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拉上窗帘,屋中黑乎乎,打开台灯,翻看数码相机中的照片。朱莉回家后,没有看到自己的手链,找温蒂闹了场,最终被姐姐的脆弱打败,不甘不愿的借对方几日。哼,我只是可怜你才借的哦!女孩傲娇的想。

  将毕业晚会的照片上传到电脑中进行基本的修改处理,当翻到男友杰森的照片时,温蒂泪如雨下,抚摸着电脑屏幕,又陷入悲伤的情绪中。

  浑浑噩噩三个小时过去了,照片反反复复的看,温蒂发现其中的问题,这时台灯闪了闪,屋中突然吹过阵凉风,电扇不知何时打开?女孩急忙点击下张,是阿什丽姐妹。她的不好预感越来越强,大步走向床头,在书本中翻找上午姐妹花给她的纸条,着急的拨打两人的电话,无人接听,烦躁的挠着头发,在不大的卧室中走来走去,遍又遍的拨打,心中不断祈求!

  另边,睡醒的韩三三迷迷糊糊的走进浴室,准备冲个澡,身上有汗,黏糊糊,不舒服。才脱掉上衣,冷风乍起,某人抖,张大眼睛!我去,黑衣男在眼前,走回客厅,我有锁门呀,且大门没被破坏,对方是如何进入呢?

  “你是不是我的?”黑衣男子低沉磁性的嗓音从背后传来。

  韩三三扭头,张五官俊朗的脸贴近自己,大哥,不要无声无息的出现我背后,好吓人哦!

  “你说什么?”韩三三不确定的问。

  “你是属于我的!”黑衣男的疑问换成肯定。他对男孩的印象很深,他似乎应该记得此人。

  喂喂喂,秒钟不到自己给出答案是闹哪样!韩三三囧!

  “你冷?”黑衣男外头。

  你犯规,这个表情很萌萌哒你知道不!翠绿的眼睛无辜纯净,微歪的脑袋表示困惑,萌死个人!韩三三不会认错,他确定黑衣男就是直放不下的爱人,那个时而冷漠,时而风华绝代,时而腹黑,时而高冷的爱人!系统意外连接不上,难道与他有关?

  “恩,我没穿上衣。”知道对方是谁,韩三三不自觉的撒娇。

  黑衣男捞过男孩,紧紧搂住:“取暖!”

  “额你还是放开我吧!你身上很冷。”接触到冰凉的躯体,韩三三不禁颤,让我去洗个热水澡吧!我感谢你的好心。

  “”黑衣男抿嘴,嘴角稍微下扯,他在不开心。

  “暖和了。”咦,变暖和了,看来爱人的身份不简单啊!

  “恩。”黑衣男蹭蹭男孩的脑袋,开心!自己很有用!

  “你叫什么?”韩三三问。

  “死神。”男子不假思索的回道,他不担忧怀中人会害怕。

  死神?!呵呵,你老是整个故事的背后掌控者呀!够惊喜!韩三三咧嘴:“有几个死神,你没有名字吗?”

  “几个?没有,只有个,我很无聊,没有名字。”他没有人类的名字,他是死神,可以随意夺取人的寿命。以前他不屑蝼蚁们的名字,现在他想要。

  哟,有点委屈吗?韩三三眯眯眼:“韩小四。”某人不厚道的拍案定下男子的性命!“死”同“四”,他是我家人,和我姓韩理所应当啊!

  “好!”流光闪过翠绿的眸子,死神大人很开怀!

  第108章最后个世界1

  【叮咚!恭喜三三顺利来到最后个世界!】

  最后个世界了吗?能回归到现实世界不是应该开心吗?为何鼻子酸酸的!

  【叮咚!由于你表现良好,任务完成度高,所以最后个世界有情大放送!】

  “等”这个字有深意哦!有情大放送是什么鬼东西?

  【叮咚!欢迎来到桃花小妹等言情世界,你的本体是陈家最小的儿子陈余。任务是脱离脑残的陈家,给予陈余最大的幸福!】

  这个任务最终意义不就是让自己幸福吗?自己最大的幸福是找到他,不再有突然的死亡,安安稳稳的过辈子。

  【叮咚!正解!所以,三三少年,不要大意的让自己幸福吧!】

  连串的系统提示音在脑中消散后,陈余睁开双眼。他现在身处于婴儿保温箱里,作为名早产的新生儿。额你们没有看错,韩三三童鞋首次成为未满月的小宝宝。

  “哎呀呀,这个宝宝好可爱,小脸好无奈的样子,太萌啦!”小护士手痒的触碰陈余的小脸蛋,神情荡漾。

  “是呀,余宝宝直很乖。”另位年长的护士注视着安静的婴儿,露出慈爱的微笑。

  “哼,宝宝的名字太随便了,他的妈妈爸爸真讨厌。”小护士气愤的握拳。这对父母,宝宝住院周了,也没露几次面。听楼下产科的好姐妹说,他们家嫌弃儿子太多,直想要姑娘。所以,余宝宝生出来后,失望透顶的他们,采取不理不睬政策!听说还是什么高级知识分子呢?这迂腐的性子确定不会令知识分子蒙羞吗?

  “好了,小杨。这是别人家的事情,无论你如何打抱不平,也无用。”年长的护士暗叹,怜悯的抚摸着陈余稀疏的毛发,“只是苦了这孩子。”既然已经将小孩带来人世间,就应该学会爱护。

  “余宝宝恢复的不错,三日后出院,好舍不得啊!”小杨护士翻阅着床头的病历,唉声叹气。

  陈余从两位护士的嘴中得知,他并不受父母喜爱,且父母的做法已经令旁人看不下去≡从知道自己是谁后,他就对此身体的父母抱多大希望。因为在这个世界他是多余的位,切为了未来的妹妹桃花而活。上有四位高大上的哥哥,下有千求万求而来的唯女孩,可想而知,夹杂中间的他,怎会得到父母的关注。

  余宝宝想着剧情,想着任务,想着如何安全脱离陈家,想着脑容量不够的他,软软的打个哈气,睡着了。

  远在他国的某位凶兽正在与人击剑,当得知心心念念的人儿已来到时,加快动作,击退对方。

  “下去吧!”凶兽挥挥手,让击剑师下去。

  击剑师取下头罩,恭敬的90°弯腰:“是,少爷!”

  “管家,定张飞往华夏弯弯的机票。”尽职的管家送上毛巾茶水,凶兽边擦汗边心情很好的吩咐道。我的爱人,等我去接你。

  “是,少爷。”管家没有质疑,忠诚的按吩咐办事。

  凶兽是胎穿,他成为某黑道家族的唯子嗣,成为这个国家四大家族之的继承人。降生到这个世界时,他没有感知到爱人的气息,明白对方还没有到来。已经八年了,你若再不出现,我不知道毁掉这个世界。明明大家起进入门世界,为何时间不同?难道又是腹黑大皇子的恶作剧!大哥神马的,果真不讨喜!你看人家二哥多好,保持中立!

  “宋宇彬!上学去。”顶着凤梨头的火爆小子冲进来打断某凶兽的闭目养神。

  “恩。”凶兽,不,是宋宇彬懒懒的回道。这家伙是四大家族之首的儿子,真是够蠢!

  “”嘶,肿么感觉宋宇彬的目光凉凉滴!具俊表小朋友搓搓双臂。哼,这家伙点都不可爱!╭╯╰╮傲娇大少爷表示,他最喜欢温柔的智厚了!

  不看青春偶像剧的凶兽大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是部电视剧中的配角。当然,他知道了,也是脸剧情关我何事的表情。

  陈余出院的那天,左等右等没有人过来,其主治医生打了无数遍的电话,都是正在通话中。天下之下,如此奇葩的父母,医生表示少见!要是实在不喜欢,可以打胎啊!何必让纯真的小孩来此遭。

  呵呵,其实在陈妈妈怀孕期间,得知腹中是男孩子时,曾想过打胎,可负责产检的医生说,月份不小,强制打胎,对大人的身体不好,不小心能导致不孕!又惜命又想要女儿的陈妈妈听到后,不得已生下陈余。后又意外早产,差点落下病根。所以,怨恨之心更足,不喜爱是有原因呀!

  陈余啃着手指,想:是不是没有人来接我回家啦!哎,变成婴儿就是不好,木有自主权,不能自力更生!

  【叮咚!恭喜三三成功脱离陈家,任务完成半!】

  咦?我还未开始发威,任务已经完成半,是个怎样的情况!不会是陈家将我抛弃在医院了吧!还有比这不靠谱的嘛!

  “医生,您好!我们来接陈余出院。”位身着管家服的中年男子走进新生儿科,礼貌的敲门后,说明来意。

  “好,请随我来。”医生点点头。从对方的礼节来看,似乎是位训练有素的管家?什么时候,陈家有钱到这种地步?呵呵!你是在逗我吗?

  相关手续办理结束后,与医生同来到新生儿室,接受到路过护士质疑的目光,管家终于成功来到陈余面前。他静静的打量着少爷要收养的小孩,小小的,瘦瘦的,没有点特殊的地方。

  我们的少爷哪里去了?他正在医院下面的婴儿商店里挑选衣服。下车,就看见店面里展示的萌人脸血的各种动物装,想想,宝贝穿上这些后的模样,冷酷少爷决定买下来。于是,掉在管家后面步。

  “少爷。”耳朵灵敏的管家听到自家少爷的脚步声,恭敬往后倒退两步,让开位置。他是位有眼力见识的管家,少爷的占有欲强,他喜爱的东西从不允许外人触碰!想当初,具少爷摸了他的小人偶,后果是,对方被揍得哭爹喊娘,且外表看不出点伤痕淤青。其腹黑程度,令管家咂舌。

  “三三,我的宝贝,和我回家吧!”宋宇彬小心翼翼的抱起软趴趴的小婴儿。我说过,会来寻你!

  这么温柔的语调,绝逼不是我家狂霸拽的冷酷黑道少爷!管家在边当壁画,默默吐槽。

  嘤嘤嘤,少爷,你的霸气何在!独自伤神的保镖们。

  是你!你没有失去记忆!陈余吐泡泡的动作顿,泪水哗哗留下。不是喜极而泣,而是生理性流泪,泪腺未通,眼睛努力睁大的原因。

  “我就知道宝宝想我了。”宋宇彬奖励的么么宝宝,欢喜的蹭蹭。

  少爷,十几天的新生儿什么都不懂,你自作多情了,管家继续吐槽。

  我霸气侧漏的少爷哦,请不要做萌萌哒的动作,我们感觉好冷!保镖们表情扭曲。他们有充分理由怀疑少爷被夺舍了!!!

  “走!”

  少爷声令下,管家保镖排排走。

  “接走余宝宝的小孩,本正经的样子好萌啊!”小杨护士又犯二了。

  “什么萌,那叫做霸气,看将来就是包下鱼塘的吊炸天的总裁大人。”另年轻护士窜出来。

  “不对呀,应该是帝王攻养成呆萌小受的节奏!”又是位护士小声嘀咕道。

  “咳咳咳。”护士长悄声无息的站在三人身后。

  听到熟悉的咳嗽声,三人如鹧鸪般的低头认错,而后迅速散开。

  “现在的年轻人啊,看得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护士长摇头感叹道,用他儿子的口头禅:三观与节操还在不?哎,希望接走余宝宝的人能够善待他。

  “宇彬,听说你收养了小孩。”刚回家的某凶兽,迎来了三位小伙伴。位霸气,位绅士,位温柔忧郁,再加上邪痞冷酷的宋宇彬,若四位长大后又高又帅,可令无数花痴女疯狂。

  “他是我老婆。”宋宇彬直言相告。

  “童养媳?”苏易正小绅士疑惑道。

  “童养媳是女孩子,宇彬收养的可是男孩。”凤梨头具俊表嘟嘟嘴,小伙伴已经有媳妇了,怎么办?我是4的老大,为什么我还木有?

  “你爸妈同意吗?”经历巨大悲痛的尹智厚想法最实际,在父母去世,爷爷抛弃他后,他不再无忧无虑。

  “他们随我。”宋家父母是最不管事的,扔下几岁大的儿子,两人时常跑出去度蜜月,简直是甜蜜到齁死人。这样的父母,对于灵魂几亿岁的宋宇彬来说,正合适!

  “也对。”具俊表脑袋耷拉下来,他也是与姐姐两人呆在大宅子里。宇彬个人,肯定是寂寞了。

  “伊呀呀呀。”陈余被管家伯伯抱下来,瞅着四位各异的小孩,大眼睛眨巴眨巴。

  “哼,长得还算可爱,本少爷暂时认同。”大少爷具俊表别扭道。

  苏易正与尹智厚相视笑,这家伙,傲娇的可以呀!

  “太可爱了。”阵风从四人身边飘过,具俊熙从愣神的官家手中夺过余宝宝,抱在怀里蹭蹭轻轻。

  “大姐!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具俊表惊愕,这个不着调的姐姐!

  宋管家盯着空荡荡的怀抱,懊恼:我是管家学院的精英,怎么会被出错呢?怎么会呢?

  宋宇彬上前步,沉着脸,解救被蹂躏的余,摸摸蹭红的双颊,对着宝宝湿漉漉的眼睛,知道对方受委屈了。

  “额呵呵。”具俊熙知道自己用力太大,尴尬的笑笑。没办法,女汉子最爱软萌萌的东西≡己弟弟太不可爱,其余三个也不是,终于遇到个,却是人家的,好忧桑。

  “出去!”宋宇彬毫不客气的下逐客令。

  不情不愿的具俊熙和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三位小伙伴,被官家恭敬的请出去。

  “都怪你啦!”具俊表提着墙面,抱怨道。

  “死小子,你说怪谁?”具俊熙握拳,追着弟弟跑。

  “你的错,干嘛打我?”具俊表边跑,边吼道。他不要凶悍的姐姐,他也要可爱的弟弟!!!

  “哎!”苏易正和尹智厚齐齐叹气,无奈的各自回家。

  第109章最后个世界2

  陈余入住宋家已经年了,这天是他的抓周礼。

  “坏人!”陈余软糯糯的稚嫩声音控诉道。揪着身上的熊猫装,欲哭无泪。

  “很可爱!”宋宇彬对着余红嫩嫩的脸蛋亲口,从未经历过宝贝的童年他,现在很满足。为宝贝洗白白,为宝贝穿衣服,扶着宝贝迈出第步。仲夜轩所谓的竹马成双,我也有!

  “不要穿。”陈余纠结身上的动物装。翻个白眼,打开衣柜,你会看见无数件的动物装,猫咪熊猫兔子狗狗仓鼠怎么可爱怎么买!

  “乖啦!”宋宇彬安抚的抚摸着衣服上的小短尾巴,再加上宝宝急哭的表情,股快感油然而生。额我不是恋童癖,而是爱人恰巧变成婴儿。

  “”副哄小孩的模样是闹哪样!陈宝宝撅嘴,赖在床上不起来。本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幼稚,有多低龄。

  “耍赖,可不行哦!”宋宇彬邪魅的丹凤眼眯起来,宠溺的捞起宝宝。颠颠,经常锻炼臂力是有必要的,抱起小孩点都不费力。

  好吧!人小力薄,小胳膊小腿的反抗不了专制独裁的某黑道少爷。陈余鸵鸟似的将脑袋埋入宋宇彬的怀中,随你折腾吧!

  毛球:双眼冒爱心,口水直流。好可耐哦!

  陈余:滚粗!正火大呐!

  没有大肆的宴请宾客,只是邀请些平日玩的不错的伙伴≡己力量不足以保护宝贝不出差错,若有心之人趁机绑架宋宇彬会追悔莫及。他虽狂傲,但也小心。上世的疏忽导致爱人受伤,他铭记于心!

  “宋宇彬,给姐抱抱。”具俊熙讪笑。不愧为黑道少爷,气势够足!自家呆萌蠢的弟弟与之不能比≡称4是老大?哈哈,傻弟弟,那是人家不屑小孩玩意。

  宋宇彬似笑非笑的盯着具俊熙,女孩聪明有魄力,与神华集团的董事长女强人性格相似。若想第大集团得以发展,与其靠爱玩闹的具俊表,不如给心思缜密的具俊熙。可惜呀,她终究是要外嫁的女子,价值是商业联姻。

  “你们在说什么?”闵瑞贤踏着淑女步走过来。

  “没什么。”具俊熙摇摇头。鼻子皱皱,小气,抱下又不少块肉。独裁主义,与家中母上大人无两样。可怜的余宝宝,你好辛苦!

  “咿呀!”余吐着泡泡,揪着宋宇彬的耳垂,催促他往前走。

  “不喜欢她,恩?”宋宇彬附在宝贝白嫩的耳边低语道。

  “哼!”余扭头,我木有呀,是你看错了。

  宋宇彬暗笑,不喜欢的直接说,我满足你,揉揉白包子的头。他目不斜视从淑女闵瑞贤面前走过,点余光都不留给对方。

  保持淑女微笑的闵瑞贤脸色苍白,笑容僵硬,她不明白为什么宋宇彬不待见自己,连脾气最暴躁的4老大具俊表都被她拿下,为何这小子却如此不近人情。

  “哎呀,等等我。”具俊熙撇撇嘴,不管身边所谓的好友,急忙追上去。她不是笨蛋,谁真心谁假意,清二楚。

  来到客厅,众人三三两两的聚在起,谈论着什么。当宋宇彬到来时,大家放下手中的食物酒水。

  “欢迎各位参加我宝贝的抓周礼!”宋宇彬礼貌得体的说道。

  “废话少说,快点抓周吧!”具俊表咋咋呼呼。听官家说,自己小时候没有抓过周,听说是华夏特殊的礼节,余宝宝会抓到什么东西呢?他对此非常感兴趣。

  “急躁个毛!”具俊熙很不淑女的给弟弟栗子。

  “哦!死女人。”具俊表龇牙咧嘴的揉着脑袋,好疼!

  “俊表,不要瞎折腾了,否则”苏易正端着酒杯,似笑非笑的敲打着好友。

  “次奥!”损友!具俊表垮着脸。

  不说底下人之间如何打闹,抓周礼开始了。宋管家掀开长桌上红色布条,露出行物品,有书画毛笔烟台玩偶玉器等等。

  陈余眸子扫,突然顿住±子尾部有木雕,是对身着古装的人偶,两人相对而望。

  “喜欢吗?”灼热的气息喷洒在脸上,陈余回神。

  “咿呀!”木雕是黄药师与朱聪,是你亲手刻的?

  宋宇彬点头,放下陈余,鼓励他去拿。个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