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8(1/2)

加入书签

  neixiong@天山小说@超速更新@

  他,连这个男人!这个病歪歪的,即将被自己夺去权力的男人都可以嘲笑他。不!不是这样的!

  程嘉一没想到林夜病房里总是这么热闹。她今天本来一身高腰碎花裙配灰色短t的打扮,临出门前想起那晚林夜对她穿着的评论,又做贼心虚般披了件中袖修身款黑色小西装,这样看起来不那么少女。

  “啊。一一,你来了”林夜扫了眼门口佳人,满含深情,笑着招呼。

  程嘉一瞬间有些不太自在,她,为什么觉得林夜那得意的一笑,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

  “老师-”背对着门口的身体僵硬半响,硬是不敢转过。

  “呵呵,你们都在啊”程嘉一捧着鲜花进来,打算换掉自己昨天擦上的那束。

  “不要”林夜阻止,笑的分外恶心“我最喜欢保留你给我的东西”

  哎!内心叹口气,程嘉一回了一个甜美笑容“那你该给钱给小帆,那花是他买的”

  “啊?”柳起帆惊讶,他可不认为自己大度到会来看望这个讨厌的人,今天要不是……

  “你忘记了”走近他,习惯性欺负,弹了一下小妖精额头“前天你的钱”特意不提那个借字,她已经决定把这个功劳记在他身上。

  林夜嘴角微动,假装什么都没看见。他明白,习惯是可怕的。“一一,我肚子饿。医生说已经可以吃东西了”看穿她的疑问,赶紧解释。

  又来了,明明一副桃花狐狸样,偏要做正太状,都不想想年纪合适不合适。尽管心里腹诽,程嘉一还是认命的转身“我去给你买点粥”

  “不要,别离开”林夜抗议,顺便很无辜的提议“这不还有个闲人么。本来我以为今天一睁眼就可以看见你的……”

  用……用得着这么委屈么?再说,护犊心理又起,不过还不等她开口,门口就传来声音“真巧,我帮你带了粥”

  林夜微愣,随即笑得灿烂“真是麻烦你啊,柏总。不过我比较挑食,就不知道你带来的是否合口味”

  柏崇文充耳不闻,走近病床,把小饭桌升起后,轻柔却颇具气势的把手里的速食包装袋放上。

  大boss!程嘉一恍然体会,什么是老总的魄力!她虽然偶尔在林夜面前摆摆脸色,那可只是偶尔啊,且不提之前还要先做些必要的心理建设。

  “一一”暂败一回,不过鹿死谁手并不可知。林夜挣扎欲起,却不小心呻吟出口“噢”

  “怎么了?”程嘉一快步上前,关心询问。

  “伤口”表情痛苦的男人完全无视屋内另外两人,专心对付目标物“伤口似乎被拉到了。可能是用力起身造成的……”

  “算啦”程嘉一微微唠叨“干脆躺下,我喂你”

  还来不及偷偷乐一下,有人已经看不下去“柳起帆你扶他起来。还有”柏崇文面无表情的看向林夜“你最好还是听从医师的安排。每天保持适当的锻炼对你没有坏处,gens还等着你回归,林助”无视林夜的不满继续下达指令“程嘉一,跟我到病房外”

  “老师-”一直闷不吭声的柳起帆动了动,伸手欲拉。

  “呵”病床上的林夜轻笑,这笑声顿时使柳起帆伸出一半的手臂被点穴般僵硬在半空。

  还沉浸在boss魄力下的女人乖乖的跟着出门。呃,他想跟自己说什么?程嘉一有些摸不着头脑,前面的男人依然如她常见的样子,可,这是她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后首次正式会面。不对,柏教练并非虚构,只能说男人有很多面,他之前在自己面前展现的不过是其中一面罢了。现在,是属于柏总的一面。要是她只觉得这人不过是柏教练,似乎就可以开口问个清楚,搞不好还能嘲笑一番这一刻的严肃;可,现在这个人是gens的老总也。

  到目前为止,程嘉一依旧保留着些职场上残留的惯性。也许,这个可以称之为“奴性”。那种下级见到上级的紧张感还没有完全从身体里挥发完,虽然,她数十天前已不是gens的员工。

  初入职场时,她也曾看过诸如《职场礼仪训练》;《战胜职场》;《初入职场》之类的书籍,力求让自己完美走过入每一个大学生都会经历的阶段。她还认真研究过达人曾经在gens内部论坛发过的攻略贴:《面对上司,游弋职场之七种武器》

  七种武器之长生剑——笑:“无论多锋利的剑,也比不上那动人一笑。”这动人二字并非仅指漂亮,而重点在于发自内心。上司对你愤怒时,你要苦笑或是讪笑,这会使上司的愤怒时间缩短;

  七种武器之孔雀翎-信心:“真正的胜利,并不是你能用武器争取的,那一定要用你的信心。”当上司对你怀疑时,你的第一反应直接决定上司对你的后续评价。相信自己,不惧挑战;

  七种武器之碧玉刀-诚实“只有诚实的人,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当上司询问你的过错时,不要试图一味掩饰。诚实勇敢的承认错误并给出解决方案才是制胜之道;

  七种武器之离别钩-戒骄:“骄者必败。这句话无论任何人都应该永远记在心里。”当上司对你微笑时,你要适当做惭愧状,这会使上司觉得你是腼腆和谦虚;

  七种武器之……

  谁料想人算不如天算,懵懂的她还来不及体会什么叫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就被sammy推荐到经理面前,最后直接面对vimy聊天时顺着话题说自己对室内装修也很有兴趣,怎么最后就成了她主动请缨接替那些不知因装修问题换过几茬的同事们,负责28楼装修?还打了保票?

  这中间的曲折她无从得知也不想得知,只是秉着尽最大努力完成手上工作的心态一步步走过。那些不眠不休的日子,那些讨价还价的电话,那些跑上跑下的劳累在事后都化成谈笑。因为她已经获得了别人看来羡慕不已的身份:总助秘书!

  所以说,身份这个东西实在玄妙。记得之前看过的一个笑话:早年,某地区要求全民学英语,以适应国际交流。第一堂课,很多人用汉字标注,于是出现这种情况。第一个单词:english卖菜小贩标注:阴沟里洗;银行职员标注:应给利息;哲学家标注:因果联系;政客标注:硬改历史。就拿此刻的柏崇文来说:侧身站在走廊中央,透过窗户看着楼下熙攘的人群。

  如果当他是柏教练,她会以为这个人正摆出了进可攻退可守的姿势;如果当他是柏总,她马上觉得这个架势就预示gens未来业绩是如何直线上扬;如果当他是路人甲,她肯定觉得这是某病人家属无责任的挡住了路……

  “你”在程嘉一腹诽半天,思绪不知道飘到外太空第几层旅游时,柏崇文扔给她一颗炸弹“要不要去t市一趟。关于……那次灾难……纪念馆几天后就会开幕。”柏崇文转头凝视他,似乎又变回柏教练“程嘉一,你要不要去呢?”

  箴言

  林夜在屋内认真的喝着柏崇文带来的白粥。他并不打算在小朋友面前示范挑食这个坏习惯。特别是,一个心不在焉的小朋友。

  几番来回打望之后,柳起帆终于忍不住出口“你居然还有心情吃!老师……柏崇文,他们……他会跟老师说什么,你不好奇?”

  “麻烦,餐巾纸”林夜优雅的擦擦嘴角,扫过等待答案的服务生“小朋友,这招对我没有用”

  被识破的人抿紧嘴,拉过病床前的椅子坐下“那也别试图再指使我!”说完,眼光飘过林夜手里的餐巾纸。

  “你想用我手里这张?”故作不知的话成功激怒刚落座的柳起帆。看到对方猛然站起身逼近自己,林夜反倒越发开心的刺激“对我的精力,不如用在你母亲身上?”

  柳起帆闻言一愣,叹气坐回原位。

  “怎么?这么快在你敌人面前投降?这样子我会觉得很没……成就感呢。”本来想潇洒的抬手撑住额头,却不小心真的牵动伤口。林夜微吸口气,把那股疼痛压下:笑话,他此刻气势正旺,怎么能给对方醒悟过来的机会。

  沉默片刻后,柳起帆抬头望他“你今天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目的?”

  果然是柏家人!林夜心里暗赞,面上却不动声色“我挑衅你?是谁跑到病人面前大吼大叫,是谁恨不得将我千撕万剐?现在,倒成了我挑衅你!”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的好处无非是让我站在你这一边”柳起帆并不接话,继续自己的推测“杨流云给我的,你不曾给过;你勉强算救过我的老师,但”清冽的声音在病房里轻漾,似乎预示此刻说话的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