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五 事发突然(1/2)

加入书签

  “使不得啊小世子,吟儿才刚出世沒多久,且又是男儿身,小世子应该等长大些娶一端庄贤淑的女子过门呐。”小娃娃的母妃本是胆小之人,当下听得连连摆手,脸色也煞白煞白的。

  “居然是个小男孩啊,我看不出來呢,他明明长得比小女娃娃还水灵。”无多大的他学着大人一声悠悠长叹,不过脸上完全不甚在意。

  小娃娃的母妃苦笑一声,终是松了口气,本以为这小世子终于打消了娶了她唯一牵挂的儿子的,却沒料到而后的事。

  “我还太小,”小世子嘀咕一声,睁着双大眼看着小娃娃的母妃,问道:“你知道要多大我才可以娶妃么?”

  是娶妃,他听爹爹说过,等他长大了就给他说门亲事,纳位妃子,好陪他左右,伴他终身,不过现在好了,他不用等爹爹给他说亲了,他已经找到想娶的人了,等他怀里的小娃娃长大了就好了,一定要娶他,男孩子同女孩子沒什么区别,爹爹他们应该不会说什么。

  “……十八。”小娃娃的母妃被问得楞住了,回神后方才讷讷开口。

  “十八啊,”掰掰手指头,数了又数,而后嘻笑着,“只要十一年了,不过好久啊。”

  曾听爹爹说过,女孩要年满十五才能娶回家,算起來应该是一样的吧,所以还要十五年……

  唉,好久啊,整整十五年才可以啊,不过沒关系,为了美美的将來他一定要等,希望到时候他长大了能记得我。

  就着那粉嘟嘟的小嘴学着他不小心看到的,母妃和爹爹的样子,一口亲上去,他嘿嘿笑着:“这样子你就是我的了。”

  依依不舍的将小娃娃交给站在一旁的女子,翩翩然离去,留下那惊魂未定的女子站在那处不知该喜还是该忧,若是小世子当了真,那么她的孩子前程沒了不说,性命也难保了。

  ……

  我怎现在才想起,儿时那份真真切切的承诺……

  怎么连你也忘了呢?

  在慕容幸那张惊愕的脸下,我抬手扶起凤吟,他却笑着,笑容不知是嘲讽还是如何:“再怎么傻,也及不上子卿你。”

  凤吟的脸色苍白的紧,白得像宣纸,那双眼也似乎在下一刻就会闭上,再不想张开,他方才怎么能做出那种不要命的事呢?!

  心内急躁,这种感觉太过熟悉了,似乎又上经历一场生死离别,让我失了原有的方寸和镇定,只知道一直嘀咕:“不能有事,你不能有事!你若……呃……”

  都怪我,闹得这一出,害得你这样……

  一切的一切,都來得太过突然了。

  凤吟那一句当心被我听在了耳里,还有慕容幸的惊呼,和殿外杵在那儿不敢进内的士兵大臣们的叫叫好,危机近了,不过回神已经晚了,那皮肉生生被割开的疼,已经挥之不去,我勉强转过头去,身后执剑的人还是那般清雅模样,只是面上写着无,衬不得他那一袭素白的衣,那白玉般的手只还是最适合抚琴,并不适合执着剑取人性命。

  正巧了啊,我牵起了唇,道:“清衡……我有一事想问你。”

  他冷冷点头,一幅我是死到临头,让我死也死个明白的模样。

  我说:“你可曾对我动过心?”

  我凤子卿这一世真不算个什么东西,思然我喜欢,清衡我喜欢,凤吟我也放不下,合该是这般下场。

  清衡回得沒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清清冷冷的嗓音入得我耳:“不曾动心。”

  原來,不曾动心啊……我早该知道的啊……

  我楞住了,他又说:“王爷,恕清衡直,清衡心内中意的人是莲儿未曾变过,同王爷在一起也属无奈之举,现下想來,也只觉恶心。”面上冷漠显尽,眼里厌恶不掩。

  恶心么……他竟觉得恶心么?

  呵……凤子卿啊凤子卿,你往常所做所,为的又是什么?

  曾记,那清冷的人曾对我说过,,

  ‘我晓得,愿只愿,在我这儿,便莫要提他。’

  莫要提他呵……现今思來,莫要提他,是也是因为恶心吧。

  我凤子卿落得如此,也是咎由自取,咎由自取的,就怨不得别人,怨不得。

  剑从体内拔了出來,温热的东西也顺着伤口争先恐后的滑出,似是要跑得干净了才肯罢休,现下,我也顾不得凤吟了,因为啊,那股温热流得太快,我的头昏昏沉沉的,眼也看得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