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真想就这样要了她!可是,不行!

  他要忍,他必须忍着。

  “林儿,你就是这样迎接我的?”

  逸箫这话可以说是yi语双关,既问了前来秦汉城yi路之上遇到的诸多“奇遇”,又可以问她现在为什么在逸轩怀里,以前,她总是喜欢呆在自己怀里,她仰着头对自己说,“逸箫,你的怀抱很舒服”,在另外yi个男人的怀里是不是同样很舒服?很温暖?

  “那你想我怎么迎接你?” 玉林从逸轩怀里钻出来,yi张小脸上挂着倾国倾城的微笑,就是这种笑,就是这种微笑刹那间俘虏了他的心,她眸子里的挑衅此时极为刺眼。

  是挑衅!就是挑衅!

  ——逸箫,如今我已不再爱你,你,只是我遇到了千千万万男人中的yi员,和我手下的三号四号yi样,不过是生命里匆匆的过客,不过,既然我曾经真的爱过你,所以,我定会让你印象深刻。

  不管怎么说,现在秦汉城是她玉林的地盘,套用yi句很流行的话,我的地盘,我做主!

  ------题外话------

  老家在农村,因为下雨竟然停了yi天电,不但没办法上网,反而热的要死要活的,不过,今天总算是按时更新。谢谢落芷璇的鲜花和潇湘886的钻石,小凡收到的第yi颗钻石呐。

  c第十九章 男朋友

  暗流涌动,空气中是莫名的尴尬,还带有点点滴滴的悲切,yi旁的名飞有些动容,对玉林的好印象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为了她,主子暗地里得罪了多少权贵达人?为了她,主子甚至不惜放弃了与空桦国公主联姻,这等于直接放弃了皇帝的宝座,甚至,为了她主子不惜奔赴几千里外的秦汉城,秦汉城动乱不安,yi不小心便会身首异处,这些默默无闻的付出,玉林知道吗?

  “逸轩!” “小林子,怎么了?”

  逸轩低头询问,话音刚落,yi双清澈见底饱含笑意的眸子映入眼底,接着,樱红略有肿胀的唇贴上自己的,她柔软的手臂抱紧他的脖子,用力地问他。

  “小林子,你······”

  她的唇馨香柔软,宛如柔软的花瓣,她用力的吮吸逸轩的薄唇,像是婴儿般,发出诱人的低吟,而yi步开外,是已经惊呆c错愕不已的龙逸箫。

  此时此刻,他宁可自己眼睛瞎了,耳朵聋了,这个柔媚不乏清纯的女子真的是玉林吗?熟悉而又陌生,陌生到他甚至想开门逃跑。

  “呵呵,隆重介绍yi下,龙逸轩,您九王爷的四哥,现在是我玉林的男朋友!”

  终于放开逸轩的唇,她咯咯笑着,眉眼轻轻上挑,嘴角弯出完美的弧度,鹅蛋小脸儿上挂着倾国倾城的笑意,完全就是yi副惹人心慌马乱的小妖精模样。

  心,痛的几乎无法呼吸。

  上万只蚂蚁在心头撕咬,yi下又yi下,yi只修长苍白的手紧紧抓住胸口处的衣襟,手指微微颤抖,名飞想上前扶住摇摇欲坠的主子,却没有迈出这yi步。

  ——玉林,林儿,这···你是在报复我吗?

  ——林儿,你就是这样报复我的!

  “小···小林子···”

  逸轩叹息yi声,九弟的痛苦他看在眼里,登时明白自己这是被她利用了,不过,被玉林利用他心甘情愿,他愿意用自己的生命为她做任何事情。

  只是,彼此之间相互折磨这又是何必?

  又是何必呢?

  “轩,抱我回去好不好?我有点累了”,她仰头轻声道,看着逸轩的眼神有些迷恋,这让逸箫心口又蓦地yi痛,脸色也苍白了几分。

  逸轩点点头,绝美小脸上的疲惫显现出来,她是真的很累了。不过,他喜欢玉林对他的这种依赖,让他有yi种被需要的感觉。守在她身边,真好!

  “主子!”

  名飞赶紧上前搀住几乎站立不住的温雅男子,此刻,他已狼狈不堪。名飞瞥了yi眼在四王爷怀里低声言语的绝美女子,英气的浓眉拢在了yi起。

  刚刚那yi瞬间,玉林看到了逸箫的不堪,她有片刻的心软,但随即恢复正常——她怎么可以心软呢?怎么可以动摇呢?怎么可以心志不坚呢?

  此时此刻,她不仅仅是yi个女人,她还是yi名战士,在风云诡谲的战场上,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起士兵受伤c死亡,甚至生不如死,她是特种小队的核心,是他们的希望,所以,她不能倒下,不能心软,不能有哪怕是yi丝yi毫的动摇,无数士兵的生命握在她手里。

  平时训练之余曾有队员开玩笑说情场如战场,如果爱情真的是yi场战争的话,逸箫就站在敌对位置,他们的第yi次交锋,玉林输了。

  所以,接下来的每yi次战斗她都不能输!在她身边,还有yi个同样出色的男子,可以为了她豁出姓名而不顾,她是感激的,亦是心暖的,所以,她动心了——她不能让这样yi个男人受伤!

  房间里玉林瞅着临窗而立的沉默男子,自逸箫那里回来他yi言未发,英气逼人的俊脸看不出任何表情,不过,玉林知道,无论如何,这个男人是爱着自己的。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抛弃自己。

  “逸轩,过来!”她霸气地命令道,声音却是软糯温和的。

  转过身来的男人是yi贯的温柔宠溺,他三两步来到玉林身边,柔声道:“小林子,怎么了?”

  “你都不理我!”说着,浅红微肿的小嘴儿就撅了起来,清澈见底的眸子里是说不尽的委屈。

  “不是,小林子我···”

  “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笑死我了!真是笑死我了!”

  语无伦次的解释被玉林打断,她肆无忌惮地笑着,由轻笑转为大笑,又由大笑转为渐渐的沉默,面前这个曾经在战场上杀伐决战的霸气男人,竟然因为自己yi句无心的话而有些不知所措,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已经到了此种境地了吗?

  轻轻拍打她的后背以防她笑的肚子疼c岔气,逸轩有些疑惑。他yi直在想龙逸箫,自己的九弟,能力c外貌c与各大臣之间的为人处事,每yi项他都做的比自己出色,而且,逸轩肯定,逸箫是爱着她的!

  眼神是骗不了人的!逸轩肯定!

  “你知道男朋友是什么意思吗?”

  “不知道”,逸轩诚实地摇摇头,“什么意思?”

  “男朋友的意思就是说,你是我男人,我是你的女人,只不过我们没有成婚,这就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真的?”yi听这话,逸轩的眼睛登时亮了起来,有些不敢置信。娶玉林为妃他不是没想过,不过yi直以来她都是逸箫怀里笑的灿烂的女孩,他不忍剥夺她的幸福,现在她居然承认自己是她的男人,虽然是没有成婚的那种,却让他欣喜若狂。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已经走进她的心里?

  “当然是真的!”玉林说的肯定,此时此刻,她没有必要骗他,也骗不了自己,对逸箫的最后yi抹心意,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老去。从现在开始,她要学会享受生活。

  当然,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训练yi支机动性强c实力强劲的队伍,格国无论是谁对逸轩下了【无形】这种强劲霸道的毒药,她玉林都要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逸轩,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会答应?” 清澈见底的眸子如同洒满阳光的湖面,光亮的惹人怜爱,逸轩心中微微有些惊讶,还是肯定地回答了她的问话。

  “当然!”

  两个字,坚定,不移!

  ------题外话------

  各位亲实在很抱歉,连日大雨引起停水停电,小凡本来以为今天也不能更新了,不过还好,今晚总算更新了!

  c第二十章 算计

  时光总会渐渐老去,在渐行渐远的历史长河里,我们扮演的到底是什么样的角色?时间之激流从我们身旁流过,我们如同溺水的孩童,会有呼吸困难c窒息等反应,所以,时间流逝之后,若重新捡拾起记忆,我们会不会恢复孩童般的天真无邪?

  我们所怀念的,到底是过去的时光还是曾经的人?

  说不清楚,玉林唯yi知道的就是,现如今守护在她身边的是另外yi个出色的男子,为了自己,他可以抛弃生命不顾,愿意为自己遮风挡雨,但是,少女的第yi次爱恋又岂是说忘记就能忘记的。

  告诉自己yi定要忘记,yi定要忘记,当他脸色苍白的时候她心底还是狠狠yi颤,只有没心没肺地肆意笑着,才可以不让别人看穿她心底的伤痛。

  逸箫默默擦拭嘴角殷红的血液,清浅地咳嗽yi声,喝下yi杯名飞递过来的清茶,他挥手示意名飞退下。此时此刻,他不希望伤口被其他人看见。

  这是惩罚吗?是老天对他的惩罚吗?

  请旨出帝都,巡查秦汉城民情,明眼人都知道这是yi个幌子,帝都中达官贵人几乎人人知晓他是奔着刚刚被封为安骑将军的玉林来的,她自己,定然知道。

  既然来了,就让他赎罪吧!

  晴朗的早晨,玉林从校场跑步回来,汗湿的黑发粘在额角,娇小的身体散发着源源不息的朝气。莫浅在她身后不近不远地跟着,唯恐她出什么意外。

  自从那日校场事件后,玉林已经被周武将军列为“yi号敌人”,她出手狠厉决绝招招致命,必然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子,她的随从个个身手高强,九王逸箫也突然来到秦汉城,这yi切如果不是巧合的话,定是yi个巨大的阴谋。

  外表粗犷实则心思细腻的周武将军当然不会放过他们的任何蛛丝马迹,派遣莫浅跟着,yi是为了保护玉林的安全,最重要的是监视她的行踪。

  “莫浅,通知周武将军,本姑娘半个时辰后携侍卫拜访!”

  yi句话打发了莫浅,她伸了个懒腰想要进房间梳洗打扮yi下,她不想穿着普通士兵的军服会见周武,影子队部时,她每天全副武装,军服不离身,现在,在这个陌生的年代,了悟生命后她想要改变。

  白色绸缎长裙,水蓝色的丝线勾出朵朵绚丽精致的花朵,优雅不失纯真,配上||乳|白色的鹿皮短靴,少女姣好的身形勾勒出来,头发简单的用发带束起,随意不失英气。

  这身打扮,让在正厅等待的逸轩和逸箫都是yi惊,逸轩本来以为她会换上将军的铠甲,毕竟以她的性格无论在任何方面都不想输给男子。让莫浅通知周武,玉林的意向就是接替周武成为秦汉城的守将。

  她要在战场上证明自己,释放自己,这些,逸轩都明白,这是yi个久经沙场的老将对yi名真正的战士的理解和尊重。

  “走吧,我的两位副将!”

  玉林轻笑着率先走出去,皇帝老儿在圣旨中说的清楚,四王爷龙逸轩和九王爷龙逸箫分别作为副将听从安骑将军的安排,务必保证安骑将军的安全。

  所谓兵者,水也,无形也!战场风云变幻诡谲,任何灾难都可能发生,龙凡尘倒是并不担心两个儿子的安全,逸箫有暗卫保护,逸轩有轩家军保护,再说了,如果玉林有任何危险的话,玄冥子那个老家伙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爱徒遭受折磨。

  玄冥子肯定会出手的!

  相识多年,龙凡尘太了解这个老朋友了,作为玉族七大长老之yi,他活了近百年才收了第yi个徒弟,他当然不会亏待了玉林,不然,也不会把玉族至宝血狱圣石交给玉林,也不会总是在关键时刻出现。

  周武将军的营帐,莫浅等数位尉官都在,新沏的茶水冒着袅袅热气,散发着悠远的绵香。

  “周将军,玉林此次带来了皇上的圣旨,首先向你介绍yi下我的两名侍卫,”玉林转身指向锦衣玉袍的逸箫和逸轩,不过,这两位怎么看都不像侍卫。

  “这位都是yi级侍卫,阿轩和阿逸,专门负责保护我的安全!”

  “拜见侍卫长!”

  周武带着yi干官兵半跪下给他们两人行礼,玉林暗忖,只是侍卫就行这么大的礼,如果知道他们是当今皇帝老儿最宠爱的儿子,岂不会五体投地了?

  周武却在心中暗惊,yi级侍卫,还是两位,如果是在其他场合他yi定不会相信,甚至会派兵把说这话的人抓起来,但是,面前的绝美女子手中举着的,是当今圣上的九龙金牌,见金牌如见圣上。

  她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两位yi级侍卫保护?

  要知道yi级侍卫整个南夏国也没有几位,能有二级侍卫保护就已经是很多达官贵人的荣幸了,看玉林,yi脸满不在乎的样子,好像真的把他们当侍卫使了。

  “还有,从现在开始,周武将军您作为我的副将帮我管理秦汉城,皇上已经封我为安骑将军,作为掌管秦汉城针对格事行动的最高统领,这是圣旨!”

  玉林手yi挥,逸轩立刻手疾地把明黄|色的圣旨递到周武面前,虽然不知道玉林这yi出唱的到底是什么戏,他甚至对周武说他和逸箫都是自己的侍卫,这可以说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堂堂王爷,yi个统领朝政,yi个掌管军事,竟然被人说成了侍卫!?不过,这个人是玉林,是他们心底放不开的女子,所以,他们愿意配合。

  c第二十yi章 磨难开始

  校场上士兵训练的火热,周武还没有从刚刚的震憾中回过神来,那个绝美的女子说什么?她是皇上御封的安骑将军,yi个女人也可以当将军吗?

  南夏国女子的地位比男人低很多,和传统社会的多数王朝yi样,个别被赐予官职的女子大多在皇宫内服侍,俗称宫官,朝堂之上没有实权,却已得到所有人的尊重,成为光宗耀祖的来源。

  安骑将军,yi个女人竟然被封将军!?

  身边有两个yi级侍卫随身保护不说,还掌握着秦汉城所有的权利,包括对格国的各项军事行动,yi个女子懂什么是行军打仗吗?懂得战场的生存法则吗?

  战场的残酷铁血,又岂是yi个单纯美貌的女子就可以理解的了的?

  “将军,帝都传来消息”,yi个青衣都尉急匆匆把yi封信递给周武后迅速走开,周武打开信封抽出足足有五六页之多的信,只看了不到yi页,他英气逼人的脸上颜色顿变,调色盘yi般变换着各种色彩,青白蓝绿青紫,好笑而又诡异。

  竟然是真的!

  信上说,九皇子逸箫的目的地是秦汉城,算算日子,也该到了;信上还说,玉林作为安骑将军是圣上钦点,没有任何异议,四皇子逸轩和她yi起来的秦汉城,骁勇善战的四皇子竟然自愿作为副将!?

  天呐!

  以四皇子高贵的身份,再加上他多年征战沙场的宝贵经验竟然甘愿委身做yi名副将,要知道,四皇子身后还有数万的轩家军,这可是yi只战斗力不单单可以用强悍来形容的队伍,玉林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样的魔力,竟然令名动天下的南夏国两位皇子如此倾心。

  那日,校场上玉林宛如灵动又不是狡猾的兔子,看似无害的绝世容颜背后,是周武看不透的绝代风华,原来只是自己太天真,天真的以为她只是yi个达官之女,身份地位超然,现在看来,远远不止如此。

  格国蠢蠢欲动,包藏的野心不言而喻,秦汉城是南夏国最薄弱的兵力地带,也是南夏国的死|岤,不过,现在掌管秦汉城的已经不是周武将军,而是她玉林,安骑将军。

  安骑将军,玉林不喜欢这个称呼,安,代表的是安静c安全c安心,这不是她,从来都不是,她不是让人心安的人呐,她要做魔鬼,要做死神,要让所有敌人都敬畏她,远离她。

  “我是你们的浩劫将军,不要认为你们自己有多荣幸,因为很快你们就会发现自己是最不幸的那个人,不要因为我是女子就小看我,这只会让我对你们多加照顾,曾经在我手中幸运地活下来的士兵只有五分之二,也就是说,你们之中有三十人将会死于非命,死在战场上,敌国,或者人迹罕至的荒野,在你们死后,没人知道你们的存在,更没有人记住你们的名字,你们就像荒草yi样,被人践踏c被车辇压过,这就是你们的宿命!”

  环视yi周,五十名所谓精锐的士兵都露出不屑或者鄙夷的眼神和表情,玉林轻笑着表示理解,当初刚刚进入影子部队的时候那些队员还不yi样都是这样看她的。

  只是,这种状况会持续多久呢?

  浩劫将军,她喜欢这个称呼,比安骑将军更冷酷,也更血腥。

  “现在,丢掉你们手中的长剑,扛起我为你们这些精锐们特别准备好的圆木,顺着这条小径yi直跑到尽头,我会在那里等着你们的,加油吧!”

  圆圆的木桩子是玉林特别命人为他们准备的,长约三尺,直径有半尺,连树皮都还带着呢,只为了能够更好的锻炼yi下这些“孩子们”,后面,还有更精彩的内容等着他们呢!

  “这是什么呀?” “怎么能扛着木头跑步?”

  ······

  疑问不断,争议不断,甚至有人愤怒地望着笑的yi脸轻松的玉林,这时,在玉林的示意下,手持长鞭的小刀给了最近的士兵yi鞭子,“扛起你们的木头,如果不想挨打的话,那就跑在前面!”

  小刀这yi鞭子用了八分力,被打的士兵惨叫yi声几乎扑倒在地,但是在他狠戾冰冷的声音威慑下,竟然也在诧异中和其他士兵yi样,扛起圆木深yi脚浅yi脚的沿着小路跑去。

  新鲜的圆木很重,小路不满荆棘c大小不yi的石块,也许还有毒蛇等兽类出没,士兵很辛苦,没有跑出多远就气喘吁吁大汗淋淋,都想放下圆木喘歇yi会儿,哪是只是喘口气儿,但是,还没来得及停下,跑在最后面的士兵就挨了yi鞭子,响亮而残酷。

  沉闷的惨叫很快就淹没在沉闷的喘息声中。

  “浩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