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摇摇头,小脸儿上是不正常的红晕。

  “来,坐下休息yi会儿”,逸轩站起来,把自己的座位让给玉林,自己站在yi旁,又吩咐侍女上茶和点心,忙的不亦乐乎。

  众人看得有些不知所措,彻底懵了,因为不管怎么看,轩侍卫不单单是个yi级侍卫这么简单,有yi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他们之间流淌,像是···暧昧。

  c第三十五章 同样十八岁

  喝了两大杯茶,又胡乱塞了yi点点心,玉林这才注意到原来周武将军和yi个陌生的中年人,在酒楼刘岩出现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根本不知道这人是干什么的。

  “安骑将军,安骑将军求求你放过小儿吧,都是小儿的话,老夫在这里给你赔礼了,要是你yi定要惩罚小儿,老夫愿意代儿子受过!” 在周武的示意下刘岩几乎是哭着扑到玉林脚下,把她吓了yi大跳。

  刘岩的话说的很好听,代儿受过,心稍微软yi点的人都受不了这番眼泪的攻击吧,更何况作为将军的周武还在跟着说情。

  “安骑将军,末将和刘家有些交情,请您看在末将的面子上饶了刘子明yi条性命吧!他还小,不懂事儿······”

  玉林本来就没打算要刘子明的命,对于她来说,刘子明就是个陌生人,不是敌人,只要不是敌人就有回旋的余地,可是,周武竟然用这番说辞为刘子明求情。

  “还小?不懂事儿?”玉林冷笑,“轻问周将军,刘子明多大?”

  “十八岁!”代替周武回答的,是刘子明的父亲刘岩。

  “十八岁,十八岁···”玉林走到窗口处,看着窗外蓬勃生长的古老树木,叹了口气,“十八岁已经成年了呢,你们知道我十八岁的时候在干什么呢?”

  逸轩yi愣,想要阻止她说下去,但玉林已经继续。

  “十八岁的时候,我已经是yi支中队的指挥官。有yi次在对毒贩的小规模军事行动中,我带着二十名年轻队员,他们最大的才二十岁,最小的才十六岁,在边境的丛林中穿梭了三天三夜,其中yi个队员因为三天没睡累的厉害,yi不小心触动了yi颗小型地雷,当场被炸掉双腿,巨大的爆炸声惊动了武装贩毒分子,六十人的小队把我们包围,而且,对方的火力很猛,就是那名才十七岁被炸断双腿的队员,不要命地消灭了对方十多个人,最后为了不拖累我们整个队伍,拉开两枚手雷和敌人同归于尽了,我们正是借由他的死,从贩毒分子那里逃了出来!”

  说这些的时候,她的声音很轻很柔,每yi句话却铿锵有力,战火的气息从她的话语中弥漫出来,整个厅里都弥散着淡淡的忧伤。

  没有人怀疑她这些话的真实性,逸轩轻轻走到她身后,伸手搂住她纤细柔软的腰肢,微微侧过脸,发现yi滴清亮的眼泪顺着她绝美的脸颊缓缓流下。

  透明的阳光照在她滑腻洁白的脸上,眼泪发出五彩的光,绚丽,缤纷。

  十八岁,这般惨烈的十八岁!

  转身的时候她已经在不经意间擦去了眼泪,她笑着的样子让逸轩感觉心里yi阵酸痛,这就是玉林,这就是她的小林子,坚强,独立。

  退去了所有的伪装,她好像长大了,不再撒娇,不再任性。

  ——可是,她,还是她。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她。

  “让我们玩yi个游戏吧,游戏的名字就叫生与死,如果刘子明赢了,我放过你们,并且下令任何人不会为难你们,但是,你们要是输了,不但刘当家您的儿子,包括整个刘家,都要灭亡!”

  她突然yi字yi句地说道,阴狠不容置疑,众人都被她的决定下了yi跳,但是没人敢提出质疑,刘岩的脸色蓦地苍白起来。

  招来亮月,玉林在他耳边低语几句,亮月诧异地走开,她的声音很小,除了亮月没人听到。

  “小林子,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再次伸手抱着她,轻轻在她耳边低声问道,柔软湿润的气息喷在她的脖颈之间,痒痒的,酥酥的,麻麻的,玉林想要躲开,他却更大力地抱着她。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玉林无奈,只能讷讷地用这样的话搪塞他,要知道,在场的,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呢。

  “好!” 逸轩也并不纠缠,干脆利落的用yi个字结束了这短暂的询问。

  不yi会儿,两个侍卫押着刘子明跟在亮月身后走了过来,yi看刘子明的样子,玉林当场笑了出来,其他人都满脸不可置信地望着刘子明,就连沉稳温雅的逸箫也不例外。

  “我靠!你这个女人对他做了什么人呀!” 贝律直接惊叫起来,yi点作为侍卫的沉稳和太子的练达都没有,毫不疑问地获得了玉林的yi个冷冷的大白眼。

  “滚——”

  yi个字,冰冷有力,不过,面前的刘子明是在是太···

  华丽精致的长袍用刀割成yi条yi条的,透过衣衫凌乱的口子,可以看到身体上遍布的大大小小的伤口,血淋淋的,空气中都弥漫着yi股甜腥味。

  墨发的发箍不知道丢到了哪里,头发凌乱不堪,邪魅英俊的脸上是yi道道的红色鞭痕,远远看去像是被人用红色颜料画了鬼脸。更恐怖的是,刘子明已经失去了大部分意识,但他下意识地还在惊叫着。

  “不要——不要打我——”

  “求求你们,不要打我了——”

  “我是刘家嫡子,我爹会杀了你们——”

  “不要——不要打我——”

  刘子明的声音嘶哑无力,yi听就是受了很大的凌辱,刘岩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的儿子!自己生龙活虎的儿子不过几个时辰竟然变成了这样,无异于晴天霹雳呀!

  “浩···浩劫···将军,你···我···”

  刘岩真想冲过去抱住自己的儿子,但是他没有,因为走进来两个侍卫很默契地把他拦在yi定的位置,他动不了,只能干着急,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yi直娇生惯养高高在上的儿子······

  c第三十六章 父亲

  推着逸轩在舒适的檀木椅子上坐下,绝美的少女则好整以暇地窝在逸轩温暖的怀里,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刘子明。

  他还在求饶,还在痛哭。

  玉林暗叹yi声,真是娇生惯养的人呐!她家在整个海城也绝对称得上世家,家族成员横跨军政商三界,家族势力强大,作为最小的女儿,家里人却从来没有宠溺她,从小到大,她的同学c雇佣团的伙伴c甚至军队里的教官c战友c下属,无人知道她就是玉家人。在外人眼里,她就是yi个凭借过人天赋才得以骄纵任性的小女孩儿···

  可是,又有几人知道真相。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生下来就是废物,只有懒惰的人,渐渐失去原本属于自己的yi切。

  “别哭了!yi个大男人也不害臊!” 最先受不了的,是贝律,放荡不羁的他哪里见过这般无用的男人,还自称什么刘家大大爷,丢人!把他们男人的脸都丢进了!

  不得不说贝律这yi嗓子着实起了作用,刘子明被吓了yi跳,当即停止了让人忍无可忍的喊叫。

  “这个游戏很简单,刘子明,只要你能撑过yi个时辰,我就放了你!”

  在玉林的示意下,刘子明不明所以地被带走,关到yi个小黑屋里,他被绑在架子上,用黑布蒙住了眼睛,失去了视觉,周武的yi切都变的异常敏感,任何yi点轻微的声响好像都被无限制地放下,yi下yi下砸在刘子明心头。

  “你···你们···想要···干什么?”

  他恐惧地问道,可是没人回答他。

  “呵呵,开始吧!”

  很好听的声音,清脆悦耳,带着威胁的任性,不知实情的人听了这话肯定以为女子在宣布yi场杂耍或者戏曲的开始,可是,真的是这个样子吗?

  左手被人毫无温柔可言地抓起,碰到yi个冰冷到骨头的东西,是刀,也只有杀人无数沾满鲜血的刀如能如此诚实的承载主人的杀意。

  他们要干什么?

  他们不会是要砍掉自己的左手吧?

  爹呢?他在哪?刚刚他明明在的!他怎么能容忍别人对自己的做出如此可怕的事情? “爹···”

  刚喊出yi个字,嘴巴就被yi团破布条塞住,再也说不出yi句话,哪怕yi个清晰的字眼。

  “小子,好好体验yi下死亡来临的感觉吧!”

  侍卫阴冷地说道,再也没有任何犹豫,手起刀落,在刘子明手上划出yi道寸余长的的口子,殷红的红色液体登时流了出来,顺着手背滑下,滴入下面接着的瓷盆里,发出“啪嗒”的声响。

  “啪嗒——”

  “啪嗒——”

  “啪嗒——”

  每yi声脆响,都是生命在流逝。

  “小子,如果你的命足够硬的话,yi个时辰之后我再来看你哦!呵呵,祝你好运!”

  侍卫说这话的时候还在笑,笑容轻而淡,泛着同样轻而淡的邪气,让刘子明打心眼里觉得恐惧,他原本就寒了的心又蒙上yi层冰霜。

  嚓嚓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房门啪的yi声关上,黑暗中,唯yi可以体会的,就是黑暗,和深深的恐惧。

  “滴答——”

  血,还在流,生命在yi滴yi滴的消逝。yi个时辰,yi个时辰自己早就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了,该死的女人,该死的侍卫,该死的···

  反正统统都该死,这样感受着生命的流逝,体会黑暗yi点yi点把自己淹没,刘子明觉得还不如直接给他yi刀来的痛快。如果非得要死的话,他想干脆利落的死,不如干脆撞死算了,但是他现在四肢都被绑住,动yi动绳子就勒的更紧了,疼的厉害。

  该死的,竟然连自己选择死法都不成!他刘子明刘家大少爷什么时候落得如此地步?

  客厅里玉林笑的正欢,逸轩跟她开玩笑说到时候刘子明要是死了,她可是yi分钱都拿不到的。她笑道,反正自己也不缺钱。

  yi听这话,刘岩吓得半死,要知道那可是他唯yi的儿子呀!儿子要是死了,他这条老命可怎么活下去呀!刚刚,他可是亲自看到有侍卫在自己儿子手背上狠狠割了yi刀,殷红的血顺着儿子的手滴进下面接着的瓷盆里,“滴答”yi声,每yi声,都狠狠咂进他的心里。

  那可是自己宠了二十几年的儿子呀!宠了二十三年,养了二十三年,自己的心头肉现在却在自己面前被人生生折磨。

  造孽呀!

  可是,罪魁祸首却在咯咯地笑着,单纯无邪,哪里有yi点杀人凶手的样子,分明是个纯粹无知的少女,然而,就是这样yi副面孔骗了所有人。

  他在关押儿子的房间外徘徊了许久,房间隔音效果很不好,滴答滴答的声音清晰地从房间里传出来,儿子刚刚开始还在挣扎低吟,后来干脆没有了动静。

  难道,儿子···死了?

  不会的!怎么会!

  “浩劫将军,求求你了,子明已经没有了动静,求求您放过他吧!他还小,什么都不知道,他yi定不是故意冒犯您的!”

  刘岩突然跪下猛磕起头来,头与地板撞击发沉沉闷的声响,很快,斑斑血迹出现在刘岩额角,玉林不禁皱起眉头。

  又是yi个溺爱孩子的父母,孩子溺爱的不成样子,闯了祸,后果却由父母承担。但是,偏偏很多父母愿意承担这样的残酷后果。

  如果,闯祸的是自己,父亲玉词yi定会冷着脸对自己说,“自己有胆子犯下的事儿,就要有自己承担的勇气!在外面不要说你是我女儿!” 自己的父亲,永远都是山岳yi般的强者存在,也不允许自己的孩子软弱,yi丝yi毫都不可以,就连在商海中纵横捭阖的哥哥,也不会在陌生人面前提起自己父亲就是赫赫有名的玉词中将,也许,在哥哥眼里,父亲就是yi个名称而已,没有任何意义。

  但是,玉林却不允许自己让父亲失望!

  面前,这个年过半百的父亲为了儿子向自己求饶,真是···

  “亮月,把刘大公子带过来,”然后,玉林转身,在贝律已经在她的示意下把这位年老的父亲扶了起来,“放心,刘子明绝对不会死在我的府里,不过,他既然不识好歹,就要付出代价!”

  “任何人做错了事情,都要付出代价!”她冷冷说道。

  刘子明被带了过来时已经昏迷过去,他的脸颊苍白,嘴唇发青,显然是失血过多的征兆。

  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手背上的伤口虽然有寸余长,但是很浅,伤口早就凝固不再流血。

  ------题外话------

  呃,好像已经没人看这部小说了,小凡伤心了···

  c第三十七章 这是蛇!!!

  刘子明被刘父带走的时候醒了,他半睁着被打的肿胀的眼睛瞅了yi眼玉林,yi闪而过的目光中,只有她yi个人注意到了。

  ——很是怪异!

  难道说,刘子明还想报仇不可?

  不过,既然她能教训他yi次,肯定就能教训他第二次,第三次···

  拿着yi大沓银票,玉林眉开眼笑,贝律毫不客气地说她贪财,她则是给了他yi个毫不在乎的轻蔑目光。

  “哼,我就是贪财了,怎么样?”

  周武有些无奈,但他名义上已经是这个淘气任性的小丫头的下属,没有资格说话,只是希望,在打仗的时候她能够严肃yi点,千万士兵的性命可是攥在她手里。

  “呀!天已经要黑了,太棒了!”

  瞥了yi眼窗外,她突然咯咯笑了起来,让大家有些莫名其妙,逸箫看她的眼神儿温柔的诡异,却没有人注意到。

  与玉林,他只是yi个成为过往的男人,逸箫知道。

  只是,他真的放不下!第yi次真正爱上,岂能说放下就放下。

  亮月吩咐人去准备晚饭,周武失礼打算离开,不料想被玉林叫住,“周将军就不要回去了,不要客气,大家yi起吃个饭,待会儿还要训练士兵。”

  这话说的合情合理,跟属下联络感情是玉林常用的手段,很多长官也精通此数,但刚刚发出了刘子明这样的事情,刘家还和周武渊源颇深,他是打心眼里不愿意留下。

  谁知道浩劫将军让他留下是不是伺机想要对付他呢?

  其实,周武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留下他真的只是为了吃顿饭。

  五个人,围着yi大张桌子坐下,菜饭被侍女yi盘盘端上,香气四溢,让人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可是,在主子未动筷子之前,大家都小心地端着上层人物的矜持。

  当然,yi个人例外。

  “嗯,这个不错!”把yi坨白色的肉塞进嘴巴里大力咀嚼两下,再用力地咽下,根本不看这是什么肉,然后她又好心地夹了两块肉到逸轩碗里。

  对于逸轩,两个人已经有了那种关系,而且,他对自己很好,玉林是打心眼儿里喜欢他,也许,除了喜欢,还有爱。

  逸箫已经是过去式,现在,有另外yi个男人宠着,爱着,她不再痛苦,相反的,她很开心。

  有人欢喜有人忧,周武更加肯定这几名yi级侍卫绝对不仅仅是侍卫这么简单,他暗暗叹息着,猜测玉林到底是什么人。而逸箫垂眸,努力不让心底的哀伤c淡淡的愤怒被人看见。

  他yi直都是高傲潇洒的人,现在却在努力掩饰心底的落寞。

  “女人,你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东西吗?”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玉林对着逸轩撒娇c任性c示好,贝律感觉很不舒服,与另外两个男人不同,他与玉林并不熟悉,关于她,更多的消息来自于传闻和师傅那里,而且,作为天启国太子,高傲的他说不出哄她的话,只能冷言相向。

  “什么东西?”玉林不解,她不明白贝律怎么会突然问这样白痴的问题,什么东西,吃的东西呗,还是很好吃很美味的东西。

  “这是···”

  “贝律!”

  话未出口就被逸轩冷冷打断,他没有任何表情的瞥了贝律yi眼,只是眸子里散发出某种危险的气息,同为出色的男人,贝律也不甘示弱。

  “女人,那是蛇肉!” 他挑衅地看着逸轩,yi见玉林对着逸轩撒娇他就不舒服,他不让自己做什么,自己就偏做什么,看他能怎么样?

  “你···”

  逸轩紧张地看向玉林,她吃的很开心,但是yi般情况下女人对蛇呀什么都会有yi种本能的恐惧,见面蛇都会尖叫,更不用说吃它的肉了。

  只是,亮月怎么会让厨房准备yi份这样的菜?看来,自己私下里要好好问yi下自己这个大管家了。

  没有由来的,亮月心底yi寒,汗毛都要竖起来了,虽然主子看都没看自己yi眼,但是通过他对贝律的态度就能知道,主子很不满意,亮月真的很想解释,这是因为···

  “唔···呃···”

  几乎在同yi时间,yi直沉默的周将军蓦地捂住嘴巴,yi脸苍白不可置信地望着贝律。蛇!?他说什么?是···蛇——

  刚刚吃进胃里的东西即刻翻滚起来,好像要涌出来,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只能死死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吐出来。

  自从上次不小心被毒蛇咬了yi口,他对蛇有yi种本能的恐惧,即使听到蛇这个字都会不自觉地战栗yi下,更不用说,他刚刚还吃了yi口蛇肉。

  “呃···来人,带周武将军去茅厕里吐!”

  玉林开口,笑吟吟的望着周武,语气轻快,她怎么会不知道这是蛇肉呢!

  “贝律!贝大侍卫!你吓着周将军了!”她突然色变,冷冷望着贝律,不过随即莞尔,“呵呵,这道菜是我特意吩咐厨房做的,味道不错吧!”

  “女人,你···”

  贝律无语,他以为她会被蛇吓到,没想到这道菜竟然是她吩咐厨房做的,想到她在校场上当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