旁说道,蓦地,他张口含住玉林白嫩的小耳朵,用力的吸了yi口。

  感觉到怀里的人明显yi震,他终于放开她小耳朵,却恶劣的舔了舔她柔软已经泛红的耳垂,又轻轻呼出yi口气。

  c第五章 温柔的惩罚

  温暖湿润的气息从耳廓开始蔓延,仿佛全身都被定格,酥酥的,麻麻的,异样的电流从体内流动,全身血流加速,肆意的冲击着身体的每yi个细胞。

  他身上好闻的草木气息就在自己鼻息间流转,每yi次呼吸,鼻腔内好像都是他的气息。

  不由自主的,就放开他的手臂。咬住他的牙齿早就没有力气。

  “妈的,你混蛋!”

  玉林气急败坏的把逸箫推开,小脸儿羞红,彷如盛开的娇艳的桃花,连带着耳尖都是有人的绯色。再瞥yi眼罪魁祸首,蓦然发现他线条柔和的俊脸上亦是yi抹不自然的红晕,仿若清晨的yi抹淡淡的朝霞。

  美极了!

  真是妖孽!玉林暗道,这样的男子称得上是第yi美男了吧,yi想到他竟然吻自己的耳朵,而且还c还······

  呀呀呸的,堂堂特种部队的中校竟然被人吃豆腐,传出去没脸见人了!

  “不许骂人”,还是淡淡的温和的声音,语气里没有任何起伏,他轻轻捏住被咬的手臂,话说玉林下嘴够狠的,隔着厚厚的袍子都感到强烈的刺痛,肯定是出血了。

  “要你管!”

  她没好气的回yi句,见三个侍卫的目光都落在逸箫的手臂上,她也不禁看过去,这yi看不要紧,她顿时愣住。

  好像,差不多,应该,也许,咬的太重了!

  作为特种部队的教官,她知晓人体每yi个部位的承受力,胳膊虽然不会致命,但是,看逸箫的手臂就知道,太用力了。

  肯定出血了!

  她是不是太过分了?看逸箫的眼神儿,就知道肯定很疼,“唉,那个,你没事儿吧?”玉林有些小愧疚,逸箫又不是她手下那帮子特种兵,看他身边随身就跟着两个武功高强的侍卫,他本是亦是温文儒雅,功夫肯定不怎样!

  “你,你c你···你不会让名飞他们打我吧?”

  玉林终于还是害怕了,侍卫们地眼神好像要撕了她,她可是打不过这些侍卫,yi个个都功夫了得。

  “嗯,确实有这种想法!”

  逸箫煞有其事的点点头,好像下yi秒就会让名飞打她yi顿。

  “你,你yi个大男人不能c不能跟我yi个女孩子过意不去吧?”

  说这话的时候,玉林yi点底气都没有,她不禁后退yi步,袖子里的手暗中握住格斗军刀刀柄,如果名飞有异动,她会在第yi时间逃跑。

  “为什么不能?”他反问。

  “你c你c你小肚鸡肠!”

  她理直气壮的回了yi句,说完就感觉不对,错误好像是在她自己吧?

  “哦?原来是我小肚鸡肠了?”

  逸箫不怒反笑,温和的眸子里划过异样的光芒,握住伤处的手渐渐收紧,感觉有温暖湿润的液体流出他才放开。

  不对呀?

  俗话说事出异常必为妖,玉林精确的捕捉到了他眼中yi闪而过的精光,她不禁拔腿就跑!

  跑得快yi点!再快yi点!如果被抓回去的话肯定惨了!

  跑!使劲儿跑!

  不对!以她负重三十公斤跑十公里都脸不红气不喘的体力,跑了几步竟然跑不动了!

  转身,就看到名飞就站在自己身后,他有力的大手紧紧抓着自己的后衣襟,被抓了,死定了!

  客栈,逸箫的房间。

  玉林不安的坐在椅子上揪着自己的衣角,她时不时的瞟安静沉默yi言不发的男子yi眼,才发现他真的很帅,很好看,用妖孽这个词来形容当之无愧。

  “看够了没有?”他突然开口,沉声道。

  “你怎么知道我在看你?”话问出口才觉得不妥,她不禁又加了yi句,“你不能打我哦!”

  门外,就是名飞带着几个侍卫严密的守着,他们每个人还都有轻功,所以,逃是逃不掉的,唯今之计,只能希望这个主子的心能软yi点,再软yi点。

  害怕了?

  逸箫在心底暗笑,还以为她有多大胆子呢,光天化日之下都敢抢劫他,现在害怕是不是有些晚了?

  “废话少说,先帮我看看伤口”。

  “哦,哦”,光顾着逃命了,竟然忘了他的胳膊还被自己咬了yi口,真是罪过。

  小心的凑上前去,抓住他的右手臂,轻轻把宽大的袖子挽上去,玉林的脸色yi下子就变了。

  白净修长的手臂上,yi个血红色齿印触目惊心,嫣红色的血从伤口处渗出,衣袖都被染透。

  逸箫yi声不吭,她白嫩纤细的手指轻轻触摸伤口的时候,他的身体微微颤抖,温和的眸子里闪过丝丝痛楚。

  “对不起,我···我没想到会伤这么重,”看着她的小脸儿yi下子沉了下来,眼睛里似乎蓄满晶莹的液体,逸箫的心重重yi颤。

  “你先等yi下,我去拿点东西”,说完,玉林飞快的跑出房门。都怪她,竟然把他伤得这么重!不会得狂犬病吧?“啪”玉林狠狠打自己yi巴掌,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这岂不是说自己是···狗!

  虽说逸箫是有些讨厌,可是他收留了自己呀,让自己不至于冻死在荒凉的丛林里,他请她吃饭,即使她吃相那么难看他都没说什么,而且,她来到这么完全陌生的世界,逸箫是她认识的第yi个人,她怎么可以这样对他?

  而且,她yi个女孩子确实不应该进妓院,唉,都是她的错!这么想着,她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主子,要属下去拿药吗?”

  名飞不安的问道,他不明白主子到底是怎么想的,玉林虽然惹人喜欢,但也不至于主子就这么让她咬吧。他本来对玉林有了yi些好感,被她这么yi咬又回到了原点。

  “不用,你们都去休息吧,有事儿的话我会招呼你们的”,逸箫下了逐客令,他不希望和玉林的“二人世界”被打扰。

  “是”,几个侍卫领命下去,他们的房间就在逸箫的房间附近,若是有什么事的话也能在第yi时间赶过来。

  “药来了”,拿着那管特种部队专用的软膏,玉林跌跌撞撞的跑进来,丝毫没有注意到门口的侍卫们都已经撤走。

  “我帮你包扎伤口,可能会很疼,你忍着点”,说这话的时候,她像在哄孩子。

  “好!”轻轻yi个字,任由玉林来折腾。

  用白色的绢布蘸yi些烈酒轻轻擦拭伤口,玉林明显感觉到逸箫yi震,在马车上她就是用这种方法帮自己消毒,所以她知道逸箫很疼,“你忍着点,我再擦yi下”,她小心翼翼的再次擦拭伤口,渗出的血液都被擦拭干净,露出两个紫红的牙印儿。

  她低头处理伤口,丝毫没有察觉到逸箫眸子里闪过的笑意,这个丫头,还真是善良,前yi刻还怕自己打她,现在就这么紧张他的伤。不过,这么用烈酒处理伤口,确实疼的厉害,现在他倒是有些佩服玉林了,毕竟,在马车上她也是这样对待自己的。

  换yi块干净的绢布蘸了烈酒擦干净自己纤细白嫩的右手,玉林从挤出yi些软膏在逸箫伤口上,用消过毒的手指把软膏轻轻揉开。这是特种部队专用的软膏,对所有外伤均有特殊的功效,而且不会留疤。

  “是不是很痛?”

  她撅着小嘴儿问yi句,再次低头轻轻揉着软膏。感受着她柔软的手指在敏感的伤口处滑动,被触摸的地方燃烧起淡淡的火焰,不知道是不是药的作用,伤口处不怎么疼了。

  她很专心,好像揉开那些膏状的药物是她生命里唯yi的事情。

  她很紧张,呼吸有些急促,扑扇般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上下扇动,宛如两只黑色的蝴蝶。

  她真的很美!

  “好了!”玉林终于松了口气,“伤口很快就被结疤,不过最后不会留下任何伤口,你就放心吧!”

  他确实很放心,而且就算留下伤口又怎么样,他是个男人又不是什么娇滴滴的女子。

  “那个,那什么,现在你可以罚我了”,看着她像个孩子yi般紧张的站起来等待着他的发落,他突然想笑,而且他真的笑了出来,他的笑容像是yi阵轻柔的春风,温暖极了;又如同缓缓绽放的康乃馨,让人安心。

  “是不是怎么惩罚都可以?”他轻笑,笑容里是淡淡的戏谑。

  “好,好吧”,玉林自知理亏,“但是你要打我的话yi定不能打太重哦”,她赶紧补充yi句。

  “这样好了,你亲我yi下”,他笑着说道。

  “就这样?”玉林惊喜的问道,睁大了眼睛。

  “就这样!”

  “好!”

  逸箫的话音刚落,她就凑了上来,柔软的唇轻轻碰触他性感的薄唇,这让逸箫心中yi荡。

  他的唇软软的,稍微有些冰凉,散发着好闻的草木清香,有点像冰激凌,又有点像果冻,吻起来很舒服,真想咬yi口,或者用力的吮吸yi下。

  玉林还真的这么做了,编贝般的牙齿轻轻在他唇上咬了yi口,留下yi道淡淡的痕迹,再伸出柔软灵活的小舌头,轻轻的舔了舔算是抚慰。

  玩的正欢的玉林没有看到男子眸子里的变化,眸色深沉,宛如yi口充满神秘色彩的枯井,能够把任何人的心神吸进去。他用力攥起拳头努力压抑心底的泛滥的躁动。

  仅仅是yi个吻,竟然让他差点失控。

  c第六章 烤鸭风波

  “够了!”

  把她拉到自己怀里,下巴搁在她窄小的肩膀上,不让她看到自己的狼狈。此刻,逸箫呼吸急促,喉结上下滑动,身体炙热的吓人。

  紧紧搂着她,借以平息身体里的欲火。

  可是偏偏有人乱动,无意的捣乱。

  “你放开我,你c你的身体好热”,玉林在他怀里挣扎,用小手去掰开他的强劲的手臂。

  “别动!”

  他连声音都变了,该死的,这是在考验他的耐性,这么yi个温香软玉在怀,竟然还敢剧烈的挣扎,她的体香就在他的鼻息间萦绕,她的长发和自己的长发纠缠在yi起,看起来是该死的暧昧。

  逸箫第yi次感觉女人竟然这么磨人。

  玉林立刻就不敢动了,因为她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顶着她的小腹,灼热的要命,几乎把自己烫伤。

  她才猛然想到自己做了什么!才明白逸箫到底怎么了!

  该死的,他竟然动了情!

  玉林还是yi名学员的时候曾经接受过各种各样的训练,针对特别行动的色诱当然也不例外,她知道自己越挣扎越容易引起男人的,可是就这么被他抱着,她感觉自己都要被烤化了!

  逸箫看起来温文儒雅英俊不凡,没想到竟然是yi头披着羊皮的狼!

  那么,刚刚他让自己吻他是不是也是故意的?

  想到这里,他在夜街上吻着自己耳朵的画面刹那间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她的小脸儿yi下子就红了,热的吓人。

  “你c你c你···你可以放开我了吧?”

  玉林小声问道,身体僵硬的可怕,唯恐yi不小心再次挑起他的欲火。

  深吸yi口气,逸箫放开了她。

  “很晚了,回去休息吧!”

  他尽量柔声说道,玉林看到他清澈温和的双眸,点点头转身冲了出去,速度绝对不亚于百米冲刺。

  好险呐!

  回到隔壁自己房间,她啪的yi声插上门,倚着木门大口喘息,天知道她刚刚有多紧张。

  逸箫就是yi头狼,以后yi定要离他远点!

  而另yi边,逸箫注视着大开的房门苦笑,稳重睿智如他,竟然差点失控,即使她已经离开,他仍然感觉自己快要爆炸。

  强压着内心的渴望,最终苦了自己。如果她现在再吻他yi下,逸箫感觉自己yi定会迫不及待的把她压在身下,用力的吻她,狠狠的贯穿她的身体。

  可是,他不能。

  从看清楚她那双混杂着各种情绪的眸子开始,他的心里开始有她,她的善良,她的不同寻常,她偶尔脱口而出的yi句惊世骇俗的话语,他好像真的爱上她了。

  爱上了这个仅仅认识yi天的奇异女子!

  他沦陷了!

  所以,即使要她,也必须玉林心甘情愿才行,不过,在这之前yi定好看好她,她太随意,随随便便就敢让名飞背她,随随便便就吻了自己,虽说是自己要求的。逸箫下定决心,yi定要好好调教这个小丫头,要让她眼里心里都是自己才行。

  窗外月光清朗,远处传来悠扬婉转的箫声,这么美好的夜晚,逸箫瞥了yi眼还没消下去的,最终还是吩咐侍卫去准备冷水冲澡--看来,他的磨难开始了。

  尽管经历了那样尴尬的事情,玉林还是睡得很香,她本就是适应能力极强的优秀特种部队教官,没有危险,就可以睡到天荒地暗,所以,第二天太阳晒到屁股的时候她还在蒙头大睡。

  没有危险,没有训练任务,这yi觉睡得太好了,她做了个美美的梦,梦里,yi只色泽鲜亮的北京烤鸭在她眼前飘来飘去,她不禁伸出手去抓,眼看就要抓到,有人拉住了她······

  “起床了,玉林该起床了!”声音清雅有力,宛如夜晚悠扬动听的洞箫。

  “去你的!”

  该死的这是谁呀,不知道今天不训练吗?她的烤鸭啊!

  “乖,该起床了······”

  是谁在拍打自己?还让不让人睡了?

  逸箫轻笑,她到底还是孩子心性,不禁又拍了拍她躲在被子底下的小脑袋儿,却没想到玉林竟然yi下子掀开了被子,怒气冲冲的对着他吼了yi句:“你赔我的烤鸭!”

  烤鸭?

  温文儒雅的男子当场愣住,这和烤鸭有什么关系?就在他愣神的时候,处于半醒半睡之间的玉林竟然又眯起了眼睛,啪的yi声倒在床榻上,继续睡!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她到底是醒还是没醒?睿智英明的逸箫终于失去了判断力。

  “乖,起床了”,他揉揉她头发凌乱的小脑袋,温柔的说道,yi副居家好男子的样子。

  “烤鸭,烤鸭”,只见娇小的女子晕晕乎乎爬起来,嘴里不停的念叨着,“烤鸭,烤鸭···”

  “烤鸭,我的烤鸭···”

  “你赔我的烤鸭!”

  ······

  连鞋子都穿穿好呢就说了不下二十遍的烤鸭,她就这么想吃烤鸭?

  “名飞!”逸箫对着房门口喊yi句:“让人准备yi只烤鸭,快点!”

  名飞莫名其妙的领命而去,早餐明明已经准备好了,怎么又加yi只烤鸭?再说,早餐有吃烤鸭的吗?

  按照南夏的习俗,早餐yi般都是清淡的粥,面食,外加yi些精心腌制的小菜,连皇族都是这样。但是yi想到玉林,名飞随即释然,肯定是她!

  短短yi天时间,主子就迷恋上她,这种迷恋显而易见,极为真实,这是主子第yi次动了真情。

  梳洗完毕,玉林穿的还是昨天那套银白色的裙子,随着逸箫yi起走到位于yi楼角落的雅座,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是蔬菜粥,看起来很诱人的小包子,还有精心腌制的小菜,看起来像是萝卜。

  “烤鸭呢?”

  yi看没有烤鸭,玉林好看的眉头立刻挑了起来。

  “烤鸭来喽!”

  热情洋溢的店小二把烤的喷香金黄的烤鸭端上桌,玉林的眼睛yi下子就亮了,好像饿了很久的···狼!

  “嗯,烤的不错,看起来跟全聚德的有yi比”,说着,她拿起筷子就夹了yi块,也不用薄饼卷着,直接蘸了酱料就往嘴里送。

  “嗯,味道太棒了!”

  “真是太好吃了!和梦里的烤鸭yi样!”

  ······

  看着她yi边没有形象的吃着yi边评价,逸箫先是yi愣紧接着苦笑不已,就连站在不远处的名飞也是yi愣,原来她竟然是做梦梦到吃烤鸭呀,难怪yi爬起来就不停的嘟囔“烤鸭”两个字。

  “喝点粥!”

  温雅的男子盛了yi小碗儿碧绿的蔬菜粥推到玉林面前,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她yi番,既然吃这么多,怎么还这么瘦呢?

  “禀主子,千云庄司静飞拜见”,侍卫小刀过来禀告,丝毫没有忌讳玉林在场。

  “让他进来”,逸箫淡淡吩咐,依旧不急不缓的喝着蔬菜粥,是不是的瞥yi眼吃的正欢的娇小女子。

  不多久,黑色劲装的司静飞大步走了过来,墨色的黑发用发带高高竖起,毫不收敛的霸气无形中增加了他的张扬。两道剑眉直插两鬓,好看的鼻梁高高挺起,厚度适中的双唇散发着迷人的微笑。这又是yi个男人中的妖孽。

  “逸兄好久不见,等不到你去我府上相间,我自己就过来了,哈哈······”不愧是武林中人,就连打起招呼来都中气十足,当他的目光落在低头猛吃的玉林身上,登时愣住。

  好美的女子!

  如果不算她难看的吃相,见到客人也不知道打招呼的无理,银白色的长裙勾勒出她完美的身材,yi头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披散下来,凝脂般的皮肤,摸上去yi定很舒服,她手中的筷子轮流光顾桌子上为数不多的食物,好像那是天赐美食yi般。

  她竟然连头都不抬yi下,司静飞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