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祀珃(1/2)

加入书签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来人脚步很轻,待走近一看,竟是位姑娘,约摸着有十六七的芳华,长得颇为清秀,来人睁着一双杏眼,有些惊讶:“呀!公子你居然醒了!”

  这是什么话……

  “……!”我张张嘴,却不出任何声音。

  我冲着那姑娘眨眨眼,无声询问,心中焦急万分,不会是——哑了吧?!

  姑娘会意,如是道:“公子莫急,你从崖上坠落,伤了脖颈,修养两日便好,现下公子醒了,我去唤师父。”

  罢,匆匆跑走,不多时便响起二人的脚步声,同着脚步一道来的,还有淡淡花香。

  突然想起,这花香,没有思然身上的清香来得淡雅,如此说来,凤吟身上的香味倒是同思然的清香一般了。

  神游片刻,那人已为我号脉,那手同凤吟的手相似,白如藕,没有突出的骨节很是修长,一丝墨静静的垂在胸前,再看那人的脸,我呆楞了,有些痴。

  痴的不是这比凤吟还好看上几分的样貌,而是那浅浅淡笑,我记得,我曾见过他,并非香榭那次,而是我大病前昔,因着脑中举杯对饮的画面,我觉得我俩的关系应当是非常要好的。

  许是我看他的眼神太过痴傻,他抽起为我诊脉的手,回了我一淡笑,转而解起我的衣带来,这专注解带的模样,让我的老脸不自在的红了又红,待衣服完全宽下时,我这才现,身上被宽白的纱布七七八八的裹了个全,有的纱布上见了红,身上总的来说被纱布裹得没几处是能看见皮肉的。

  “王爷好生养着,清衡相信,王爷的伤势再养些时日便会好转。”

  清衡……好名字,原来不是思然。

  我看着他,一直看着他,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他楞了好半晌方才会意,笑了笑:“皇上的伤并不碍事,估摸着明日便能好转。”

  我扯起嘴角,想回他一笑,无奈不知牵扯到哪处伤口,痛得我直想喊疼。

  “王爷的腿伤好是奇特,为何已碎腿骨不是近日的,而是去年的?”清衡如是说道。

  竟有这事儿……

  “许是往年骑马打仗不慎摔伤落下的吧。”我因着老仆所,回到。

  清衡半知半解的点点头,轻缓上药。

  喝过那姑娘熬的药,昏昏沉沉间又是一梦。

  梦里莺飞蝶舞,和风习习,他自阳光下同我伸出手,样貌有些模糊,我抬手揉眼,依旧看不清他的长相,他似乎有些不耐,高挑着眉,声音清雅,和着身上的淡香,让人如沐春风,心境极佳:“快起来,傻坐在这儿做什么?”

  “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怎么,莫不是不认识我了?”语中,声音微挑,带着些许笑意。

  我楞了片刻,有些疑惑的开口,轻吐出嘴边的两字:“思然……?”

  “都说了我不叫思然,我叫祀珃。”

  “你叫祀珃……那么思然呢?思然在哪?”我抓住他伸来的手,有着莫明急燥。

  “莫不是真呆了,思然不是你儿时口齿不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