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九 虚像(1/2)

加入书签

  “你一定会喜欢上我的。”

  正迈着的步子停不住了,我蹙起了眉头看着她:“你说什么?”

  她笑了笑,仿佛我方才的所闻是错觉,也该是错觉,喜欢什么的,强求是求不得的。

  一路沉默,遇上了行在了院里的杏仁,杏仁欢欢喜喜的给我请着安,又看了看一旁宇文灵云,嘟着嘴,极不愿的同着这名不符实的人请着安,别别扭扭的唤着宇文灵云为王妃。

  看样子,这杏仁并不待见宇文灵云,不过是为何,他人的心思,我自是猜不透的。

  來了前厅,母亲还是恭敬坐在上位,一旁放着的茶倒沒像往常一般端在手上一口口抿着,只是睁着双眼打量着今日的我同宇文灵云,面上一派平静之色,看不出什么喜怒哀乐。

  我端着婢女递來的茶按着规矩双手托着递给了母亲,母亲接过了,嗯了声,也不知是喜是怒,平静的可以,连那往常捎带的丝丝厌恶都不见了踪影,估摸着是看在这宇文灵云公主的份上,怕失了王府的颜面才会如此的吧。

  宇文灵云也同我一般,拿过婢女递來的茶水就那么腼腆温顺的笑着捧着递到了母亲手里,她本就生得乖巧动人,在安静时,更是温婉贤淑,加上这腼腆的笑就更加的讨得母亲欢心。

  这不,母亲欢心了,笑眯了眼,一改先前对我的态度,和蔼可亲得可以,伸手托下据说是母亲出嫁时她娘亲手为她戴上的碧玉镯子,镯子做工精细,色泽上成,一看便知是极为贵重的东西,母亲在宇文灵云略显诧异的眼下执起了她的手,为受宠若惊到婉拒绝的宇文灵云那白皙的皓腕上,那手腕得玉镯相衬更显皮肤光滑水嫩。

  她摸着手上镯子笑得欢喜异常,墨黑的眼里似乎又带了些狡黠的光,看着我的眼也忽闪着欢欣得意,而我倒不觉有甚,本來嘛,女儿家的东西,又有哪个男子会喜欢?何况又是这么戴在手腕上雕着古花图案的玉镯子,更惹不得多少男子喜欢。

  待到请过安后,我也懒得一直对着那张一点不待见我的母亲的脸了,径直出了大厅,挥开了又黏过來的宇文灵云,也不管她当下是何种神奇何种心,我慢慢悠悠的又同往昔般坐在了后院的亭子内,端着杯茶对着清衡,举杯独酌。

  一直盘旋于脑难能消除的凤吟的眉眼不想不看,暂搁一边,神游上了九天也不知又想到了哪儿,只是脑袋空白一片也是舒畅,少了那挤满头的琐事烦恼倒是清净的很,这般样子我也乐得享受。

  正当是享受之际,就总有那么一两个不识趣的人硬是要扰了我这份雅兴,本來出神归出神,我的眼所及的还是那被杏树所遮挡住炙热阳光直射的那座略显孤独的坟,思然就在那住,乖乖的躺着,不吵不闹不皱眉,也沒兴致同我说说话,打趣打趣我这呆傻的模样,阳光透过了稀疏的杏树叶直射下來,似乎也透过了那厚厚的泥土,我仿佛看见,在杏树下的思然,手中拿着本古籍,嘴角还是勾着一如既往温文的笑意,正目不转睛的看得兴起,阳光照射在他身上,泛着影影绰绰的光,时暗时明,恬静雅,让我看得更痴,想上得前去触碰,又不忍扰了他的兴致,合着这般美好的画面。

  即便是我这般小心翼翼的珍惜维护,可还是阻止不了有人突兀的创进视野,思然的身旁,思然似乎生气了,原本勾着的唇弯了下去,眼也从那古籍上移了开來,瞪上那打扰他雅兴的陌生女子。

  思然生气了!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敢惹得思然生气!

  这,便是我心内脑内唯一的想法。

  我‘砰’的一身搁下茶杯,渐得茶水满身都是,也不在乎,只是径直起了身,怒气腾腾的來到了那不知好歹的女子身前,猛得一把捉住那女子的手臂,力道大得直想把那女子的手腕骨给捏碎了去,现下的自己气得不清,昏了头脑,只知道思然是我的全部,任谁都不能欺负了他,更不能惹他生气,这女子竟然敢惹得思然生气了呢,那么,,

  我看像了那女子,眼里又生出了少有噬血的意念,直看得那女子忍不住一哆嗦,这一哆嗦,倒勾起了我骨子里的兴致,似乎看见了往后她在自己眼前做着垂死时徒劳挣扎的模样,自然而然的,我勾起了唇,又添上了几分兴致。

  她既然惹了思然生气,那么接下來,我该让她怎么死呢?嗯……这值得考虑考虑。平南文学网

  手上的力气不自觉的又用上了几分,那女子一声吆喝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