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九 思家(1/2)

加入书签

  现下还记得那丹青上绘的是一男一女女子着着一袭粉红罗裙墨随风俏皮可爱小鸟依人般的倚上了一旁的男子

  男子一袭青衣飘然长垂在身后这人虽沒爹爹美但却也有一种说不出的让人倾心以向东面容脸上虽是淡然却隐隐中透着一股无奈同不耐混杂的神色似真似假的眼有些飘忽不知在看何处或是想看何处

  为何爹爹一人住的小竹屋内会挂着这么个画像呢难不成是爹爹的什么人么

  而后來我才得知原來那画上的男子是爹爹中意的人男子身旁的人是我的娘亲

  几年间的日子总是伴在爹爹身旁日子真好我不想其他的事扰了能独自陪在爹爹身旁的快乐时光自然忘却了从出生以來就带的那股执愿

  可好景不长美好的日子总是容易从指缝中溜走一去便就不返了而一切來的突然总是让人接受不來

  “爹爹思卿不想走思卿想留在爹爹身边一直陪着爹爹好不好嘛”我摇晃着爹爹的胳膊对一向宠着我的爹爹撒着娇

  爹爹笑着伸手摸了摸我的头转瞬又在纸上写到:‘思卿乖听话待学会好了所有便回'

  我摇头拼命摇头睁着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爹爹装着可怜兮兮的模样真的不想离开爹爹真想不明白我在外人眼里明明是个痴儿为什么在爹爹的眼里却不是呢我真失败

  ‘思卿乖爹爹的思卿最聪明想必要不了多少时日便能学成而归'

  我知道爹爹要我学些什么因为先前爹爹执笔在纸上写过爹爹让我习武会剑让我能文能武只是我知道武会文和琴棋书画我是样样不通比如在私塾里我是真的听不进去才打瞌睡的因此先生沒少教训我从此也就讨厌了我这么个朽木不可雕的学生

  唉呀现下可好了这可怎生是好啊爹爹如此执着我再怎么撒娇想來爹爹也是不会留下我的若是学不会琴棋书画通不得文我会不会就不能回來陪着爹爹了

  若是……若是要个十七八载才能学成回府的那爹爹会不会已经有了陪伴左右的人了那如此一來我岂不就成了多余了的么那我学这些又做什么呢……

  唉罢了罢了爹爹让学便学吧再久我都学只要爹爹能够开心要我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只要爹爹答应我:“爹爹那不管思卿要学多久爹爹都等我回來好不好”

  爹爹笑了很美丹凤的眼也有些微眯如此也掩不住墨瞳里的风华绝代微一点头算是应了我悬在嗓子眼上的那可小心也总算是安静了下來不再迅速乱蹦的让人慌乱了

  搁天府外便准备了马车我一步三回头的上了那马车挥挥小手将爹爹面上的雅笑牢牢刻在心上这才放下轿帘隔绝了我一辈子都忘不得的那笑颜如酒熏人的醉

  我要去的是离相府很远很远的一座山上听小竹说那里住着一位世外高人是爹爹的朋友能让我拜他为师传靠爹爹的拜托毕竟他二人是好友

  世外高人……

  想想看书时见过的脑内自觉想出一张皱纹满满一笑就只能见到一条线和几道深深皱纹的白头白胡子的老头我忍不住学着长辈仰天一叹虽我这一仰头看着的是轿顶……

  成天都要对着一张死板且丑陋的脸不再是那个总带着宠溺笑容的爹爹怎么想都觉得别扭得紧这往后的日子啊可怎生过得才好啊唉现下就想让轿夫调转马头往回跑了只可惜不能那样爹爹不仅会对我失望还会生气这样不好绝对绝对不能让爹爹生气

  两日两夜的行程总算是到了那远得不能再远的观月山庄我一下轿轿夫将行李一丢给我也不管我接不接得到直接调转了马头疾驰而去

  我叹了口气捡起并未接住的那包袱拍拍上面布满的灰尘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那里面有爹爹亲手为我准备的日用物什还有我应要塞进去的一把小木剑那是我死赖着爹爹让买的因为看着很有趣而且又是木头可以留得很久很久不会像爹爹给我买的小泥人和糖葫芦一样坏掉

  其实这轿夫会如此也是理之中的事毕竟我是大多数人都不会待见的傻子

  正想着就看见一头胡子雪白满脸皱眉同方才在轿内想的老人家一模一样

  我沒记错的话小竹说的那世外高人叫做玉面公子应该就是他沒错了

  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