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四 棋差一招(1/2)

加入书签

  趣*讀/屋?()“明日去”

  凤吟轻嗯了声又柔声说着竟带着些许窃喜:“明日去明日回”

  我了然点头他轻笑出声片刻我又说:“君笑那几人如何了”

  若我眼好了绝不轻饶的便是那几人了我何曾受过那般屈辱不双倍奉还可怎使得呵

  “那几人”君笑有些疑惑“哦子卿说的便是那日打伤子卿的几人吧他们全被赶到的衙役带去了衙门已经被关进了大牢了”

  我点点头既然已经被关入了大牢那我便打消了这心内的念头吧

  “子卿待你伤好后我们便成亲好不好”

  呃……我当你已经忘了这茬不会再问了呢

  君笑未听到我的回话又问了一声好不好我勾了唇“好”

  听到这回答君笑欢喜极了猛的抱住了我略微冰凉却柔软的唇覆了上來未來得反应那舌就滑了进來弄得我脑袋空白一片着一些样式在说到新娘子的嫁衣样式时君笑打断了那裁缝的话只说要两件男子的衣服便好听得裁缝惊讶了直咂舌而我便杵在一旁不尴不尬的好不别扭许是君笑塞了些银两给裁缝吧那裁缝这才闭了嘴照着君笑说的去做而他说的喜服做好的日期刚刚好那便是我的眼重见光明的日子也是我同君笑成亲的日子刚刚好呢不早不晚

  那大夫來了我只听得屋内响起了不轻不重的脚步声接着他将包裹住我眼的布拆了开來大夫又为我的眼上了些药物吧清清凉凉的他说让我再过半个时辰睁开眼我只好压制了睁眼的冲动谁让他是大夫呢大夫的话还是得听的接着便是一阵脚步声

  我闲着无事摸摸索索又摸索到了桌前坐下倒了杯茶抿着颇为惬意的品其香

  依稀仿佛屋外传來了说话声

  “臣有一事不明”听声音似乎是那大夫的

  “说”一个字清清冷冷似乎是君笑的又似乎不是

  “为何皇上您派人将王爷的眼弄伤了又让臣为王爷治好皇上既然中意王爷直说了便是又为何做到如此”那人问

  “你不明白”那清清冷冷的声音顿了一顿再想起时带了点嘲笑的意味“国师不是中意子卿的么莫不是余情未了”

  “莲儿的情臣不得不还本就答应过要照顾她一辈子的那便是一辈子臣同王爷原不是同路人又何來不必要的感情皇上您多虑了?”那人所说的话点点刺进我的心头怎么会绝情如斯呢……

  为何会是如此凤吟竟沒想到这一切是你所造成便是中意又如何你怎能毫不顾及我的感受做到如此

  我喝了口茶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同忧愁抿了口茶听到了脚步声勉强勾起了唇

  君笑不该是凤吟我该拿你如何是好

  这清静悠哉的日子怕是过不了了

  他满心欢喜的进了屋估摸着一个时辰过去了我睁开了眼眼前是一张平平凡凡的脸丝毫不见凤吟的风韵依稀可见的是那双眼里清亮的墨色这次他竟是将慕容幸所教的易容也给用上了

  他张了张嘴方才问着同我何时成亲而这次我却沉默了

  半晌我才说:“方才你是故意的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