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放下,可醒过来却不知道自己身在哪里,身边又是谁。从他远渡重洋的那yi天起,他就知道,他离小飞龙只会越来越远,这样的距离是他以前无法想象的,可是理智yi再地告诉他,没有比离开更好的选择。

  林静不是个容易迷失的人,也许他的本性终究不适合这样的放纵,很快也就厌了那样的生活,把心思收回到学业中去。他觉得不管在什么情景之下,人都应该让自己尽可能地过得最好,父母的裂痕他无法弥补,发生过的事情他不能改变,唯有让自己向前看。

  在异国的那些日子里,他得到了导师的赏识,在当地华人的同学圈里颇受欢迎,当然,感情世界也并不贫乏,他先后有过几个正式交往过的女友,无yi不是聪慧明丽的女子,有时他也觉得,自己就是喜欢那些成熟懂事c精明独立的女人,在yi起轻松惬意,离别了也风轻云淡。

  在yi起时间最长的是yi个叫琳西?吴的女同学,那也是他归国前最后yi段感情,琳西是第三代华侨,家境殷实,漂亮而豁达,她生长在美国,国语却说得流利,yi手簪花小楷写得妩媚风流,有时候,就连林静也觉得,再没有比她更契合的伙伴。

  番外 琴瑟在御 莫不静好中2

  琳西曾经力劝林静扎根在洛杉矶,两个yi样聪明能干的男女在yi起,何愁闯不出yi片天空,可林静始终没有打消过回国发展的打算。离开之前,他和琳西共进晚餐,两人友好告别,他送她回去的时候,她给了他yi个长长的拥抱,然后笑着祝他yi路顺风,他开车离开,假装不知道她在家门口蹲着哭泣。

  回国很久之后,林静才接到琳西的yi封eyiail,她说,她yi直在等他yi句话,如果当时他说,琳西,跟我回国吧,她不顾yi切也会跟着他去的,可惜他并没有这样要求。其实林静也在想,假如当时她在他面前流泪挽留,他会不会就动了留下来的念头?

  可惜她不是小飞龙,只有小飞龙才会在林静离家的时候,毫无顾忌地哭得惊天动地,从小到大,只要她不管不顾地抓住他的衣袖,他就再也狠不下心离开,所以,就连当初考上了g市的政法大学,到学校报到的前夕,他也不敢让她送行,就怕看到她大哭的样子,自己也六神无主。

  是的,这个世界上只可以有yi个玉面小飞龙,当初他喜欢琳西,不就是因为她的聪颖独立?所以他和琳西注定是路过。

  林静辗转问到了同在大院跟郑微yi起上高中的几个同学,才得到了她现在的宿舍电话,快四年了,他以为没有什么坎过不了,没有什么人不能忘记,可拨动电话的时候,他在电话亭隐约反光的玻璃隔板上,发现自己在不自觉地微笑,每yi寸记忆的影像都是过去十七年里关于她的点滴。他忽然觉得,即使为此得不到母亲的谅解,也并不是那么可怕的yi件事。

  电话通了,她的舍友是个热情的女孩,她不但告诉林静,郑微刚跟男朋友出去了,还不忘好奇地追问,请问你是谁?

  你是谁?我是谁?林静客气地对她的舍友说再见,他不知道现在自己对于郑微来说是谁,是yi起长大的邻家哥哥,还是很久不见的故人,每yi种解释,都比他想象中的要疏远。

  他是看着郑微朝自己的方向走来的,她比四年前高了yi些,头发也更长了,yi张娃娃脸还是长不大的模样。她低着头,边走边把两个灌得满满的矿泉水瓶吃力地往背包里塞,当她看着前方的时候,脸上顿时像笼罩着yi层幸福的光,而她的光源并不是他,而是站在不远处的yi个清瘦少年。

  她yi路奔跑着朝她的光源而去,没有看见就站在路边电话亭里的林静。

  林静也没有见过这样的郑微,当然,她从小就是快乐的,可她在他身边时,那快乐是天经地义的,而现在的她,只因为那少年浅浅的yi笑,便喜悦得如获至宝,那幸福满溢得连他这样的旁观者都看得yi清二楚。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林静有条不紊地办完了所有的事,坐在返程的航班上,他看着窗口擦过的云,过去种种,如浮光掠影滑过。身边yi对夫妇手忙脚乱地哄着痛哭不已的儿子,连回忆也安静不下来。林静索性收敛心神,微笑地看着流泪的男孩,“小朋友,你为什么哭?”

  男孩抽泣地说:“我丢了我最爱的yi本书。”

  林静说:“原来是这样,但你也不算最惨,你看,我也丢了我最爱的yi本书,可我并没有哭。”

  “那为什么你不哭?”

  “因为掉眼泪也不能让我找回它。”

  男孩当然听不懂他的话,仍旧抽咽,“你们都不懂,那不是yi本普通的书。”

  林静笑笑看回窗外,他当然是懂的。他也丢了最爱的yi本书,更丢了原本属于他的小飞龙。

  番外 琴瑟在御 莫不静好下1

  “他是鬼迷心窍,林静,连你也yi样?”

  林静面对眼神凄厉,咬牙不已的妈妈,暗暗往后退了yi步,她把丈夫的骨灰盒单手环抱在胸前,另yi只手则直指唯yi的儿子,整个人颤抖如秋日枯叶。林静唯恐她激动之下失手将那白瓷的坛子摔落在地,只得噤声。

  “你要把他的骨灰拿去那个地方,除非我死!”

  林静叹了口气,几日之内,他生命中最亲的两个人竟然不约而同地用自己的死亡来威胁他,并且,其中的yi个成功了。

  他从g市返回后的当天傍晚,林介州的病情就开始急速恶化,凌晨时分,已经让医生摇头的林介州奇迹般的清醒了过来,把儿子和妻子都叫到了床前,用病后少见的清明神志,将家里的大小事宜仔细交待了yi遍,房产c股票c存款c保险统统转到了妻儿名下,他是个细心而条理分明的人,即使在这yi刻仍是如此。林静半蹲在父亲的病床前,他心里明白,他自幼崇敬的这个人,已经快要走到生命的终点。

  林介州的声音越来越无力,只剩下如残破风箱般的喘息声,最后那yi刻,他已说不出话来,yi双眼睛却不肯闭上,艰难用目光找寻林静的方向。

  林静的妈妈在这个时候也按捺不住地泣不成声,她抓住这个她爱过也怨过的男人的手,“你还想说什么,还有什么心愿放不下?”林介州却不看她,犹自迫切地看着儿子,喘息声越来越沉重。

  只有林静对这着无声的哀求心知肚明,饶是yi向理智果敢的他在这个时候也不禁心乱如麻,yi边是父亲临终的最后心愿,yi边是母亲的眼泪。他避开那双眼睛,将脸埋进手掌里,却避不开心里的映像——那个女人站在没有光的角落里,仿佛恒久yi般面朝病房的方向,黑暗中她的轮廓太过熟悉,渐渐地竟然跟他心里另yi张脸重叠。

  为什么我们总要到过了半生,总要等退无可退,才知道我们曾经亲手舍弃的东西,在后来的日子里再也遇不到了。那声声喘息也渐渐微弱,林静抬起脸,恰恰迎上林介州的视线,身前生后声名都可以抛却,连躯壳都可以抛却,只为回到最初的地方,这值得吗?如果这不值得,那什么又是值得的?他忽然心中yi恸,在父亲最后的目光里缓缓点了点头,他答应了就yi定会做到,不管这有多难。

  林介州没有能够熬到第二天的清晨。他死后,单位给他举办了隆重的追悼仪式,中国人的习惯是为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