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三 孩子(1/2)

加入书签

  趣*--果然

  凤逸回过神來便向我跑來欢喜的紧:“皇叔皇叔原來你也在这啊皇叔皇叔你是见过若兰的你也知她是一个怎样的人皇叔皇叔你就让皇兄允了这门亲事吧”

  她不是什么好人

  而且啊就算我说了凤吟也不一定就会依我的吧

  我真想这么说不过这话一出口定会打击了凤逸吧瞧瞧他这欢喜的模样还是莫要说的好啊

  我一抬手又抿了口茶而后慢悠悠开口道:“此事臣拿不得主意还是皇上吩咐吧”

  凤逸一听那本是指望我能让凤吟允了这门亲事的小脸满满的失望又看向了上位笑吟吟的凤吟

  本來凤吟也只是想逗逗他罢了见这样子终是开口:“既然逸皇弟中意那小姐的紧那我做皇兄的也只得允了”丹凤的眼眯了眯“不过逸皇弟那梅小姐的心意如何你可知”

  “知道知道臣弟敢拿项上人头担保若兰的心内也是有我的”凤逸信誓旦旦的说着语气肯定

  “如此便再好不过了”凤吟唇上挂着雅笑抬手间一枚朱砂的印记落在了那本折子上

  这玉玺一盖便是御赐的婚事了就那梅大人再不愿意也得愿意这抗旨不遵的事儿任谁都不敢做

  凤逸当下乐得笑得唇都合不上了拿着那本折子就奔出了大殿走时还不忘说一句:“到时皇兄皇叔可别忘了参加我的婚宴啊”言罢傻笑两声便跑沒了影

  如此这般不知不觉间天色渐暗了这时辰过得可真快转眼我就该回王府了同凤吟告了辞行在市集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也尽是往家赶的我慢腾腾的走着真不想回府啊原本是不想见着母亲同我冷脸相对现下还多了个宇文灵云就更不想回府了不过自个儿走得再慢也还是在走的不知不觉间我竟來了王府门前犹豫片刻还是上前让守门的仆从开了门悄悄地的回了后院

  说巧也巧还以为天色不早了宇文灵云也该就寝了沒想到刚走到内院就见着她很有闲情逸致的在那放着鸽子还好我在暗处宇文灵云放完了鸽子便径直回房睡了

  方才她半夜不睡觉的放信鸽做什么

  “捉住那鸽子”暗里我小声的说着对我也是对躲在暗处的人

  不一会儿天生便是张冷脸无甚表情的慕潇痕出现在我眼前手里还拎着只人事不醒的信鸽我拿过了信鸽不出意料信鸽上有个小纸条应该是宇文灵云方才所写上面提了几字

  一切尽在父王的掌握之中

  将这小纸条按原样塞回信鸽的小腿上既然这信鸽已经晕过去了那便只好等它醒了再让他送信了我冲着慕潇痕摆摆手慕潇痕一脸了然的带着那只鸽子退了下去

  回了房平躺在榻上我睁着双眼盯着雪白的床帐顶想着脑内一直挥之不去的东西

  尽在掌握之中啊……

  他们到底有什么计划呢

  而且……唉睡不着啊

  如斯想着更加沒了睡意我也只好下了床携壶酒去院内的亭子里吹吹凉风陪陪思然

  “主子”

  这一声冰冷冷的呼唤至我身后传來方才一直一杯一杯的往肚里灌着酒也沒注意倒被这突如其來的一声主子吓了一条立时我定了定心神放下手中的酒盏转过了身去就见得慕潇痕冷冰冰一张脸不咸不淡的看着我

  少顷他又说:“主子信鸽已经飞走”

  哦原來是为了禀报这件事啊方才吓我一跳

  现下的计划算是以前实施了那么

  “朝中如何”

  “朝中几位大人愿听王爷调遣已然待命”慕潇痕说着又将手伸进怀里拿出了一张纸条递给我“主子几位大人的名字全数名列”

  看着上面几个人名儿我看得砸了砸嘴忍不住拿了杯盏又灌了口酒对凤吟不利的人可真多原先还是自以为是清高模样的那些个大臣转眼间竟投靠了一直恨不得碎尸万段的我

  啧啧

  若除了这几人凤吟的天下就能坐得稳稳妥妥了当然这几人里面必须得包括我

  思至此唇角止不住泛出一阵笑意一旁的慕潇痕直接无视了我这般莫名其妙的动作只当是我那股子傻劲儿又出來了

  抬手半掩着唇轻咳一声消了这莫名其妙的氛围:“慕潇痕这几日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