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四 不为人知的往事(上)(1/2)

加入书签

  思卿……子卿……柳思卿……公子卿……

  公……子卿……

  唉现今一思我也算是明白了自己的名字如何得來的了看來爹爹很早之前便喜欢上那公子卿了只是出于各种缘由吧爹爹才未有同公子卿在一处而是同娘亲成的亲

  啧……喜欢什么的也罢我只是想一直伴着爹爹罢了怎敢奢求呢

  爹爹一早在仆人的伺候下着着一袭大红喜袍平素随意系在脑后的长被玉冠高高束起更显得风华绝代丹凤的眼慌张的寻着四处内里的落寞该是由于那公子卿的缘故吧

  我虽说想着自己只是陪着爹爹便该知足了可惜我还是太过了心下只想着若我是那公子卿该有多好爹爹的眼也会停留在我的身上而非是现在这般我就站在离他不远的木柱前可那四处寻望的眼只是匆匆从我身上扫过便是连那一丝一毫的停留也不肯多做

  抑或是今世我能是女儿身便好了那样或许就能像将要嫁与爹爹的公主一样一辈子都同爹爹在一起那该是多好啊可惜这尽是我的妄想永远也不可能实现

  缓缓行步爹爹跨上马背英姿飒爽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这般模样的爹爹似曾相识

  错觉吧因为今世我还是头一次见着爹爹骑马平素的爹爹不是坐轿便是走路

  一拉马缰那马儿缓缓行远爹爹的身后跟着许多人吹吹打打欢欢喜喜的好不热闹

  “唉……”

  “在这儿唉声叹气的做什么你爹去迎亲了你不去凑凑热闹”

  被身后猛的一拍和着那话语吓得我不轻一回头那一袭红衣夺目和着那张狂的身形更是耀眼

  “原來是师父啊”我松了口气师父的那双柳叶眉挑了挑不置可否我又说“爹爹的亲事我这孩儿有什么热闹可凑的再说了这儿也挺热闹”

  吹吹打打的余韵未消这欢欢喜喜的相府还是挺热闹的

  可我并不欢喜想想是爹爹娶妻娶回來的人我还得叫一声娘你说我能欢喜的起來么

  “师父啊爹爹成亲你既同他是朋友那怎不随爹爹一同前往凑凑热闹”我挑挑眉梢不忘揶揄

  “我这么个孤家寡人的还凑什么热闹啊”师父笑说一点也不见那语中该有的神色

  孤家寡人……

  忽然想起什么我道:“诶我说师父师娘呢”

  原先听山庄上的老伯说过师父是娶过亲的听说还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大美人呢只是不知为何师娘下山了而后再也沒有回來原來的我因为那一句小东西对师傅颇有成见便沒有问过师父的事儿往后习惯了便不觉得小东西有甚了只是也忘了问问了

  “那个女人……”

  一提师娘师父的那双柳叶眉便皱在一处满面的恼意不知原來生了什么竟然将师父气到如此地步许是我看错了吧一眨眼的功夫师父又恢复到原來那张狂到沒心沒肺的模样

  “嫌本公子太俊了所以早跑了~”轻挑的语气满面的事不关己

  ……这师父还真是

  我扶着额无奈笑着打趣:“是是是您太俊了人配不上自觉丢人便走了”

  师父一听颇为嘚瑟那眉眼间尽是得意不掩唇也微微上挑着而后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暂掩了得意一脸严肃:“你怎么问起这个來了还有那女人的事是谁告诉你的”

  “突然想起了所以我就问问”我据实以答而后不自觉小声嘀咕着“师父你不想说便不说啊我又不是非得知道答案不可的”

  师父沒接话了勿自皱着眉陷在对往事的回忆里我也只好干咳两声靠上了一旁的朱红木柱等着爹爹将新娘子迎來了

  半晌后炮竹声声伴着吵闹中夹着喜庆的说话声该是爹爹迎了新娘子來吧果然在众人的簇拥下爹爹手牵着一根大红的喜布一端另一端牵着的是被侍女搀扶着的盖着红盖头的新娘子

  这一幕太过理所当然似乎那新娘的身旁和爹爹的身旁都理应站着对方

  好生刺眼刺得我想逃开转身间早不见了身旁该在的人我也管不着师父去了哪儿管不着我这儿子是不是该在场只管着疾步出府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