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二 侮辱(1/2)

加入书签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正是双双陷在深处,门外有人很不知趣的叩着门扉,君笑楞了楞,向着门处道了声:“谁?”

  那人并未说话,君笑顿了片刻,又扶着我坐在一旁凳子上,便去开了门。

  听得君笑说:“大夫,进来吧。”

  原来是那位不爱说话的大夫啊,也难怪不出声。

  两人的脚步声响起,停在了我身前,那人楞了片刻,便不慌不忙的为我的眼换着药,今次,那大夫还提笔开了副药方,想是因为我被人下了毒的缘由吧,那大夫开了口,清清雅雅的声音说着该注意的事项,也让我不由的顿了一顿。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人,那同思然差不多的面貌,他身上有着淡淡花香,他的声音也是这般清清雅雅,就连他的人亦是,淡然中透着文雅,似仙,便就是仙吧,也只有仙,方才有他那般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可让我忘不了也疑惑的,便是那日的梦境,他对着我笑,那笑透着深深的嘲讽。

  清衡,你现在过得如何呢,会不会,没了我,你过得还好些呢?

  清衡,我何时才能见到你,你走得太匆忙了,匆忙的来不急同我道别,匆忙的……让我来不及道出心内的这许多话。

  清衡,思然……我此生所欠你们的,又该拿什么来偿还?

  这出神的一会儿功夫,屋内只余下了我和君笑,而那大夫,估计早前便走了吧。

  这眼睛好是不好,我已经不抱期望了,或许,我从一开始就未曾抱有期望,想想吧,都几日了,眼里除了黑暗还是黑暗,连点其他的都没有,我就算是抱了期望,也该生生破灭了,许是我太过心急了,这医了也才几日而已,任谁医术再好,也不可能让一双失了明的眼这么点时日内便重见光明。

  “子卿,在想什么呢?”君笑与我倒了杯茶,随口问着。

  接过茶抿了口,还在神游太虚的我脱口就答,“眼睛。”待这话一出口,我方才后知后觉的现我说了些什么。

  君笑一楞,有些微恼,随后又叹了口气:“子卿还是信我不过。”

  我忙说:“没没没,我只是在想啊,这眼睛何时能好。”

  君笑了然,轻笑出声:“子卿莫心急,再要不了些时日也该好了。”

  我点点头,心内却又些不明,为何自己不愿见他生气呢,似乎原来,也是这般……

  同君笑在一处,我倒是规矩,毕竟他不同思然和清衡,所以不能拿来做比较,而我,每日除了在院子里走走外,也没做其他,今日也同往日一般,喝过药后,我倚在廊上,而君笑已经去了书院,许是屋内太过安静,索性我便来了廊上,听听鸟鸣,闻闻花香再吹吹清风,倒也惬意。

  有些疑惑,我都这许多时日未出现了,凤吟居然还未忧心么,连寻人的皇榜告示也不见上一封,莫不是这地儿太小,所以这皇榜告示的,还未张贴到此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