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文武几的诗集作者:文武几

  放牛羊

  放牛羊

  青青山野放牛羊

  哞哞声中沐春光

  微风吹拂身舒爽

  朝天仰躺入梦乡

  大雪大火大水期间的机关干部

  大雪大火大水期间的机关干部

  夜大雪雪灾来

  交通电力通讯断

  道路覆冰不可行

  电力设施遭损毁

  山间竹木倒地死

  机关干部全出动

  铲冰扫雪通道路

  肩膀共扛电线杆

  电塔部件搬上山

  挥锄洒汗来植树

  连日暴晒热且干

  山间竹木时燃

  火势借风迅且猛

  机关干部齐上山

  连夜奋战火终灭

  次日清晨下山来

  肚饿口干腿脚软

  衣裳湿透拧出汗

  浑身赃污脸面黑

  路边清水洗洗脸

  洗后脸却仍发黑

  忽然身上手机响

  邻乡山火已三日

  急需大家去救急

  下得山来还上山

  山火无情人有情

  职责所在不推辞

  夜大雨酿洪灾

  滔滔洪水下山来

  奔流咆哮毁良田

  屋塌桥垮河岸倒

  机关干部舍小家

  毫不犹豫入危房

  抱出孩子搬出粮

  水浸雨淋无所顾

  浑身湿透乐开怀

  民众减灾心方快

  生命诚可贵

  生命诚可贵

  爱情价更高

  若为金钱故

  两者皆可逃b2

  她的步子

  她的步子

  停留在迈动的瞬间

  她慢慢的

  回转身来

  背在背上的书包

  搁在肩上的雨伞

  她慢慢的走远

  她慢慢的走远

  步态犹疑

  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停顿却又终于没有回转身来

  弯弯的月牙

  1998---2007

  弯弯的月牙

  窗帘

  被吹开

  端

  从端

  滑向另端

  静静的静静的

  幽暗的月光下

  根绳索

  从上边伸下来

  伸下来

  个人

  猛然跃起

  骑在我身上

  僵硬的冰冷的晃动的双手

  拼命的掐紧

  我无声的惊叫

  我看见

  另个人

  脖子被圈在绳索之中

  僵直的被吊起

  怪异的悲叹声

  井底之蛙附录诗歌首

  在个废弃的大井底,生活着很多青蛙。青蛙们常常相互畅谈。他们致的意见就是世界就是这个废弃的大井,天才井口那么大。

  有天,从井口爬进来只壁虎。壁虎告诉井底青蛙们,其实世界很大,世界无边无际,世界的每个方向都无边无际,无论朝向哪个方向,你们就是在阳光下从天亮跳到天黑,又在月光下从天黑跳到天亮,你们也找不到世界的边际。

  壁虎还告诉青蛙们,如果他们愿意的话,他可以帮助他们从井底去往井外的世界。壁虎说:他打算从井底爬到井口的时候,在井口次又次的推石头和土壤下来,只要他们次又次的闪避开那些石头和土壤,并次又次的用掉进的石头和土壤填埋大井,他们就绝对能够从井底出来。

  只青蛙摇头:那我们得闪避多久啊,在这长久的过程中,谁能保证我们中的只青蛙不被石头砸死呢?

  只青蛙说:我根本不相信壁虎的话,其实井外边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石头和土壤。壁虎这样的欺骗我们,我真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不良的居心和险恶的目的?

  只青蛙说:我们在这里生活的好好的,我们为什么要出去?

  只青蛙警惕的说:壁虎是想毁灭我们生活的世界啊,我们的世界本来就不够大,壁虎还想要用石头和土壤填埋掉我们的世界啊!大家想想,要是我们的世界被填埋了,我们该到哪里去生活呢?

  井底的青蛙们都不相信壁虎说的话。

  他们也跳不出这个废弃的井口。

  他们中的几只青蛙时常看到鸟飞过井口,也常常怀疑世界并非如他们所以为的。

  但是他们跳不出那个井口,也就自我安慰的仍旧坚持他们所以为的。

  最后,青蛙们经过讨论,他们决定将这只可恶的说谎的壁虎赶出去。壁虎受到他们的冷待,也不愿意继续劝说他们了,就爬上了井口,消失在了青蛙们的视线之外。

  青蛙们都说:壁虎死了!

  废弃的大井是青蛙们的生存之地,也是他们的囚牢。

  他们的物质的生命囚禁在废井的囚牢中,他们的精神的生命也囚禁在废井的囚牢中。

  他们能跳出井口吗?永远不能。

  他们是井底之蛙,他们发出他们的蛙声。

  他们的蛙声总是坚持说:世界就是这个废弃的大井,天才井口那么大。

  他们不明白世界的真相,因为他们生活在井底。

  那邪恶的废弃的大井啊!那是他们的生存之地!

  附录——

  诗:怪异的悲叹声

  我看到些人被刺穿喉咙

  他们不能说话

  只能发出怪异的悲叹声

  我觉得他们是那么的怪异

  我看到其他人会说话

  却在那里说着无意义的话语

  开始

  我也说着无意义的话语

  后来个人在被刺穿喉咙之前

  对我说了些有意义的话语

  于是我也懂得了说有意义的话语

  可是

  很快

  我也被刺穿喉咙

  我发出怪异的悲叹声

  我感觉到自己的嘶鸣

  我感觉到自己的嘶鸣是那么的响亮

  可是

  那些人都觉得我很怪异

  他们听到的只是我的怪异的悲叹声

  他们因听到我看到我而转身

  他们只能听到他们

  他们相互说着无意义的话语

  抑郁如酒

  抑郁如酒

  古来醉死者无数

  大醉者

  就床而卧

  万事无关于己

  连自己也给丢弃

  切开

  谁把人切开

  切为两种

  种是男人

  种是女人

  谁妄图捏合男人女人

  而不是男人男人女人女人

  谁把人切开

  分为精神和肉体两个部分

  谁妄图否认精神的存在

  谁又妄图否认肉体的存在

  谁把人切开

  切为多个

  个在此处

  个在彼处

  个竟不知在何处

  谁把中国切开

  分为两国

  国属于城里人

  国属于农民

  年的创口化脓

  谁又妄图通过挤压捏合

  谁把中国人切开

  切为两种

  种是富人

  种是穷人

  或中国人原本如此

  我们重新恢复了我们的本来面貌

  他们被切开

  他们活着

  他们被切开

  他们仍然是个整体

  倒走的人类

  只有倒走的人类

  他们的眼睛才是长在后面

  他们的脑子

  才是长在两腿之间

  在狂风暴雨中

  在狂风暴雨中

  我忽然产生种奔跑的欲望

  我只想要奔跑

  我要在我急速的奔跑中实现种欲望

  这种欲望

  在狂风暴雨中突然变的无比的强烈

  我于是奔跑

  我奔跑

  我奔跑

  我奔跑我奔跑我奔跑我奔跑

  我奔跑着实现我的欲望

  我奔跑着

  欲要投入我生命的故乡

  屋檐的雨水

  屋檐的雨水

  重重地砸落在我的脸上

  每滴水珠都能敲破鸡蛋

  敲破我暴露的眼球电子书分享平台

  理想中的女人

  理想中的女人

  那种恬静的气质

  与世无争

  令人感觉

  能够相伴生

  平安

  而又舒坦

  爱

  爱

  自己的东西自己用

  不借别人用

  也不借别人的用

  脖子

  脖子

  我身体的每部分

  都在为你祝福

  有个地方

  却是例外

  脖子

  因为脖子

  她不是我的

  她也应该为自己而祝福

  蒙娜丽莎记忆

  蒙娜丽莎记忆

  1

  你还记得在树林子里

  男孩子追女孩子吗

  那时你们拼命的跑

  你还记得你来到教室

  你们班上的个男孩子

  把手搭在你肩上吗

  你还记得在教室里

  你从前的恋人从背后抱住你吗

  那时你下推开

  那时你刚从广州回来

  你还记得在学校里

  你们学校的个男孩子

  忽然从背后抱住你哦吗

  那时你正在上楼

  那是我们第次愉快的交谈

  2

  那天的空气中飘着微寒的细雨

  我们站在火车站铁栅栏的右角

  你的背上背着只黄|色的背包

  后来

  在你母亲的责怨声中

  我知道

  你的四十多块钱放在背包中被偷掉

  3

  她站在窗前

  她穿着灰色的毛衣

  她的温柔的身体

  4

  车座上的只脚

  冰凉而又凉爽的感觉

  她的屁股

  靠在我髋部

  甚至扭来扭去

  5

  她穿着白色的睡衣

  露着雪白的胳臂

  她翻起白色的睡衣

  露出雪白的肚皮

  6

  那装裱了的相片

  挂在厅堂

  我说:象是蒙娜丽莎

  你笑

  那是个冬天

  那是个冬天

  早上很冷

  我穿着裙子

  在你身边走过

  然而你

  却只发现了美丽

  没有发现我

  行将入木

  他在大便的时候

  头颅长在两膝之间

  他在走路的时候

  下巴连结着胸脯

  他在坐着的时候

  前倾的身体欲要匍匐

  行将入木

  不像个活人的样子

  双水汪汪的眼睛

  双水汪汪的眼睛

  1

  在梦中

  对方穿着黑色弹力裤

  我抱着她

  刚要放下

  2

  她穿着白色的衣服和白色的裙子

  我的手臂搁在她的肩头

  紧靠着她柔柔的长发

  紧靠着她

  回到她家

  她爸爸正在脏臭恶心的屎坑里拉屎

  透过盘绕的蚊群

  抬着头

  和我们说话

  3

  感觉

  是双水汪汪的眼睛

  在闪动着平静的泪光

  平静的

  平静的停留在胸脯上的硬纸片

  在那个时候

  尚且分不出正面和反面电子书分享网站

  爱人

  她的存在是我的存在的前提

  她是我借以确定自身方位的坐标

  如果不知道自身方位

  我就迷失了自己

  感觉到自身的虚假存在

  因迷失而慌乱茫然

  爱

  像嘴中的

  像妈妈的怀抱

  像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道牵着孩子的亲人的手书包网b2想百万\小!说来

  面馆门口

  面馆门口

  个无依无靠无知的孩子

  流浪乞讨于陌生的城市

  打着双赤脚

  满脸污黑

  披散着头脏乱的长发

  总是站在面馆门口

  以饥饿的眼神

  望着老板

  欲望女人

  欲望女人

  如果我是个医生

  那么就在今天

  我会把听诊器放在个女人的胸脯上

  并且我所听到的

  是个男人强而有力的心跳

  世代符号文字人类

  世代符号文字人类

  我穿过数百个人类的世代

  来到现在

  那时候的人类,就已经开始了写作

  他们用有颜色的涂料和画笔

  在岩洞的内壁涂画上最初的表达符号

  我穿过数百个人类的世代

  来到现在

  那时候的人类,就已经开始了写作

  他们用粗糙的刀具

  在动物的骨骼上雕刻了最初的文字

  我爱那由语言的材料所雕琢而成的作品

  他们或完整,或不完整

  我爱那由语言的材料所构成的成形的物体

  甚至是怪异的不规则的形体

  甚至是碎片

  他们流传于人类之间

  亦只属于人类自身

  我仍然生活在数百代以来的世代之中

  我穿过个又个世代

  如若我处于黑洞之中,如若我正去往黑洞

  我愿喝下十公斤的烈酒

  在沉醉中死去

  我愿饮下杯剧毒的红茶

  在次穿行的最后的痛苦中挣扎死去

  但我不能摆脱那固属于个又个世代的黑洞

  在那黑洞中

  无数即将被投入战争的人们

  孕育在母亲们的腹中

  个大腹所充实的不过是动辄几十万上百万被屠杀的人口数目之中,

  个微不足道的数字

  他们的牺牲,为了所谓的战争

  战争常常不过是实现了少数人的利益

  战争甚至不过是少数人渔利于民的种手段

  战争有时又竟是种出于个体欲望与群体情绪的相互仇杀

  战争体现了人类生命存在的残酷

  在那黑洞中

  更残酷更甚于战争的是:和平时期的自杀与奴役

  在数百个世代以前,我戴上了沉重的镣铐

  被完全限制了自由,并为主人的利益而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

  就连自身生命也成为主人财产的部分

  穿过那个又个的世代

  我来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