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七 错认(1/2)

加入书签

  话说回來,爹爹画的人可真好看,若是有机会,我也让爹爹给自己画一幅,不知行不行。

  不过大致是不可能的,我该怎么说出口都不得而知,再者,我沒事儿要画像做什么啊。

  不知不觉间,太阳西落去,时已将近亥时,方才听得门外响起一阵时轻时重的脚步声,便猜是爹爹已经送走了客人,现下居然沒入洞房而是來了这后院的小竹屋,耳听得脚步声已至门外,走已经來不急了,这可怎好啊,唉,只有躲了,,

  许是我反应慢了些,门开了,我还沒來得急躲呢,不过我猜的沒错,入门的果然是爹爹,爹爹一身大红的喜服褪也未褪,手中携着一壶酒,入得门來的,还有一股子酒味儿,估计是方才喝的吧,端看爹爹那通红的面颊就知道是喝醉了。

  果然,,

  爹爹微眯着一双眼,四下看着,恍恍惚惚的才向我这处,估计是喝得太酒,入眼的人有些模糊吧,爹爹就那么定定的看着我,好些时候了才回过神來,往前渡了几步,将酒放在了桌上,看着我时又抬手揉了揉眼,摇摇头又揉揉眼,似乎难以置信。

  双唇开合间,爹爹似乎在说:‘子卿……?'

  不知何故,我有些气闷,子卿……我不是公子卿,我是柳思卿啊爹爹,你醉了,竟连我都识不得了。

  我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实是因为,我也不知该如何是好,爹爹又往前迈了几步,那步子放得极轻,生怕扰了入眼的人,会将那人吓跑了似的,站在我眼前的爹爹同我差不多高矮,一双丹凤眼微醺,但还是看得出入他眼是我柳思卿这个人,而非公子卿。

  他抬手抚上我的脸,柔滑的指尖有些微凉,一遍一遍细细抚着,似是在确认些什么,我不想再往后想下去,细看來爹爹的样子美极了,夹着慵懒的美,很是醉人,特别是那双丹凤的眼,有时那似笑非笑的表,通通另我执迷、心醉。

  忽然,那双唇在我出神的况下就那么毫无预兆的抵了上來,同那指尖一样,也是带着些许微凉,反应过來后的我惊讶的不行,至回來后就不曾妄想,爹爹他会碰我,还有那淡粉的唇更加妄想不得。

  现如今居然……

  此番状况也怪不得我反应不过來,若是换做别人,怕也会同我现在模样一般,呆若木鸡。

  那舌滑了來,弄得我又是一惊,舌尖微凉,带着醉人的酒香味儿的舌更加醉人的紧,所以,在那舌缠上來之际,我便不自禁的与之交缠。

  爹爹的味道,同往昔一般,还是那般醉人,让人甘愿沉沦,割舍不得。

  泛着微白光晕的月,开得正是鲜艳的花,和着微微眯起,醺然的眼还有那花酒香气,此此景,当真,,

  有些凉……

  诶等等,怪不得觉得凉呢,爹爹你脱我衣服干嘛?我莫名慌乱,不知爹爹他脱我衣服所谓何事,恍恍惚惚间,我竟想到了那日尾随着爹爹进的客栈,客房里的床上,公子卿衣衫大敞,凌乱不堪,爹爹的衣服也好不到哪儿去,还有便是,,爹爹他埋在公子卿的胸前,轻柔的吻着,还有便是,公子卿那通红的脸颊和微张开的嘴溢出的另人有种说不出感觉的不明声音。

  不不不……不会吧,虽……虽然,我不知道那是要做什么,可是……可是,可是那感觉当真不妙啊!不会爹爹他要对我做同公子卿做的事吧?可可可……可是,可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啊。

  若是……若是,当真那般,然后……我是不是会同公子卿那样,不明意味的哼哼,还有通红的脸是那么的……的……啊啊,当真不妙啊!

  让爹爹住手?可若是我这么一叫,让爹爹的酒醒了,然后……然后爹爹他若是知我沒得他允许便來这小竹屋,生气了可怎么办?自小我便不想爹爹他生气的,不开心可不好,况且爹爹自打娘亲死后已经不开心很久了,但是……我若不说,再然后会如何我真不敢想,再往后爹爹酒醒了也是一样会知晓的,所以,,

  “子卿……”许是久未说话的缘故,那慵懒的声音,文雅中透着一丝沙哑。

  我我我……我听到什么?!爹爹他,爹爹他竟然说话了!!

  今日的事太多出乎意料,所以我,理所当然的呆楞了,,

  那双手将我身上的衣慢慢滑下肩胛,又滑进衣内,四下摸所,一丝异样的感觉在爹爹手指的触碰下横生,弄得我慌乱呆然,不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