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八 痴儿 始(1/2)

加入书签

  传说若是不喝奈何桥上的那碗孟婆汤便可留下前世的记忆不过这一世便该是哑巴了

  因着这前世的记忆属于天机若非特殊是透露不得的

  “当朝柳相的长子是痴儿”

  外人又聚在一处说三道四了而这话里的人指的就是我柳思卿

  痴儿傻子又如何无忧无虑的过活多好虽时常承受旁人的白眼、辱骂和戏弄但若是闯了祸多是被人无视不做任何说教因为我是痴儿啊

  既來得这世间只要记得我是來寻人的便可不过若要问我所寻何人你问我我问谁去

  我的爹爹叫做柳静文听人说爹爹生下來就是文文静静的所以便起了这么个名字

  曾记得有些官家的孩子在私塾内嘲笑过我那些孩子至小就少受过管教什么该去的地方不该去的地方都去过与我不同我每日只是喜欢让爹爹陪着自己或是听爹爹的话乖乖去私塾念书虽然先生说了什么我根本就沒听……嗯记得那话是这么说的

  “哈哈你们家一个是傻子一个人哑巴真是凑一对了不知道皇上是怎么会看重那个哑巴的不会是给皇上当那个吧啊哈哈”

  一阵哄堂大笑

  我的脸憋得通红怒的实际上我并不是傻子我自然听得懂他们在那儿说些什么又为什么会在那儿哈哈大笑

  然后一气之下的我挥起两只小拳头就揍了上去别看我当时也就五六岁的样子可我的力气也不好那说话的人显然沒料到我一个傻子会挥起拳头去打他被打成了一只乌黑的眼圈眼睛也有些微肿那人哎哎叫疼直接唤了旁边的人一块儿为他报仇

  四处的人左看右看动沒敢动作毕竟我是当朝柳相的儿子说说也就罢了伤了他们可担当不起

  沒想到那被揍的人又说:“他就是一个傻子你们怕什么快去就算是被打死了你们不说我不说又有谁会知道不是这傻子不小心自己把自己弄死的他就是一个傻子而已”

  这话一说完那些人左右一看立马有了胆子不再犹豫不决了直接拳脚都上來了我不傻自然知道双拳难敌四手的道理只好缩成一团让自己尽可能不被打死了手也护住了要害的部位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只是一会儿又或许已经过了一辈子我浑身都是伤疼得自己动弹不得他们终于停了手

  “你们在这儿做什么”

  是先生的声音我还以为是他们良心现或者以为我已经被打死了才停手的呢原來是先生來了

  那些人遮遮掩掩的直接将我遮在了身后不让先生瞧见我动动身子摇摇晃晃的起了身正想着回家让小竹给我身上的伤口上点药呢沒想到却被我打伤一只眼的那人现了

  对了小竹是爹爹的随身侍仆是一不错的大哥哥爹爹不让我叫他大哥哥或许是因为主仆有别吧每次我被无缘无故打伤了不想让爹爹知道都是小竹为我上的药小竹他似乎懂我总会摸摸我的头再叹口气很温柔的为我上药人很好呢不过他再怎么好还是比不上爹爹

  那人直捂了眼颇为无耻的一手指着我哎哟哟叫疼先生自然得问他是怎么回事儿了他便來了出恶人先告状直接说我疯打他先生皱了眉直接拿着戒尺让我伸出手爹爹原说过在私塾里要听先生的话我也就磨蹭了几下将手伸出去不出意料的是先生二话不说也不问问缘由就将我的手打得通红一旁的那人笑得挺欢

  而后先生像是沒有看见我身上的伤似的直接让我罚站我哆嗦着两条腿就立在墙角处心内只是想着再等一会儿爹爹下了朝了就会來接我回家到时候可以将满腹委屈说给爹爹听每每想着爹爹我的心就会好上许多这样子以后也离开爹爹了

  算了不离开就不离开能一辈子和爹爹在一起最好不过了

  又不知是过了多久等得我都快打瞌睡了爹爹总算是來接我了同來的还有一位将军是被我打伤眼的那个人的爹爹

  爹爹看着站在墙角的我渡步过來身形总是带着一种随性的慵懒看着我脸上被打出來的伤皱了皱眉手轻柔的抚上了脸颊墨黑的丹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