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四 逼宫(1/2)

加入书签

  这对我而打击甚大,都说了我虽中意思然,而思然又是名男子,可这也不代表什么男子我都会中意的吧,女子什么的,在特殊的况下,看走眼的那个什么了……我也沒办法啊,只是悔不当初,悔不当初。

  也不知是谁走露了风声,这事儿竟被凤吟和凤逸等人知道了,凤逸等人是來道贺的,而凤吟嘛,,

  慵懒姿态不改,只是面色比平日里又白上了那么几分,唇角的笑半含了嘲笑的意味:“听说皇叔有了后嗣,朕这做侄子的,今日特來道贺,”凤吟的话语顿了顿,但未有给我接话的机会,又说,“侄儿真沒想到皇叔也能骗人呢,这只喜男子一说,倒不知是谁说的。”

  半含冷嘲热讽的话语听得我很是刺耳,瞧瞧,不知他这是又生上了哪门子的气,连皇叔都叫上了。

  这般语后,凤吟也沒再來了,几次我曾想进宫见他,都被拦在了殿外,那拦我的小公公只说皇上政事繁忙,让我改日再去,不知为何,我只想见见他,要说些什么我也不知,只是单单的想看看他,和他说些无趣的话也好,若这计划真实施了,我同他便是敌人,敌人便再不能像往常那般喝茶闲聊了,于是,一次被拦便再來一次,总有一次我能再见见他,这去的次数多了啊,怕是小公公都觉得烦闷了,终是换了句话。

  “皇上的龙体抱恙,王爷您还是请回吧。平南文学网”

  我就想不透了,不就是我有后嗣了么,凤吟你至于这么较劲儿铁了心不让我进去么?好好好,我依你的,不进去便不进去,他日终有再见的机会,虽然,立场或许更改。

  而后,我颓然回了王府。

  啧,此事先搁一处不提,那计划嘛,万事具备,那东风也不差得,只待我一声今下了,就能來一出逼宫加窝里反的好戏码,只盼得到时凤吟有这好兴致观观戏,顺便如了我的愿,陪我演上一出。

  我不禁笑的得意,想到了往后的那出戏,也不明白当下心内是解脱了能陪得思然的欢喜还是什么,不过这奸臣的头衔我是戴惯了的,也懒得拆,本就心灰意冷的将死之人,又何必除去了那奸臣的名让留在人世的人念我三分愧我三分呢不是?

  沒几日便是凤逸的亲事了,我命着杏仁置办好彩礼,扬着嘴角看着喜帖,内里是长辈的欢喜,这调皮的侄子总算是成了亲了,往后也有人管教管教他了,甚好,可以让他收了那跟小猴子似的性子。

  更好的是,今日应该能在凤逸的大婚上见到凤吟吧。

  事实证明,凡事总是出乎意料的,凤吟根本未來,只是命小公公送了礼,传话是龙体抱恙了。

  心下一惊,莫非凤吟当真是龙体抱恙?当真不知存心不想见着我而撒的小谎?而后,待将新人送入了洞房后,我直奔向了皇宫里凤吟的寝殿,结果,还是被拒之于门外,再后來,我便不去叨扰凤吟了。

  光阴似箭,转眼间已是冬末,大雪纷飞,而宇文灵云的肚子也比以往大出了不少,她每每只是挺着个大肚子在房内绣绣花草树木,蝶鸟鸳鸯,而我估计是沒什么良心的吧,只是倚上了围栏,看着院内的雪花飘飞,心内琢磨着是时候了,也该行动了,除此之外,我总妄想着凤吟哪日会來见我,或者我去见他也行,所以我总是隔三差五的就去皇宫,不过通通被拦了下來,只是拦下我的理由从龙体抱恙转成了政事繁忙,如此也好也好,至少总算让我悬空的心踏踏实实的落了地。

  不过说真的,这大雪的天气并不适合行军打仗,一个字,冷!况且除夕将至,将士们都想着归得家乡同父母团圆,君心多多少少的就有些涣散,军心不济,自然战力衰退,沒准那两出戏还沒上演呢,我同那些个军士就被凤吟的人马削去了头了。

  罢,我尽想些有的沒的,这战事被我一拖再拖,至今日,我也该收了孩子心性,且先完成了这人生中最后一件事了再想其他。

  命着慕潇痕知会那些大臣一声,再让宇文灵云通知他的父王,让他父王率那十万人马前來,又让人透个风声给凤吟,这凤吟知晓了,王府里的人自然大多都知晓了,仆人慌慌张张收拾东西逃了去,母亲满面怒容的质问我,无果,最终带着宇文灵云离开了,免得伤到腹内未成形的孩子,再后來妥妥当当的上演了一出窝里反的戏码,淡然看着他们斗得两败俱伤,这威胁到凤吟的人终于再威胁不得了,一切都來得太快了,在宫廷侍卫慌乱的脚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