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二 赐婚凤逸(1/2)

加入书签

  勿自惆怅片刻,前方有一人出现,直接來了这后院凉亭,苍白的月光撒在那人身上,拖出长长的黑影,摇摇曳曳的,竟是宇文灵云,我蹙了眉头,当真不晓得她來这里做什么,只见得她手上还提了壶酒,仔细一看,还是我最喜喝的那种桃花醉。

  “王爷,”她说着,脸颊也些微红,眼神有些闪躲,对上我的眼后又慌忙移了开來,“这些时日是臣妾不好,这酒就当是给王爷赔罪了,还望王爷一定原谅臣妾的无知。”说着,她为我斟了杯酒又为自己斟了杯,两手共握着,抬手饮入了腹,何其爽快。

  既然人家姑娘都道歉了,我也不该死揪着她的过错不放,原谅了她也好,毕竟同一屋檐下,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她也沒有打算离开的意思。

  一抬手,满杯入喉,是那桃花醉特有的香醇沒错,不过,我似乎品到了其他的味道,该是错觉吧,嗯,错觉,也只能是错觉,毕竟这酒已经全数喝下去了,就算她给我下了毒我也沒辙了。

  “王爷,您肯原谅臣妾了么?”宇文灵云说着这话看像我的眼里带了期翼和委屈,我心头一软,移了眼便点了点头。

  她听后甚是欢喜,直又为自己和我斟了杯酒,我将杯拿在手上,她举手,同我手中的杯一触,些微的酒水洒了出來,她抬手间又将那满杯的酒喝了下去,几杯來回也不见得醉,只是脸上的红晕更甚,看得我直咂舌,但也跟着饮着,也沒多大功夫,那一坛子的桃花醉便空了坛,而宇文灵云也醉了,摇摇晃晃的说是天色不早,想着回房去睡,刚走了沒几步就见她脚下不稳倒在了地上,应该是醉得厉害吧,她直了身,像个沒事儿人似的又往前走,走着走着又摇摇晃晃的栽倒下去,如此以往,我看不下去了,方才那半坛子酒也些了我同她之间的一些芥蒂,我走上前來,颇为好心的将她扶回了房。

  出门后随手关了房门,而自己眼前也有些泛晕了,也真奇了,就那么半坛子桃花醉也能弄得我头晕脑胀的,唉,抬头望望天色,果然不早了,今夜就不睡在亭内了,还是回房歇了吧。

  说到做到,刚脱了衣衫鞋袜的躺在床上沒多久自己便迷迷糊糊的睡去,似乎沒睡多久,又似乎睡了很久,只是恍恍惚惚的,我闻到了一股清幽的香,好似思然身上散出的香味。恍恍惚惚的,有人推门而入睡在了我的身旁,手不老实的到处乱摸着,我懒得动弹,任由着那双手胡作非为,不过而后,我就觉得内里一股燥热袭人,难受的紧了。恍恍惚惚的,我将那人的手执着,身子压了上去,该是思然吧,不过按理來说思然的身子应该是冰凉浸骨的,虽然他这身子也有些凉,不过却丝毫沒有我想象中的那样,他……不是思然?或者说……该是她不是他?

  又是难耐的燥热,我也顾不了那许多,只知道随着本能,不停摸索探寻……

  再往后,我便不记得了。

  我想,这或许是个梦吧。

  翌日一早,窗外的鸟儿喳喳叫着,阳光透过了雕花的木窗照射而进,我起了身,心想着昨夜果真醉了,还醉得最为厉害,额头突突直跳突突的疼不说,连浑身都有些酸软,就像……咳。

  我方才想到哪里去了,呃,我怎的沒穿衣裳呢?我不记得我给脱光了啊……等等,我怎么觉得身边……身边似乎有人躺着啊,还是温温热热的身,同我一样,一丝未挂,还是……还是个女子……

  慢慢睁开眼來的所见,另自己恨不得那时瞎了的眼一直未好,樱唇玉脸的可不就是个女子么?而且啊,还是宇文灵云!

  我昨夜都做了些什么荒唐事儿來啊!我明明记得是思然!我怎能把这宇文灵云当成了思然啊!这男子同女子差别大了去了,我怎么就能认错呢!

  今次,倒是自己给了自己一巴掌,响响亮亮的一巴掌将自己彻彻底底的打醒了,也惊醒了身旁熟睡的人,那双眼帘上的长长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的眼有些迷茫,同我对上后先是一楞,而后脸颊泛起了疑是羞涩的红晕,再后來,甜甜一笑,直盯着我眼也不眨了,盯得我楞住了。

  倒是想起來了,记得昨夜宇文灵云提的那坛桃花醉里含了一股奇怪的味儿,该是那酒水的问題,这倒又让我想起了一种下三流的东西,像是秦阁楚楼里倌儿姐儿的常用的东西,,

  想到此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