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霄爽朗的声音随即传了进来:“还腻着呢?是不是让嬷嬷将午餐端进来啊?”

  我翻身起来,yi边浑找丢得到处的衣服,yi边回道:“今天你家的天兵天将怎么让你起床了?昨天听说有人曾创下yi天省三餐饭的纪录耶,秀色可餐啊!”

  云霄急了,在门外跳着脚:“再胡沁,小心我砸门进来了。“

  我穿好了粉色的睡衣,用yi条粉色的绸带系好纷乱的长发,走向门口笑道:”行啊,你砸进来啊,有个人正好没穿衣裳!”

  花三郎急的直朝我使眼色,忙不迭地拿起衣服往后面的屋里去了。

  打开门,放穿戴yi新的云霄进来。我取笑道:“你还想再做回新娘子啊?打扮得这般花枝招展的做什么?你家的天兵天将呢?他放心让你这么妖媚地出来勾人魂魄?”

  云霄咬着银牙,冲过来便啐我,“好个没脸丫头,原先就没皮没脸的,现在更好了,什么话更能说了。”

  真要动手动脚,我还真不是云霄的对手。我只得使用老办法,求饶加撒娇,方让云霄止了手。

  “快洗漱罢,再迟就晚了。”云霄将我按在梳妆台前,yi边熟练地替我梳发,yi边说。

  “上哪晚了?你现在还有白天晚上之分啊?还有时间概念?”我舒舒服服地享受云霄的侍候,太闲了,忍不住又开起了云霄的玩笑。

  铜镜中的云霄满脸通红,眉宇藏春,yi付欲羞欲恼的样子,拿起梳子轻轻地打了yi下我的头,道:“别以为现在是二小姐我就打不得,气急了云霄照样打得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傻丫头!昨晚说好的事今儿就忘了?”

  “什么事啊?”我侧过脸去问。

  云霄yi把将我的头扭正,“去天心道观啊。说好去布施,保佑咱们早点早点”

  云霄满脸娇羞,说不下去了。

  我想起来了,笑道:“不是想求那个什么张三丰张老道保佑你早生贵子吗?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放心,我也会保佑你的。保佑你yi肚子生上十个八个的,然后分给我yi两个就好了,免得我那么麻烦还要亲自怀孕。”

  云霄还不及回答,花三郎却从里屋跑出来了,急得直嚷:“丫头胡说什么呢,孩子还能分的?谁不是自已有自已的孩子?”

  花三郎的话逗得刚进屋地桂姐与魏嬷嬷哈哈大笑,都说:“姑爷急喽,二小姐还不得加把劲?”

  屋内顿时暴发了yi片笑声。

  桂姐收住了笑,正色道:“二小姐小时的养父是天心道观的道长,王爷曾说过,谓此道长对二小姐有养育之恩,二小姐不可忘了。今儿我多准备了yi些钱米油布,就算是二小姐的yi点心意吧。”

  对这个老道长,我还是心存感恩的。虽说他抚育的是我身体的原宿主雨俏,而不是现在的我。当我毕竟是借用了原宿主的身体才享受到眼前的这yi切的。他那天若不来送玉佩,丑小姐至今也不可能知道雨俏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打扮好了,与云霄手拉手,带着桂姐与魏嬷嬷及几个小丫头,在花三郎不放心的视线里,我们走出了蓝府,往天心道观而去。

  还没到道观,刚远远地看见道观的那yi堵土黄|色的围墙,yi群人已迎了出来,领头的,便是那个道长:“二小姐来了?有失远迎,请匆怪罪。”

  桂姐忙下车施礼:“老人家请匆多礼。您是二小姐的养父,理由我们二小姐向您请安!”

  繁冗的礼数我不会,但还是跳下车来,笑道:“道土老爸可好?”

  大伙对我的这个称呼都愣住了,随后便笑了起来。

  yi行人进了道观。

  桂姐将带来布施的东西交给了观里管事的帐房,yiyi点着数。

  我与云霄随着老道往他静修的屋子走去。

  转过那个张三丰的塑像,穿过走道,正要转弯。突然,我看见yi个似曾相似的背影,挺拨修长,身着青色道袍,好像yi只袖子是空的,晃荡着,转眼便消失在厢房内。

  “这是谁啊?这背影好熟悉,yi定在哪儿见过。”我目光痴痴地盯着那个厢房的门口,向老道打听道。

  第yi百七十三章 你快把手拿出来啊!

  “对了,正要给二小姐说这件蹊跷的事呢二小姐可否记得上次来道观的情景?”老道止住了脚步,侧过身来问。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檀香味,我不由地蹙起柳眉,“记得呀,怎么啦?”

  “半个月前,道观里来了yi个小伙。品貌非常出色,可偏偏少了yi只手。据他说是上山打猎的时候被老虎咬去了左臂。如今身残无法维持生计,乞求老道在本观给他个容身之处。老道乃方外之人,虽讲究清静无为,天人合yi,但救人乃是救自已的这yi说法老道是现在才悟透的。想当年,老道曾对你的母亲犯下不可饶恕的罪孽,是良心的复萌让老道在而立之年走进了道观-”

  我见他扯远了,忙提醒道:“你说那个断了手的。”

  老道“哦”了yi声,正了正道帽,继续道:“老道答应留他下来,细细那么yi打量,这小伙虽yi身褴褛,眉宇间却透着yi股贵气,言行举止落落大方,绝不是yi个打猎的猎人所能拥用的。老道再yi打量,发现此小伙好生面善,也不知何时结过缘。回到后堂,老道想了又想,突然想到那次与二小姐yi处来的那位少爷,除了衣衫破旧,除了少yi只手外,其它的真是yi模yi样啊。”

  听到这儿,我已经怔忡了!

  云霄扯了扯我的袖子,轻声道:“上回你不是和六少爷yi块来的吗?我听你说过的。”

  我的心开始无规则地狂跳起来,老道难道说那个缺了yi只手的人是花六郎?花六郎不是当了敌军主帅的乘龙快婿了吗?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道观里?他又怎么会缺了yi只手?

  老道将我们让进他的屋,斟了味道有些怪怪的茶后,又道:“老道虽然上了yi点岁数,但记忆力还是不逊年轻人。缺了yi只手的这个年轻人,绝对跟上回来的那位少爷长相相似,且是十分的相似!”

  我突然有了个直觉!直觉告诉我,刚才看到的那个背影就是花六郎的!

  直觉这东西确实很奇妙,它无法细细地解释原委,却能yi下子告诉你答案!

  我腾地站了起来,脸蛋飘起了火烧云,连话话声也掺进生气的成分了,“请道士老爸带我去找那个人。”

  我至始至终想着花六郎。就是在与花生糖你侬我侬的时候也时常会浮起花六郎那霸道自信的笑容与口吻。

  我也恨花六郎!他为何要负我?他为何要让我的心流血?既然将承诺抛至九霄云外,与那个凶悍的夷族女人进了锦帐鸾帏,他又回来做什么?回来就回来了,他为何还要给我少了yi只手啊!

  想到这些,我的心疼的无法忍受!

  老道士看了看我突然花容失色,从yi个瓷瓶里倒出yi粒丹丸递给我:“安清丹老道让那个小伙来见你吧?看你这番情景,似乎有些心神疲备。”

  我服下了那丸丹药,想到了yi个问题:“道土老爸,你别说是我找他,只说你找他有事就好。”

  老道士yi阖首:“老道明白。”

  云霄望着老道的背影,疑疑惑惑地说:“你想说那个小伙竟是六少爷?不可能吧?六少爷不是死了吗?他的棺材都是王爷亲自运回来的啊,你也是亲眼见的雨俏,你怎么啦?”

  我无法将真相说出来,既使是对亲如姐妹的云霄。六少爷对所有认识他的人来说,他已经死了,已经阴阳两隔了,只有我们三个人才知道他难以言明的现状

  “咦,你的天兵天将呢?”我故意转移话题,欲支开云霄。

  “找他干吗呀,他在外边厅堂喝茶呢。”云霄还是脱不了羞涩,红着脸笑道。

  “赶快找他去吧。别人说求子最好是夫妻双双跪求。”我推了yi把云霄,“顺便多求几个,然后送yi个给我啦。”

  云霄是何等聪明的人?她立即站了起来,用yi种很疼惜的眼神望了望我,“你凡事都要往好的去想啊,人各有命的,谁也争不过命去!”

  云霄的话,乍听上去好像很有玄机,实则上是针对我说的,我明白。

  云霄走出去不久,那个老道便回来了,“进来罢。”

  “道长何事找我?”身后的人大步地跨了进来,空着的那只袖子晃荡的很厉害。

  老道往边上yi闪,“不是贫道找你。”说完,便掩门出去了。

  这间小屋比较阴暗,从亮处进来,yi下子很难看清屋内的状况。

  我却yi眼便看清来人的轮廊了,高大的身躯,俊秀却染了风霜的容貌,孤傲不凡的神情,眉宇中隐着yi股桀骜与冷冽这不是花六郎又是谁?

  我扑了过去,对那个直棱棱东张西望的人乱捶乱打,“啊你个该死的花色狼!你怎么跑到这儿当道士来了?你不是当了人家的老公了吗?你个欠扁的花色狼,死色狼呜呜呜”

  “你你是小妖女?”他期期艾艾地开口了。

  说完,他的泪下来了,顺着他略显枯瘦的的脸颊,流经他干涩的唇角,纷纷坠落在我的脸上,手上!

  听到这声久违的“小妖女”,我的心yi酸,珠泪如飞,抱着花六郎大哭了起来。

  花六郎也不能自禁,他忘情地将我紧紧搂着,满是泪痕的脸,贴在我的脸上“小妖女,小妖精你还好吗?你知道吗?想死我了”

  我张口便咬,也不知咬在他的什么位置。又哭又骂:“想你个鬼!你会想我?你要想我的话还会这样伤害我?你是个混蛋加王八蛋!”

  “小妖女对不起对不起,不是我要负你,而是我这个样子如何能见你,还能给你带来幸福吗?既然不可以,我花色郎只能在你的面前消失!小妖女,原谅我,原谅我的无奈!”

  花六郎的这几句话,我猛地从哀怨与痛苦中清醒过来,我yi把揪起空荡荡的袖子,摸着,摇着,“你的手呢,你的手给我丢在哪儿了?你给我说呀你负我可以,你怎能负了自已的手啊花色郎,你把手拿出来啊,你yi定是藏在里边吓唬雨俏的花色郎,你快把手拿出来啊”

  花六郎用右手轻轻地试去我的泪水,自已却泪流不断“小妖精对不起!不是我把手藏起来了,而是手丢在茫茫的沙漠了你放心,我已经习惯yi只手了,能吃饭,能洗衣,还能挑水呢”

  我这是第yi次见到花六郎流泪,听了他的话,心,越发的疼痛!他贵为王孙公子,何时洗过衣c挑过水啊?

  “你既然回来了,为何不回王府去,为何不去找雨俏?为何要在这受罪?花色郎,你怎能这样遭踏自已啊?王爷与二少爷c大少爷,假如他们知道你在这儿,他们得有多着急,多难过啊?”我抚摸着他不再光滑的脸庞,摩挲着他粗制的青色道袍,眼里的泪啊,流啊流,再也没有尽头!

  当往日所有的恩怨在泪水的冲刷下显得有些寡淡的时候,花六郎最先平静了下来。他放开了我的身子,落寞地在yi旁坐下,低着头道:“你都好吧?三哥yi定会对你好的,我也就放心了。”

  听他话意,他似乎知道我与花三郎成亲了。我默默地点了点头,提裙坐在他的右边,望着他问:“你能告诉我当时出了什么事吗?”

  第yi百七十四章 感天动地!

  花六郎略无伤感与无奈的叙述中,我明白自已犯了yi个致命的错误!我yi直以为花六郎是见异思迁,成心想负我。谁知,花六郎竟是用yi个博大的胸怀与对情感的yi片无私之情,在我们之间制造出yi个负心汉的角色与yi个蒙痹所有人的悲情故事。

  原来,花六郎在后方筹粮的时候,有天夜里,深睡中的花六郎与几个兵士,突然在睡梦中被敌方的探子逮获,并在迷朦中被带回敌营。敌军主帅从同时被捕的兵士口中知道了花六郎的身份,如获至宝,天天好酒好肉地供着,希图在他的口中获得这方的军情。不料花六郎仍铮铮男子汉,酒肉照吃照喝,笙歌艳舞照赏,若yi问到自已这方的丁点情况,他不是装傻便是胡言乱语yi通。几天过去,敌军主帅失了耐心,准备将他yi杀了之。

  谁知这时候出来个随军的霸王花。此女面容娇好,性子火爆,还有yi手绝密的飞弹功夫,百步穿杨,千步内没人生还。在双方阵前,人们闻其名而丧胆,谈之而失色。她不仅是主帅之千金,更是yi队红衣巾帼的统领。说句实话,她父亲的阵脚,主要是靠她与她的红衣队支撑着

  这天,听说主帅父亲要杀yi名j细,且是yi位敌方主帅的王子,心里yi动,便到大帐来看个热闹。谁知就这yi眼,花六郎的命运便与她纠缠在yi起了。这貌美如花却性如霹雳见多了男人的军中小姐,竟yi眼看上了花六郎,当面便向父帅讨要花六郎当夫君。主帅先为不允,后缠不过这骄横的独养闺女,再说战场上还得倚仗她呢,也不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