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五 归府(1/2)

加入书签

  行在路上,思索良多,而凤吟好像也定住了身形,一直站在那儿一动未动,低垂的头看不清丝毫神色,而我走得匆急,也未來得及看清他有什么神。

  清清静静的野地,树木茂盛,杂草横生,间有鸟儿相鸣,蝴蝶翩然,我又见到了这熟悉的阳光,甚是欢喜,却也沉重,往后,我该怎般面对凤吟?罢了,随他去吧,行一步算一步,现下便不要再计较了。

  再回到王府,以过一日一夜,许久未这般走过的自己弄得腰酸腿疼的,方才到了府门口,府门紧闭着,白日里,无事是不会将府门大大打开的,门前的仆从见了是我,纷纷行了礼,那神色不喜不疑,无甚变化,似乎自己有同无是沒什么两样的,这弄的自己胸口一闷,随后叹了口气,不过是仆人脸色罢了,这又何妨,只须得思然莫忘了我便行了,管那么多做什么呢。

  一仆从为我打开了厚重的王府大门后便退回了原处,正当要进府时,步子却如斯沉重,怕极了见到母亲那埋怨到或许淡漠的神,一拍额头,我这是在想什么呢,不是方才便说了不去想除了思然外的其他么,怎的又在胡思乱想了呢。

  如此在心内一说,便也释然了,刚要迈步时,就听得一声皇叔至身后传來,这声皇叔让我瞬间僵在原地,随后仔细一听,我松了口气后倒是有些吃惊,这熟悉的声音我已经许久未曾听到了。

  “皇叔!”凤逸着着一袭月白色的衣跑了來,高束的黑齐了肩,那双眼里忽闪忽闪的满是惊喜,“皇叔你这段日子去了哪啊?可吓坏了侄子我,听他们说你去和亲了,真的假的?”

  看着他那张未变的脸,我叹了口:“还是进府再谈吧。”再这么站下去,止不准我哪时就能弄得个体力耗尽,然后和这府前的石阶來个亲密接触,到时估计就得挂红了。

  凤逸嘻笑着应了声,便和我齐齐进了王府,不出所料,母亲再见到我时,本挂着淡笑的唇角弯了下去,淡漠的脸上同时出现了温怒,我厚着脸皮同母亲问了声安,语还未落,就听得茶杯‘啪’的一声摔碎在了地上,溅出的茶叶多数打在了我的衣袍上,有的直浸进了内里的皮肉,滚烫的茶水缓缓成了温热,我的眸子里有什么一闪而过,是错愕不甘,也是恼怒难休。

  凤逸那抬手想行礼的动作僵在那处,不知所措间带了些莫名其妙,他冲我挤眉弄眼,是想问我该如何是好,我看向怒火不掩的母亲,道了声:“若是无事,孩儿便下去了。”

  随后,也不管是有事无事,叫着凤逸,就径直往我居住的后院走去,凤逸应了声,同母亲说了些客套的话,也不管母亲听沒听,应沒应,行了礼便走。

  “主子!!”一声悠长呼唤,间歇夹着颤音,和着扑來的身影,我叹了口气,却打从心里的欢心。

  这王府里,至少还有杏仁是记得我的,至少还有杏仁,拿我当个人吧。

  那大大的杏眼一幅弦然若泣的模样,红彤彤的,站定在我身前时,杏仁也不管我身后还站着个王爷,一把拉过我的衣袖,那双眼里的泪也适时落下,就着我那长长的衣袖就那么擦拭起來,边擦还边哭:“主子,主子失踪的日子杏仁好担心,杏仁以为主子再也回不來了,杏仁一直待在后院里盼着主子的魂回來,现在终于回來了……”

  魂……现在终于回來了,,

  这话让我哭笑不得,合着这杏仁以为我已经死了啊,今儿个回魂还是怎么着的。

  我抬手轻敲了下他的额头,杏仁夸张的一声大叫,我笑了笑:“你这傻孩子,在想什么呢,本王我活生生的回來了,怎可能是魂?你再好生看看。”

  果然,这话一出口,杏仁便圆睁着一双杏眼,放下擒在他手中的衣袖,一眨不眨的看着我,围着我看了好些时候才停,停后,那双眼里满满的欢喜:“主子是活的!”又是一扑,我抬手接着,“太好了,主子您沒死,太好了太好了……”

  杏仁那喃喃的话语,弄得我同凤逸都笑出了声,心内暖哄哄的一片,有这让人啼笑皆非的孩子,也不错呢。

  好些时候了,杏仁方才收声,我得了空档,迈出步去,凤逸跟在身后,而杏仁抹了抹通红的那双杏仁,规规矩矩的跟在凤逸身后。

  坐在了亭内的石凳子上,手捧着清茶,我方才接着在王府外的话題说道:“小逸这些日子都去了哪儿啊?我倒是好些时候都沒见着你了。”

  凤逸将那双眼从杏树下的那座坟头上移了过來,少有的叹了口气,便开始抱怨:“还不都是皇兄,非得让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