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一 中意(1/2)

加入书签

  我这是睡了多久,怎会这般难受,就感觉睡了几日几夜,同往常那点点睡眠难以比较,这次一睡,倒要觉出了一丝微弱的凶机,莫非是有人认出我了?

  至门外由远及近的传来有些急躁又泛着些许疲惫的脚步声,许是君笑来了吧,果然,这一想,伴着那脚步声传来的便是君笑那抑制不住的欢喜声,带了点如释重负的感觉:“子卿你醒了啊,感觉如何?这几日来,你可吓得我不轻,我还以为你不愿醒来了呢。趣*讀/屋?--”

  “几日……”我喃喃的重复着这二字,果然还是我猜对了么,我当真睡了几日,也难怪会如此,微微蹙了蹙眉,再说话时带了些歉意,“是我的不是,竟让君笑担心了,不过着实不知君笑的所言,我睡了几日又是怎么回事……”

  “没事儿没事儿,”君笑一笑后,语气又凝重了几分,“这事儿本就不能怪子卿的,只是不知是何人,心机如斯歹毒,竟对子卿下了毒。”

  果然,我这不好的感觉是这般得来的,啧,不过就是不知下毒的是我仇家还是那国来的刺客,想让我同宇文灵云成不了这亲,然后便有理由攻我境国。

  不过,当真不知我在这处离都城较远又挺僻静的小镇子上是怎的被人发现的,莫不是从一开始就派人来监视我?这不大可能,若是只监视我又做什么要与我下毒,若真想杀了我,直斩了我的人头去便是,又何必要如此大费周章呢,而我又一直同君笑待在家里,只出去了一次,莫不是出去那次暴露的?莫不是……君笑便是与我下毒之人?

  不不不,怎么可能,他既要下毒害我,又怎会这般对我嘘寒问暖的关怀备至呢?若是我,我才不会做出这种利人不利几的麻烦事儿来。

  如此想来,那便不该说是君笑了,可又会是谁呢?

  清醒的那日出门时所见过的人,闻过的声,历历在耳,那撞我的人,市集叫卖的商贩,那名执扇的纨绔子弟和若兰……

  等等,若兰,她若是对我下毒,是最有时机的,因为那时房内只她和我两人罢了,而我又是眼瞎,正是看不见所有,倘若她要对我下毒,倒是无阻无挠,而且,我便是自那后方才睡着的,不过真不明白,若真是她,为何不直截了当的斩了我的人头去呢?这样还永决祸患了呢。

  唉,不想了,该来的还是会来,是时候去了想留也留不了,我便在这儿等着,倒要看看我会如何,不过,只怕得连累了君笑。

  “君笑,可否帮我倒杯茶?”君笑应了声,一阵脚步声和水声后,他便将水递到我手中,我勾了勾唇,一笑接过。

  抿了口茶,我突然想起,那日睡过去时,君笑似乎说了什么话,可说了什么,我却没听清了。

  “君笑……”

  “嗯?”君笑轻声说着,“子卿何事?”

  “那日,君笑你同我说了些什么?我没听清,可否再说一次?”我问着,君笑却沉默了。

  许久后,君笑说出了那日我未听到的话语,声音带

章节目录