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何,他知道宋小宁只不过是借题发挥,她还在为上次的事情生他的气,那天不问青红皂白就怀疑是她不检点,事后他还让自己的兄弟私底下调查她。调查的结果表明,宋小宁向洁身自好,而问题恰恰是出在他的身上,是他在灯红酒绿中把持不住,以至犯错。

  周汉飞深感内疚,他背叛了爱着自己的人却还污辱她从事的职业,暗中调查的事也不敢告诉她。这次调回三阳是他提出请求的,为此还被降了几级,现在只是技术部经理。宋小宁却直不肯原谅,周汉飞不知道如何才能弥补那些过失,她已经遍体鳞伤。

  “小宁,我当着大家的面向你道歉,你就原谅我吧!”周汉飞改昔日的傲气,诚恳地说。

  “你们怎么了?来这里不是吃早茶的吗?”张慧惊讶地问。

  “嘘!”关之悦暗示张慧不要说话。

  “道歉?道歉就够了吗?我已经死过两次了。周汉飞,你这个杀人不见血的家伙,比歹徒还残忍百倍!”宋小宁轻轻地说,又轻轻地掩面而泣,她的这举动让周汉飞束手无策,他木然地看着她。

  “小宁,你怎么这样说周汉飞呢?”关之悦忍不住说了句。

  “就是了,在我眼里,周汉飞是个无可挑剔的好男人。”张慧也不满。

  “你们别插嘴,先管好自己再说!”宋小宁语气依然很轻,但邻桌的人已纷纷将好奇的目光投了过来,这时宋小宁也发觉自己的话语有些过激,无法收场的她想也没多想就起身向楼梯口冲去。

  “噢!天啊!这可是150元位的早茶啊!有人竟然口不吃就走人,真奢侈!”张慧朝着宋小宁的背影仰首长叹,尔后她又居心不良地哼哼:“周汉飞,我看你也别吃了,追她去吧!不过你放心,我会把你那份消灭掉的。”

  周汉飞当场语结,他胡乱地吃了几口就跑了出去。

  第五十二章 段孽缘

  上章已删除,请大家阅读时注意连续性。出差了,今天恢复更新,谢谢关注!

  十点半,待关之悦与张慧吃过早茶后回到宿舍,宋小宁已经被周汉飞转移走了。原本是好事,可俩人心理又隐隐地多了几分难过,因为又少了个人。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到了骆总的生日,关之悦提前天接到叶悠然的邀请,让她周六九点到金泰豪庭别墅区,说早晚餐全包了。关之悦出发之前也没有向张慧详细说明,只告诉她有朋友过生日要晚些时候才能回来,当时张慧还躺在床上睡懒觉,她睁开眼睛惘然地看了关之悦眼,然后“嗯”了声又翻过身继续睡觉。

  天气非常寒冷,然而骆总家的别墅却因中央空调而温暖如春。进门,关之悦的视角立刻被别墅内富丽堂皇的装置所冲激,她不由自主地感叹:“房子好漂亮!”梁家炳听后伸出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脑袋,脸严肃地说:“别说你想住这样的房子,我可买不起。”

  叶悠然似乎听出了他们话里的玄机,脸上笑容更加灿烂。关之悦递过份小小的礼物,那是几天前两人精挑细选的个都彭打火机。虽说是在家简单地过个生日,但骆总还请了位酒店的厨师,因为家里还有位保姆,这样大家都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孩子不在,叶悠然说他到外婆家过周末去了,要到晚上才回来。他们还请了些客人,不过也要晚饭前才到,今天四人纯玩。

  说是玩,其实活动也不多,除了吃吃喝喝就是聊天打牌,叶悠然是个很爱说话的人,总能调起大家聊天的热情。其实导游和教师这两个职业也有些相似之处,比方都要经常面对帮人说个不停,但关之悦平时却很安静。

  “之悦,你觉得梁家炳这人怎么样?”打牌的时候,叶悠然突然不经意地问了句。

  “很好呀。”关之悦想也没想,回答。

  “那你什么时候跟他结婚?”叶悠然追问。

  “不急。”轮到关之悦出牌,完全投入状态的她脱口而出。

  “不急是什么时候?”叶悠然又问了句。

  “迟早的事情,你们急什么啊!”眼看就要输了,关之悦反而急着回答。

  “真的吗?”叶悠然兴奋起来,“意思是,梁家炳已经向你求婚了,真是太好了。”

  “啊!”关之悦这才发现大家都将目光聚集到她的身上,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中了叶悠然的圈套。

  因为这些话,午休的安排就不觉得有何不妥了,骆总特意让关之悦与梁家炳在同间客房休息,他说那间房里有不但有电脑可以娱乐,而且小书架还有各类书籍可以消遣。这么说倒是让大家自然了许多,看得出这是骆总夫妇故意为他们创造机会,所以梁家炳干脆坦然地接受了。

  没有锁上门,只是随手地关上,关之悦的心里竟有种扼腕似的痛,他们总要躲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中才能牵手,而她已不满足这种状态。梁家炳长时间地凝视她那略带疑惑的眼神,然后俯身吻了她的唇。

  “家炳。”

  “嗯。”

  “如果可以,我想用自己的年换我们个星期的自由时间,我想好好地爱你好好地陪在你身边,起散步起看日出日落。可是在结婚前这是不可能的,现在这种相处方式让人烦恼透了,我连见你面都要小心翼翼。”

  “之悦,再等等,再等年吧!等我把你的工作安排好了,我们就结婚,不再分开。”

  “你要给我安排什么样的工作?”关之悦倍感意外。

  “你是学中文的,只要我动下关系,进般事业单位应该不难。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参加公务员考试,你只要尽力去考好,其他的由我来办。”

  “为什么要这样?我不喜欢四平八稳的工作,那很没劲。”

  “之悦,在旅行社该玩的你也玩过了,把心收回来吧!况且,如果我们结婚了,你总不能带团成天到处跑,那工作又累又受气,我心疼。再说了,我更不希望你在外面应酬,我要你在行政单位安安稳稳地上班,我要回到家就能看到你。”

  “必须这样吗?”

  “是的。”

  关之悦看着他脸的肯定,就知道再解释也是多余的。她不再说话,只是心事重重地伏到他的怀中。后来,两人并排倒在床上,梁家炳翻身把她紧紧抱住,于是嘴与舌头又纠缠番。

  仅此而已,大家的热情都不高,没多久梁家炳就睡着了,而关之悦却莫明其妙地想着心事,当初就是因为工作的事情和孔凡分手的,如果那时她肯低声下气地求孔凡的父母帮忙,也许今天就不必再次面对同样的问题。尽管这次梁家炳会替她安排,但说到底他还是对她现在的工作存在着歧视,她觉得也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老天爷次又次地给她出难道,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她的爱情在现实面前支离破碎。

  下午,客人陆续到来,别墅里高朋满座。这热闹的气氛却使关之悦多几分落寞,她觉得自己不适合这种交际场合。当众人问到关之悦的身份时,她只是淡淡地说自己是叶老师的朋友,还刻意和梁家炳保持着距离。饭桌上,大家高谈阔论,女宾们的话题永远离不开自己的家庭,关之悦像个极好的听众,不言也不语。

  尽管关之悦坐在个最不起眼的位置,但是大家没多久就把目光聚焦到她的身上,因为她身上独特的美。突然,同桌的位大姐把关之悦认出来,“你是孔局长的准儿媳吧?我以前在文化局见过你好几次。”

  关之悦脸色变,她尴尬地说:“哦!我不记得你了。”

  大姐不以为意,她继续补充:“你和孔平真是男才女貌,我听说你们还是大学同学,孔家的媳妇个比个漂亮,不过孔平太可惜了”

  叶悠然疑惑地望着关之悦,关之悦不想让那位大姐越扯越深,她慌乱地起身告辞,然后夺门而去电子书分享平台

  第五十三章 情深意重

  关之悦拦了辆的士,她的眼泪随着车轮起飞驰。在路上,叶悠然拨了她的手机,她考虑了许久还是按下接听键。叶悠然却没有马上说话,她在那头想了下,才说:“之悦,真是不好意思,刚才说话的那位是我的同事,她老公就在文化局上班,她不知道你和家炳的情况。”

  “哦!”关之悦僵硬地应了声,电话那头安静得出奇,叶悠然应该是躲在房间里给她打的电话。

  “她说的那些话,是真的吗?”叶悠然犹豫了下,她相信自己的同事不会无中生有,但还是想听到关之悦亲口证实。

  “是的,我和那位大姐所说的文化局局长的小儿子孔凡曾经是谈婚论嫁的恋人,我是为了他才来到三阳的。至于其他的情况,你问那位大姐吧!或者问梁家炳。”关之悦努力平静地说。

  “之悦,改天我们好好谈谈,好吗?”

  “好的。”

  挂了电话,关之悦突然想回文化局看看已经退休的孔父,她不知道自己是出自什么心理,或许直都惦记那里,或许只是别人的番话。下车后,她没有像往常先去买礼物,只是像回自己的家样两手空空,进入单位院子后沿着楼梯步步坚定地走。那感觉,宛如过了多年,切既熟悉又陌生。

  按了门铃,孔凡开的门,他因为太意外而手足无措。沉默了许久,他才侧身让她进去之后轻轻地把门关上,关之悦站了好会,尔后对他说:“我来看看伯父。”“嗯,进里面吧!爸在餐厅,”孔凡说。

  “爸,之悦来看你了。”孔凡喊。

  “哦!快请她进来!”个熟悉而亲切的声音。

  “进去吧!”

  “嗯!”

  “之悦,快快过来!”

  孔父随声出现在关之悦的眼前,他依旧是清瘦和善的脸孔,依旧是笔挺的身板和温而不过的笑容。孔平也在家,他正站在父亲的旁边,脸微笑地看着她。

  “伯父!”关之悦哑哑地叫了声,孔父的句呼唤就像是寒风中的把火苗,她感动得眼泪直流,“我路过这里,顺便来看看您,我没带什么东西过来。”

  “嗯,人来了就好!孔凡,给之悦添副碗筷。”

  “我吃过了。”关之悦不安地说。

  “再吃点,今晚我们吃火锅,兄弟俩还弄了两个小菜,味道还不错,你也尝尝。”孔父不容分说,硬是将她拉到桌子边。

  “那我先去洗个手。”

  “嗯,去吧!厨房里有瓶老茅台,我也不记得放哪里了,你去把它找出来,今晚我们喝两杯。”

  “好的。”

  关之悦来到厨房,在四处找那瓶茅台酒的时候无意中看到神灶上面供着孔母的张遗照,她木木地看着那张黑白相片,相片上的人也定定地看着她,孔母的表情是笑着的,这笑让她感到温暖。如梦初醒般,关之悦体会到了这位母亲对儿子的疼爱。原来心里面的怨恨只不过是种假象,她情不自禁地伸出后拂去相片上的尘灰。

  “别看了,再看的话她会进到你的梦里。”孔凡站在她的背后。

  “如果是这样,她定有话要跟我说。”关之悦回过头。

  “你希望她说些什么?”

  “不知道。”关之悦声音嘶哑,“我不够坚持,不够善解人意,不知道她能不能原谅。”

  “不说这些伤心的了,酒找到了吗?”

  “找到了。”关之悦把酒递了过去。

  “快洗手吃饭去吧!”

  “嗯!”

  “那天在伯母的葬礼上,我看到以前的嫂子也参加了,她还带着个小男孩,小脸蛋跟大哥完全是个版本。”关之悦洗手时又忍不住说。

  “嗯,我和爸也看到了,哥说到春节的时候他会带她和孩子起回家。”孔凡轻语。

  “回这里住吗?”

  “当然了。”

  “你爸答应了?”

  “爸说我们的事情自己做主。”

  “那就好,孩子要上幼儿园了,大哥也该放心了。”退步海阔天空,关之悦觉得这是最好的结局。

  “孔凡,你们快点啊!”孔平在餐厅里大叫。

  “马上就过去!”关之悦快乐地应。

  来到餐厅,孔父忙着给她把汤盛到碗上,还夹了两只鸡腿和几只大龙虾放到她前面的小碟子里。关之悦把碟子推到孔凡面前,说这是他最爱吃的,孔父制止了,说:“吃吧!现在家里就你最小。”

  “哦!”她低下头。

  “以后晚上最好不要个人出门,准备就要到春节了,治安不太好。”孔父叮咛道。

  “嗯。”

  “平时都是在宿舍弄饭吃吗?”

  “不是,经常在外面吃。”

  “这不好,外面的东西不够卫生,而且营养也跟不上,以后有空你就这里吃饭,下班打个电话让孔凡去接就行。”

  “我知道了。”关之悦转身飞快地擦眼泪。

  “爸,你刚退下来就这么罗嗦了,以后再老了还了得?你就让之悦先吃饭吧!菜都冷了。”孔平自然而然地说,他以前也直这么护着孔凡和关之悦,他是位很好的哥哥。

  “呵呵!火锅本来就要边吃边聊的嘛!之悦,你喜欢吃什么?以后我给你们弄,我现在是闲人了。”

  “红烧肉。”关之悦不假思索。

  “还有酸甜排骨子姜炒鸭脆皮狗肉”孔凡顺口地接过话。

  “都是你爱吃的吧!”没等孔凡把话说完,孔父已伸出手用力地敲他的脑门。

  “爸,别偏心,我可是你儿子啊!”孔凡大叫。

  “是我儿子就赶紧把之悦追回来。”孔父责备。

  “爸,这事不由我。”孔凡把难题推给关之悦。

  “之悦,在不为难自己的前提下,你能否再重新考虑下孔凡?以前,是我们家对不住你,希望你不要记恨。我不久也会离去,所以想在自己闭上眼睛之前,看到兄弟俩都有个安安稳稳的家。”孔父动情地说。

  “伯父,不管我们今后如何,我都会视你为最亲的人。”关之悦含着眼泪哽咽。

  第五十四章 潜潜规则

  进入冬季以来,旅行社的生意也越来越惨淡,偶尔也有几个到最温暖的海南或去北方看雪景的团队,导游们都不情愿这大冷天出全陪,要是不幸排上了也会找些借口请假,不过也有不敢请的,像张慧。

  春节前个星期,张慧排上个北京双飞六日的散拼团,这时候还想到出门旅游的人估计也是非富即贵了,这样的团队进店购物应该也差不到那里,可张慧的心里仍是郁闷不已,回来都年三十了,谁不郁闷?

  那天是坐下午五点的飞机,到了首都机场已经将近八点,举着接站牌的人仍是很多。张慧先集中大家等行李,然后自己举着小旗子跑到门外的护栏边找她的地陪,没多久她就看到个手里举着“接三阳山水国旅26位贵宾”纸张的女孩子,也是二十多岁的样子,就是身材有点瘦。张慧上前和她对接,只匆匆地聊几句就得知她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美则美矣,个头小了点,嘴唇薄了点,看就知道是个厉害的主儿。

  “张导,你在后面等提行李的,我带其他人先上车。”这位叫王冰的北京地陪先发制人。

  在车上,王冰做了自我介绍地理位置介绍旅游注意事项以及往下几天的行程安排再公布了自己的手机号码让大家记下。说了这些,到入住的酒店还有段时间,王冰就像所有的北京导游样从明代朱棣开始说起北京的历史来。还好,没有句土产介绍,推荐自费景点的话也没明说,只有张慧心里清楚这些东西全汇集在故事里了,例如说到清朝史自然少不了大贪官和坤,而说到和坤自然又不免会大肆周章地说到恭王府,而恭王府就是自费景点。

  还好,酒店在三环内,里面设施还不错,王冰到前台要了房卡,她把张拿在手里,其他的交给张慧。张慧开始对着名单分房,还重申第二天的起床时间和用餐地点,待游客都上了电梯,王冰才把手中的房卡交给张慧,还讨好地说这是特意留给她的,是个单间。

  “谢谢!”张慧笑着接过房卡。

  “不客气,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