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六 一梦浮生(完)(1/2)

加入书签

  其实吧,我來这冥界满心满意是想见思然的,想着他是哪般模样,见了我又是喜是怒,还想了些措辞,结果却是空想了,思然并未在奈何桥上等着我,而后问了孟婆才知,思然在死后无多久便饮下了孟婆汤进了轮回。

  这让我本是满心欢喜的心空空落落的,我想不明白了,为何思然他沒在奈何桥上等着我,这几年的时光莫非太久了么?莫非如此,那我这些年的感同疯狂又是为何?最后闹的那一出又是为何?这感啊……或许,只有我在看重吧,沒人将他当个宝吧。

  “凤子卿,你在这奈何桥上守着谁?”送走了新鬼的孟婆又闲下來了,睁着双些许浑浊的眼看着我,问着问过的话,也不觉烦闷。

  “我在等他,”垂了眸,已经记不清我等了几时了,或是几月,又或是几年的时光,我还是像往常那般答复,“这是我欠他的。”

  “來來來,喝了这碗孟婆汤,前尘往事尽忘光,轮回一入,谁还管那些债愁债的,到时,就算是走在一处,谁也认不得谁了。”孟婆饶有兴味的盛了碗孟婆汤端在手里,招着手,直想让我过去喝了那碗汤。

  我难得苦笑一声,摇头拒绝:“婆婆也说过,入了轮回,就算是走在一处,也都是谁也不认识谁了,如此,我更不能喝下那碗孟婆汤。”

  孟婆叹息:“唉,你又何苦如此执着呢?”

  “我知婆婆是历经过风雨的人,看得也比较开,可我如何也放不下,怎谈得上看得开。”我说。

  孟婆叹了口气噤声了,想是勿自沉浸在过去里吧,我也不再多话,只是定定的看着忘川河上不时渡來的一方小船,心内细数着流逝的时光。

  少顷,孟婆又说:“就算是要再等上十几年,等他寿终正寝了你也愿意?”

  我点头,寿终正寝是好事,这让我知他在人世过得还算挺好的吧,所以,就算再等上许久,我也愿意,不过若不是如此,那便不妥了。

  “唉,真是执着啊,不过也好,这样一來,老身在此有鬼陪着,也算是一桩好事。”

  我笑笑,不置可否。

  忘川河水冰冷刺骨,清,也可谓浑浊,深而不见底,一望无际的忘川看不见彼岸那方,水底,不时有水鬼冒出,伸出一只手或是一个头,哀嚎着,无的述说自己的苦痛、懊恼和不甘。

  先前刚來,我被这幽幽冥景弄得一身不适,毕竟我从未到过冥府,也难见得这冥景,不自在也是应该,又过奈何桥上无意的瞥向桥下,那一河忘川水里忽然冒出一只手,毫无防备的我被这只突如其來的手吓了一跳,呆立在那处动弹不得,两位无常唤了我好几声方才能回神,现下看來,也不觉得这有甚可怕,我倒觉得这河下的水鬼生前一定经历过什么的,要不死后怎会投身于奈何呢,还出这般惨嚎,着实可怜可悲也可叹。

  听说投身忘川就能忘却烦忧,先前沒见着朝思暮想的思然我也生了投身忘川的想法,忘却烦忧什么的,于我來说,着实再好不过了,但却被黑白无常及时拦住了,现下想來却是自己傻了,怎么忘了水鬼们的哀嚎呢,投身忘川什么的,就算是忘却自身也忘不了在世时的苦痛。

  如此想着,远处又见小船在水上飘荡,该是又有新鬼了吧,无意见的一瞥,四目相对下,我呆立在原地,失了方寸,连手也不知该放在哪处了。

  他唤:“子卿。”丹凤的眼微眯着,唇也扬着。

  几年了吧,他还是那样无甚变化,只是憔悴了许多,身上未着明黄的衣袍,着的是狐裘,如雪的衣也低不过他面上憔悴的白,他的那双丹凤眼如同历尽沧桑,再看不出往日的神采,有的是一种失而复得的感慨,不知他在人世的几年來过得如何,可还是那样无忧无虑,可还是那样总喜欢拉着一人去那些秦楼楚阁观美人,只是同他一道而去的人再不是我,也不会是我,可还……

  “凤吟。”

  只是唤着那名,我在这奈何桥上等了许久,本想着再等上个十几年,有兴见见他满头白的模样,只可惜了,想來是他觉得我等得太久了吧,所以早早的便來了,我这这愿望自然便落了空。

  船靠了岸,他上了奈何桥,缓步走上前來,依然是往日那副带着些许慵懒的模样,只是添了些许莫名的东西,至于是什么,也不必细想

  凤吟……其实我只是想说句:“对不起。”如此执着也只是为了这个而已,说完我便去投胎。

  “子卿,你无须同我说这些。”丹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