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二 跟踪(1/2)

加入书签

  趣*||第二天一早耀目的光晕透过朱红的木窗照射而进强光直刺得人闭了眼缓缓睁开后还有些不适只是那袭血红挡了光不由得让我有些微的恍惚慢慢靠近时我方才反应过來那着着红衣未曾换过其他颜色的不就是师父嘛

  我这师父啊若是入夜了在市集上逛上一圈准能让人认为自己是夜路走多了见了鬼而且算是好运的遇上了这么个艳鬼

  想到这儿我不禁轻笑出声师父瞧着蹙起了眉头不明所以

  “师父今日起的可真早啊”我笑呵呵的挥开了脑内所想同着前处站着直看着我连眼也懒得眨一下的师父客套的打着招呼

  “现在辰时不早了”师父不冷不热的接了句那双看着我穿上外衣的桃花眼沒有一点要移开的意思

  虽然在山呆了那许多的日子每天被这么瞧着还是能给我瞧得分外不自在脸也不禁有些微热了

  “师父这么早便來了我这儿”穿鞋的手顿了顿继而又道“莫非师父有事儿”

  一声轻嗯师父慢悠悠开了口:“我想着去市集上逛逛奈何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便來叫你了”

  市集……当真不知同闺阁小姐一般大门不出儿门不迈的师父还有这兴趣不过也对我在山上待的日子里师父很少下山我只当他是喜静可这也不代表师父便不喜欢去市集上逛上一逛了

  不过我在儿时很少去市集玩每每只是待在爹爹身边或者去私塾而爹爹嘛除每日早朝外便很少出门了跟在爹爹身边的我自然也是所以市集什么的……我自是不熟的

  “不瞒师父市集我不怎的熟悉师父还是找别人吧”我婉拒着不想师父却说

  “先前就找过柳静文了只可惜他已经坐上了轿不知要上哪去赴约呢”师父一叹

  师父这话一出口我理着衣襟的手顿住了

  再过一日不是爹爹要成亲了么赴约……会去见谁呢

  凡事都不太上心的我有些烦躁衣服也懒得整理了直接拉了师父的手便向府门奔去全然无视了师父被强行拉走的莫名其妙和他说的话语

  府上的仆人见着我虽是不愿但还是出于礼仪的同我问了声安我也只是点了点头心中免不了勾唇冷嘲

  虚伪的人

  想是师父说出的话同我那慢悠悠的穿衣穿鞋耽搁了时辰爹爹的轿子已然走远我很是不甘心拉着正莫名其妙着的师父也不在意什么礼仪颜面便是一阵狂奔引得旁人不住侧目好在追上了爹爹的坐轿我方才放慢了脚步一旁未有准备便被我拉着跑的师父也些气喘吁吁待气喘匀了免不得对我一阵狠瞪

  也顾不得师父的反应我只觉得爹爹心内有人那是不是我却也不是娘亲更不可能是那位公主因为爹爹他根本不喜欢她不过我不可能看错爹爹那眉目间隐隐的是为情事犯愁的模样憔悴的样子也该是为情所困

  今日爹爹所见之人或许便是惹得爹爹愁困的人说不定所以无论如何我得跟着且不能跟丢

  就像现在这般我躲在卖纸伞的铺子旁拿了把纸伞遮住了自个儿只透了个脑袋出來免得稍有不慎爹爹回过头來一看就能知是谁了那么我的计划就得泡汤了所以一定要谨慎的不能再谨慎了

  师父不同我一般站在我旁边一幅浑然天成的张狂模样直惹得行人纷纷投來暧昧不清的目光

  师父这人性子张狂又喜身着红衣太过猖狂了要是爹爹想起了转过头來首先看到的肯定是他

  所以我扯了扯师父的衣裳下摆示意师父同你我一样拿把伞遮住自己免得被人看见

  沒想到师父的古怪性子哪时不出非得现下出他冷哼了一声很是不屑连带着看我的眼神都是那种在看傻子的样子内里夹着鄙夷

  我也不在意毕竟我脑内想的全是爹爹也无暇顾及其他睁着双眼也只是随着爹爹的身影进了一家客栈

  见爹爹沒在出來想是爹爹要见的人就在里面吧我放下了手中的油纸伞拉着一旁的师父的手臂就又往爹爹进的那家客栈走去

  瞧瞧间我从门框那露出一个头四下看了看不见爹爹的踪影也沒人注意到我想是爹爹现下在二楼吧

  于是乎我进了客栈顺便牵上的师父也一同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