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 无礼(1/2)

加入书签

  不得好死,,

  “混帐!你说什么呢!”我怒了,她竟然敢这般侮辱思然,让我恨不得杀了她,让她永远说不了话。

  宇文灵云红了眼眶,竟是要哭的架势,声音更是带了些哽咽,虽然,这并非我本意:“我知道!至他死后你一直都未曾忘得了他,我知道你的所有所有,我也知道我永远比不过他,他为你付出了所有我也可以啊!可是你为什么不能像对待你原先的王妃那般对待我呢?虽然抵不过对凤祀珃的分毫,可我只求你能像对那女子一般对我就好了,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淡!”

  她说得歇斯底里,我听得蹙了眉头,,

  原先的王妃是被逼着娶,失去思然我疯过,满天下的找过他,最后找不到了,我便堕落了下去,似乎认命了吧,又似乎真的怕了这所有,我便尝试着忘了思然,所以我将清衡当做了思然,可是我知道,他不是思然,他不会像思然那样满心满意的都是我,他有喜欢的人了,是为儿时定了亲的姑娘,也就是那位看着似无多大年岁实际却和清衡差不多年岁的女子,因为我的缘故,也因为凤吟的缘故,凤吟他不忍心看我这般模样,就让清衡配合着我的胡闹,就让他由着我把他当做另一个人,让我为所欲为,唉,说來啊,清衡如此,当真怪我,也是因为我,耽误了清衡的婚事不说还扰了他的婚事,应为我啊,耽误了清莲的大好芳华,拆散了了本该在一起的一对儿佳人。

  不过,,

  “我放不下他,你本是知道的,又何须执着呢?你所要的,我不能违心的给了你,那便更对不住你了。”我说着心内说想,宇文灵云一听,不但沒好转反而更加狰狞了一张漂亮脸蛋。

  我扶着额,又张了张嘴,还未來得及再开口说些什么,就见她握着一方手帕的手握得青筋有些微凸,指节泛白,一口皓齿紧咬着,我似乎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些双齿相撞的‘咯咯’声,我还正想着她这般模样是不是想上來打我两拳,正琢磨着打就打吧,她能消了气就好,毕竟这于于理都是我亏欠了她,而后就知我想错了,,

  她转过了身,背对着我,狰狞着面孔抬脚就这么踢向了她身前思然坟头的墓碑和那堆黄土,越踢越是凶狠。

  我看见了什么,往昔那一幕又回到了眼前,我呆然站着,有些动弹不得,她所狠力踢打着的便是思然,血,到处都是血,思然侧身挨着的那颗杏树树身都被染红了,看不见树干原本的颜色,他还是在笑,眼里满满的是那种温和的庆幸,庆幸什么?庆幸受伤的是他不是我么?为什么啊!

  我所要倾尽一生护住的人,竟然在护我,竟然……

  眼前所见的幻像回归了现实,思然消失无踪,那疯狂的女人还在那里踢打着,似乎想把那石碑踢坏,那土堆踢开,再将坟里的人一把揪出來,狠狠的揍上一顿!

  眼眸就那么紧缩着,似乎她所打的不是思然的坟,而是我自己,似乎,那疼痛远远在这之上,心被揪住了,越收越紧,越來越疼,疼得自己不知道如何呼吸,让自己在也移不开眼了。

  还未再想些什么,我已经伸出手去,将那女子狠狠的拽倒地面上,她从狰狞中恢复原样,满脸的错愕。

  “滚。”我深吸了口气,压抑心内的火气,让自己说话看起來镇定些,自然些,也让自己忍住转身进屋里去取佩剑的冲动。

  “凤子卿!我是你的妃啊!他什么都不是!他只是一个死人而已!!他和你成过亲么?沒有!别忘了他死了他死了!你醒醒吧!我才是会一辈子陪在你身边的人啊。”语后的声音有些悲呛,不过还是听得我冷凌了目光,唇角上扬起來,嗤笑出声。

  呵,公主啊,你沒亲眼见过,又怎知我同他并未成亲呢?

  望向思然的坟墓时我眼里带着痴迷,深深的,难洗难褪,再将眼移向伏在地上那错愕不减的宇文灵云,又是一声嗤笑,只是微扬起的唇降了下去,眼里的绪莫名,心内的思绪难抑。

  走向思然坟出单膝跪了地,伸出手去揉了揉那碑上被踢出的印子,怎么轻抚也抚不平,我蹙了眉头,转过头去又看着那一动不动的女子,想是还未从错愕中回神,这霸道无礼的蛮横女人。

  “呵,就你这模样还是什么皇室之人呢,皇室做派?这简直就连山野妇人都比不得,至少她们都比你这所谓的公主知书达理的多!”

  听了这话,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