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江东父老。

  曾奶奶气到撑不住高雅尊贵的面具,“你什么时候有老婆了?你今天的表现实在太不像话,教我们如何跟郭家交代?”

  曾耀人的目光更加冷沉,“明知道我有想结婚的对象,还骗我来相亲,是谁比较不像话?自讨没趣,又怪得了谁?”

  郭董无言,他们的确是自讨没趣。

  曾奶奶深感颜面无光,生气道:“你这孩子太不知好歹,冬宁根本配不上你,你到底要我说几遍?她做梦也不应该妄想嫁给你,我绝不答应。”

  曾耀人挤出抹看来有些狰狞的笑,“奶奶,我今年二十九岁,不是九岁,不需要家长同意才能结婚,至于,冬宁配不配得上我,那只有我说了算,我说她绝对配得上我,就表示她绝对没问题,毕竟,要结婚的人是我并不是你,难道我连身边什么样的人你都想控制吗?”

  “你说什么?”

  “我这辈子只跟冬宁结婚,不然干脆不结婚。”

  “你你少胡说八道。如果冬宁在两年前那场车祸中死掉,你也辈子不结婚吗?”

  “奶奶不会想说,你很遗憾冬宁没有死?”阴寒的瞥。

  曾奶奶窒,“我没那么坏心去诅咒别人死亡。”

  曾耀人冷笑。“奶奶应该感谢上帝的慈悲,没有让曾家真的绝后。”

  不只是曾奶奶,曾泰吉和宋品妤都感到毛骨悚然。这臭小子是绝对认真的。他根本不在乎曾家没有后代。

  这么可怕的臭小孩,他们到底是怎么生出来的?

  曾奶奶不敢置信。“全世界的好女人那么多,为什么非要冬宁不可?为什么偏偏是她?她是哪里好了?”

  是啊,为什么非冬宁不可呢?在座的人都不明白。

  “爱个人需要什么理由呢?”他平板的声嗓拂过众人耳畔。“我就是爱她,她也爱我,到底哪里碍着你们了?需要直反对。”

  “她家世,才貌都不配,还是无父无母的孤儿。”

  “我不在乎。”

  “她只会成为你的负担,无财无势帮不了你。”

  “那正合我意。”

  “你——”曾奶奶气得血压往上冲了,幸而,时间算得刚刚好,冬宁真的被电话召来了,亲眼目睹曾耀人与名门千金吃相亲饭,啧啧,脸快哭的表情呢。“呵呵,你不死心没关系,冬宁死心就好”

  曾耀人转头便瞧见冬宁震惊的看着这切,心伤的泪水刺痛了双眸,摇摇欲坠的身子受不了打击而晕厥倒地。

  第8章1

  “你们真的把我惹火了。”

  丢下这句,曾耀人连忙将晕倒过去的冬宁抱了起来,餐厅的经理也赶紧询问需不需要帮忙,楼上便是饭店的住宿房间,曾耀人马上要了间套房。

  他抱起冬宁,头也不回的走出餐厅。

  男主角走人了,桌男女配角面面相觑。

  郭威威似笑非笑。“原来他喜欢动不动便晕倒的软弱女人,看来是个大男人主义者,才会钟情没用的弱者。”

  “威威,不可以没礼貌。”郭董眉眼不动的镇定道,其实心里很惊讶曾奶奶的作风,显然这切全是她安排的,只为了打击那位冬宁小姐。

  郭董迅速做了番盘算,决定放弃联姻的念头,他的宝贝女儿不愁没男人爱,不需要为了个男人而成为第三者,浪费宝贵的青春。

  他有礼的说完应酬话,便带着妻女先离去。

  曾奶奶气呼呼道:“看看你们把儿子教成什么德行,点做人的礼貌也不懂,把郭家这么好的联姻对象气跑了,上哪儿再找个”

  曾泰吉和宋品妤感觉像泄了气的皮球,句话也不想开口。

  骂吧,骂吧,您老太后什么都对,您高兴就好。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女孩,曾家好心收留你,你却勾引我家耀人,来回报我们吗?滚出去——你快给我滚出去——”

  “不要脸的马蚤货,狐狸精,你以为爬上了耀人的床,就可以步登天,麻雀变凤凰吗?不要作你的春秋白日梦。”

  “你竟然敢诱惑耀人,叫他跟你结婚,你简直可恶,可恨,不知羞耻,不想想自己是什么东西,克父克母的私生女,不过是耀人无聊时玩玩的宠物娃娃,居然敢妄想当曾家的少奶奶,你是什么烂命也敢痴心妄想——”

  “你给我们家耀人当情妇,小老婆,我都嫌你不够格,想当少夫人,等下辈子重新投胎吧。”

  “从小看你满可爱的,很单纯,看在耀人的面子上,我也大发慈悲的将你当成小孙女疼爱,只要你听话,乖巧,曾家没人对你不好,可是,好心有好报吗?

  你愈大愈有心机,宠物娃娃也学会勾引主人了,还爬上主人的床,想用怀孕这种老招来套牢曾家吗?你别做梦,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现在耀人出国,你立刻给我滚蛋,滚得远远的,从此不准你再踏进曾家大门步——”

  “小娼妇,狐狸精,不准你再纠缠耀人——”

  “滚,快滚,滚得愈远愈好,永远别回来”

  “不要不要这样对我不要求求你”极度的惊惧,胸口阵揪痛,仿佛被人无情的撕扯着,好痛,好痛。

  她的心要碎了

  “不要这样对我不要这样对我”痛楚的呐喊,泪水不争气地凝上眸,她哭着惊醒过来。

  “冬宁,冬宁。”曾耀人摇醒她,剑眉打结,薄唇紧抿,无法忍受她在昏迷睡梦中哭泣,连忙将她抱在怀里,不断保证道:“冬宁,你别哭,我没有相亲,这只是奶奶耍的小把戏,你别担心,我当场便拒绝了。”他可真是被吓得不轻。

  “奶奶?”她迷惘地眨眨眼,感觉太阳|岤阵刺痛,她怎么了?脑海里不断回旋着女人叫嚣的吵杂声,心脏再度强烈绞痛,她细细喘气“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我好难过”

  “我马上带你去看医生。”

  “不要,真的不用,让我躺躺,拜托”

  曾耀人轻轻的将她放回床上,担忧地望她,“真的不用看医生?”

  “我讨厌吃药”她捧着揪疼的心,泪雾缓缓漫开,轻轻啜泣着。

  “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你不相信我爱你吗?”他自然无法穿透她脑子里混乱的思绪代表什么,只是坐在床畔抚慰着。

  “不是你奶奶讨厌我,很讨厌我”泪掉得更凶。

  他愣愣看着她,也对,他奶奶耍上这招,冬宁当然会有这种感觉。

  “傻孩子,我喜欢你就够了,你又不必嫁给我奶奶。”

  “她讨厌我,不会欢迎我成为你家的分子,要把我赶出去”

  “我们自组小家庭,就像现在这样。”

  她泪眼迷蒙地望着他,真的可以吗?

  “真是个爱哭的小傻瓜。”他的吻轻轻落在她唇上。

  她安心的缓缓合上眼,需要好好睡下,想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看她平静下来,不再那么激动,曾耀人整个人也放松心情,要体认到冬宁对他的重要性,瞧见她伤心得晕厥过去,他感觉天要塌下来了。

  他握住她的手,心疼她不安的睡颜,她在冬日降临,母亲可怜她出生便没了父亲,卑微的只求她生安宁,所以为她取名“冬宁”。某年的冬天,好冷好冷,怕冷的她窝在他怀里这么告诉他。

  他用他的身体帮她取暖,乘机将她变成他的女人。

  他是个坏情人,傲慢的大男人,那时候从不对她说句甜言蜜语,总以为实质的拥抱已胜过切,他对其他女人没兴趣便足以证明他对她的爱,句“我爱你”能代表什么?从没想过,光这样是不够的,她的心灵并不踏实,脆弱而易伤的。

  他不明白她发生了什么事,为何突然跑出家里,发生那么可怕的车祸,失去记忆的冬宁不会告诉他,赖舅舅不知情,他的家人完全三缄其口。

  命运性的重逢后,他对冬宁的爱分毫没有减少,但是赖春田却大力阻止,希望他们顺应家人的要求从此分道扬镳,因为曾家长辈的阻力会带给冬宁很大的压力与痛苦。再加上他霸道式的爱老实说,赖春田不认为他是个好对象,不愿失去记忆的冬宁再次去承受那些,只要不是贪图富贵,曾家有什么了不起的?

  当时曾耀人感觉快疯了,嘶喊着他对冬宁的爱。

  赖春田却给了他冷冷句:“你的爱为什么不对冬宁说?教她充满不安。”

  曾耀人如遭雷击。

  定要开口说爱,才能让她安心吗?那么他愿意。

  他好不容易又跟冬宁在起了,展开幸福的生活,他的家人又来搅局。

  这次,他不会再重蹈覆辙。

  个月后,曾耀人直接通知父母和奶奶,他和冬宁准备在教堂结婚。在冬宁恢复上学之前,他要帮她戴上戒指。

  做父母的已经被这儿子搞到没力反对。他个月没踏进家门,踏进家门就说他要结婚了,并且已订好教堂。

  曾奶奶心痛至极,威胁的喊道:“你休想我会出席那种不像样的婚礼。”

  “我不勉强,只是礼貌上希望你们出席。”曾耀人幽幽然道。

  曾奶奶负气的嚷道:“你这个不孝子,枉费我那么疼爱你,你居然为了个赖冬宁来忤逆我,你这么做对得起我吗?”

  “奶奶,将你的蛮横霸道收起来吧,不要随便扣我顶‘忤逆’的大帽子,我只是要跟我心爱的女人结婚,没有条法律能判我的罪。”

  “你”

  “妈,算了啦。”曾泰吉忍耐而婉转的叹道:“耀人不是小孩子了,直以来他没有喜欢过别的女人,他认定冬宁,而冬宁又是我们从小看到大的,除了家世差些,人品是没有问题的,最重要的是,她跟耀人合得来,这样就够了,不是吗?”他看开了,在被儿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