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六 静候(1/2)

加入书签

  便是这无意的一撇,我又看见了熟悉的身影,他就那么一动不动的站在床前,丹凤的眼直直的看着我,也不说话,那明黄的料子合着窗外的光依旧晃得我有些眼晕,四目相对的那一刻,那双无神的丹凤眼暗自移开了,转身的刹那,留了一个疲惫不堪到带着些许凄凉的背影给我,而我,花了一辈子的时间也未能忘却。

  沒想到凤吟來了,却也走了,不过啊,走了也好,免得尴尬,要是不走,又该说些什么好呢不是?

  “杏仁,”我唤着杏仁,将眼也从那扇门前移了回來,杏仁低低的应了声,我便问道,“你方才所说的,我昏睡了三日可是当真?却是为何?”

  那双泛着黑晕的大眼又是一红:“真的,杏仁哪敢骗主子您啊,太医说主子这是体内的余毒未清,被那坛子酒勾起了毒性,以至于使得主子昏睡了三天。”几滴温热的泪落在了我的脸上,我抬手遮眼,免得杏仁的泪滴在了我的眼里,模糊了让我思及凤吟那背影的视线。

  “主子您在外面受苦了!都是杏仁不好,若是杏仁跟在身边,主子一定不会受这么多苦的。”杏仁陷入了自责,说着说着,倒是越哭越大声了。

  我叹了口气,适时点明:“杏仁你便是去了,又做得了什么呢,莫要忘了,你可是连三角猫的功夫都不会啊。”

  连自保的能力都沒有,又怎么去保护别人呢?不过杏仁的想法,倒也让我很欣慰了。

  杏仁闻收了声,瘪了瘪嘴,方才不甘心的又说了句:“即便是杏仁不会功夫,可是杏仁还是有力气的啊,无论如何也可以代替主子,让主子少受些罪。”

  我真想说,就你那点推个棺材盖反倒被棺材盖推走的力气,也能算是有力么?不过还是暂且随他,我若将这话说出來,如同小姑娘般的杏仁,保不准一会儿得哭成什么样呢,哄人什么的,我是不会的。

  “好好好,便是杏仁厉害,一心为我着想,我能有你这么个小仆人,怕是几辈子修來的福了。”我笑道。

  杏仁一听,立马破涕为笑,泪就挂在眼边和颊上,那双大大杏眼里被夸得闪闪光,脸上也是粉嘟嘟的,凑合在一处霎是可爱。

  杏仁那手擒上了我的袖角,又拿去擦了擦他眼边和颊上挂着的泪滴,看得我忍不住叹了口气,他这小毛病,倒是何时才能改,这可苦了我的衣袖,每次都会被泪打湿,不晓得的,还以为我是每日都会莫名哭泣呢。

  四下看了看,我又问起了杏仁:“小逸呢?”

  “主子您说逸王爷啊,他已经在这儿守了几天了,茶饭都沒怎么食,下人请他回府他也不回,皇上來了他才肯走的,”杏仁说着,圆睁了一双眼,四下瞧了瞧,“诶?皇上呢,刚刚都还在的。”

  我眯了眯眼,“方才便走的。”

  掀了薄被,我起了身想着下床走走,都躺了这些时日了,若是再不走走,只怕该是连如何走路都能忘了。

  下得床去,随手拿了件外衣披在身上,刚走了沒几步便被杏仁伸手扶走,我摆了摆手示意杏仁不必如此,杏仁踌躇了片刻方才收手,那垂在身侧的手臂和一颗耷拉的着小脑袋看起來很是委屈,我将唇角向上扬了几分,随他去了。

  熟悉的花草树木,熟悉的蝶飞鸟鸣,王府的后院还是这般清静雅致,那颗杏树仍然屹立在那处,杏树下的那座孤孤单单的坟看起來很是凄凉,不过还好,他并未在我走后被破坏,反而像是特意被打扫过,因为那坟头上沒有一点杂草枯叶,想是杏仁打扫的吧,或许是母亲也说不定,毕竟思然是她的孩子,好好对待也是应该。

  今日的天气有些微凉,刚刚未吹风倒也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凉风袭來,我紧了紧披在身上的衣衫,不自觉的又瞧这那座坟起呆來。

  少顷,听得杏仁说:“主子,外边冷,还是先进屋吧。”

  语落半晌,我方才回神,转过头去看着杏仁,也不答话,只说道:“杏仁,去酒窖里取坛酒來,”顿了顿,又补了句,“莫忘了,拿两个酒盏來。”

  “主子,太医说您要少喝些酒。”杏仁忙说。

  我笑着:“本王这不是已经好了么,快别多话了,取坛子酒來,”看向了那座孤坟,“我想同他饮几杯。”

  杏仁张了张嘴,最终还是闭上了,眼里似乎有着许多神,却也渐渐隐了去,只规规矩矩的一垂,应了声是,便下去了。

  行到了坟前,我就着地上的小草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