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 被拒门外(1/2)

加入书签

  眼看着师父搁下了琴我自是开心的可以不过面上也未表露本着安慰安慰师父那颗受伤的心的念头我也搁了琴在一旁慢悠悠渡步上前去安慰他

  “师父啊您看我这朽木既然不可雕不如就让我回去吧也省得惹您不开心了不是”我笑眯眯的说着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他抬起头弧疑的看着我挑挑柳叶的眉:“你想回府了”

  我点头:“自然”

  十四年了啊再过一年我便双十了山下的百姓这般年华早便是成了亲了的或许短短胖胖的小孩子都有了也说不定

  爹爹他……不知过得如何了还好吗变了沒记忆里也只是临别时爹爹的雅笑和久久不散的背影

  爹爹他……可还记得我可是已经有人相伴左右已经有无有我的存在都是一样了

  静文……静文我好想你啊

  顺带一提我的小把戏早被师父拆穿这傻子嘛自是装不下去了的

  “小东西也要弃我而去了么”师父的声音难得的有些哀怨看着我的那双桃花眼亦是

  小东西……

  “师父你好生看看我到底多大了”挑挑眉梢我我将脸同师父那处凑近了些清楚可见的是那双桃花眼帘上长长的睫毛墨色眸子里流转过刹那诧异的神色转而又沉寂在那潭深不见底的墨眸里俊挺的鼻翼淡桃色的唇师父果然还是美啊不过这十四年來我已经长大了他却同相见时差不多未变多少莫非他当真是个妖孽

  不知爹爹现下模样真想见见可惜师父死活不肯放我回家

  琴棋书画什么的女子须样样精通也就罢了我生为男儿擅武会剑什么的便成了何须得学会了那些不一定用得着的东西呢真是的想不明白为何爹爹一定要我学成才归家莫非想支开我可我想不到爹爹要支开我的理由啊那时的我便是一个不会得什么的小孩子何须支开可我找不到爹爹会讨厌我的理由啊唉恼人

  “十岁有九”师父据实以答半晌回神挑着双桃花眼瞪着我“小东西你师父我可还沒老眼也还看得清”

  一叠声应是:“我自然知道师父沒老师父还年轻的很呢不过十四年了啊师父我想爹爹了我要回家”

  “你也只是学成了武琴棋书画一星半点都未学会你爹爹是不允许的怪罪下來我可不想担”师父道

  听这话我有些微急心内想的是回家无论如何也要归得家去:“我不管我要回家爹爹怪罪我一人担着还有是我执意如此怪不得师父”

  师父沉默了未出声我还以为他是不会答应或是答应了可两样都不是

  少顷师父方才出声话语里不免得有些许落寞这倒是我头一次见着师父这么一面不免得有些惊讶

  “连你也要弃我而去么唉……也罢留不住的始终留不住不过这偌大山庄独我一人垂垂老矣也是孤独一人这一生后落得如此枉费了少时风流可笑”

  呃……师父这说的什么话呢

  不过想想也是这偌大山庄先前也便是我儿时时山庄里还有那老伯和性子不错的侍女仆从每每陪我玩耍的都是他们而后不久老伯过世了师父为此伤心了许久也是那老伯从师父儿时便一直伴着他老伯于师父而就同爹爹差不多少了慈爱的爹爹的孩子又怎会不难过呢而后师父又不知抽了哪门子的疯直接辞退了所有侍仆只留下我同他我是不觉有甚安静也好

  不过问題出來了师父他这什么都沒做过的大公子会做饭么事实出乎我的意料他竟会做虽然味道不怎的不过勉强还入得了腹

  不过师父说的这话我怎觉得他会在我走后想不开呢唉……

  我说:“师父无须这般一同我一道下山便是那样有我陪着便不会孤身一人了”

  “不去我月华誓死也不离开山庄半步”师父那坚定不移的模样让我一阵头疼

  出于心软吧毕竟是伴了十多年的人从张狂一瞬变得落寞我还是难以习惯我道:“那我还是再留几日先将琴棋书画学个一星半点再走吧”

  师父一本正经的严肃:“也好免得到时候柳静文在那写写画画的不过连你都教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